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99章 恰逢二宰相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99章 恰逢二宰相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在这些士子的眼里,总共有两重身份:一个是“知贡举”,掌握着他们的前途命运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,则是“张昌宗的走狗”“靠着两首歪诗得了圣眷的小人”,为人所不齿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所获得的,自然也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待遇了。有些人拼命巴结,谀词如潮。有些人冷眼旁观,不想“摧眉折腰事权贵”。

    崔耕百分百相信,如果是单独会见,敢对自己冷眼旁观之人绝不会超过个位数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在“法不责众”“反正他也不认识我”“不能被人看轻”的氛围中,对崔耕冷眼旁观之人,竟然占了六成左右。

    所以,尽管身边之人谀词如潮,崔耕还是感觉挺没滋没味儿的。

    忽地,他扭头对自己身旁的一个拍马屁最响的年轻人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那位高兴地嘴巴好悬没咧到后脑勺上去,道:“启禀崔考功,小的叫李林甫。”

    噗

    崔耕原本只是随口一问,听了这个名字,直把嘴里的茶汤都喷出来了,道:“啥?”

    李林甫!

    口蜜腹剑的李林甫!

    把安禄山压制的死死的李林甫!

    大唐国势由胜转衰的人物关键人物李林甫!

    真的是他吗?还是仅仅名字相同?

    李林甫也纳闷啊,道:“怎么?在下的这个名字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呃,没什么。”崔耕问道:“你的舅舅,可是是尚衣奉御姜柔远?”

    “正是,崔考功莫非认得在下的舅父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崔耕暗想,那就错不了了,眼前这位就是史上有名的奸相李林甫!

    他说道:“本官倒不认识姜奉御,不过久闻姜奉御有一外甥李林甫,文才出众,乃国之栋梁。今日一见,果然名副其实啊!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崔耕的话音刚落,顿时,几乎所有贡士心中,都暗暗骂出了这个字儿。

    无它,大家相处这么久了,都明白,李林甫的文才,既不在二百五以上,也不在二百五以下,整个一二百五!

    谁说过李林甫文才出众?压根儿就没有任何人啊?!

    毫无疑问,眼前这位崔司功不知道从哪得知了李林甫的身份,又见他马屁拍得好,才睁着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奶奶的,“文才出众,国之栋梁”这八个字儿一出,李林甫的考卷哪怕是写成一坨屎,也能中个进士啊!要不然,崔英岂不是要自打自脸?

    霎时间,无数双羡慕嫉妒恨的目光,投向了李林甫的脸庞。

    李林甫却毫无成为众矢之的的自觉,狂拍马屁道:“小的……啊,不,学生纵然小有才能,但哪比得上老师您呢?我和您比起来,无疑是荧光比皓月,草鸡比凤凰,不足挂齿,不足挂齿!”

    “老师”“学生”这种称呼,无疑是李林甫敲砖钉脚,要认崔耕为“座师”了。

    其实崔耕刚才之所以说那番话,只是想掩饰口喷茶汤的尴尬而已,却没想到那么多。直到现在,他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覆水难收,崔耕只得转移话题,道:“在本官临来之前,不知你们在谈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李林甫回道:“大家都在难为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不才正是在下。”

    有人答应一声,越众而出。此人大概二十三四岁,温文尔雅,君子如玉,令人一见就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崔耕尤其注意到,刚才众贡士有人对自己谀词如潮,有人对自己冷眼旁观,唯独此人却是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你姓字名谁,原籍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下乃韶州贡士张九龄。”

    “张九龄?”这回崔耕终于沉住了气,没表现出什么异样,但是心里已经泛起了阵阵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奶奶的,我今天还真算是来着了,竟然一连遇到两个日后的宰相。

    如果说李林甫是史上有名的奸相的话,那这位张九龄可就是有名的贤相了。以至于他故去之后,唐玄宗选任宰相时,总要问一句:“风度得如九龄否?”

    崔耕问道:“张九龄,刚才众贡士是如何难为你的呢?”

    “哪里,是李兄弟说笑了。”张九龄微微一躬身,道:“在下年、轻狂时,对了几个对子,流传开去,以至于颇有“善对”的虚名。如今洛阳城内藏龙卧虎,就有不少人想考校在下一番,看看在下是否徒有虚名。”

    “那结果如何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刚开始那几个对子,在下还能勉强支应,但最后一个对子,在下考虑了良久,直到现在才有些眉目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题目?”

    “上联是:三光日月星。”

    这个对联说起来,还真是非常有难度。三对应的必然是,“不是三数字”。但是,人家三光后面紧跟着日月星。你这个数字后面要跟着的事物,如果和这个数字对应,字数可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些贡士里还真是藏龙卧虎,真难为他们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个上联虽然现在称得上绝妙,到了后世就成了烂大街的玩意儿了。

    崔耕有意压服这些贡士,道:“这个上联还真有些意思,本官一时技痒,想出来一个下联。不如咱们一起写出来如何?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文人聚会的场合,当然不缺笔墨纸砚。不消一会儿,张九龄的下联就已经写好,至于崔耕的下联,也由韦什方代笔完成。

    然后,两个下联齐齐公示,竟然完全相同四书风雅颂!

    “妙啊,对的妙啊!简直是绝配!”

    “正是,四书分别为风、大雅、小雅和颂,可不就是风雅颂吗?整好和日月星相配!”

    “如此绝对都能对得出来,这张九龄真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“还有更不简单的呢,人家崔考功是马上就想出了下联,而这张九龄却是考虑了将近一刻钟。谁高谁低,那还用问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。在场之人,都是对对子的行家,顿时议论纷纷,夸赞张九龄的文才,顺便对崔耕也高看了很多。

    甚至有不少人心中暗想,世传崔英靠几首歪诗佞幸,恐怕实际上是陛下慧眼识珠,人家崔英的文才的确远在我等之上啊!

    崔耕趁热打铁,道:“张九龄,你的“善对”之名,本官也听过。不过,光这一个对联就断定你的文才,似乎太过武断,本官还想考考你。”

    崔耕身为知贡举,考察举子的文才,实乃天经地义之事,张九龄道:“崔考功请出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听好了:“庭前种竹先生笋!”

    张九龄稍一沉吟,就对道:“庙后栽花长老枝。”

    崔耕笑道:“本官这上联的意思是,庭院前面种的竹子,先长出了竹笋。”

    张九龄道:“在下这下联的意思是,庙后头栽的花,长出了老枝。”

    崔耕又道:”我的上联还有一个别解,是说庭院种的竹子,长得不好,教书先生把它砍了,所以是:“庭前种竹先生损”。

    张九龄微微一笑,马上接着说:“在下这下联也还有层意思,说的是庙后栽的花被风吹斜了,庙中长老用木棍把它撑起来,所以说:“庙后栽花长老支。”

    崔耕哈哈大笑:“解的很好,但是,张九龄啊,你有所不知,我这上联,还有第三层意思,说的是庭前种竹子,教书先生询问别人,这是什麽原因?所以是:庭前种竹先生询。”

    张九龄不慌不忙地道:“崔考功,您别急啊,在下这下联也另外一个意思,是说庙后栽上花,小和尚急急忙忙地去告诉长老,长老说我已知道了。所以是:庙后栽花长老知。”

    “对得好,对的妙!今日牡丹园一对,当为千古之佳话!”

    “一个对子都能搞出如此多的花样,服了!我算是服了!”

    “今日张某人才知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矣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和张九龄二人巧用谐音,对答如流,都展现了绝高的文才。较量完毕,众贡士一阵轰然叫好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,人群中忽然有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,道:“好什么呀?依我看啊,这二位的本事倒也平常!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