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87章 秘堂终入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87章 秘堂终入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嗖嗖嗖

    随着阵阵衣襟声响,从周围的大树上,跳下七八十号人来。

    紧跟着,人影一晃,有一中年和尚模样的人,飘到了这支队伍的最前,展现了极其高明的轻功。

    他抱拳拱手,道:“崔大人驾前侍卫钱顺来,参见李公子!”

    “驾前侍卫?连官都不是?”

    李休的鼻子好悬没气歪了,道:“以本公子看来,你的功夫在全天下都算数得着的人物。崔耕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,值得你为他卖命?”

    钱顺来掏出半只烧鸡来,啃了一口,含糊道:“每月薪水五贯,冬夏鞋帽一双!”

    “就这?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这吗?这些钱实在不够花,所以俺才召集了这些兄弟,想抓了你李公子,在崔大人面前邀功请赏呢!”

    言毕,大手一挥,七十余人各拉兵刃,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别看他们人数不占优势,但俱皆是武功高手,与李休这三百人战斗起来,竟然丝毫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战了一会儿,老奴李青高声道:“公子,这么下去,不是个事儿,他们肯定是早就派人给崔耕送信了。缠斗久了,咱们可就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李休此时和钱顺来斗了个旗鼓相当,焦急道:“本公子倒是想走,走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看老奴的厉害!”

    李青高声道:“秘堂子弟听令,报答公子的时候到了。随老夫拼死挡住这伙敌人,护公子突围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这帮李休培养的心腹真不含糊,答应一声,使出以名搏命的招数,冲向了钱顺来等人。

    钱顺来的人没那么强的求胜**,不肯拼命,终究是被李休带着人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连跑了三十多里地,出了乌龙山,李休才暂停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仔细一清点人数,不禁暗叫了一声苦也。

    原来,除了他和肖五娘外,剩下的二百来人,都是州官兵,秘堂之人,恐怕全部遇难。

    没了这些人,恐怕能否顺利控制秘堂都是一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当然了,越是逆境,越得安抚人心。

    李休强自镇定道:“其实,也没什么。汉高祖曾经被楚霸王追得抛妻弃子,终成一代霸业。刘备不也是曾经被曹"cao bi"得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诸位只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机会了。”旁边的州官兵统领姚全,突然冷冷地开口。

    李休心中大震,道:“嗯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姚全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,道:“我说……你没机会了!李公子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,我等跟您到现在,已经算是仁至义尽。现在……就请束手就擒,为我等谋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众州官兵配合默契,此时尽皆起身,把李休和肖五娘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李休冲杀了半夜,疲累至极,稍微一盘算就明白,自己就算不带着肖五娘,也绝对不可能冲出去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你们临阵倒戈,难道就不顾姚家的大恩了吗?”

    姚全咧嘴一笑,道:“行了,李公子莫白费力气了,我等如此做,正是受了姚大人的指使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?你真以为姚大人被你那一套蛊惑了?实际上,他保的是相王,而不是你李休!自从得知你有异心的那一刻起,姚大人就给我等下了命令。你若一直顺风顺水,就暂且听你的命令,待关键时刻再反戈一击。若你战败了……那不好意思,我等就是受了相王之命,擒拿反贼的英雄!李公子,你认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利州城外,皇泽寺。

    崔耕刚一睡醒,就被两个消息,砸了个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一个是假和尚钱顺来,提着一个硕大的麻袋,笑嘻嘻地向他请功。这麻袋里面装着的,当然是李休手下的秘堂好手。

    另外,钱顺来告诉崔耕,想当初在房州城,有人暗中跟踪他,也是被韦十方手下的那个神秘组织偷偷料理的,要不然崔耕绝不可能那么容易救走李显。

    不显山不露水,这个神秘组织就干出如此大事,其实力可比共济会强多了。

    崔耕强压下了把这个神秘组织收为己用的想法,故意装作不明白钱顺来的意思,表示,愿意为他请功,一个正九品的仁勇校尉总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钱顺来也不嫌官小,轻笑一声,跪倒谢恩。

    如果说第一个消息还可以敷衍的话,第二个消息,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以姚全为首的州官兵,将李休生擒活拿,宣称是受了相王李旦之命,将李休捉拿归案。

    这个说法好,一下子就把李旦摘了出去,崔耕就算有再多的疑虑,也只能捏着鼻子接受。

    但是,没了李旦,还有陇西李氏,以及秘堂呢。

    真让李休在大堂上胡说八道一气的话,他可该如何处置?难道真借助朝廷的力量,把秘堂一网打尽?

    别忘了,秘堂虽然谈不上多么好使,却还是五姓七望的“公共财产”,甚至崔耕自己都有可能竞争这个堂主之位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无奈之下,崔耕也只得将李休下狱,以案情重大为由,除了狱卒,不让他见任何人。

    肖五娘倒是求见过崔耕几次,甚至愿意自荐枕席,请崔耕放了李休。

    不过,全部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一来是崔耕确实是没那个心思,二来,这不还有崔秀芳和宋雪儿呢吗?

    崔秀芳这个小醋坛子就不用说了。宋雪儿颜无双,腹有诗书,就是称为蜀中第一才女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崔耕虽然怜其身世,但总觉得此女心计太深,恐怕不是什么佳偶,不想将其纳之为妾。但越是这样,宋雪儿反而越对崔耕感兴趣了。这些日子,她一直借故在崔耕身边,寻找机会。又岂容肖五娘捷足先登?

    时光似箭,转眼间就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日,崔耕的府中,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一个是陇西李氏安平房的族老李和,一个是陇西李氏的族长李英夏。

    崔耕客客气气的将二人让进了客厅,不冷不热地道:“两位老爷子,不在槐里村颐养天年,却来成都府找我崔二郎,恐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……实不相瞒,老朽是想给二郎送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李英夏一使眼,李和就从袖兜中掏出来一个锦盒。把那盒子打开,里面却是七支令箭。

    这七支令箭尽皆是黄金铸成,饰以宝石,光华闪闪,华美异常。

    崔耕留心观瞧,发现箭竿上,都刻着一行字,并且以不同纹路的花纹围绕。

    ”陇西李氏……博陵崔氏……太原王氏……清河崔氏……赵郡李氏……荥阳郑氏……还有范阳卢氏……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英夏赔笑道:“此乃五姓七望的传位之箭,集齐七支,二郎你就是新的秘堂之主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听完了,也不见如此激动。

    他明白,这不是陇西李氏忽然转了性,决定支持自己了。而是怕自己一狠心,真的让李休攀扯陇西李氏。

    不,甚至不用攀扯,只要李休实话实话,就足够陇西李氏喝一壶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才在短短半个月内,将七家的令箭收集齐全,向自己伏低做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淡淡地道:“原来如此。不过……我怎么记得,当初陇西李氏的那三大题目,我输了两道呢?恐怕不配为什么秘堂之主?”

    “唉,崔查访您就别提这茬了。”李英夏知道今天这关不好过,索性实话实说,道:“不是当初您答的不好,而是有些族老,暗中收了李休的贿赂。毕竟您给的利益再大,也是给整个陇西李氏的,不如给私人落袋为安不是?”

    不用问,这个某些族老,肯定包括了李英夏了。

    杀人不过头点地,崔耕也不揭穿,道:“那李休,几位准备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不如给他报个庾毙如何?”

    所谓庾毙,就是在监狱中病死。狱吏们有的是手段,让死者验不出伤痕而死,只是推说犯人得了急病,实在是狱中杀人灭口的最佳理由。

    反正那些铠甲兵器的案子已经被姚寿认领了。这么杀了李休,陇西李氏和秘堂又没意见,崔耕当时就要同意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,忽然

    当!

    窗外有个声响响起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几人商议的机密之事,可不能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崔耕等人赶紧出门观瞧,却见肖五娘脸煞白,跪倒在地,道:“不知如何,崔大人才肯饶了李公子的性命?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