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76章 洛阳生变故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76章 洛阳生变故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来人崔耕认识,正是在张氏兄弟的亲信,与曹月婵斗了个你死我活的蜀商宋霸子!

    既然牵扯到张氏兄弟,很显然,就不存在什么同姚寿和解的可能性了!

    崔耕心中一紧,面上却不露声,道:“原来是宋掌柜啊,不知你准备给崔某人安个什么罪名呢?”

    宋霸子嘿然一笑,道:“难道蓄意毁坏陛下印玺的罪名还不够?”

    “不够,当然不够。这块印玺说是陛下的玉玺也可,说是普通的御赐之物也成。即便真的是本官蓄意破坏,也远不到杀头的罪过。就算加上二张兄弟进谗言,本官辞官不做,也足以抵罪!”

    宋霸子慢条斯理地道:“崔查访这么想,原也不算错。但是,若宋某再告诉你三件事儿,你恐怕就会改变想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不知是哪三件事儿?”

    宋霸子伸出一根手指,道:“其一,陛下两个月前,身染重疾。到了现在,几乎已经不能视物,所有奏章皆由上官舍人和张常侍宣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这实在是个重磅消息,宋霸子此言一出,除了姚寿之外,人人变,甚至有人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崔耕咽了口唾沫,强自镇定道:“想必如今,宰辅还能正常拜见陛下,所以朝野上下镇定如常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崔耕微点了下头,道:“那就好办了。上官舍人,本官得叫他一声姨母;如今的宰相之首狄仁杰乃是本官的恩主。另外,别忘了,亲自打碎印玺的,并非本官,而是狄相爷的三公子狄光昭。有上官舍人和狄相爷缓颊,想必陛下不会对本官惩罚太过。”

    宋霸子轻笑一声,道:“你是不是还想说,若是陛下不治,就应是太子登基。我和姚长史顾忌新皇,现在理应放你一马?”

    崔耕耸了耸肩,双手一摊,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,本官从未如此想过!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有没有这么想。某劝崔查访一句,还是莫白日做梦啦!”

    紧跟着,宋霸子伸出了第二根手指,道:“第二事:陛下有旨意,梁王武三思,重为内史令,鸾台阁平章事。换言之,梁王千岁如今才是宰相之首。至于日后么……这皇位属谁,还真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即便宋根海这粗坯,也明白武三思现在为宰相之首的意义啊。很显然,武则天因为重疾,心思敏感,已经不信任太子李显了!

    那么,继续推论下去,她对太子李显的心腹崔耕,又是信任还是不信任呢?

    宋根海不耐烦地道:“那还有第三件事呢?你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!”

    宋霸子听了宋根海的粗鄙之言,丝毫不以为忤,得意道:“第三件事,就是侍御史倪光道上书:上重疾,请太子监国。被陛下亲自下旨……杖毙!”

    如果说武则天猜忌李显只是大家的想象的话,那么这件事,可就是把这种猜忌做实了!

    崔耕心思电转,面不变,沉声道:“如此说来,陛下因为重病,心绪不定。若是张氏兄弟把今日之事,添油加醋地报上去,本官就要步了倪光道的后尘了?”

    宋霸子道:“然也。”

    “那本官就奇怪了。你直接把这个案子报上去不就行了?又何必主动现身,把这件事说出来,让本官有所准备呢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是因为张少卿和张常侍的吩咐!他们很想知道,崔常侍中计之后会是什么反应呢。”

    然后,宋霸子一挥手,道:“吴道玄,你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走了进来,微微一躬身,道:“拜见宋掌柜,拜见崔查访。”

    宋霸子介绍道:“好叫诸位得知,此人叫吴,名道玄。别看他年方弱冠,却已穷尽丹青之妙,只是名声不彰而已。诸位如果不信的话,尽可以看看这副《江海奔腾图》,这就是出自吴道玄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很快就有人将一副画卷,送到众人的面前,大家纷纷传看,果然是渊海腾澜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崔耕当然明白吴道玄的利害,这就是千古有名的画圣吴道子嘛。

    他看过《江海奔腾图》后,微微迟疑道:“今日之会,和吴先生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宋霸子朗声道:“张常侍有令,待宋某人将这三件事告诉崔查访后,要吴道玄将今日之情景,当场作画一张,事后呈给他看。”

    崔耕强笑道:“哦?是吗?那本官是不是要表现得惊慌失措一点,以做配合啊。”

    宋霸子摆手,道:“那倒是不用。名闻天下的崔二郎,纵然斧钺加身,也得表现得像是个爷们不是?也只有打败了如此强大的敌人,才能让两位张大人高兴!”

    崔耕微闭双目,深吸一口气,道“好,多谢宋掌柜看得起。能得吴道长一画,我崔二郎也算是足慰平生!”

    尽管崔耕表现出了足够的风度,但是,其败亡之势,在所有人心中已成定局,包括他自己。毕竟,玉玺被毁的事实真实存在,而武则天如今又因为重疾,几乎丧失了理智!

    “等等!”宋雪儿终于忍不住了,道:“不对啊,姚长史,你不是说……说只是想拿住崔查访的把柄,让他妥协,和他共同发财吗?”

    姚寿脸上现出讥讽的笑意,道:“妥协?本长史现在就能置崔耕于死地,又何须让他妥协?”

    宋雪儿的俏脸苍白如纸,道:“不……不对!你让我骗崔查访来皇泽寺时,这个计策已经定好,先前可不是这样说的。原来……你堂堂的定州大都督府长史,是在骗我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本长史就是在骗你!”姚寿喝道:“臭婆娘,你以为自己还是监察御史宋文则之女,大家闺秀宋涛吗?早就不是了!你不仅仅早就卖身为妓,还陪了本官一晚,成了残花败柳!最关键的,崔耕进皇泽寺,是你引来的!今天,就是你宋涛身败名裂之时!”

    言毕,姚寿从袖兜中将那份卖身契拿出来,道:“大家看看,这才是宋雪儿的真正身份!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红颜祸水啊!”

    “崔二郎也算精明了,没想到还是栽到女这一关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叫英雄难过美人关,不怪崔查访,怪只怪那宋涛太蠢!”

    “诶,看那卖身契。宋雪儿是官妓啊。如此说来,你我兄弟,岂不是也可以分一杯羹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如此佳人,马上就要一双玉臂千人枕,半点朱唇万人尝了。想想也真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阵阵百姓和官员们的议论声传来,宋雪儿懊悔得心如刀绞,一滴滴泪珠,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,滚滚而落。、

    姚寿稍微缓和了一下口气,道:“涛儿,事已至此,你一个弱女子什么也改变不了。不如入老夫的内宅,从此以后两耳不闻窗外事,相夫教子。”

    宋雪儿与一般的女子不同,她不仅冰雪聪明,文采风流,还颇有几分英气。要不然,姚寿也不至如此对她迷恋。要不然,姚寿也不会如此费心心机地设计她。

    如今,宋雪儿秀眉倒立,杏眼圆睁,厉声道:“姚老贼,你休想!雪儿曾经说过,我斗不过你,还不会死吗?”

    又转身对着崔耕盈盈一拜,道:“崔查访,请听雪儿一言:当初,的确是家父被小吏设计,也的确是姚寿救的家父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她简要地把姚寿那两个条件介绍了一遍,最后道:“尽管奴家确实是受了姚老贼的指使,但是,奴家对您的爱慕之情,绝没有半分做作!说直白一点,妾身愿意为了您去死!”

    崔秀芳轻啐道:“狐狸精,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有用,当然有用。”

    宋雪儿长身而起,咬了咬银牙,高声道:“雪儿今天就要用这条命,为崔查访洗刷不白之冤!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