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67章 冤家真路窄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67章 冤家真路窄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微微皱眉,心中暗想,怎么回事?李英夏怎么会这么问?是讽刺我崔耕在拿官位压人吗?

    诶,我说,你们陇西李氏,是出了卫国公李靖和宰相李昭德的人啊,至于这么敏感吗?

    虽然说,你们陇西李氏最近官场上的高官不多……呃,好像实际上只有一个,叫李迥秀,因为娶了二张的母亲,臭名远扬。但是,低级官员……呃,好像的确没什么出的。高级官员低级官员都不行,没关系,凡事得往前看嘛,年轻人里面……咦?好像陇西李氏十来年都没出过进士了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陇西李氏在五姓七望中,官场实力排在最末,连太原王氏都大大不如啊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倒是有点理解李英夏了,道:“在下当然是以五姓七望子弟的身份,前来拜会。”

    刚才迎接崔耕的李和,帮腔道:“二郎当然是以五姓七望子弟的身份前来,您没看他这身装扮吗?”

    当初崔耕等人乔装打扮,一来是剑南道查访使跑到陇右道了,不合朝廷规矩。二是怕李休知道了,搞什么事情。当然了,现在李和拿这身装扮说事儿,崔耕倒也没必要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只是,李英夏听了这话,非但脸没有半分和缓,反而更是冷若冰霜了。

    他哼了一声,道:“老夫没猜错,你果然是以五姓七望子弟的身份前来!嘿嘿,真是天下纷纷皆为利来,天下扰扰皆为利往啊。”

    崔耕疑惑道:“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崔二郎自己清楚,进来!”

    言毕,施施然转身,头前带路。

    这家伙吃了枪药啦?我既没见过他,也没得罪过他啊?崔耕大惑不解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议事厅中,众人分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李和还想活跃气氛,寒暄几句呢,不过,族长李英夏却是把手一摆,直入正题,道:“崔耕,你可是为了秘堂之事而来?”

    崔耕愕然道:您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难猜的?现在五姓七望中,支持你崔耕为秘堂之主的呼声很高。”李英夏沉声道:“准确地讲,是其他六望都同意了,只有我们陇西李氏还没点头。你自己说说……能不来槐里村吗?”

    敢情是把我当成上门求官的了,恐怕刚才我说自己是以五姓七望子弟的身份前来,更是做实了他这个猜想。怪不得,他对我十分不友善呢。

    崔耕哭笑不得地道:“能不能统领秘堂,在下其实无所谓。我这次来,主要是想劝陇西李氏,不要再让李休担任秘堂之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此言怎讲?”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崔耕简要地,把肖放告诉自己的关于李休的事儿,详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并且着重说明,李休搜罗铠甲兵器,准备造反,已经引起了朝廷的注意。还请陇西李氏将其撤职,并准备好和其断绝关系的文书,也好在案发之后,对朝廷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按说崔耕提的这个要求非常合理,甚至可以说,让陇西李氏避开了一场大劫,李英夏不说感恩戴德纳头便拜,也得转为热情相待,并对先前的失礼道歉。

    然而,人家李英夏听完之后,脸上却露出颇为玩味的笑容,不屑道:“得了,崔二郎,想当秘堂之主就明说,何必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子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您别不信啊。确有此事,这可不是我崔二郎瞎编的!”

    李英夏不以为然地道:“荒唐!实在是荒唐!李休乃蒲山公李密之玄孙,就说明他想造反?那还有窦建德的后代,梁师都、王世充的后代呢,他们也想造反?我就奇怪了,当初大唐太宗皇帝怎么就没你崔二郎聪明,把这些人斩草除根了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话不能这样说。”崔耕解释道:“李休乃李密玄孙,只是一个引子。主要还是李休他自己不甘居人下,野心勃勃”

    李英夏还是不信,道:“哦?是吗?那你说李休想造反,有何人为证?三人证实,两人证虚,光凭一个肖放,这证据算不得充分?”

    “这又不是断案……”

    “虽不是断案,但此事关系到秘堂之主的归属,却比断案重要得多,难道不该慎重行事?”

    李英夏这么说,崔耕一直压着的火儿可压不住了。要知道,他主动来通知陇西李氏此事,对自己的好处,远没对陇西李氏得大,甚至可以说,他的所作所为是对陇西李氏是有大恩的!万没想到,今天竟然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!

    崔耕豁然而起,道:“我崔耕要是有李休谋反确切证据的话,早就调大军拿人了,还用得着来槐里村吗?既然李族长不信,崔某人告辞!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李英夏阻拦道:“崔查访,别着急。,好像我陇西李氏只护着自己人,让你受了多大委屈似的。”

    崔耕毫不留情,道:“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李英夏道:“本族长不管你是因为想要偌大的权势才来说服我陇西李氏;还是好心来通风报信。总而言之,你不就是想当秘堂之主吗?那你们俩就不妨比一比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们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李英夏轻拍了两下手,就从大厅屏风后面,转出来一个英俊潇洒、玉树临风的年轻公子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道:“崔查访,别来无恙乎?”

    崔耕咬着牙道:“你……李休!本官真没想到,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李族长主持公道,本堂主有何不敢?”顿了顿,李休略微缓和了一下语气,道:“不管怎么说,当初在房州城外,我还救过你一次呢,你又何必斩尽杀绝?”

    “但你动手杀我,却不只一次了!”崔耕针锋相对道。

    当然了,尽管二人剑拔弩张,看在李英夏的面子上,总不好真的打起来,略谈了几句话,就气鼓鼓地坐下了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李英夏才道:“现在,我陇西李氏十三位族老,尽皆在坐。本族长已经和他们商量出来了三道题目,二位谁答得好,谁就是我陇西李氏推荐的秘堂之主。”

    丹阳房族老李和疑惑道:“等等……这么大的事儿,我身为族老,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李英夏淡淡地道:“现在通知你也不晚啊,那是我们在你出门去迎接崔耕的时候,做的决定。大家都同意,就是投票也是这个结果,就不必走程序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李和明白,李昭德为相时,得罪的人太多,包括陇西李氏其他各房。以至于丹阳房在李昭德死后,遭到各方势力的打压,现在实力最弱。这是各房族老,是在故意排挤自己呢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那待会儿崔二郎和李休分胜负,老朽也有资格投票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然后,李英夏看向崔耕和李休道:“如果二位没什么意见的话,本族长就要出题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但不知是什么范围的题目?诗词歌赋?琴棋书画?兵书战册?乃至纵横策论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。李休就不用说了,我们陇西李氏推荐他为秘堂之主,能力当然信得过。崔耕你名满天下,盛名之下当无虚士。所以,既然能力相同,现在我们的三大题目,主要是看谁能给我们陇西李氏最大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擦,这不成了贿选了吗?李老头现在明目张胆地说出来,真够无节操的啊!

    崔耕暗暗翻了无数白眼,道:“那就请李族长出题了。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