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63章 流言全成真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63章 流言全成真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眉州城外,翠云冈。

    这里是邢文的坟茔所在,到了崔耕开棺验尸这一天,此地简直成了一个特大的集市,粗略估算,前来看热闹的老百姓,达到了四千多人。

    别忘了,整个眉州城才一万来人,可以说,半个城市的百姓都来了!

    之所以有如此盛况,关键还是流言的威力。

    第一条流言,就是有人大肆宣扬,崔耕当初在扬州为女鬼申冤,天降甘霖的故事。八年前,崔耕在扬州开棺验尸就搞出了那么大动静,会不会这次也如法炮制呢?由不得大家不想看这个热闹。

    第二条流言,当然就是崔耕和肖五娘之间的风流韵事了,众人都想看看这场艳闻的男女主角。

    至于第三条流言,则是邢文棺木中,有着眉州地方官分赃的账本。老百姓们,谁不想看当官的倒霉啊?如此场面,实在不容错过!

    当然了,崔耕对于第三条流言,是全然不信。道理很简单,邢文是肖五娘发葬的。肖五娘一心为邢文报仇,若是真有什么账本,为何不初次见面,就告诉自己?

    所以……崔耕现在是非常郁闷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郁闷。

    天下间,哪有那么碰巧的事儿,肖五娘随便一葬,就能把邢文葬在什么长青之地上?事实上,这还真是崔耕在故布疑阵。

    当初宋根海和周兴打赌之时,崔耕忽然心中一动:虽然邢文并非真的是葬身在长青之地,完全可以宣扬是啊!

    邢文病情恶化前被李玉山邀请喝酒,这很多人可以作证。如果再能证明邢文确实是中毒身亡,以这个年代的断案标准来看,就完全可以定李玉山的罪了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,李玉山必定得狗急跳墙,派人毁坏邢文的尸体。到时候,自己的人埋伏邢文的坟茔附近,把来人抓住,不就可以顺藤摸瓜了吗?

    然而,尽管崔耕想得挺好,也令人四下里散布长青之地的消息,但是,封常清、周兴和宋根海,带着共济会的人连守了半个月,结果却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再加上邢文的棺木中,必然没有什么账本,可以肯定的是,这次开棺验尸肯定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在如此多的百姓面前丢了面子,崔耕的心里能痛快得了吗?

    但是,丑媳妇难免见公婆,眼看着午时三刻已至,崔耕还是不得不将签子一扔,道:“开坟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十几名眉州刺史府的衙役答应一声,拿起铁锨、镐头等工具,功夫不大,就将邢文的坟茔开启,把他的棺木抬到了空地上。

    周兴也是知道内情的人,略有些迟疑道:“大人,果真要开棺验尸么?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斜眼瞥向了肖五娘。

    那暗含的意思,已经很明显了。崔耕不是和肖五娘相好吗?如果能说出内情,让肖五娘阻拦开棺,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但是,崔耕始终对肖五娘暗含几分戒备之意,话到嘴边,最终还是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一咬牙,一狠心,道:“开棺验尸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见崔耕决心已下,周兴也不再废话,亲自动手将邢文棺木上的钉子翘起,用力推棺材盖儿,道:“开棺喽!”

    崔耕对看死了三个多月的死人可没啥兴趣,赶紧一闭眼。

    紧接着,耳边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,道:“夫君,你死的冤枉啊!”

    赫然正是肖五娘的声音!

    崔耕不由得心里一翻个儿,暗暗寻思,完了!不用问,是肖五娘见邢文的尸身并未保持“长青”,一边是感觉对不住邢文,一边是怨恨我,才发出如此哭声!哎呀,今天回去之后,还真难对佳人交代啊!

    另外,接下来,就该传来百姓们失望的痛骂声了?

    然而,出乎他预料的是

    “长青之地,果然是长青之地!”

    “原来我还不大相信世间有什么长青之地,今天算是开了眼界啦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名闻天下的崔青天啊,你说人家怎么就能一眼看出来,这里是长青之地呢?真乃神人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啊?怎么回事?

    崔耕睁眼观瞧,但见不远处的棺木中,露出的那个面庞,除了略显苍白之外,宛若生人!

    而肖五娘,则趴在棺木上,痛哭出声。

    崔耕赶紧招了招手,将周兴叫了过来,低声道:“你确定这里不是长青之地?”

    “属下敢以性命担保,绝对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奇怪了,为何邢文的尸身三个月未发生任何变化?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知。”周兴苦笑道:“这种事儿别说我没见过了,简直连听都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崔耕挠了挠脑袋,道:“这样啊,难道咱们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?算了,不管了,你先查查邢文是不是中毒身亡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周兴应了一声,来到肖五娘的近前,道:“肖小娘子,周某人要验尸了,还请您闪在一旁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周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如果人死后不久,对于查看是否中毒而亡,已经有了非常完备的手段。

    首先是看死者的皮肤,遍身黑肿、面作青黑、唇卷发疱等现象,都可以 作为死者中毒身亡的证据。

    不过,邢文的脸简直跟活着差不了多少,周兴稍微一扫,就决定放弃这一步,直接查内脏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里所谓的查内脏,并不是开膛破腹,而是用所谓的“辨毒四法”来看死者有没有中毒。

    这四法分别为:银钗皂角法、热糟醋自下洗法、糯米鸭子蒸毒法 、尸口米饺喂鸡法。

    银钗皂角法,是将银钗用皂角水洗后过,探入死人喉内,以纸密封,良久取出,查看银钗的颜。这种手段,主要用来验砒霜之毒。

    热糟醋自下洗法的原理跟银钗皂角法大同小异,只是更进一步,用热糟醋将死者的胃中之物取出来,再用银钗检验。

    糯米鸭子蒸毒法,是把糯米和蛋清调制在一起,用热糟醋送入死者腹中,然后封闭他的全身窍**,以死者的腹部是否肿胀,来判断有没有中毒。这个办法,一般是用来检验草木之毒。

    至于尸口米饺喂鸡法,则是将白饭一块放入死人口中喉内,用纸盖上一个时辰,再取出来喂鸡鸭或狗。若是小动物死了,就说明死者是中毒而亡。

    简短截说,周兴四样法子都用遍了,却没有发现尸体有任何中毒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难道邢文真不是中毒而亡?”

    周兴疑窦大生,准备按照仵作验尸的标准步骤,重新验尸。但是,第一步就出幺蛾子了。当他将尸体的全部衣服除去,查看体表有没有伤痕之时,忽然“啪嗒”一声,有一物事从邢文上衣袖兜中掉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账本,看来传言非虚啊!”

    “有了账本,不知咱们眉州有多少官员,要人头落地!”

    “这下可有好戏看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姓们等了这么久,本来颇为不耐,心烦气躁,不过,见了这个账本之后,顿时精神一振!

    至于崔耕,则有种恍若梦中之感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原本我故布疑阵的长青之地,竟然真的保持着邢文的尸身不腐。原本不应存在的账本,也出现在了众目睽睽之下。所有的流言皆以成真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