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60章 眉州肖五娘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60章 眉州肖五娘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啥?我……我劝?”

    听说不但要自己的女儿勾搭崔耕,还要自己主动相劝,肖放对李休再忠心,也是一阵腻歪啊。

    他索性弱弱地直言道:“公子,五娘是对您是一片痴心,视您为天下第一的英雄。您可千万莫因为她跟您的时候已非完璧,就嫌弃她啊!”

    “哼,这是哪的话?本公子一向视五娘为左膀右臂,又怎么会嫌弃她呢?”

    “那您是嫌她因为邢文的事儿,跟您您抱怨了几句?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,绝对不是!”

    “那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!”李休知道自己的命令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,摆手,道:“不用你了,本公子亲自去劝五娘。”

    言毕,转身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肖放望着李公子远去的背景,叹了口气,道:“虽说是成大事者不顾妻儿,汉高祖为了逃命,甚至有把老婆儿子踹下马车的经历,但也没让吕后去陪侍楚霸王啊?唉,真不知五娘跟了你,是对还是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男要俏,一身皂;女要俏,一身孝。

    眉州刺史府内,现在跪倒在崔耕面前的,就是一个身着孝装的美少妇。

    美的惊心动魄,俏的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最令人动心的是此女的表情,双目红肿,眼泛泪光,委委屈屈,娇娇怯怯,任何一个男子见了,都想站出来大吼一声:“谁欺负你了,待俺为你出头!”

    男人都是视觉动物,饶是见惯了绝色的崔二郎,也不能免俗。

    他狂咽了口吐沫,温言道:“刑夫人快快请起。原来的眉州刺史刑文,也算是本官的同僚。你既然是刑刺史的未亡人,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,但凡本官能做到的,万无不允之理。”

    “奴家不过是刑刺史的一个小妾而已,可当不得“刑夫人”三个字。”美妇并未站起,坚定地道:“妾身今天来,是来求崔查访为刑刺史伸冤报仇的。您若是不答应,妾身就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帮刑文伸冤报仇?难道他的死果然有蹊跷?嘿嘿,这俏寡~妇不去找苏老头,而是来求本官,看来俺崔青天的名头,好使得很呢!

    崔耕本来就准备调查黄金失窃案,越琢磨心里越美,马上就想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,美妇又说话了,道:“如果崔查访果真能为刑刺史报仇的话,妾身愿意付出一切代价!”

    一切代价?

    那献身的意味已经昭然若揭了!

    虽然这美少妇只是刑文的小妾,万无为刑文守节的道理,纳了也就纳了。但是,这么直白的的交易,崔耕还是心中隐隐有些抵触,看向这俏寡~妇的目光也没那么痴迷了。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,正色道:“若刑刺史果然是被屈含冤而死,本官身为剑南道查访使,当然要查明真相,给刑刺史一个交代。我这么说,刑夫人可以起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多谢崔查访。”

    美少妇这才起身,坐在了崔耕身旁的一个胡凳上。

    崔耕问道:“邢夫人,你说刑刺史是被屈含冤而死,不知可有什么证据?或者说,有什么怀疑的人没有?”

    美妇道:“证据,妾身是没有的。不过,怀疑的人,却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现任的眉州司马李玉山。”

    在接风宴上,崔耕当然注意到了李玉山这个眉州的实权人物。

    崔耕心中暗想,李玉山乃陇西李氏之人,进士出身,今年三十六岁,风度翩翩,言谈话语间,对我非常友善。原本本官还以为他可以成为能够争取的对象呢,万没想到,此人竟然与刑文之死有关。

    崔耕点了点头,道:“说下去、”

    美少妇道:“是。当初刑刺史虽然有病在身,但绝没到丧命的地步。再说了,当时,他这任眉州刺史将满,马上就要离开这鬼地方了,心情正好,病情又怎么会突然恶化?”

    崔耕道问道::“那刑刺史的病情,到底是从什么开始恶化的?”

    “就在他死前三天,当时又是一年往朝廷缴纳黄金。邢刺史宣布,反正府衙也得不着黄金,这次要自己亲自一块一块的,拿回府衙,不用其他人沾手。倒要看看,这次黄金怎么变成泥土!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,眉州司马李玉山就请刑刺史喝酒。刑刺史回来之后,非常高兴,说自己往常是不愿意较真。这回临走之前,怎么也得给妾身打几件体面的首饰……可是……可是……第二天一早,他就口吐黑血,起不了床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佳人眼圈一红,痛哭出声。

    崔耕暗暗琢磨,过了一夜,就口吐黑血而亡?口吐黑血倒是简单,应该是中毒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什么药物,能隔了一夜才会突然发作?哪怕到了后世,这种毒药也非常罕见啊!难道说……西南多蛊,刑文是被李玉山下了什么特殊的蛊虫?后世对这玩意儿可没什么记载,这可让本官如何断案啊!

    他问道:“刑刺史死后,难道就没有仵作验尸?”

    美少妇道:“验倒是验了,但仵作说,他是病死的。妾身也不懂什么验尸之术,只是觉得刑刺史之死着实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那刑刺史具体的死亡时间是?”

    “直到今日方才百天。按眉州的风俗,妾身今天就可以脱了这身孝服,恢复自由身了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美少妇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起身来到崔耕的面前,微微将孝服往下一拉!

    当时正是七月光景,她穿的本就不多,这么一拉,顿时露出了一片惊心动魄的雪白,以及粉色的小衣。、

    咕叽~~

    崔耕忍不住又是一大口吐沫咽下,道:“刑夫人,你……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妾身……妾身……”美妇略有些笨拙地往崔耕怀里靠去,道:“妾身说过,为了夫君愿意付出一切代价。只要你能刑刺史报仇,我就是你的了。要不……崔查访先收点利息?”

    吐气如兰,表明心意;美女在怀,任君采劼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微微一点头,马上就能和这个俏寡~妇共赴巫山,这对血气方刚,一个多月不知肉味的崔二郎,简直有致命的吸引力!

    但是,当他望向那美妇的眸子时,却发现,里面非但没有任何七情六欲,相反地似乎毫无生气。

    崔耕哑着嗓子道:“你……你其实非常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不。”美少妇连连摇头,焦急道:“为了夫君,妾身做什么都愿意!”

    你的夫君是邢文,跟本官有一文钱关系吗?

    崔耕更是心里一腻歪,推开道:“邢夫人不必如此,查明刑刺史之死,是本官的份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您是答应妾身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崔耕为难道:“刑刺史都死了三个月了,就算是验尸,恐怕也验不出什么来。本官只敢保证,尽力去查,至于有没有结果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美妇不以为然地道:“那有什么?只要崔查访有心,把那李玉山抓起来,严刑拷打,还愁他不招供吗?”

    崔耕苦笑着摆了摆手,道:“没那么简单,能害死刑刺史,而不掀起任何风浪来,眉州地方势力恐怕都沆瀣一气了。本官若是如此蛮干,恐怕倒霉的就不是人家李玉山,而是本官了。”

    “地方势力也未必见得是铁板一块。”美妇道:“崔查访还不知妾身的另外一个身份吧?我的父亲,就是眉州长史肖放。而我,就是她的独生女儿……肖五娘!以后,崔查访就称呼我为五娘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崔耕讶然,道:“你一个长史之女,为何会给人做妾呢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