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52章 好多好多诗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52章 好多好多诗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宋雪儿满脸喜色,眼睛仿佛能放出光来,道:“多谢崔查访,您请稍待,奴这就命人取笔墨纸砚来,当场把此诗录下,以成一段佳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。”崔耕摇头道:“本官要说的话长得很哩,你记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雪儿讶然道:“那怎么可能?难道崔查访要为妾身做一首几百言的长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当然不是。本官是观宋小娘子你如此才情,心有所感,想出来一个关于女校书的故事。这个故事中诗作唱和之事甚多。就当是本官愿赌服输,送给宋小娘子你的诗作吧。”

    不待宋雪儿答应,崔耕已经长身而起,将一个红颜薄命的女校书故事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其实,这是一个百年之后发生的真实故事,故事的主角,就是唐朝四大女诗人之一的薛涛。

    薛涛出身官宦世家,其父薛郧因直言敢谏,得罪了当朝权贵而被贬谪剑南道。

    在薛涛十四岁那年。薛郧病故,佳人的生活立刻陷入困境。

    最后,不得已,薛涛凭借“容姿既丽”和“通音律,善辩慧,工诗赋”,在十六岁那年加入乐籍,成为一名官妓。

    后来,她凭借才色,甚得剑南节度使韦皋的宠爱,不但让她参加各种官府的饮宴,还让她负责府中一些案牍工作,甚至真的上书朝廷,请封其为“校书郎”。

    尽管朝廷并未允准,但薛涛在韦皋身边的地位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权势,佳人不免恃宠而骄,令韦皋十分不满,一怒之下,将其发配松州。

    薛涛非常恐惧,在发配松州的路上写下《十离诗》,韦皋见诗而感动,又将其召回成都。

    这次磨难,让薛涛看清了自己,归来不久,就脱去乐籍,寓居于成都西郊浣花溪畔,那一年,她二十岁。

    二十年后,薛涛遇到了来成都查办案件的,监察御史、著名诗人元稹。尽管薛涛大元稹十四岁,二人还是一见钟情,爱的如痴如罪。

    可惜好景不长,三个月后,元稹回京而变心,佳人空盼郎归,却一无所获。她满怀幽怨与渴盼,汇聚成了流传千古的《春望词》。

    最后,薛涛大彻大悟,离开了浣花溪,移居到碧鸡坊,筑起了一座吟诗楼,一袭道袍了此残生。

    她死后,曾担任过宰相的段文昌亲手为她题写了墓志铭,写着“西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之所以讲薛涛的故事,首要的用意,当然就是过眼前这一关,

    我不是欠了你一首诗吗?这下好了,我这个故事中有很多很多诗,足以偿还。

    这么多诗,姚寿的清客们要是再故意引申,就是现在智商为负数的狄光昭,也能看出他们是心怀叵测啊。另外,这些诗都是流传千古的名篇,那些人牵强附会糟践这些诗,恐怕会引发士林的众怒。

    至于崔耕的第二个目的,当然是有意点醒宋雪儿了。同样是秀色无双,同样是才华横溢,宋雪儿听了薛涛的故事之后,岂能没点共鸣?

    你宋雪儿现在就算再得姚寿的宠,能有当初的薛涛得宠?好好想想薛涛的下场,为自己多多考虑吧。处心积虑的为姚寿参与官场斗争,真是愚不可及!

    果然,这些诗似乎还真起作用了、

    “朝朝夜夜阳台下,为雨为云楚国亡;惆怅庙前多少柳,春来空斗画眉。”

    “花开不同赏,花落不同悲。欲问相思处,花开花落时。”

    “陇西独自一孤身,飞去飞来上锦茵。 都缘出语无方便,不得笼中再唤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雪儿听完了薛涛的故事后,不断吟诵着这些文词优美的千古名句,美目之中片片云雾扰动,状似痴迷。

    咳咳~~

    姚寿见不事,轻咳一声,点醒道:“宋小娘子,宋小娘子,莫为一个虚构的人物悲春伤秋了,还是先顾眼前吧。”

    “眼前?什么眼前?”

    “唉,痴女子,你眼前不是崔查访么?”姚寿意味深长得道:“你日后的终身幸福,就要应在崔查访的身上,莫非还要重蹈薛涛的覆辙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!”

    宋雪儿秀眉微蹙,最终还是咬了咬牙,冲着崔耕微微一福。道:“今日难得见名满天下的崔飞将,奴家想赠送您一件小礼物。”

    崔耕推脱道:“礼物?礼物就不用了吧?”

    姚寿为宋雪儿帮腔道:“要的,要的。据老夫所知,宋小娘子为这件礼物很是花了一番心思。崔查访,你莫辜负了美人的一片情义哩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宋雪儿不待崔耕答言,已经将玉手深入袖兜之中,掏出一个锦盒来。

    将锦盒打开,却是一张遍布花纹的桃花色的笺纸。

    所谓笺纸,就是专门用来写信或者文人诗词唱和的特殊纸张,制作起来,往往不惜工本。崔耕稍微一搭眼就知道,这些笺纸就算不如等重的黄金珍贵,也绝对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宋小娘子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宋雪儿微微躬身,手捧着笺纸高举,道:“妾身写了一首诗给崔查访,还请您赏脸,务必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崔耕本能得就意识到这首诗恐怕有问题,不想收下此纸。

    可是,不怕神一般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!

    见崔耕犹豫,狄光昭却不忍心上人丢了面子,劈手将那张笺纸接了过来,道:“有什么啊?不就是一首诗吗?我来念念啊……题目就叫……呃……《咏鸳鸯草》……”

    姚寿挤兑道:“怎么?狄三公子可是念不下去了?嗯,被人横刀夺爱的滋味的确不好受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横刀夺爱?”狄光昭强撑道:“没有的事儿,念就念:绿英满香砌,两两鸳鸯小。 但娱春日长,不管秋风早。”

    哗~~

    狄光昭此言一落地,可了不得了,全场顿时如同开了锅一样。

    怎么样?怎么样!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宋雪儿的那几首诗的解释,是牵强附会的话,那她这首诗对崔耕的情意,无疑就是证据确凿!

    鸳鸯,在诗歌中天然就代表了爱情啊!

    尤其是最后两句“但娱春日长,不管秋风早”,甚至流露出不求长相厮守,只求片刻欢愉的意思!

    崔二郎要是再拒绝。那还是个男人吗?他娘的,怎么崔二郎这么好运啊,真是羡煞旁人!

    狄光昭可是真急眼了,在崔耕耳边叮嘱道:“崔查访,莫忘了自己的承诺!”

    “放心,忘不了!”

    好个崔二郎,关键时刻,美色当前,还真能把持得住!

    他面色一肃,朗声道:“宋小娘子,多谢你对崔某人如此厚爱。只是崔某人确实对你无意,也只能辜负美人恩了,实在抱歉!”

    宋雪儿面色巨变,道:“崔查访,这是你的心里话?”

    崔耕回答的斩钉截铁,道“千真万确,发自肺腑!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信!”宋雪儿面色凄厉,仿佛真成了被夫君抛弃的怨妇,指着狄光昭道:“你不要我,是不是因为狄三公子?不瞒崔查访,奴之所以和他虚与委蛇,不是对他有情,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宋雪儿双膝跪倒,以头触地,继续道:“妾身的目的,要掌握他贪赃枉法的证据,为百姓除害!现在,妾身就要向崔查访您,揭发成都县令狄光昭的罪状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崔耕闻听此言,心里一凉,暗暗寻思道:宋雪儿绕了这么大的圈子,敢情是在这等着本官呢,这次我可是麻烦大了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