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41章 夜宿张庄驿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41章 夜宿张庄驿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来人崔耕认识,正是最近被贬为眉州刺史的老相爷苏味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尽管苏味道阿附二张,但崔耕对苏老头印象不恶。

    首先,人家苏味道秉持着凡事模棱两可的精神,没主动得罪过他。 其次,当初在皇宫袭芳院中,要不是苏老头对他那个笑话忍俊不禁,当日还真不好收场。

    最后,也是最主要的,这位苏模棱可是后世大文豪苏轼的先祖,他本来就不想与之为敌。

    崔耕稍微一转念,就带着封常青等人翻身下马,道:“下官崔耕,参见苏相爷!”

    "崔大人快快请起,老夫可受不得你这一大礼。"苏味道赶紧以手相搀,道:"嗨,什么相爷啊,老夫这个眉州刺史,现在跟二郎你一样,官居四品。我也不占二郎你的便宜,不如,咱们日后就平辈论交?"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,真是折煞小子了。”

    光凭苏老头的岁数,崔耕也不能答应下来啊。最后二人商定,不考虑官衔,二人直接从崔元综那论,崔耕以子侄之礼侍苏老头。

    当即,两支队伍合成一队,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苏味道的为官绝谈不上多么清廉,此次被贬往眉州,带的大包小包甚多,光大车就有近三十辆。所以,整只队伍快不了,只得迤逦前行。

    崔耕和苏味道并辔而行,见苏老头红光满面,兴致颇高,毫无被贬谪的落寞之色,再想到他对自己竟如此热情,不由得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崔耕问道:“苏老爷子,您当日在袭芳院中的所作所为,该不会是有意为之吧?”

    苏味道手捻银髯,轻笑一声道:“嘿嘿,还真被二郎你说着了,老夫我还真是有意为之。恩,既要得罪二张,又不能让二张觉得老夫有意与之未敌,这个分寸可不好拿捏,还要多谢二郎你给了老夫这么好一个机会啊!”

    崔耕疑惑道:"那小子能问您一句,“为什么"吗”

    苏味道轻叹了口气,道:"不瞒二郎你说,老夫这个宰相不好干啊。你看人家狄相,深受陛下信任不说,本身还以刚正不阿著称。魏元忠通悉军事,韦巨源善理财政,唯有老夫和李峤么……嘿嘿,说的好听点,是擅长文学,说的不好听点,那就是擅长溜须拍马了。"

    崔耕听了这话,相当不以为然,暗想,您老溜须拍马都溜须了一辈子了,现在装啥贞洁烈女啊?

    苏味道似乎看出了他的所思所想,继续解释道:"老夫倒不是不乐意继续溜须拍马,但这溜须拍马也渐渐地不好使了。比如今年三月吧,天降大雪。当时我就说,这是天降瑞雪,预示我大周繁荣昌盛。可殿中侍御史王求礼就说了,三月正是万物复苏之际,天降大雪,会让万物冻死,算什么吉兆?最后他反问我,如果说三月雪算吉兆,那腊月雪算什么?当时就把我驳了个哑口无言。"

    顿了顿,又恨恨地补充道:“过了几天,又有人献三足牛,我说是吉兆,那王求礼又说了,天反时为妖,地反物为怪,此乃大凶之兆。奶奶的,最后陛下还真信了他的话。你说这老太太也没个准主意,你到底是喜欢祥瑞啊,还是不喜欢啊?给个准话,怎么都好说,现在算怎么回事儿?算了,我姓苏的这回不伺候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苏味道被贬官出外,四周又都是自己人,心情放松,竟直接称武则天为老太太起来了。

    崔耕趁机揶揄道:"您老人称模棱手,咋被陛下这么一模棱就受不了了?"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单单是这事儿。”苏味道叹了口气,继续道:“老夫这么大岁数了,没几天活头了,整天给张氏兄弟当三孙子,又是何苦来哉?还不如外放一任刺史,颐养天年呢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,他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道:“对了,老夫去眉州就是为了养老去的,懒得和那些地方势力斗法,到时候说不得要借二郎你的虎威一用,你可千万莫推脱啊!”

    “小子定当尽力。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明白苏味道的意思,苏味道虽然是从宰相任上退下来的,但素无威望,恐怕地方势力会阳奉阴违。但崔耕这个剑南道查访使,查的就是贪官污吏,对地方官有很强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崔耕当然也乐得配合,剑南道问题很大,自己要是直接进成都,和益州大都督府长史对上,力量相差悬殊,胜算着实不大。如果能入眉州,通过眉州官场,探听到剑南道官场的虚实,就事半功倍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队继续前行,眼看着红日将将西坠,苏味道建议道:"不如今晚咱们就在张庄驿暂歇如何?别看这驿站名字不甚响亮,却是方圆百里内最大的驿站,来往洛阳的官员多在此落脚。"

    崔耕对此无可无不可,道:“小子听老爷子的。”

    又走了一段路,果见前方绿柳成荫,红墙碧瓦,干净整洁,好一片馆驿。

    崔耕等人打马上前,递上告身。

    两个四品官已经相当不小了,更何况苏味道还是个刚刚贬谪的老丞相。大周宰相一向如同走马灯一般,换来换去,说不定人家苏味道什么时候就复相了。所以,张庄驿的驿正索勇,非常热情的加以招待。把崔耕和苏味道,安排到了张庄驿最好的一个院落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吃我的喝我的,不好好干活,却跑到签押房躲懒,良心实在是被狗吃了。今天我要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哎呦呦,驿正大人您别打了。小人就走开一会儿而已,下不为例,下不为例还不成吗?”

    "下不为例?行啊,你小子还能拽文?看来是这顿打没挨够!"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一阵阵鞭打声传来,又夹杂着阵阵惨嚎声和求饶声,直吵得崔耕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执拗纽~ ~

    崔耕推开门,循着声音走了过去,不消一会儿,就见是张庄驿的索勇,正鞭打一个身着伙计服饰的人。

    那人看年岁倒是二十出头,但身形瘦小,身材跟个十三四岁的孩童相仿,不断惨叫,甚是可怜。

    崔耕看不过眼,轻咳一声,道:“莫打了!”

    索勇扭头一看,见是崔耕,赶紧停手,上前作了个揖,道:“不好意思,小人教训伙计,打扰崔大人了,还望崔大人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恩,好说,好说。本官是问你,这个伙计是犯了什么事儿了,你如此毒打他?”

    “小人没毒打啊。”索正苦笑道:“我这也就是做个样子,给他个教训,根本就没用多大的力气。”

    略顿了顿,又叹道:“这个伙计叫徐元庆,本来不是我们张庄驿的。去年冬天,他差点儿冻死在驿馆门前,小人好心把他救了。当时他就说自己家乡遭了灾,生活无着,求我收留。我一时心软,把他留下来做伙计。他个子小力气也小,干的活本来就不多,还总往签押房躲懒,我这也是没办法啊!”

    崔耕看向徐元庆道:“你们驿正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徐元庆跪下,磕了一个头道:“是真的,不过有件事儿他没说,我这个伙计,光管吃住,不拿工钱。不错,小人有时候是去躲躲懒,但绝对对得起这些饭食。”

    索勇怒道:“哎呦呵,你小子还有理了?本驿正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眼看着索勇又要动手,崔耕赶紧把他拦住了,道:“这样吧,本官看你们,是一个生活无着被逼劳役,一个是贪图免费的劳力,贪心不足。这样吧,谁让我赶上了呢?徐元庆,本官给你五两金子,你去做个小买卖,别在张庄驿混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五两金子,就是五十贯钱,足够徐元庆做个小买卖糊口了。可让崔耕略有些奇怪的是,他没有表现的多么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相反地,徐元庆略考虑了一下,才磕了一个响头,道:“小的谢过崔大人了,您如此惜老怜贫,一定能公侯万代,多子多孙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怎样?”

    “索大人不管怎么说,对我也有救命之恩。现在正是驿馆忙的时候,我得等这个月过完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颔首道:“成,难得你有这份心,本官也不拦着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件小事,崔耕顺手帮了那伙计一把而已,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功夫不大,晚饭的时间就到了。

    张庄驿馆的酒菜都还不错,崔耕和苏味道坐在一起,开怀畅饮,高谈阔论。

    苏味道既文采出众,又博学多才;崔耕颇多后的奇思妙想,又有无数名篇可抄,这一席谈话下来,二人都有一种相见恨晚之感。

    然而,正在这时----

    咚咚咚~~

    一阵轻敲门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崔耕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索勇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索勇推门而进,满脸堆笑,道:“实在不好意思,两位大人能否可怜可怜小人,高升一步啊?”

    啪嗒~~

    闻听此言,崔耕顿时就把筷子放下了,面色微沉,寒声道:“怎么着?你这是让本官和苏相爷……挪地方吗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