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32章 女皇也无奈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32章 女皇也无奈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王允正赶紧冲上前去,关切地道:“娘子,娘子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梁氏的面色微微有些尴尬:“妾身没事,只是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用脚指头想想,也知道自己的老婆落入魔掌,肯定难保清白啊,王允让道:“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,娘子你没事就好。 ”

    梁氏微微一福,道:“多谢夫君体谅!”

    李裹儿虽然还是个黄花闺女,也明白二人话里的玄机,飞起一脚,踢到了张昌期间的胯~下,恨恨地道:“哼,你做的好事!”

    “哎呦!哎呦呦……”张昌期痛苦地弯下腰去,额头上渗出了阵阵冷汗,表情痛苦之极。

    崔耕心里一沉,暗想,奶奶的,该不会是李裹儿这一脚,彻底把张昌期这孙子给废了吧?这回可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他招呼一声,扯着李裹儿上马,带领众人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背后,张昌期不甘的声音传来,道:“崔二郎,你等着,咱们的事儿,没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吁~~

    跑出了一段,崔耕勒住了缰绳,道:“安乐公主,你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裹儿乖乖下马,低声下气如同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一般,道:“二郎,我……我是不是闯祸了?”

    崔耕叹了口气,道:“那得看张昌期的伤情了。你赶紧回去,通知太子一声,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准备?准备什么?”

    崔耕苦笑道:“当然是准备应变,此事可大可小。若张昌期真的废了,咱们俩恐怕得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通天宫内,一场规模不大却极其精致的宴会正在举行。

    原来,今天乃是武则天老爹武士彟的诞辰,女皇陛下虽然没有大操大办,却也招呼了武氏内亲聚饮。

    武三思、武懿宗、武攸宜、武攸暨、武攸德、武攸赞、武延秀……等等,大大小小,老老少少,总共有七八十人。

    可以说,除了张昌宗和张易之外,这些人个个姓武。

    人们熟不拘礼,开怀畅饮,热闹异常,女皇陛下也甚是高兴,频频颔首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,突然有一人豁然站起,重重地跪倒在武则天的面前,神色肃然道:“侄儿有急事禀告姑母!微臣有急事要禀告君主!儿子有急事要禀告父亲!”

    好么,都用上排比句加大分量了,可见此事的紧急程度。

    武则天一听这话,心中大惊,赶紧道:“河内王有何事禀报?还不速速奏来!”

    武懿宗再次磕了一个响头,道:“微臣的封地,从前都是由我派家奴直接征收税赋。最近您下令,改由州县征送。这样一来,微臣的收入就大大少了一成半啊!还请陛下明查,赶紧将此恶法去除,恢复原状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河内王,你真是朕的好侄子啊!”

    此时的武则天,大有无语问苍天之感。

    她仰望屋椽,良久才道:“朕的亲属们正喝得高兴,你是朝廷亲王,竟为了三两百户的封赏之事,几乎吓死朕……如此不知轻重,你不配为王!来人!”

    “在!”门外护卫的甲士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“把武懿宗拉下去,打二十板子!另外……传朕的旨意,降武懿宗为河内公。”

    啥?一下子就大象变老鼠,从亲王降到国公了?

    武懿宗赶紧道:“陛下开恩,陛下开恩啊!我再也不纠结赋税的事儿了,您怎么说,我就怎么办,这还不成吗?”

    “陛下开恩啊!”

    其余武氏众人,也齐齐跪下,为武懿宗求情。

    有人说武懿宗是无心之失的,有人说武懿宗是喝多了的,还要人说武懿宗是天生愚蠢迟的……等等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但是,然而,尽管人们刚才听了武则天说的话,尽管拼命为武懿宗开脱,硬是没一个人说到点子上——武懿宗为何为了几贯钱,就破坏武氏内亲的聚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是真蠢啊!朕是想,等我死了,你们能团结起来,拧成一股绳,把武家的富贵荣华保住。但是,现在看来……你们就是一窝子……”

    武则天咬了咬牙,硬是强忍着没把“蠢蛋”二字说出口。

    忽地,一股子无力感涌上了女皇陛下的心头——武懿宗还算在武氏族人中出类拔萃的呢,他都这个见识,那其他人想必更不堪了。这是天生愚蠢,自己强求也没用。

    武则天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,道:“都起来吧,河内王也重新就坐……赐绢万匹。”

    这一天的云彩散了?

    众人起身归座,却见武则天的脸上一点笑模样都没有,气氛一阵冷场。

    “陛下,天官侍郎张昌期有急事求见。”正在这时,高力士的声音,在殿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“宣他进殿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不消一会儿,张昌期已然带到。

    他跪倒在地,扯着脖子喊道:“还请陛下为微臣做主啊,那右控鹤监监正崔耕,实在是太欺负人了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就在两个月前,微臣去长安公干……”

    张昌期当然知道崔耕和李裹儿的组合不好对付,所以,他在叙述的时候,不求有功,只求无过,没有任何地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反正据大夫说,自己的小弟~弟恐怕以后就不能用了,这就是最大的道理,足以让崔耕和李裹儿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武则天听完了,更感觉腻歪了——朕的朝廷这是怎么了?怎么一天到晚都是这种破事儿啊!

    她往四下里扫视了一圈儿,道:“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张昌宗和张易之当然得向着自己的堂兄啊,道:“崔耕殴打天官侍郎,这是以下犯上。理应处死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“哼,以下犯上,本王可不这么觉得。”说话的正是淮阳王武延秀。

    他曾经和崔耕一起出使突厥,甚至能从突厥逃回来,都是多靠崔耕留下来的后手。,

    武延秀为崔耕说话,道:“刚才那张昌期说得清楚,是安乐公主打得他,而不是崔耕崔二郎。认真说起来,不好好地立正挨打,才是张侍郎以下犯上哩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~~

    武则天宠信二张,其实从客观上,就分薄了武家人的圣眷,大家岂能不心里不满。

    只是二张势大,不敢表现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本着法不责众的精神,起个哄又如何?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武则天似乎有些意外诸武的表现,道:“河内王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武懿宗不屑道:“这点破事儿,就是两个孩子打架,陛下贵为天子,若是插手此事,反而不够自重身份了,不如就由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话的意思,可是有些偏向崔耕。”武则天脸上无悲无喜,慢条斯理地道:“你难道不因为崔耕护送庐陵王入洛阳,对他恨之入骨吗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会呢?崔大人是受了姑母你的命令,我要是恨他,那不是连姑母您恨上了吗?绝无此事,绝无此事。呃……其实我和崔二郎关系不错,一直兄弟相称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怪不得你偏向崔二郎呢。”武则天语气平稳,也不知她是赞同还是反对,又看向武三思道:“梁王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武三思道:“说实话,微臣和崔二郎之间,颇多龃龉。但陛下问起,微臣不敢不秉公而断,此事错在张昌期抢男霸女,至于崔耕么……他没什么错。但是安乐公主的下手太重了,应让太子殿下严加管教。”

    “秉公而断?恐怕若是真有什么深仇大恨,想要秉公而断,也不可得呢!想来,你和崔耕的关系也还算不赖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武则天又意味深长地道:“崔耕既是太子的心腹,又和你们的关系尚可,说起来真是个异数呢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有个模模糊糊的念头,涌上了武则天的心头——武家诸人,天生愚蠢,这是没得救了。自己百年之后,他们很可能被抄家灭族。但是,如果有个人做武家和李家的润滑济,会不会能给武家留下一线生机呢?

    至于说张氏兄弟?这两个小鲜肉的确可人儿。但是,这么好的人,在自己百年之后,不跟着自己而去,是不是太暴殄天物了?

    什么?张氏族人?管他们去死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则天轻咳一声,道:“关于崔耕和张昌期的案子,朕宣判如下:张昌期强抢民女,无人臣体,着从今日起,免去一切职司,削职为民。崔耕行事鲁莽,罚俸三个月。安乐公主出手太重,致人重伤,禁足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好么,崔耕和安乐公主这两个打人的,相当于屁事儿没有,而张昌期这个小弟~弟被废的,却要被削职为民。这偏向的太明显了吧?

    张昌宗着急道:“陛下,还请三思啊!您可知道这份圣旨真正下达,对我们兄弟,到底意味着什么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