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15章 饮鸩来止渴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15章 饮鸩来止渴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之所以想出,让太平公主广纳面首的馊主意,主要还是受到了后世记载的启发。

    在记载中,崔湜曾经厚颜无耻地,先和太平公主,后和上官婉儿通奸,非但如此,还把自己的两个兄弟,崔涤和崔液,介绍给这两个美人。

    因此,崔耕就灵机一动,想到:老崔家人才济济,找几个人给成均监的监生当老师,这有什么难度?

    既然历史上,崔湜毫无节操地做了上官婉儿的面首,现在让他担个虚名应无问题。至于以后,他们会不会假戏真做,自己就管不了那么多了。反正一个霪娃荡~妇,一个好~色屌丝,谁也谈不上吃亏,各取所需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太平公主问起,崔耕当即就把崔家兄弟介绍了一遍。当然了,不仅仅是崔湜兄弟三人,还有精通算学的崔器以及精通律学的崔承构。

    当初崔耕在黄城村中,与博陵崔氏的青年才俊比斗,虽然依靠后世的记忆赢了这二人,但他明白,要论真功夫的话,人家是远在自己之上的。

    太平公主听完了,眉头微蹙,道:“怎么都是崔家人啊?这是不是显得太刻意了一点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崔耕苦笑,道:“下官仓促之间,也只能找本族之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刚才说他们个顶个的博学多才,丰神俊朗,不会是夸大之言吧?”

    “公主放心,绝对属实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沉吟了半晌,忽然展颜一笑,道:“让本公主答应帮二郎你的忙不难,不过……你得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几兄弟之外,你也做我的面首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崔耕一阵语塞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答应?”太平公主这回可是真生气了,道:“本公主就不明白了,我只求春风一度,又不让你抛妻弃子,难不成还委屈你崔二郎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总不能说,自己不想出门买点东西,都遇上七八个“同壕战友”吧?那也太伤人了。但是,不这么说,该如何回绝太平公主的美意呢?

    忽地,他眼珠一转,想起了后世的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老师在课堂上提问,你们的理想是什么?某人答,金钱与美女。老师大怒,低俗!另一人答,事业和爱情。老师则大赞曰,远大,高尚!

    由此可见,同一件事,被从不同的角度说出来,那效果就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忽然出手,握住了太平公主的皓腕,声音低沉道:“公主,我爱你。你知道吗?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,我就喜欢上你了。你身份高贵,风姿绰约,一颦一笑都深深的吸引了我。我曾有数不清的梦,每个梦都有你;我曾有数不清的幻想,每个幻想中都有你;我曾有几百度祈祷,每个祈祷中都有你……”

    好么,崔耕也真舍得下本钱,将来自后世的经典情话,连抄数段,字字珠玑,句句情深。

    这些话既浅显易懂饱含深情,又与大唐年间的用语习惯不用,甚至有心理学的内容在里面,太平公主何曾见过这种阵仗?

    她本来就因为崔耕与薛绍颇有相似之处,对崔耕好感颇多,再听了这些情话,大有招架不住之感。

    倏忽间,当初初见薛绍的感觉,涌上太平公主的心头。

    恍惚间,崔耕那英俊的面庞,渐渐地与她的亡夫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霎那间,李令月一阵阵脸红心热,既似少女怀春,又如初会情郎。

    “二郎,你……你这么说……人家哪有你说得那么好?”太平公主低下头去,霞飞双颊,好像一个娇羞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不过,她马上就感觉自己现在太软弱了,道:“行了,不就是春晓一度,做个露水夫妻吗?看你说的,好像多严重似的。来,二郎,咱们到榻上去!”

    “不,公主,你误会了!”崔耕赶紧图穷匕见道:“正是因为我如此喜欢你,才不想做你的面首,更不想和你做一场露水夫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太平公主的脸顿时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崔耕盯着她的眼睛,正色道:“我说,我想和你春风一度,因为……我怕我受不了!每每想到,你还有其他的男人,我都心如刀割,夜不能寐,甚至想把你那些男宠都碎尸万段,包括司礼丞高戬!现在尚且如此,如果我得到你之后,你再找其他男人的话,我恐怕会我受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崔耕痛苦地蹲了下去,道:“我……我受不了啊!到时候,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。我不知道,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?公主,你能答应我,咱们春风一度后,不再找其他人吗?”

    “二郎,你真是个小可怜儿!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还真被崔耕混过去了,只以为他对自己情根深种,顿时心中一股柔情泛起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仅此如此罢了,让她为了一颗大树,放弃整片森林,那也是不肯的。

    太平公主把崔耕扶了起来,道:“好了,本宫不逼你了。以后你想通了,我这里的门随时为你敞开着。就算你没想通……遇到什么为难的事儿,也尽管来找我!”

    呼~~

    崔耕这才暗暗长松了一口气,道:“那成均监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促狭地一笑,道“刚才本宫不是说了吗?只要二郎答应做我的面首,就绝无问题。现在既然你没答应,我当然爱莫能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崔耕满脸错愕。

    “好啦,不逗你了。”太平公主柔声道:“本宫当然不舍得让二郎为难。嗯,这样吧,你不做五品真的面首也行。但是,表面儿上,你得承认这个身份。”

    其实现在,太平公主在一般人眼中,就是个普通公主而已,并不知道她参与了很多政事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某人,做了如此美貌佳人的情~人,人们只会赞叹那人艳福不浅,不会有其他的想法。比如司礼丞高戬,这个太平公主公开的情~人,就名声甚好。

    但崔耕可是知道,以后随着太平公主干政,她的名声会急转直下的。连她的情~人们,都会被世人目为贪恋富贵之徒,极其鄙视。

    所以,他面带难色,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?这你都不愿意?”太平公主不满道:“你不就是担心和我上了床后,妒忌那些美男子吗?现在只是让你担个虚名儿,对你有什么影响?”

    崔耕该真被她问住了,只得道:“但我担个虚名儿,对公主你也没啥好处啊?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眼中现出兴奋的光芒,道:“怎么没好处?你可以给本宫撑场子啊!我本来还以为这个亏吃定了呢,没想到上天竟然派了二郎你来,真是天助我也!”

    崔耕瞬间有种后世小说中,冒充别人男朋友的感觉,讶然道:“啥?撑场子?难不成,是公主你有个情~人,移情别恋了?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