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12章 探明真祸首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12章 探明真祸首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当即,吉顼侃侃而谈,提出来三个问题为难崔耕。

    第一个问题,你崔耕说招要帮成均监招新的学生。但是别忘了,成均监本身就有给官员福利的性质,平民百姓可进不来。现在你砍了高管贵戚们的福利,这不是动摇国本吗?再说了,让你崔耕随便招人。你哪来的那么大的权力?你徇私舞弊怎么办?你该不会是想趁着成均监招生,给自己捞好处吧?

    第二个问题,就是成均监的老师了。这些人都是朝廷有品级的官员,数量多少,自有定制。岂是你崔耕想加人就加人的?朝廷的规矩还讲不讲了?

    第三个问题,也是最重要的。朝廷连年对外吐蕃、突厥乃至契丹用兵,国库空虚无比。你崔耕想改革成均监,钱从哪儿来?户部可拿不出来银子。

    这三条质问条条有理,要是一般人,还真得被吉顼问住了,但是……崔耕就不是一般人!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道:“吉大人,您这三个问题,完全是杞人忧天。比如第一条吧,其实解决之道,本官已经在之前奏章里说明了。当初被周兴、来俊臣诬陷致死的官员,理应平反。另外,朝廷应将他们的后人招入成均监,以显陛下的仁德。这样一来……学生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吗?本官又怎么可能借机徇私舞弊?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呢?”

    “以后当然是吐故纳新,该怎么办,就怎么办。甄选朝廷高~官子弟优良者,进国子监读书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张易之的头脑比较简单,插话道:“那跟现在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不待崔耕答言,武则天就对小情~人解释道:“话不是那样说。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 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。现在成均监是烂透了,崔著作才不得不另起炉灶。如果成均监的学风一新,即便新进来之人本是纨绔子弟,也会成为朝廷的栋梁之材。而这,也正是历朝历代成立国子监的本意。”

    张易之马上乖巧地道:“是,微臣受教了,还是陛下目光如炬。”

    女皇陛下既然已经下了定论,吉顼就不能拿第一条为难崔耕了,道:“那第二个问题呢?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问题,跟第一个问题的解决思路差不多。只要临时找些老师即可,朝中偌多的正直有道之士,难不成还没人愿意在国子监教几天书?”

    在成均监教书,说出去倍儿面子,要不然武则天也不会经常让亲信之人,做成均监的兼职了。所以,从理论上讲,崔耕自己找些免费的老师并不难。

    不过,吉顼却是心中暗想,崔二郎啊,崔二郎,这回你可是百密一疏,被我抓到了空子!不错,是有不少人想借着在国子监教书扬名。但是,别忘了,人们更惜命啊!到时候,我让张氏兄弟放出风去,我看谁敢做仗马之鸣!

    他心中一阵得意,反而不想用第三个问题难为崔耕了——崔耕富可敌国,筹集资金当无问题。但是,用私人的钱,贴补国子监的监生,你崔耕郎到底是想干啥?难不成是想为太子收买人心么?

    关键时刻,拿这个话题,告崔耕一记刁状,可比现在难为他强得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吉顼忽然换了一副脸色,躬身一礼,道:“原来如此,吉某人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又对武则天道:“微臣以为,崔著作的提议非常可行。只是那些被周兴、来俊臣诬陷的忠臣子弟,大多隐匿乡间。不如就交给微臣把他们找出来?”

    这种事儿,不仅完全没风险,而且名声甚好,吉顼当然不想错过这个大便宜。

    不过,他忘了,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。他不想错过,还有两个更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一个是崔耕,他手里有卢藏用找来的近两百孤儿,哪用得着吉顼抖这个机灵?

    第二个,比崔耕心情更迫切的,那就是女皇武则天!她自觉时日无多,想多给武家留几张护身符。如此收买人心的机会,怎能便宜了别人?

    待吉顼话音刚落,女皇陛下马上就道:“吉爱卿刚升任同鸾台阁平章事,要熟悉新职司,公务繁忙,这事儿就不劳你费心了,朕准备交给河内王武懿宗来做。”

    随后,吩咐道:“传朕的旨意,宣河内王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!”

    自有小太监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人家女皇陛下向着自家人,吉顼能有啥办法,心中恨恨地骂了一声,面上却不露声色。

    随后,又说了几句闲话,崔耕和吉顼告退。不过出了通天宫的大门之后,二人就分道扬镳了。

    吉顼刚刚升任宰相,得到中书省和门下省办手续,这两个朝廷最核心的部门,实际上是处于宫城之内。

    当然了,皇宫重地,一般人可进不来。二省在宫城之外,皇城以内,还各自设立了一个外省,处理日常事务。也只有像吉顼升任宰相,与突厥的战争,等军国大事,才在宫城内本省处理。

    至于崔耕呢?则在小太监的引领下,往皇宫的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可还等他走到没到宫门口呢,后面就有一个尖利的声音传来,道:“崔著作,等等,等等奴婢啊!”

    “嗯?是谁?”

    崔耕扭头一看,却是高力士,停住脚步,道:“高公公,你找本官有事儿?”

    高力士冲着那小太监挥了挥手,道:“崔著作不用你伺候了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小太监哪敢得罪武则天面前的红人啊,应了一声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见那小太监走远了,高力士这才来到崔耕的近前,低声道:“崔著作,杂家今天找您,是想告诉您一件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您知道是谁出了那个馊主意,让您当成均监司业的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张昌宗和张易之?”

    “是他们向陛下吹的枕头风,不过,出那个鬼主意的,却是吉顼。他现在都升任宰相了,您可不能不防啊。是这么这么一回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高力士也是真聪明,把吉顼和二张,在通天宫与武则天的对话,一字不差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崔耕听完了,不由得眉头紧皱,怒骂道:“娘的,本官知道吉顼不是个东西,可没想到他这么不是东西。今日之事,他明摆着是想置本官于死地啊。看来……此人是留不得了!”

    “啊?您想杀了他?”高力士略有些迟疑道:“吉顼本人聪明无比,又位高权重,您想对付他,没那么容易吧?而奴婢我,虽然颇得陛下信任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听得出来,高力士是想帮自己的忙、摆了摆手,道:“这事儿用不着你,我本官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“借刀……嗯?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蹬蹬蹬~~

    崔耕和高力士正说着悄悄话话,不远处传来了阵阵脚步声。二人赶紧闭嘴,循声望去。

    来人崔耕和高力士都认识,正是河内王武懿宗这个老丑鬼。

    自从崔耕迎庐陵王李显回洛阳后,他和诸武的关系,就降到了冰点。武懿宗见了崔耕,就一直没个好脸色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他可是一反常态,非常热情地招呼道:“这不是二郎吗?咱们哥俩儿可是有日子没见啦,你可是想死老哥哥我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躬身,道:“参见河内王。怎么?您现在不生下官的气啦?”

    “不生气了,不生气了。”武懿宗摆了摆手,道:“这些日子我已经想开了,姑母下了死命令,别说你崔耕了,我也不敢不听啊?我恨你,那不是连姑母也恨上了吗?这事儿太不应该了。呃……过去的事儿就让他过去吧,咱们合好如初如何?”

    武则天还有五年阳寿呢,崔耕也不想和诸武的关系搞的太僵,道:“固所愿者,不敢请尔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那咱们今后就还是好兄弟了。”武懿宗颇为高兴,拍了拍崔耕的肩膀,继续道:“那现在老哥哥有一件,啊,不,是两件难事儿,你这个好兄弟可不能不帮啊。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我就说这老家伙为啥变脸这么快呢,敢情是平时不烧香,现在急来抱佛脚啊!

    崔耕道:“但不知老哥哥您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儿?说出来吧,能帮的小弟一定帮!”

    “好,要的就是二郎你这句话!且听老哥哥我慢慢道来……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