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09章 秘堂实力强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09章 秘堂实力强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崔著作救隆基于水火之间,这一礼当然是受得起的,请再受隆基一拜!”

    就在崔耕还在犹豫是否要提前抱李隆基大腿的时候,这位未来掌控华夏命运数十年的大人物,已经再次拜倒!

    而且,还不是普通稽首,而是推金山倒玉柱的跪地行礼!

    噗通~~

    崔耕终于遭不住,痛痛快快地给李隆基跪了,道:“微臣哪对您有过什么恩德?临淄郡王,您这么做,真是折杀微臣了。 ”

    “崔著作,起来吧,你当得的。”李旦起身,把崔耕扶起,道:“这孩子想给你行这一礼,已经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一边强架住崔耕,一边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好么,这回可不得了,李旦的长子寿春郡王李成器,次子衡阳郡王李成义,巴陵郡王李范,中山郡王李业,齐齐跪倒在地,给崔耕磕了一个响头。

    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

    更何况,李旦的这个殷勤献的如此之大,如此之蛮不讲理!

    崔耕一边强自挣扎,一边连声道:“使不得,使不得,太子殿下,您这不是折微臣的寿吗?”

    但别看李旦文文弱弱的,那力气可真不小,牢牢的把崔耕摁回到座位上,让他动弹不得,硬生生地受了这些孩子一礼。

    然后,他才把手松开,温言道:“崔著作且勿惊慌,我这个太子虽然当不了几天了。但是,“金口玉言”这四个字,还是绝无问题。我说你受得起他们的这一礼,就绝对受得起。”

    随后,又招呼李隆基道:“三郎啊,你给崔著作好好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李隆基这回就不跪了,躬身道:“刚才父王说了,我们兄弟都被软禁在皇宫之中,十来年父子不得相见。多亏了崔著作返京,我们兄弟才能重获自由。崔著作对我等有如此大恩,岂受不得一拜?”

    崔耕略有些迟疑道:“诸位虽然被软禁,但这么多年来,在皇宫内锦衣玉食,也算不得多么委屈吧?”

    “唉,什么锦衣玉食啊?”李隆基长叹一声,满面苦涩,道:“我等虽然被封为王,但宫里哪个太监宫女能瞧得起我们?至于吃穿用度么……我给您讲件事儿就明白了。有一次,我生日,想吃汤饼(面条),却一点面粉都找不着。多亏了老丈人王仁皎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丈人?”

    崔耕有些疑惑,毕竟李隆基现在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郎,当时他才多大,怎么就有了个岳父呢?

    李旦道:“其实是娃娃亲,也多亏本太子当初下了这么一步闲棋,才让这些孩子能在宫中平安长大。王仁皎原来是甘泉府果毅都尉,后来在禁军中任文思都尉,护卫皇宫。”

    崔耕猜想,这事儿也可能是武则天有意为之。毕竟她再狠心,也不是个疯子,总不能连几个亲孙子的死活都不管吧?

    当然了,现在就没必要为武则天说话了,崔耕道:“小王爷,还请接着往下说。”

    李隆基道:“当时父王不敢和我等互通消息,丈人王同皎为了接济我们兄弟,也囊空如洗。最后,没办法,他把身上的紫色坎肩当了,换回一斗面,才让我过了这个生日。崔著作想想,当时我这个王爷,能比平民百姓强到哪去?您今天让我们重享富贵,岂不是天大的恩德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现在,崔耕都有些迷糊了,索性直接开口问李旦,道:“殿下先是说让出太子之位不甘心,又说全家都感谢微臣,这不是自相矛盾吗?”

    李显摇头道:“不矛盾,一点也不矛盾。不甘心是真的,感谢崔著作同样是真的。尤其是现在,王兄上位已定,我那点小小的不甘心早已烟消云散,唯余对崔著作的感激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崔耕这才恍然大悟,套路,完全死套路啊!李旦饶了这么半天圈子,不就是为了说明,他虽然之前跟武三思联手过,但现在已经对皇位完全没有觊觎之心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点头道:“微臣定将此言,给庐陵王带到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李旦伸手一拦,道:“莫非崔著作以为,本王是想对皇兄解释当日之事?”

    崔耕反问道: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,也不是。其实孤王说这话,还有另外一个意思,那就是表功。崔著作请想,这十年来,若不是本王做在这太子之位上,那些明枪暗箭,会对着谁来呢?王兄的那些子女,又如何能平安长大?甚至……最后这太子之位的归属,还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崔耕仔细一想,还真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李旦当太子这些年,饱受武氏族人明枪暗箭的攻击,甚至两个妃子都因此而亡,其中包括李隆基的生身之母!

    可以说,李旦和武家仇深似海。但凡武则天有一点想保武家安全的想法的话,就绝对不会考虑让李旦继承皇位。

    完全可以说,李旦这些年成了李显的挡箭牌。假如易地而处的话,现在准备上位的,就是李旦了。

    崔耕略有些疑惑道:“您即便不做太子,一个王位怎么也是少不了的。即便表功,似乎也没什么用啊。”

    李旦眉头微皱,缓缓道:“也不能说完全无用,其实……我是想用这个功劳,和崔著作以及皇兄做一个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交易?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“李公子、,请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李旦轻拍了两下手掌,屏风后面走出一个人来,微微一拱手,道:“崔兄,别来无恙乎?”

    崔耕咬着牙,道:“是你?李休?”

    李休一揖到底,道:“不错,正是在下。往昔多有得罪崔著作和庐陵王之处,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崔耕嘿嘿一阵冷笑,道:“见谅?你那是要一箭双雕,同时要崔某人和庐陵王的命,即便我能原谅你。你以为,庐陵王能原谅你?”

    “崔著作还请暂歇雷霆之怒。”李旦赶紧打圆场道:“这就是本王说的那个交易了。我想用这点微末功劳,换你和庐陵王不再追究李公子的当日之事。唉,实际上,李休的所为,其实也是为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他也不隐瞒,将李休为五姓七望秘堂之主,深深忌惮崔耕抢班夺权,以及李休为了自己的太子之位,刺杀李显的事情,详说一遍。

    最后,李旦颇为诚恳地道:“千错万错,都是本太子之错,还请崔著作高抬贵手,放过李公子吧。另外……我还可以最后为皇兄做一件事,稍做弥补。”

    崔耕问道:“到底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要主动上表,请陛下更易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崔耕还真动心了。

    庐陵王上位,虽然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,但只要一天武则天没下旨,就一天存在变数。

    另外,这抢来的太子之位,哪有被人让位,更显得天命所归?

    还有最关键的,人家李旦手底下也不是没有拥趸啊,若是再出个什么张公子、宋公子的出来捣乱咋办?如果李旦能主动认输,就可以大大避免避免拥李派的内耗。

    至于李公子?想比这么重大的利益来,简直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道:“好,就就依王爷所言。之前的事儿,微臣就当没听过。不过庐陵王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李旦颇为诚恳地道:“还请崔著作美言几句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李旦今天能为九公子主动背锅,崔耕还真是对大声其刮目相看之感。

    如果说在庐陵王接风宴上之事,根本无法狡辩的话。那李休的事儿,李旦完全可以推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然而,没有,李旦非但完全没有隐瞒,还主动直言相告,那除了尽力保护手下,简直没别的解释了。

    在历史的记载中,李显和李旦乃是一对懦弱无能的倒霉蛋。但经过接触,崔耕才发觉,自己完全错了。

    李显城府颇深,谋定而后动;李旦以诚待人,对人推心置腹,大有三国刘大耳朵之风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都颇不简单,只是被武则天这一代女皇,遮掩了他们的光芒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了太子府,崔耕连家都没回,直接拜访了庐陵王李显,将李旦的意思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出乎崔耕预料之外,李显略有些迟疑,道:“崔著作,你果真想放过李休?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小的五姓七望秘堂之主,能翻起什么风浪来?”

    李显道:“那却不然,你千万别把“小小”二字,放在秘堂的身上。对于秘堂,本王也略知一二。这个组织原是五姓七望在五胡乱华之时所立,初衷是为家族保存火种。不过到了现在,秘堂早就跟它建立之初的宗旨完全无关,发展为一个……怪物!”

    “怪物?”

    “不错!现在五姓七望只能依照传统,决定秘堂之主的人选,但却无法管理秘堂的具体事务,双方更像是合作关系,而非上下级。秘堂之主若是有本事的话,自然能把秘堂收服的服服帖帖的。但若是,堂主不给力,秘堂就会自行其事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那要是五姓七望选一个忠心家族的人为秘堂之主,控制秘堂,不就能把秘堂的控制权收回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”李显哂然一笑,道:“本王之所以说秘堂是个怪物,就是因为其暗地里的实力非常庞大,即便五姓七望加起来,也未必是其对手。任何人掌握了如此大的权力,都不会主动让出的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李显盯着崔耕的眼睛,道:“抓住李休的把柄,本王就可以威胁五姓七望,让他们全体支持你为新的秘堂之主。这么大的权势,难道你不动心?说实话,别说是你了,就是本王现在都感到难以割舍呢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