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08章 苦命太子爷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08章 苦命太子爷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最近的小日子,过得相当滋润。

    “庐陵王的头号心腹”的名头,可比什么“崔青天”有用多了。他回京之后,不断被群臣邀请饮宴,炙手可热,直如鲜花着锦,又似烈火烹油!

    非但如此,他还大模大样地娶了太原王氏族长之女王美芳为妾。尽管这件事儿都传了好长日子了,但真的发生的时候,真是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当然了,些许不和谐的音符总是有的。

    比如说二张兄弟派去刺杀崔耕的卢藏用,就被刑部以“查无实据”的理由放了出来。然后,在张昌宗的枕头风下,武则天亲自接见了这位“终南隐士”。封他为“右拾遗”,秩七品。

    至于扬州大都督府长史苏瑰,更是没受半点影响,继续做他的封疆大吏。

    好在,被李显恨之入骨的吕武,倒是没人为他活动,去洛阳南市走了一遭,把脑袋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月后,崔府,正堂屋。

    “什么?太子请本官赴宴?”崔耕拿着手里的一份请帖,不由得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那送请帖的小太监,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,道:“太子殿下说了,还请著作务必赏光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崔耕一阵迟疑,道:“本官近日偶感风寒,恐怕要辜负太子的美意了。”

    那小太监不卑不亢地道:“崔著作是不想去?这恐怕不大妥当。太子殿下说……如果崔著作不肯主动赴宴,他就,他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带太子东宫所有属官,主动登门拜访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崔耕苦笑道:“那你就回去禀报太子,本官定当准时赴宴!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一定把话带到。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不想去吃李旦的一顿饭。

    首先,李旦是当今太子,李显却是要谋夺这太子之位的,双方是天然地竞争关系。自己和李旦走得太近了,李显会怎么想?

    其次,和李旦的关系搞的太僵也不成啊!若是在宴会上,李旦拉拢自己,自己可怎么拒绝?别忘了,按照历史的正常发展,十年后,人家也有几年的皇帝命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最好是双方没什么交集。

    等到李显登基,韦后把朝廷弄得乌烟瘴气的时候,自己再和李旦这边联合起来,共同对付韦后,改善一下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,人算不如天算,李旦以亲自登门拜访为威胁,自己可就真没办法。

    反正李旦也当不了几天太子了,他是无所谓自己的名声,但自己还在乎啊!好么,劳动当朝太子主动拜访,还带着东宫所有属官,你崔耕配吗?你这是想上天啊!

    所以,崔耕也只得按照请柬上的日期,带着封常清等人亲自赴宴。

    “崔著作请!”

    李旦给崔耕的迎接规格非常之高,不仅大开东宫的大门,还亲自带着自己几个儿子,以及太子属官出迎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这待遇,哪怕是用来狄仁杰都有些过分了,更何况他崔耕崔二郎?崔耕心中更是惴惴不安,道:“太子如此所为,真是折杀微臣了!”

    李旦颇为洒脱地道:“崔著作迎了皇兄庐陵王回朝,真是江山社稷之幸。本太子跑跑腿儿,又算得了什么?再者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李旦眨了眨眼睛,继续道:“我这太子也当不了几天了不是?”

    崔耕一阵面色尴尬,道“太子殿下不可妄自菲薄,您……”

    李显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崔著作弄要给本太子吃宽心丸了,我到底该吃几两干饭,自己清楚。呃……此地并非讲话之所,还请崔著作入内奉茶。本太子还有很多心里话,想跟你说说哩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请!”

    “崔著作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来到东宫承元殿,分宾主落座,自有小太监献上香茶。

    李旦又略微和崔耕寒暄了几句之后,就命东宫属官都散去。崔耕自然也非常有眼色地,让封常清等人退下。

    霎时间,大殿内,就只留下了崔耕、李旦以及李旦的几个儿子。

    李旦清了清嗓子,道:“崔著作,前些日子,为庐陵王接风洗尘的宴会上,武三思献九龙白玉杯,本王献上有字的东瓜。你是不是怀疑本太子我,和武三思有所勾结?”

    “下官从未如此猜想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本太子却是不信……名扬天下的崔著作,会连这点都看不出来?没错,我的确是和武三思有联络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崔耕本来还以为,李旦特意提起此事,是因为李显上位以成定局,想矢口否认呢。万没想到,人家竟然是主动承认!

    他不置可否地道:“太子殿下之所以如此做,想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?”

    李旦连连摇头,道:“啊,不,谈不上什么难言之隐,本太子现在就可以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忽然起身,在大殿内踱来踱去,道:“本太子做了十年太子了。崔著作,你可知这十年来,到底是怎么过的吗?”

    “微臣略知一二。;”

    “略知一二可不行,且听本太子一桩桩一件件说给你听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李旦掰着手指头,主要给崔耕说了三件大事。

    第一件事,天授二年,魏王武承嗣的亲信张嘉福,唆使洛阳百姓王庆之,纠集数百人,上表给武则天,说什么“神不歆非类,民不祀非族”,请武则天废黜李旦的太子身份,改立武承嗣。

    宰相岑长倩、格辅元坚决反对此事,被武承嗣诬以谋反,下狱被杀。最后,还是李昭德力挽狂澜,不仅说服了武则天,还杖毙王庆之,保住了李旦的太子之位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,武则天有个宠婢叫韦团儿,想勾~引李旦行苟且之事。李旦倒是想,但问题是他不敢啊。自己跟皇帝的心腹有了那层关系,到底想干啥?是不是想对皇帝图谋不轨?所以,他婉言拒绝了韦团儿的要求。

    但韦团儿却怀恨在心,诬告李旦的妃子刘氏、窦氏用巫蛊之术诅咒皇帝。武则天直接令来俊臣详查此案,最后下旨将刘妃、窦妃秘密处死,埋在宫中。直到现在,李旦都不知道,这两位爱妃埋葬的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至于第三件事,则是来俊臣为了立功,直接诬告李旦谋反,对东宫属官刑讯逼供。丽竞门的刑罚,那是人受的了吗?眼看着李旦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最后,多亏了乐工安金藏,趁着面见武则的机会,当众剖腹,以表明李旦绝对没有谋反之意。武则天深受感动,这才不再怀疑李旦,命来俊臣停止审理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李旦已经带上了阵阵哭腔,道:“本太子知道皇兄较我年长,这太子之之位理应由他坐。但是,岑长倩、格辅元两位宰相,刘妃、窦妃两位爱妃,忠臣安金藏,这么多人为了我的太子之位而死。我若是毫不挣扎就将此位拱手出让,可对得起他们吗?”

    崔耕明白,虽然李旦刚才只说了三件大事,但这十年里,小事肯定也多如牛毛。公允地说,李旦每天都得提心吊胆,寝卧不安,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这些年真是苦了太子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李旦指着旁边相陪的几个少年,道:“本太子苦,我的孩子们更苦。这十年来,他们一直被软禁在皇宫之内,连本太子的面儿都没见过。直到庐陵王回京,我们父子才得以重享共享天伦之乐。”

    崔耕还真不知道这事儿,有些惊讶道:“果真如此?”

    “本太子骗你做什么,唉,这些孩子里面,最倒霉的,就得说是三郎了。他的母亲窦氏,被陛下秘密处死。你想想,几岁的孩子,悄没声地,娘死了,还不敢表现出悲伤来,这难道不是人伦惨事?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冲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示意道:“三郎,你过来,拜见崔著作!”

    那少年恭恭敬敬地前来,大礼参拜,道“参见崔著作。”

    李旦的儿子们可都封了王了,崔耕赶紧起身躲过,道:“下官哪敢受小王爷您如此大礼?嗯……不知小王爷如何称呼?’

    “临淄王,李隆基!”

    李隆基?

    崔耕心中暗暗琢磨,这就是日后的唐玄宗啊,想不到崔二郎今天竟得他一拜?世事真是奇妙!诶,计划赶不上不上变化,我到底要不要对这位日后掌权几十年的皇帝,提前示好呢?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