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507章 小人心难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507章 小人心难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梁国公府,后宅花厅。

    狄仁杰亲手给崔耕斟了一杯酒,道:“今日之事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崔著作你居功至伟啊。来,老夫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“哪里,其实主要还是庐陵王表现得好,下官只是出了个小主意而已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道:“关键当然是庐陵王。其实陛下也知道,庐陵王说的那些话,十有八九,是你崔耕出的主意。但那又如何?只要庐陵王愿意当众表态,维持大周的存在以及与武家和睦共处,她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狄仁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继续道:“老太太也是没办法,只能是自个儿骗自个儿了。无论庐陵王说这话的时候是真心还是假意,她都当真的听!”

    崔耕也明白这个道理,“唉,陛下也是一代英主,沦落到这个地步,真是让人唏嘘不已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不过……生死轮回,枯荣循环,乃是世间正理,谁也免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狄仁杰似乎想到自己也来日无多,不由得一阵郁郁,转移话题道:“好了,莫说陛下了。还是说说二郎你吧?你究竟是怎么想到,来个“三箍周万年”的呢?真是神来之笔!”

    崔耕的灵感来源,当然是后世的典故“一桶万年青。”

    当时,大清康熙帝在位,群臣献上各种珍贵的礼物。名臣高士奇家贫,又为官清廉,没什么珍宝送上,就灵机一动,献上一个木桶。木桶里面装着青草,起名为“一统万年青”。

    青乃是“清”的谐音,康熙帝大喜,重赏高士奇。

    崔耕今天同样是献出了桶装青草,不过是把其“寓意”做了几个变化。

    后世对武则天关于身后事的安排,记载的非常详尽。崔耕略施小计,就能让庐陵王句句都搔到武则天的痒处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番前因后果就没必要对狄仁杰解释清楚了,崔耕轻笑一声,道:“也是庐陵王洪福齐天,在下一时侥幸想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崔著作过谦了。你智计百出,哪是“侥幸”二字,所能形容的?恐怕这日后的大唐江山,要要多靠你辅佐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狄仁杰突然从怀里拿出来一张纸,道:“崔著作,你看看这样东西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崔耕接过来一看,却是一份文契,说某年某某月某日,某人愿意拜某人为师。日后,为师的定然诚心教导弟子,为弟子的,也定当尊师重道。如违此契,人神供奉。空口无凭,立字为证。

    上面的师徒人名都是空的,只有保人那里,写了三个大字:狄仁杰。

    崔耕沉吟道:”“狄大人的意思……是有人想拜下官为师,托到了您这边?这位的面子,还真够大的啊!”

    狄仁杰微微摇头,满不在乎地道:“崔著作收几个弟子也可,拜人为师也行,都不重要。最重要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得在这上面签名儿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崔耕心中一动,道:“那下官若是收弟子,可以收谁呢?”

    “太多了,比如左威卫大将军薛思行的孙儿薛万刚,魏相的孙儿魏明方……等等,”

    “那下官要是拜师呢?”

    狄仁杰笑吟吟地道:“张柬之、崔玄暐、敬晖、桓彦范、袁恕己,崔著作,你自己随便选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说崔耕不知道薛思行是什么来头的话,那对“张柬之、崔玄暐、敬晖、桓彦范、袁恕己”就太了解了。

    这五个人,乃是日后发动“神龙政变”,逼武则天让位给李显的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狄仁杰为何要自己签这份文契,也就昭然若揭了。

    崔耕苦笑道:“狄大人,您这是要下官我签一个投名状啊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投名状,一旦事败,陛下就可以照着这些文契抓人了。”狄仁杰正色道:“老夫恐怕是看不到复兴李唐的那一天了,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崔著作这些青年才俊的身上。不知……你可不肯签这份文契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边狄仁杰和崔耕密谈,那边李显却被武则天留了下来。母子重逢,密室相会,虽不到抱头痛哭的地步,但畅叙别情,也是充满了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母子俩谈了一个多时辰,武则天又赏赐了李显不少东西,并且道:“显儿你在京里的庐陵王府,虽然破败了。但朕想你在那儿也待不了几天,就没命人休整,你暂且忍耐几日。过几天,朕再给你寻一个更好的去处。”

    比庐陵王府更好的去处,可不就是太子的东宫吗?李显再次跪倒谢恩,道:“圣人对儿臣的天高地厚之恩,儿臣真是粉身难报!”

    武则天摆了摆手,道:“行了,自家母子,无须这番客套。呃……朕乏了,你跪安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李显又磕了几个头,辞了武则天,在小太监的引领之下,出了宫门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的马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显接过随从递过来的缰绳,就要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,忽然远方传来一声大喊,道:“庐陵王,庐陵王,等等下官,等等下官啊!”

    李显循声望去,但见一个身量颇高,身着绯袍的官员,向自己跑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接风宴上,李显倒是见过此人。只是,他到底姓字名谁,官居何职,就不甚了了了。

    他疑惑道:“请问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官员赶紧赔笑道:“微臣叫吉顼,因诛来俊臣有功,被陛下提拔为右肃政台御史中丞。”

    “吉顼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吉顼就是微臣,微臣就是吉顼。我身材高大,好昂头行,视高而望远,人送绰号“望柳骆驼”……”

    吉顼不断絮絮叨叨,却见庐陵王李显面上全是茫然之色,过了一会儿,自己也就没什么兴致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索性直接了当地道:“难道庐陵王没听崔著作,提起过微臣?当初为了让张氏兄弟和您和解,微臣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啊!”

    当初崔耕本来要和李显提吉顼的,但李显当时心里有鬼,急于说自己“两不相帮”,就把话题岔开了,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吉顼在这里面真发挥了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现在见吉顼主动对自己表功,他一下子就想歪了,只以为吉顼是个贪崔耕之功为己有的无耻小人。

    现在,李显对崔耕是一千一万个感激,又怎容此等事情发生?

    他脸色一沉,冷然道:“哦?是吗?崔著作还真没提起过你。难不成……张氏兄弟和本王和解,还有你吉顼吉中丞的功劳?”

    “他这……”

    吉顼是小人不假,但他和其他小人不一样,并非是靠溜须拍马上位,而是见缝插针无所不用其极。这等人物,从不会认为自己人品有问题。相反地,他们心高气傲,目无余子。

    听了李显这话,顿时一股无名火,涌上了吉顼的心头,寒声道:“哦,原来都是崔著作的功劳啊,那下官实在是太唐突了。呃……时候不早,王爷请便,下官告辞!”

    言罢,草草行了一礼,直奔宫门,要求面见张昌宗。

    吉顼如今的官职是御史中丞,着实算得上朝中的显贵了,守宫门的太监不敢怠慢,速速通禀。

    没费什么劲儿,吉顼就在迎仙亭内见到了张氏兄弟。

    “来,吉中丞,这边坐!”张昌宗主动起身相迎,道:“我们兄弟正准备好好谢谢你呢,你还就主动来了,这可真是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谢谢下官?为什么?”

    张昌宗先是美美地喝了一盏酒,才揭开了谜底,道:“吉中丞你这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。这事儿不是明摆着的吗?陛下有意立庐陵王李显为太子,这里面就有我们兄弟劝谏陛下之功。立下如此大功,我们兄弟不就能长享富贵了吗?”

    张易之补充道:“而我们兄弟之所以能立下如此大功,都要靠吉中丞你的指点。难道不该谢谢你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道:“欸,对了,那崔耕甚得庐陵王看中,你说……我们要不要找个机会,也和崔耕和解呢?”

    二张和崔耕和解?

    吉顼怎能容忍这种情况发生?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崔耕啊,崔耕,本官殚精竭虑为你办事,你却掩了本官之功!既然你不仁,就休怪本官不义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面色肃然道:“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

    “呃……崔耕那厮最是记仇不过,陛下的侄儿武三忠得罪了他,被他设下毒计,抄家灭族。来俊臣不过是和他争个女人,就被他整得死无葬身之地。另外还有孙彦高、范光烈、九公子……等等。即便你们想和解,人家崔二郎能答应吗?”

    张昌宗和张易之对吉顼颇为信任,对视一眼,也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张易之道:“话虽如此,不试试怎么知道?毕竟崔耕是庐陵王的心腹,若是老太太有什么意外。我们就得靠庐陵王讨生活了。真跟崔耕弄得关系太僵,那也不大好吧?”

    吉顼微微一笑,道:“有什么不好的?庐陵王之所以把崔耕当心腹,不过是因为他有用罢了。咱们若是把他弄得没用了,用不了多长时间,崔耕就得失宠!”

    张昌宗道:“计将安出?”

    “下官有一计,叫做以其人之道,还治彼身。二位只要这么……这么……跟陛下说,保管能把崔耕治的没脾气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