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95章 后车可为鉴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95章 后车可为鉴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在历史的正常发展中,没这么麻烦。当时武三思并未举荐二张入宫,因为太平公主的关系,二张实际上是站在庐陵王一边。

    结果,武则天随便下了一道圣旨,以为李显治病之名,命员外郎瑕丘人、徐彦伯接庐陵王入洛阳,太子之位的更迭就算是完成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不行,武三思和二张拧成了一股绳,连一州刺史都可以随意更换,最后竟兵围了庐陵王府,想把他救出来真是难比登天。

    幸好崔耕有后世的记忆,想到了一个“前车之鉴”——八百年后,大明建立,朱元璋分封诸子为王。建文帝登基,开始削藩,派兵围了燕王朱棣的府邸。

    朱棣不甘就戮,先是装疯卖傻,后又故意示弱,终于诱杀了前来捉拿他的官员,攻占北京城,开始了靖难之役。

    待听崔耕以说故事的方式,将燕王朱棣起兵的经过讲完之后,庐陵王沉吟半晌,苦笑道:“崔著作有所不知,本王和那燕王不同,我这庐陵王府内非但颇多武三思的眼线,而且府内侍卫也称不上精锐。真冲突起来,鹿死谁手,还真不好说啊!”

    韦后一直看崔耕不怎么顺眼,轻哼了一声,道:“我家王爷当初要不是对那些细作一直装聋作哑,又怎么可能过这么多年太平日子?崔著作也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哪里,王爷和王后娘娘都误会了,微臣不是想让您照方抓药,只是提供点启发而已。燕王的目的是起兵谋反,庐陵王只是要出房州城,就不用搞那么大阵仗了,咱们只用学燕王朱棣的第一步就行——装疯卖傻?”

    韦后道:“哼,你刚才还说王爷日后要身登大宝呢,现在装疯卖傻,有朝一日人们谈论起来,岂不大失体统?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谁告诉您……装疯卖傻的是庐陵王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。

    “不好啦,不好啦,高阳郡王疯啦……”一声凄厉的惨叫,在庐陵王府里响起。

    紧跟着,一个赤身裸~体之人,手持宝剑,冲向庐陵王府大门外,大叫道:“哈哈!父王当皇帝啦,我就是当朝太子,尔等还不下跪,更在何时?”

    其人正是高阳郡王武崇训。

    这厮也是倒霉,光顾着住进庐陵王府追求李裹儿,为家族加一道保险了。万没想到,当日之举,竟成了自投罗网!

    老骗子韦什方连武则天都能耍得团团转,更何况是他?一粒特殊的丹药下去,武崇训就产生了幻觉,自以为成了当朝太子。

    倏忽间,他的幻觉又是一变,道:“哈哈,父皇也死啦,我要当皇帝了。呃……我要选妃,快,快,快去把庐陵王家的那个那个谁……”

    李显等人正在王府的门楼上,关注事态的发展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李显不由得心中暗想,嗯,武崇训这厮还是挺有良心的嘛,直到现在还惦记着裹儿。待朕登基之后,认下这个女婿倒也不是不行。

    李裹儿也娇羞的低下头去,暗想,崇训哥哥真是对我一往情深,当初我真是错怪他了!

    不过,武崇训接下来的话,直把这父女俩的脸都气绿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猛地一拍脑袋,道:“对了!就是庐陵王的老婆韦莲儿,那小娘们是真勾人啊,快把她叫过来,给朕侍寝!诶……莲儿,你来了……别走啊,让朕好好得地疼疼你!”

    说着话,武崇训往前走,冲着一个士兵抱去。与此同时,胯~下之物昂然耸立!

    那军士浑身一阵恶寒,赶紧往旁边跑去,大叫道:“王爷,您看清楚,是我,是我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本王要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双方追来追去,场面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这回庐陵王府门前围困的士兵们可为难了——袁立诚有严令,不准军士们和从庐陵王府出来的人有所接触,但这武崇训明显疯了,难道真的置之不理?

    好在,庐陵王李显及时给他们解了燃眉之急,道:“高阳郡王病了!快,快把他制住,请名医诊治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李显一声令下,自有心腹一拥而上,把武崇训捆了起来,并在他的嘴里塞了一块麻布,抬进庐陵王府内。

    军士们的麻烦解决了,但房州刺史袁立诚的麻烦才刚刚开始呢!

    武崇训可是武三思的嫡子,他在房州出了岔子,自己总不能不管吧!

    但问题是……怎么管呢?

    找大夫进庐陵王府,谁知道那大夫有没有被庐陵王的人做手脚?隔绝庐陵王府内外消息的计划,不就完全失败了吗?但任由武崇训疯下去,那武三思能饶得了自己?

    袁立诚左思右想,最后决定先到王府内看看武崇训的病情,再做定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高阳郡王就在里面,袁刺史请!”

    庐陵王府的长史韦笑,乃是韦后的族人,李显的心腹,笑吟吟地将袁立诚引起一个颇为淡雅地房间内。

    袁立诚凝神望去,但见武崇训躺在一张胡床上,身上盖着一床薄棉被,面色红润,睡的香甜。

    他这才心里一松,道:“高阳郡王的病,可是好一些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没有,只是给他喂下了安眠的药物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袁立诚微微一愣,道:“庐陵王府的医官不是告老还乡了吗?新任的医官尚未上任,到底是谁给高阳王开的药?出了岔子,你们担待得起吗?”

    他的面色越来越严肃,说到最后,已经是声色俱厉!

    但韦笑却毫不慌张,道:“袁刺史莫着急嘛,我找的这个人,可是天下有名的名医,专治……”

    韦笑的声音越来越低,袁立城为了听清楚,不由自主的凑上前去,只听到了两个字儿:“不臣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什么不沉?”

    呜~~

    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,猛听得脑后恶风不善!

    “这是庐陵王要算计本刺史啊!嘿嘿,那你可错打了如意算盘,我姓袁的可不是吃素的!”

    袁立诚武功甚高,这才艺高人胆大,要独自刺杀两个波斯人,以及今天毫无防备跟着韦笑进来。

    然而,他万万没想到,庐陵王安排的这个刺客,同样不凡!

    “你给我在这吧!”

    在电光火石之间,那刺客的一双肉掌已经击到了袁立诚的后脖颈上。

    他眼前一黑,就跌倒在地,人事不醒了,

    待袁立诚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,旁边还有一人和自己同样遭遇,正是高阳王武崇训。

    此时武崇训似乎已经恢复了神志,低下头去,垂头丧气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在袁立诚面前坐着的,正是庐陵王李显和他的王后韦氏,另外还有崔耕、韦笑、韦什方以及李显的众多子女,李裹儿也在其列。

    韦什方已经恢复了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,轻拍了两下手,赞叹道:“袁刺史好俊的功夫啊,要不是贫道出手,还真拾掇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袁立诚认出他就是当初那个老胡人,恨声道:“想不到本刺史百密一疏,竟被你钻了空子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怎么样,只是想请袁刺史依旨办事而已!”

    “旨意?谁的旨意?拿来我看!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当今陛下的旨意!至于圣旨吗?待会你会看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韦什方一挥手,就有庐陵王的亲信过来,将袁立诚和武崇训推推搡搡,推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此时武三思的人当然已经发觉,但袁立诚和武崇训都做了人质,他们能怎么办?也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出了庐陵王府的大门。

    围困庐陵王府的兵丁们见势头不对,赶紧弓上弦、刀出鞘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就该崔耕出马了。

    他将一份类似圣旨模样的东西一抖,高声道:“吾乃著作郎崔耕是也,奉了陛下之命,接庐陵王回京,尔等还不速速闪开!”

    袁立诚扯着脖子喊道:“大家别听他的,他那个圣旨是假的!众将士,赶紧动手,将这些乱臣贼子拿下!”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动手!”

    韦笑和韦什方各持钢刀,逼到了袁立诚和武崇训的脖子上,道:“袁刺史和高阳王若是出了个三长两短的,你们担待得起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袁立诚死就死了,但武崇训可是武三思的儿子,那些军士们还真担待不起。更最关键的是,现在他们群龙无首啊,谁肯担责任?

    所以,那些军士们既不敢听袁立诚的命令上前,也不敢放庐陵王离去,局面一时僵持起来。

    韦后心中焦急,埋怨道:“姓崔的,你的人行不行啊?莫不是贪生怕死,不敢来了吧?告诉你,庐陵王出了半点差池,就都是你的罪过!”

    “王后娘娘放心,这些人都是大唐的孤臣孽子,微臣对他们有绝对有信心!”说着话,崔耕伸手往远方一指,道:“您看,他们这不是来了吗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