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85章 终南有隐士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85章 终南有隐士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长安城南五十里,官道上,一支三百余人的马队,正在迤逦前行。

    这支队伍的大部分人都是女子,虽然个顶个的身着戎装,但不像有什么紧急军务的样子,行进的并不快。相反地,她们各个兴高采烈,左顾右盼,一副郊游踏青的架势。

    队伍的正中,却是几个男子和一个目光清澈、人比花娇的美少妇。

    不用问,这正是“仙医查访使”崔耕一行。

    虽然崔耕的目的是救出庐陵王,但总不能直接去房州啊,那目的性也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得先以查访孙思邈的名义,往终南山一行。

    望着远处终南山的巍峨山影,崔耕心有所感,随口吟道:“太乙近天都,连山到海隅。白云回望合,青霭入看无。分野中峰变,阴晴众壑殊。欲投人处宿,隔水问樵夫。”

    “好,崔著作此诗,“近天都”言其高,“到海隅”言其远,“分野”二句言其大。短短四十个字就将终南山的钟灵毓秀,宏丽瑰奇描绘地淋漓尽致,老道佩服。”老骗子韦什方手捻银髯,不断赞叹。

    马屁精宋根海更是忙不迭地道:“崔大人此诗一出,就把终南山咏尽了。依属下看,以后恐怕没人再敢给终南山题诗哩。”

    封常清和周兴等人,也是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崔耕却是一边微笑着,一边满腹狐疑地望了韦什方一眼,心中暗想:此诗乃是几十年后,大诗人王维所作,好是一定的。但这老骗子能精确地指出好在哪里,这文学素养就很不一般了。难道说……韦什方所擅长的,不仅仅是装神弄鬼?

    “雨儿却听不出好在哪里。”秦雨儿撅着嘴撒娇道:“夫君,莫做什么劳什子诗啦,你给我讲故事好不好?上次那个《白雪公主》你还没给我讲完呢!要不,再讲一遍《三只小猪》的故事也行啊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自从秦雨儿被万国俊用药物所害之后,崔耕是既内疚又心疼,经常去给她找她说话,以希图佳人受了刺激,能渐渐康复。

    可对于只有三四岁幼儿智力的秦雨儿,崔耕能讲什么?各种童话故事呗。结果秦雨儿的智力没恢复多少,倒是勾起她的故事瘾了,对崔耕甚是依赖不说,还不断缠着崔耕讲故事。

    恍惚间,崔耕有时甚至产生“养了一个女儿”的错觉。

    现在被秦雨儿当众要求将这些幼稚的童话故事,他还真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崔耕变通道:“不讲那些故事了,咱们这不是来终南山了吗?我就讲讲终南山的传奇故事。所谓天下修道,终南为冠,这里出的名人可真不少。比如尹喜迎老子于终南山古楼观,著《道德经》五千言;姜子牙曾在终南山的磻溪谷中修道……还有什么商山四皓、张良、汉钟离等人都曾在此隐居。”

    秦雨儿道:“这么说,孙思邈老神仙,也很可能在终南山隐居了?他能治雨儿的病?”

    崔耕点头道:“很有可能,有不少人在此见过孙老仙长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秦雨儿眨了眨大眼睛,道:“雨儿现在每天吃得饱饱的,睡的香香的,还有夫君陪着,别提多快活了。为什么还要治病啊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还真难回答,崔耕只得苦笑道:“只要找到孙思邈老仙师,给雨儿治好了病,你自然会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秦雨儿应了一声,落寞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下午,崔耕等人已经到了终南山脚下的终南镇。

    隋唐皆建都长安,城中的达官显贵们,为附庸风雅,多在城南乃至终南山脚下修建别业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不常来,但这些别业的奴婢仆役们,却是得长居于此,以至于终南镇格外繁华,竟不让一般的小城。

    崔耕现在有“仙医查访使”的职司,换言之,就是钦差啊。

    终南镇属周至县管辖,周至县的县令史天文也不在县衙里待着了,带着衙役们亲临终南山,殷勤接待。

    接风宴罢,他又赶紧派人贴出告示:终南镇百姓,有知道孙思邈老仙长行踪者,速速来报,官府必有重赏。

    前来报告孙思邈踪迹的人倒是不少。

    比如某人得了什么疑难杂症,自分必死,到终南山中碰碰运气,结果遇到了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仙长,开了一副药方,竟然痊愈了。

    再比如,有人游览终南山时,看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仙长正在与人对弈,手法精妙绝伦,很可能就是孙思邈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人说,自己曾在终南山听到如同天籁的琴声,走近一看,却并无任何人的踪迹,这不是仙人所弹还是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史天文得了这些消息,非常高兴,一方面去崔耕面前请功,一方面把衙役们撒出去,找寻孙思邈老仙长的踪迹。

    不过,可惜了,这些传说全不可靠,最后那些衙役们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崔耕自己倒是没什么,本来么,孙思邈如果能活到现在,那得是一百五十多岁了。孙思邈再被尊称为“老仙长”,也是凡人一个,还健在人世的可能性着实不大。

    但是,史天文却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这一日,他找到崔耕的临时驻地,道:“崔著作,虽然找不着孙思邈老神仙,但咱们终南山还有一位隐士,您不可不见啊!”

    “嗯?但不知是哪位隐士?”

    “此人叫卢藏用,字子潜,今年三十六岁。”史天文介绍道:“这个卢藏用可不简单,他是原大唐户部尚卢承庆的侄孙。卢藏用的父亲卢璥,当初也大有名望,官至魏州司马。至于卢藏用自己,也颇有才华,十年前中了进士。您想想,这等人物,世家子弟,进士出身,踏上仕途之后,那还得了吗?可您猜怎么着,人家卢藏用受不了官场的拘束,写了一首《芳草赋》,就辞官不做,来咱们终南山隐居了。”

    卢藏用嘛,崔耕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在历史的记载中,这厮的隐居,功利性特别强——不是为了避开官场倾轧,而是借机抬高自己的名望,升官发财。

    “终南捷径”这句成语,就是这么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,崔耕听了史天文的话,只是淡淡地“唔”了一声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史天文察言观色,心中暗想,是了,人家崔著作是为了给小妾治病来的。卢藏用的品行再好,哪怕是比古代的陶渊明都好,也跟崔耕没一文钱的关系啊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换了个角度,道:“告诉您,这卢藏用隐居终南山,可不是普通的耕读,而是跟道士们学习导引之术。现在他已经能连续辟谷十余日,不饮不食了。您想想,这不是餐风饮露吗?比孙思邈老神仙纵有不如,也差不了多少了。您找不着孙思邈,找卢藏用是不是也差不多呢?”

    史天文的几句话,还真把崔耕说服了。

    卢藏用虽然人品不行,但那并不能说人家本事不行啊,兴许真的能对秦雨儿的病情有所帮助呢?

    另外,终南山上又不是只有卢藏用一个高人,此山上道观寺院甚多,说不定就有什么奇人异士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真的什么高人都没找着,去终南山玩赏一番,也是好的嘛。

    于是乎,第二天一早,崔耕等人抖擞精神,沿着山路,直奔卢藏用所居的翠云峰而来。

    此地山川秀美、景色旖旎,崔耕等人一路行来,大有美不胜收之感,走走停停,直至中午时分,才来到了半山腰。

    嗖~~

    忽然,一阵凉风袭来。

    韦什方抬头望了望天,面色微变,大叫道:“不好了,有大雨,咱们得赶紧找个地方躲一躲。”

    宋根海不以为然地道:“这青天白日的,什么大雨啊?韦老道,你被胡说八道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呜~呜~

    说来也怪,宋根海话音刚落,陡然间,狂风乍起,乌云四合!

    稍过一会儿,倾盆大雨直落而下。

    崔耕众人总共有三百多号,哪那么容易找避雨的位置?功夫不大,已经淋成了一个个落汤鸡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老骗子韦什方经验丰富,找着了一个巨大的山洞,足以将众人全部容纳。

    尤其可喜的是,山洞里面竟有些干柴。随着堆堆篝火燃起,众人才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女兵们将外衫脱下,形成一块块幕布,遮挡男人们的视线。又将内~衣脱下,在篝火前烤干。

    崔耕这才深感带女兵的尴尬,将自己的外衫扔过去,让她们帮自己也烤一烤,至于内~衣也只能硬挺着烘干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眼观鼻鼻观口,如同老僧入定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崔耕等人的衣服烤好了,女兵们也开始悉悉索索地穿衣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一片乱哄哄之际,忽然一阵尖利的女声传来,道:“鬼!有鬼……有鬼啊!”

    有鬼?

    这些日子,封常清等人看着这些风姿绰约的女兵,说不动心,那肯定是假的。现在闻听有鬼,他们不惧反喜——表现自己男子汉气概的时候到了!

    沧凉凉~~

    封常清抽出腰刀,道:“有鬼?鬼在哪里?小娘子们莫怕,俺封常清来了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