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78章 二郎挽狂澜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78章 二郎挽狂澜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武三思自认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,道:“一派胡言!裹儿,来,你告诉大家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随着一个软糯的话音响起,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,来到诸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好漂亮!

    好妖孽!

    好身材!

    即便是崔耕有佳丽三百,尽管崔耕的娇妻卢若兰堪称绝色,尽管崔耕身边有莫小星这等尤~物,初见李裹儿,还是不由得暗暗咽了几口吐沫!

    没办法,此女真是堪称极品啊!整张脸似乎稚气未脱,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尽显天真无邪之色。但是那身材,凹凸有致,波涛汹涌,对男子产生致命的诱~惑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童颜巨~乳,今天终于见到活的了!

    武三思温言道:“裹儿。你究竟为何要杀论功行,快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吧。没什么大不了的,这事儿又不是你理亏,陛下总不能让你抵偿兑命吧?再者说了,就算这事儿影响到你爹的太子之位,老爹当不成皇帝,夫君能当皇帝,你也不算吃亏不是?哈哈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李裹儿娇娇怯怯,低下头去,缓缓道:“当时裹儿和崇训哥哥约会,有个吐蕃人突然出现,调戏裹儿。后来……后来……我一是情急,扎了他一刀,不知怎么他就扎死了,我真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小女孩已经语带哭声。

    周围的百姓们纷纷言道:“这吐蕃蛮子竟敢对咱们大周女子无礼,小姑娘,你扎的好!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在洛阳城,还能让外邦人欺负了去?”

    “小娘子别害怕,这事儿即便严格按照大周律,你也是无罪!我们都支持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们纷纷发言为李裹儿鸣不平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不明白,他们越这样说,越做实了李裹儿的罪名,越是让李显继承王位无望!

    武三思得意地看向崔耕道:“崔著作,人家本人都认了,你还死鸭子嘴硬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是小娘子被你欺骗了。”崔耕毫不示弱地冲着李裹儿挥了挥手,道:“裹儿小娘子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裹儿忘了武三思一眼,才慢慢地往崔耕这边磨蹭过来,道:“大叔,你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我擦!大叔?

    崔耕顿时满脸黑线,道:“呃……某与武延秀可是平辈论交,你还是管我叫大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大哥,您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问什么。”崔耕朗声道:“大哥只是想告诉你,你还小,不懂人间险恶。告诉你,论功行不是你杀的,是有人在栽赃陷害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的,你的事儿,就交给大哥我吧!”

    然后,崔耕面色一肃,看向武三思,道:“梁王千岁,咱们这就带着人证物证,入宫面圣吧,是非自有陛下决断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本王明白了。崔著作,是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吧?好,本王就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“哼,本官是怕丢人,不过,是怕你丢人,而不是自己丢人!”崔耕恶狠狠的道。

    这话可真不是崔耕的场面话,而是肺腑之言。要不然,现在拆穿武三思是幕后黑手,该如何收场呢?

    武则天总共就俩亲侄子,一个武三思,一个武承嗣。武承嗣被圈禁后,心情郁闷,已经翘了辫子了。现在硕果仅存的武三思,总不能真的给论功行抵偿兑命吧?

    简答截说,崔耕和武三思一起,入宫见驾。

    待听完了二人的来意之后,武则天微微一皱眉,道:“崔著作,现在人证物证俱在,你非要为李裹儿翻案,不知有什么证据没有?”

    “微臣当然有!”崔耕道:“请陛下允准,微臣拿两件凶器,让陛下一观!”

    “准!”

    功夫不大,就有小太监出宫,将韦什方随身的两把匕首,带到了武则天的几案前。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其实,要想把两把兵器造的一模一样,绝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。江湖上有个门派,专擅此道。他们在做兵器的时候,为防止自己的门人着了道,会做个小小的手脚。比如……把那匕首柄的圆珠摁下去,会出现一个小机关,内现一个风字!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

    武则天听完了,大感兴趣,依言照做,果然是一个“风”字。

    然后,崔耕双手一摊,道:“那把杀死论功行的凶器,一直在梁王千岁的手中,微臣一直没接触过。现在陛下请看……这把剑的剑柄上,是不是也有一个圆珠呢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武则天伸手一摁,果然!

    武三思顿时面色大变,跪倒在地道:“这把匕首为何会如此诡异,微臣委实不知啊!”

    武则天好悬没被他气乐了,道:“朕问你了吗?谁规定主审官就得对凶器了如指掌的?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?”

    得了!

    这下子一切都真相大白!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都是武三思幕后主使,其目的,就是往李显脑袋上扣屎盆子,使其无缘太子之位。

    武则天的政治斗争经验多丰富啊,瞬间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考虑清楚了。

    为啥要有两把一模一样的兵器?

    无疑,一把是真正杀人,一把栽赃陷害。武崇训略施手段,就让李裹儿以为自己杀了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,真正杀人的,是武崇训,或者是别人——兴许那个调戏李裹儿的人,都是武三思找人假冒的。反正当时黑灯瞎火地也看不清楚,而那之前,真正的论功行很可能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则天冷笑道:“朕的好侄儿,你为了当太子,甚至不惜掀起我大周和吐蕃之间的大战!你说……朕应该如何感谢你呢?”

    “还请姑母开恩啊!还请姑母开恩啊!”武三思跪倒在地,连连磕头。

    他不称“陛下”而是称“姑母”,那以亲情动人的含意已经非常明显了。

    武则天双目紧闭,沉吟了半晌,最终还是无奈地挥了挥手,道: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朕是管不了你了!去吧,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过关了?

    武三思连连磕头,道:“谢姑母,谢姑母!”

    然后,赶紧起身离去,唯恐武则天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这边跟着来的证人们都看傻了,事实上,只有崔耕和武三思被允准进了大殿,其余人等都是在殿外等候?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崔著作也太神奇了吧?

    连人证都没用,就把证据确凿的案子给翻转过来了。

    在李裹儿的心目中,崔耕的形象异常高大起来。暗暗寻思,这崔著作的本事,可比武崇训大多了。立了这么大功劳,不知陛下会给他什么封赏呢?

    她却不知道,事实上,武则天给崔耕的封赏,崔耕非常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武则天沉吟道:“崔著作,这个案子,你要烂在心里。以后,朕但凡听到半点风声,就治你的罪,吵架灭族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另外,这个案子到底该如何结案,不知你有什么想法没有?”

    对啊,不抓武三思,总得找个替罪羊啊,人家论功行,总不能白死吧!

    崔耕想了一下,道:“不如就推说是李唐余孽所为,其目的,是破坏我大周和、吐蕃之间的关系?”

    “理由倒是好找。”武则天还是眉头紧皱,道:“关键在于,吐蕃能否善罢甘休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恐怕一场竹杠是免不了的。”崔耕道:“微臣以为,要不……咱们就将指南针、沙盘乃至望远镜的技术,都交给他们,来换取不再追究此事?”

    “指南针和沙盘倒也罢了,但是望远镜……”

    “料也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崔耕将望远镜的缺点详细解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武则天听完了大喜,道:“多亏了崔爱卿,又给朕解决了一个大难题。要不是你发明了这三样宝贝,朕都不知该如何应付吐蕃今日的勒索了。嗯,朕得重赏你才行……该赏你点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雷霆雨露俱是天恩,无论陛下赏赐什么,微臣这个做臣子的,也唯有欣然接受的道理!”

    “雷霆雨露俱是天恩”这个词儿,其实大唐(武周)年间,并不存在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君臣关系还非常正常,远不是主子和奴才之间的关系,而更像是合作,只是一方比较强势罢了。

    如果崔耕敢在朝堂上把这句话说出来,一个“马屁精”的称呼总是免不了的。,

    但是,现在,他和武则天单独奏对,刚刚立下了泼天大的功劳,又把姿态放的如此之低,可是甚和女皇陛下的心思,甚至让她感觉自己有些亏欠崔耕。

    到底该如何补偿呢?

    诶,那件事让崔耕干,不是正合适吗?

    武则天灵机一动,道:“崔爱卿的小妾秦雨儿,中了毒药,这个……精神不大好。不知现在可有改观呢?”

    崔耕摇头道:“微臣遍请洛阳名医,一直没什么起色。”

    “嗯,洛阳名医没办法,崔爱卿可以请洛阳外的名医嘛。那这次朕的赏赐就是,给崔爱卿你一段时间的假。是三个月也好,是一年半载的也罢,都行,什么时候把名医找着,什么时候算完。”

    “啊?

    崔耕闻听此言,面色微变,有那么一瞬间,他都要怀疑武则天是故意给男宠出气,剥夺自己的权力了。

    好在武则天马上就补充道:“崔爱卿放心,你那些职司朕帮你看着,谁也动不了。另外呢,你查访名医的过程中,若是到了房州,就给朕传个话。”

    “传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唉,朕和显儿有十来年没见了,甚是想念。你让他抽个空,带着家眷来洛阳一趟,我们母子也好团聚几日。当然了,此乃朕和显儿的母子之情,弄得满朝皆知,让人以为朕要立太子什么的,就不大好了。所以,崔爱卿万不可把此事告诉旁人。朕这么说,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明白啊,武则天这是正话反说,其实是让自己以假托寻医招摇之名,把李显秘密接来洛阳,正式立为太子。

    为何秘密?废话,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武家那帮王爷们还不急红了眼啊,派遣刺客,乃至直接出动小规模的军队,那简直是一定的。

    若是今天以前,崔耕接了这个任务,肯定会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乖乖,这可是比从龙之功还大的废立之功。自己搭上了这根线,日后飞黄腾达简直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刚刚在阴差阳错下,宰了九公子韦昭啊!

    李显对韦后言听计从,自己主动往枪口上撞,那还能有个好吗?

    怎么办?要不要接武则天的这个旨意呢?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