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75章 三人来查案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75章 三人来查案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大周神都洛阳,通天宫。

    武则天面南背北居中而坐,张氏兄弟随侍左右。

    梁王武三思、河内王武懿宗、建安王武攸宜,太平公主李令月,内舍人上官婉儿、清边道大总管狄仁杰尽皆在座。另外,还有当朝五位宰相:娄师德、苏味道、李峤、魏元忠、崔元综。

    崔耕是最后一个进来的,见这么多大佬同时在座,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。与众人见过礼之后,他就眼观鼻,鼻观口,如同老僧入定了。

    但武则天却不肯放过他,道:“崔爱卿,关于论功行的案子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我?”崔耕道:“这里有陛下、有朝廷宰相,大周秦王和公主,以及狄总管,哪轮得着微臣说话,我听着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崔著作这么说,就太谦虚了。”张昌宗阴阳怪气地道:“控鹤监虽然主要是给陛下提供供奉,但监察百官的职责可没去掉。你崔耕为右控鹤监监正,洛阳出了这么大的案子,难道就没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崔耕对张氏兄弟可不客气,看向张易之,反问道:“张少卿还是左控鹤监监正呢,照你这么说,他对这个案子也很有想法?那不如说出来,让大伙听听。”

    张易之道道:“我当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武则天轻哼了一声,张易之不敢言语了。

    然后,女皇陛下才语重心长地道:“崔爱卿,不管怎么说,论功仁是你的弟子。说句不好听的,这个案子能不能查清真相并不重要,最重要的还是让论功仁满意。所以,这次论功行的案子,你还真的当仁不让。”

    娄师德也道:“我大周擅查刑名的达官,总共是四人:狄总管、崔著作、徐少卿(徐有功)、张御史(张鷟)。现在徐少卿已然过世,张御史称病不出,朝廷也只能拜托狄总管和你查办此案了。”

    得了!

    看来是这些大佬都商量好了,只是把自己叫来,告诉结果罢了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那这个案子,就交给下官就和狄大人查办了?”

    武三思道:“谁不知你崔著作和狄总管交情甚笃?你们若是串通一气,私放人犯怎么办?所以……陛下有旨,还要加上本王监督,咱们三人共同查办此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皇宫出来,三人先简单的碰了个头,了解了一下此案的大概经过。

    论功行的尸体是在洛水河边的一个小树中找到的,致命伤是中了一剑。那把剑小巧玲珑,镶金嵌玉,一看就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看来,这把剑的主人就是凶手了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道:“不错,老夫也是这么判断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把剑,狄大人准备怎么查呢?”

    “崔著作以为呢?”

    “对于这种案子,当然是守株待兔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英雄所见略同,老夫也是这么想的。”狄仁杰看向武三思,道:“河内王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武三思漫不经心地道:“二位莫打什么哑谜了,需要本王做什么,本王一定尽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好,要的就是梁王千岁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论功行的案子,交给狄仁杰、崔耕和武三思查办,这件事只有当朝的几个朝廷大佬知道,对外却还是宣称交给刑部处置。

    当即,武三思传下命令,在洛阳各处张贴告示,悬赏能工巧匠,为自己的爱女武云秀铸一把剑。这把宝剑的大概式样,自己已经想出来了,就画在了告示上。谁有把握把这把剑铸好了,自己必然不吝重赏。

    这把剑虽然精美异常,铸造难度相当不小,但洛阳的能工巧匠更多,总共有二三十号前来应募。

    梁王府,正堂屋。

    武三思、崔耕、狄仁杰,尽皆在座,将那些能工巧匠,一个个找来询问。

    “家乡哪里?姓字名谁?学艺几载?为何敢说自己有把握铸造这把剑?”

    那些工匠跪倒在地,老老实实地做答。

    不过,可惜了,他们的答案,都不能让崔耕等人满意,眼睁睁地看着就只剩下八个人了。

    武三思一招手,道:“你们都进来,现在本王只给每个人说一句话的机会,说,为什么有把握制成此剑。如果能把本王说服了,立赏黄金千两!”

    这可是千两黄金,一万贯钱!多了不说,娶上七八房美貌的小妾,那是毫无问题!

    财帛动人心,几个工匠的眼珠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马上就有人高声道:“俺来说!俺来说!梁王千岁,这把剑俺当然拿手,因为俺之前铸过一把一模一样的。再铸一把,又有什么难的?”

    “哦?你说你曾经铸过一把一模一样的?看清楚了,可是这把?”

    自有卫士接过凶器,递到了那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人一搭眼,就奇道:“没错,就是这把,梁王千岁,您既然有这把宝剑,为什么还要再铸一把呢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武三思冷笑道:“本王要是不铸剑,又怎么能捉到杀人凶手呢?来人,给本王把他拿下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早有准备好的卫士冲上前来,抹肩头拢二臂把那工匠给捆了个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大功告成,让其余的工匠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,武三思猛地一拍惊堂木,道:“堂下的人犯,你到底家住哪里,姓字名谁?因何杀了论功行公子,还不速速招来!”

    “冤枉啊,真是天大的冤枉啊!”那人连连磕头道:“小的叫赵三宝,就住在福善坊腾达巷。这把剑虽然是小的我铸的,但我已经卖给别人了啊。至于那人拿着这把宝剑犯了什么案子,乃至于是否杀了什么论功行公子,小的是一概不知啊!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那你把这把宝剑卖给谁了?想得出来还则罢了。要是想不出来……嘿嘿,这场官司,你就替他打了吧!”

    “想得出来,想得出来!”那工匠往四下里乱寻么,低声道:“梁王千岁,还请借一步说话!”

    “借什么借?难不成你还想贿赂本王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小的是想说,那人的身份,实在太过尊贵,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。”

    武三思义正词严地道:“哼,身份尊贵?有道是王子犯法与民同罪,那人的身份再尊贵,只要犯了朝廷的王法,就得被依律治罪!快说,那人到底是谁?答得慢了……来人!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“给我把他拉下去,打二十板子!”

    “别打,别打啊!小的说,小的说还不成吗?”赵三宝咽了口吐沫,小心翼翼地道:“这可是梁王千岁您说的,王子犯法与民同罪。我说出来,您可不能怪我啊……他就是您府上的二公子高阳郡王武崇训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敢情逼了半天,这人攀咬到自己儿子头上了,武三思当时就变了脸色,道:“啊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赵三宝苦着脸道:“小的要偷偷告诉您,是您自个儿非要小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的啊。他就是您府上的二公子,武崇训!您要是不信啊,小的愿与他当面对质!”

    “你这刁民,为了脱罪,竟敢污蔑本王爱子,我岂能容你?”说着话,武三思抽出宝剑来,就要起身结果了那赵三宝的性命!

    但武三思防着地狄仁杰和崔耕徇私舞弊,崔耕又岂能不防着他在其中弄鬼?

    当~~

    崔耕身后的莫小星垫步拧腰,一闪身挡在了赵三宝的面前,狠狠地和武三思硬拼了一记!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梁王千岁、,还请稍安勿躁,有什么话,咱们问清楚了再说!”

    “哼,这等满口胡言的小人,有什么再问的必要?”

    崔耕笑吟吟地道:“到底是不是满口胡言,河内王你说了不算,本官说了也不算,事实胜于雄辩,就请把高阳郡王请来对质吧。如果赵三宝真是诬告,就让他的反坐。否则……说不得、,就得对高阳郡王依律治罪了!”

    狄仁杰也沉声道:“梁王千岁急于杀人灭口,该不会是怕令郎果真是凶手,影响了你登临太子之位吧?”

    这就是诛心之言了,武三思面色阴沉不定,最终长叹一声,道:“唉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来人,给我把那逆子找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有府中侍卫应了一声,领命而去。功夫不大,就带着一个美少年走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其人看起来大概十六七岁,穿一身黑色劲装,剑眉星目,英气勃勃,人样子是长得相当不赖。

    那少年微微一躬身,道:“不知父王找孩儿来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武三思指了指在一旁跪着的赵三宝,道:“崇训,你可认得此人?”

    武崇训先是面色微微一变,就连连摇头道:“不认识!不认识!”

    “高阳郡王,你可不能睁眼说瞎话啊。”这回赵三宝可着急了,道:“小的那还有你立的文书呢!白纸黑字,那还做得了假?”

    有证据就好办了,狄仁杰命人去赵三宝的铁匠铺子去取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就有人拿着一份文契前来复命,上面写的明白:武崇训总共拿三百贯钱,请赵三宝打造一把青凤剑,三日后取剑,不得有误。

    狄仁杰沉声道:“高阳郡王,狄某人不才,自认为在辨认笔迹上,还有些心得的!您不妨当场把自己的名字下,让老夫辨认一番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武崇训面色惨淡,长叹一声,道:“不用了,好吧,我承认,那把剑确实是我的!”

    既然武崇训自己都承认了,那这个案子就算是破了。狄仁杰和崔耕都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崔耕更是道:“高阳郡王铸成如此大错,梁王千岁你一个教子不严的罪过,总是免不了的。《礼记》有云,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,先治其国;欲治其国者,先齐其家。梁王千岁,您连齐家都办不到,又有何脸面争那太子之位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武三思嘴唇嗫喏,不能发一言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,武崇训忽然开口了,道:“姓崔的,有什么手段,你尽管冲着我来,别难为我爹!”

    “冲着你来?不必了!”崔耕漫不经心地道:“只要本官把你的事报知陛下,你自然是难逃活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本王会死?那怎么可能?难道陛下会因为一个蕃人,杀了他的亲侄孙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在吐蕃,论氏家族已经掌权几十年。论功行的身份,几乎就相当于当朝太子。咱们要不把这个案子早点查个水落石出,两国一场大战总是免不了的。你觉得陛下如果不想和吐蕃交兵的话,为什么不杀你以平息两国争端呢?”

    “果真有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武崇训面色阴沉不定,最终长叹一声道:“好吧,千古艰难唯一死。本王实话实说,这剑确实是我的,但论功行却不是本王杀的!”

    崔耕不屑道:“高阳郡王,你不觉得现在说出这番谎言,也太晚了一点吗?既然人不是你杀的,你为何之前不说?本官要是把这份口供呈给陛下,她老人家想必也不会信你这番狡辩之词的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之所以先前不说,那当然是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这把剑虽然是本公子买的,却被我送给了一个人。很可能,就是她杀了论功行!我本来想着替她顶罪,不过,这杀头之罪,我真的定不起,也只能让她自求多福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听武崇训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不由得将信将疑,道:“此人到底是谁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