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74章 终须选边站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74章 终须选边站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拉达米珠点了点,若有所思道:“深究起来,也不是曹月婵变了,而是她性情中某些不好的地方,有些变本加厉了。 ”

    拉达米珠乃是一个明媚可爱的少女,她这么故作严肃状,好悬没把崔耕逗乐了。

    崔耕轻笑一声,道:“得了吧!我认识曹月婵都快十年了,你连人家的面都没见过,说得好像对她多了解似的!”

    “哼,你认识她再久,也是一个男人,唯有女人才最懂女人心。”拉达米珠阵阵有词。

    见崔耕还是满脸的不信之色,她继续道:“比如说,当初曹月婵为什么非要和你有一年之约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是因为聚丰隆银号的扩张到了关键时刻,月婵不想为其他的事分心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妾身却不这么看。”拉达米珠那黑亮的眸子简直能放出光来,道:“本质上说,这说明,曹月婵认为嫁人……或者说,二郎你是靠不住的,唯有聚丰隆才是他的依靠。至少也说明,再她的心目中,聚丰隆银号比二郎你更加重要!”

    “还能这么解释?”崔耕一边有些不信,一边又不得不承,拉达米珠所言的确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只听拉达米珠继续道:“到了现在,她这个性子更加严重了!今天这两个锦盒仅仅是贺礼?哼,这是对咱们俩的示威!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不是对你示威吗?怎么又连带上我了?”

    “夫君你赚钱容易,当然觉得四百万贯钱也没什么。但在曹月婵……啊,不,几乎所有人的眼中,这都是一笔足以使“鬼推磨”的巨款。她肯定会认为,自己虽然出身低微,但能拿出这么一笔钱来,二郎你必须得掂量掂量,拒绝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啊……这笔钱能对突厥和大周双料公主示威,自然也就能对我这个大周著作郎示威了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若有所思,眼前似乎浮现了那个身着牡丹大袖衫的身影,喃喃道:“若婵,你真的变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许是为了留给崔耕足够的时间筹备婚事,尽管送了四百万贯钱来,但是以后的几个月里,曹月婵并未主动与崔耕接触。甚至崔耕找到了洛阳的聚丰隆银号,那里的掌柜伙计都推脱不知。

    接下来,崔耕就实在顾不得此事了,因为大周朝堂上风起云涌,掀起了一阵轩然大~波!

    梁王府,客厅中。

    武三思亲手将一盏上好的茶汤端了过来,道:“崔著作,你尝尝,此乃京中最流行的泡茶之法泡出来的茶水,滋味相当不凡哩。诶,也不知这泡茶之法是谁想出来的,真乃天下奇才啊!原来从古至今这么多年,人们的喝茶之法,全是错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听了这话,不由得暗暗翻了个白眼,谁想出来的?我崔耕崔二郎呗。我就不信了,这事儿你会不知道?这个马屁可拍得不怎么高明啊。

    他双手接过茶杯,抿了一口,道:“果然是好茶,多谢梁王千岁。呃……您今天找下官来,不只是喝茶那么简单吧?”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武三思面带微笑,道:“本王是想问一下,崔著作当初曾经收了太平公主儿子薛崇简为弟子,不知最近可曾上过课?”

    “倒是见过几次,崇简公子聪颖好学,来日的成就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武三思点了点头,道:“那崔著作看来是对这个徒弟非常满意了?本王也有几个儿子,武崇训、武继植、武崇烈、武崇谦、武崇?、武崇操……不如崔著作一并收他们为徒?”

    噗~~

    崔耕一口将口中含着的茶汤全喷了出来,道:“王爷你说啥?让在下收您五个儿子为徒?我还和武延秀兄弟相称呢,那不是乱了辈份了吗?”

    武三思不以为然地道:“乱什么乱?薛崇简还不是和本王的五个儿子平辈,你还不是收他为徒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但是,人家姓薛,您姓武!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仅只知道薛崇简姓薛,还知道他母亲姓李呢!”话说到这,武三思盯着崔耕的眼睛,阴恻恻地道:“一句话,你收了姓李之人的儿子,那姓武之人的儿子,你到底收不收?”

    图穷匕见!

    崔耕瞬间秒懂了,武三思这哪是自己他表态,收下五个徒弟啊,分明是问自己,支持不支持他当太子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崔著作果然有些犹豫?”武三思道:“本王听说了,当初崔著作和狄仁杰一同觐见陛下,狄仁杰曾以“无子”之说,劝陛下不要更易太子。而崔著作当时也在场,却并未发一言,真是很令本王失望呢!”

    崔耕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,梁王是想让下官支持您为太子?”

    “然也!既然崔著作快人快语,本王也就不藏着掖着的了。只要你支持本王为太子,来日必当高~官得坐,骏马得骑。就是封侯拜相,也不是不可能。如若不然……成王败寇,崔著作自己琢磨!”

    武三思为做太子一直以谦逊示人,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。现在做出这番威胁,实在是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崔耕心思电转,道:“如果下官没料错的话,王爷是想发动了?”

    “也谈不上发动,三日后,陛下自有旨意垂询众位朝臣,崔著作只要到时候表示同意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崔耕眉毛一挑,道:“多谢梁王千岁厚爱,不过此事关系重大,下官只能选择站在狄大人这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崔耕坚定道:“若陛下垂询,下官定当上表,请立庐陵王李显为太子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武三思深吸了一口气,咬着牙,道:“崔二郎,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崔耕针锋相对,道:“念在往日王爷照拂下官的份儿上,我也劝您一句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!否则……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!”

    说完了这句话,崔耕后背上不由得冒出了一层曾细密的冷汗。他真怕武三思怒火滔天,真把自己怎么样了。自己要是真有什么三长两短,武则天难道还能把自己的亲侄子怎么样了?

    好在武三思似乎觉得太子之位胜券在握,也没拿崔耕怎么样,只得是道:“那咱们就走着瞧,来人,送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原来一直在武李之争里面持中立态度,但是,到了现在,他明白,这个滑头已经耍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武则天旨意一下,欲立武三思为太子,你不反对,就是态度暧昧,来日必遭清算。

    在这大是大非的问题上,来不得半点含糊。所以,他是不得不与武三思正式决裂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崔耕的选择极其正确,无论武则天还是武三思都没想到,在人们的心目中,李家竟有那么高的声望。

    诏书一下,朝堂上八成以上的官员,表示强烈反对。

    狄仁杰甚至上表,道:“太宗皇帝栉风沐雨,亲冒矢石,方才平定天下,传于子孙。先帝将二子托付于陛下,陛下现在却要把天下移交给外姓吗?况且,姑侄与母子哪个关系更亲近?陛下立儿子为太子,千秋万岁后可以配享太庙。若立侄子,从没听说有将姑姑配享宗庙的?还请陛下三思啊!”

    这番话在情在理,说得武则天都颇为意动。

    然后,狄仁杰又抓住一切机会,对武则天进行劝谏,比如说,武则天梦到一只大鹦鹉,两翼全部折断。

    狄仁杰就给他解梦,道:“武是陛下的姓氏,两翼是指二子。陛下现在只有庐陵王(李显)、相王(李旦)二子,只要起复二子,两翼便能振作。”

    另外,其他重臣,包括最近甚得武则天信任的吉顼,都找各种机会进行劝谏。

    武则天渐渐明白,天下人心向李,自己想传给武三思,将不得不再次与天下人为敌。

    当初,自己不顾天下人反对,登上了女皇之位,是赢了一次。难道八年后,自己要再战一场么?自己这把老骨头,还经不经得起这么一场折腾?

    这边武则天一犹豫,群臣越发看到了胜利的曙光,加紧上表。

    可正当大家以为大局以定的时候,又出幺蛾子了了——吐蕃使者,也就是吐蕃权臣论钦陵的长子论功行,死了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