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67章 小小一毒计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67章 小小一毒计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来者非是旁人,正是现在炙手可热的张昌宗。

    大家嘲笑宋之问自荐枕席为武则天男宠,但他没成功啊!眼前这位可是真的上了龙床的人,听了大家的话后到底会作何感想?

    所以,人们面色尴尬,谁也不敢出声了。

    唯有崔耕朗声笑道:“本官是在笑宋学士口臭,连给陛下当男宠都受嫌弃。怎么?张常侍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他特意把“连”字加了重音,一骂骂俩之意,昭然若揭!

    “嘿嘿,崔著作好一张利口!”

    张昌宗脸上的怒意一闪而逝,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崔著作,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,本官大人有大量,不和你做口舌之争,咱们来日方长!”

    随后,又招手道:“宋学士,跟我来,咱们喝酒去!”

    “宋某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宋之问得了台阶下,赶紧屁颠屁颠的跟着张昌宗离去。

    啥?

    深受女皇宠爱的张昌宗面对崔耕,没几句话就缩了?再联想到前几天,左右两控鹤监并立的种种传闻,人们看崔耕的眼光当时不同。

    同俄特勤却不管那个,高兴地拍了拍崔耕的肩膀,道:“行啊!妹夫,刚才给哥哥出气了,够意思,俺妹子真没看错人,哈哈!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大哥说这话就见外了不是,咱们是一家人,我不向着你又向着谁呢?”

    他略顿了顿,又叮嘱同俄特勤道:“大哥,你听我的,以后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嚣张之人,别跟他们动嘴皮子,直接削他!”

    “削他?这倒是对俺的胃口。”同俄特勤挠了挠脑袋,略有些迟疑道:“我可是听说,妹夫你在大周品级不高,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啊?”

    “哼,麻烦?”崔耕眉毛一挑,道:“你这妹夫啊最不怕的就是麻烦!”

    “好!俺记住了,你就请好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就到了婚礼正式举行的时候了,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……送入青庐!

    可刚刚对拜完毕,张昌宗这又出幺蛾子了。

    他清咳一声,道:“启奏陛下,当初太平公主出嫁时,不仅甚为隆重,而且朝廷文武官员写诗为贺。如今乃是平阳公主大婚,若没有群臣贺诗,恐怕不大合适吧?”

    武则天其实也知道张昌宗大概没憋着什么好屁,但一来,张昌宗这话非常有道理;二来也不忍驳了小情~人的面子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好,那传朕的旨意,群臣就各写诗一首,为平阳公主贺!”

    大唐(武周)年间,诗风极盛,这根本难不倒众人。功夫不大,人们就把诗作写好,念将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压轴的,正是刚刚欺负傻小子的宋之问。

    只听他吟诵道:“英藩筑外馆,爱主出王宫。宾至星槎落,仙来月宇空。玳梁翻贺燕,金埒倚晴虹。箫奏秦台里,书开鲁壁中;短歌能驻日,艳舞欲娇风。闻有淹留处,山阿满桂丛。”

    此诗文词华美,对仗工整,将平阳公主的大婚之事,写得淋漓尽致,当真堪称在场诗作的第一。

    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,人们虽然鄙薄宋之问的品行,还是轰然叫好。

    武则天也觉得宋之问这首诗做得着实不赖,就想赏他点什么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女皇陛下说话呢,张昌宗图穷匕见道:“崔著作虽是新郎官,但他“崔飞将”的名声流传天下。不如陛下也让他做诗一首,以述今天的盛事?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听了张昌宗之言,这四个字几乎同时在人们心中响起。

    其实张昌宗这简直都称不上什么阴谋了,完全是阳谋。

    宋之问的文才可不简单,尤其是做这种应制诗,堪称当时第一。

    话说武则天还当皇后的时候,曾经到洛阳南龙门游览,诏令跟随的臣子们赋诗。左史东方虬的诗作先成,武则天赏赐锦袍给他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宋之问的诗也写成了,武则天一看,赞叹不已,让东方虬把那刚穿上身的锦袍脱下来,改赐给宋之问。要不是两人的诗作相差太大,武则天至于干这么过分的事儿吗?

    还有一回,是李显在位的时候,游览昆明池,要求群臣赋诗,上官婉儿为裁判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接过一百张纸,随看随抛,一时间纸落如飞。

    可是,唯独读到沈佺期和宋之问的诗作,久久难以决断。又过了一会儿,一纸落下,却是沈佺期的诗作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评道:“两首诗作本来难分高下,但沈学士的诗落句是‘微臣凋朽质,羞观豫章材’,词气已竭。不如宋学士的“不愁明月尽,自有夜珠来”意犹未尽。”

    人们纷纷叹服。

    经此两役,宋之问擅做应制诗的事情天下闻名。

    现在张昌宗的打算是,你崔耕不是擅长写诗吗?咱们就在这上面比一比。我就要在你最强的一面上,击败你,羞辱你!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崔著作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实话,崔耕还真有点坐蜡了。

    他脑海中记忆的诗词歌赋虽多,但现在要他做的可是以“空洞无物、毫无艺术价值”著称的御制诗啊,这种诗哪里又有什么名篇了?

    可以说,对于能否抄一首诗,压过宋之问,他是毫无把握!

    崔耕心中暗想,自己对比二张,无疑是势力远远不如。若再在场面上落了下风的话,恐怕就会多出很多落井下石之人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去你的吧?快让我们进去!”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拦我?”

    “得罪了小爷爷我,你吃罪得起吗?”

    正在崔耕为难之际,忽然外面一阵喧哗声传来,似乎是有人在和守在门外的侍卫争吵。

    这可奇了,现在是武则天在场啊?是谁吃熊心吞了豹子胆,敢在这撒野?人们的注意力,瞬间被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武则天自己也纳闷,道:“武壮,你去看看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遵旨!”

    武壮答应一声领命而去,功夫不大,就带了两个人来。

    这二人俱皆身量不高,粗壮异常,脸上有着红扑扑的高原红,一看就不是中土人士。

    武则天微微一皱眉,道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左边那人脖子一昂,道:“老太婆,问别人之前,是不是得先把自己介绍一下,才算守礼?说吧,你是不是大周天子?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饶是武则天的城府,听了这话都不由得脸色骤变,暗忖道,哦,合着你们知道是朕啊,那还敢立而不跪?这也太嚣张了吧?

    她武则天沉声道:“不错,朕就是大周天子。你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左边那人道:“吾乃吐蕃大将军论钦陵之子论功行。”

    右边那人道:“吾乃吐蕃大将军论钦陵之子论功仁。”

    什么?吐蕃大将军论钦陵之子?

    人们听了这话,纷纷心里一翻个儿,暗暗寻思:貌似人家这二位,还真有嚣张的本钱啊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