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63章 你有我也有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63章 你有我也有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事实上,崔耕今天一进来,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后世的记载中,应该是狄仁杰入宫奏事,见张昌宗和武则天在一起玩双陆,就说道:“微臣也想玩一局,三局两胜,用微臣身上的紫袍赌张昌宗穿的那件集翠裘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笑道:“六郎这件集翠裘价过千金,狄卿这紫袍无法对等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回道:“微臣这件紫袍,是大臣朝见天子时所穿的服饰,高贵无价;而张昌宗的这件集翠裘,不过是因宠幸而得的赏赐。两件相对,微臣还吃亏呢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只好应允。

    张昌宗感到羞赧沮丧,气势不振,连连败北,最后将集翠裘输给了狄仁杰。狄仁杰出宫后,将集翠裘送给一个家奴穿上,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典故,崔耕就完全以今天是狄仁杰的活,跟自己没啥关系。

    万没想到,历史发生了改变,张昌宗竟然是处心积虑地要夺自己太子左监门率府的职司!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听武则天话里话外的意思,她也支持张昌宗!嗯,女皇陛下曾经答应过,自己回来之后升为太子左监门率府的正率,想必现在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反悔了!

    这个心机老婊!

    崔耕心思电转,已经想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,正色道:“启禀陛下,微臣以为您此言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嗯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太子左监门率府正率,虽谈不上多么尊崇,却也是那是朝廷正职,代表了陛下的法度。如此职司,岂是一件价值不过千金的集翠裘所能比拟的?”

    这就是崔耕效仿了狄仁杰的故智了,不过武则天尊重狄仁杰,可不代表就要尊重他崔二郎。

    只听女皇陛下道:“原来的太子左监门率府乃是朝廷正职是没错,但以后朕准备把这个衙门改为控鹤监。控鹤监虽然依旧保留监察天下之权,但主要是给朕提供供奉,比如美酒美食,乃至玩乐之物等等。也就是值一件集翠裘,就是所托非人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恐怕还要加上提供美男子吧,崔耕暗暗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当然了,人家武则天把这个职司说得如此不堪了,自己再恋栈不去,那不成了佞幸小人了吗?张昌宗可以不要脸,自己还要呢?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崔耕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狄仁杰。

    老狄头马上会意,沉声道:“陛下今天招微臣和崔著作前来,该不会就是为了这件小事吧?”

    说实话,武则天今天叫狄仁杰来,还真的就是想让他做个见证,表明自己不偏不倚,没有什么食言而肥的意思。但是,这个目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没事把狄仁杰一个三品大员叫来,看一场毫不重要地博戏,那可不是什么明君之举。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当然并非仅仅为了此事,朕昨日偶有所梦,梦见自己和一个天女下双陆,数局不胜。醒来之后,心中不安,特来招狄卿和崔卿解梦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人们讲究天人感应,皇帝做个梦非同小可,招你狄仁杰问对,岂不理所应当?

    但是,武则天还是低估狄仁杰了,只听他道:“关于陛下的这个梦,臣有解了:所谓双陆不胜,暗含之意就是无子。听闻陛下有更易太子之意,这是上天子警示陛下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武则天被狄仁杰堵得一阵无语,索性转移话题,道:“哦,原来双陆之局,竟然可以牵扯到太子废立之意,那还真不可小看。既然如此……朕觉得,崔爱卿和六郎借一场双陆局赌控鹤监监正一职,也不算过分嘛。”

    女皇陛下和狄仁杰这回算是打了个平手,但可苦了崔耕了,只得道:“微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当即,上官婉儿把棋子摆好,一盘双陆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这种游戏的规则,是双方各持两个骰子,十五个棋子(或者叫马子)。双方各自摇自己的骰子,摇出了几点,就可以走几步。一直到把自己的棋子完全移出棋盘为止,先移出者为胜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这个游戏是智慧和游戏并重。说智慧,是因为一个位置最多允许同时有两个马子,所以,谋划马子的行进路线非常重要。说运气,就是投掷子的点数了,两点和十二点的差别可是相当大的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棋局刚刚开始之际,又出幺蛾子了。

    只见张昌宗没有拿棋盘上原来的骰子,而是从袖兜中掏出来了一个小巧的锦盒来。

    把那锦盒打开,里面赫然是一对象牙骰子,白皙润泽,一看就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狄仁杰当时就看不过眼了,道:“张常侍你用自己的骰子,难免有作弊之嫌吧?”

    张昌宗被封为云麾将军,秘书监监正,左千牛卫中郎将, 右散骑常侍,所以狄仁杰有此称呼。

    人家张昌宗处心积虑地玩了这么一招,当然早就把对策想好了,打了个哈哈,道:“作弊?什么作弊?这对骰子乃陛下亲赐,狄总管是想诽谤君父吗?”

    武则天也道:“这对骰子确实是朕赐给六郎的,万无可以作弊之理。”

    鬼才信你!不能作弊,张昌宗吃饱了撑的换骰子啊!

    崔耕和狄仁杰心里齐齐暗骂了一声。但也就是心里骂了,总不能公开怀疑女皇陛下的信誉吧。

    崔耕更是想到,是了,我知道自己打双陆的本事,比不上张昌宗,但是,张昌宗自己不知道啊。所以,他是想用这对骰子作弊来稳赢我。

    技术不行,骰子不行,那我不是输定了吗?

    咦?不对啊!

    骰子……可以作弊的骰子……

    似乎还有一线胜机!

    如同一道闪电在脑海中划过,崔耕心中豁然开朗!

    “既然张常侍可以用自己的骰子,那微臣是不是也可以用自己的呢?”

    说着话,崔耕伸出手来,从袖兜中也掏出了一个非常小巧的锦盒。把盒子打开,里面赫然也是两颗骰子!

    这骰子似乎是用一块无暇美玉雕琢而成,泛起一阵阵奇异的光泽。虽然不甚明亮,却自有一种特殊的魅力,让人一见就舍不得移开眼睛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两颗骰子比张昌宗那两颗高端得多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这次不是临时把崔耕招来的吗?他怎么会随着带着如此高端的骰子?没听说崔耕沉迷于博戏啊!

    到了现在,狄仁杰、武则天、上官婉儿乃至张昌宗张易之,都已经完全懵圈儿了。

    张昌宗道:“崔著作,你这骰子是从哪来的?我可以用这两颗骰子,是因为此乃陛下亲赐之物。你那两颗骰子来历不明,绝不可用!”

    崔耕冷哼一声,道:“本官这骰子虽不是陛下亲赐,却是要献给陛下的。”

    张昌宗讶然,道:“什么?献给陛下?”

    崔耕没继续理睬张昌宗,看向武则天道:“陛下可曾记得,前礼部侍郎柴云瑞?”

    饶是以武则天的城府,闻听此言也不由得老脸一红。柴云瑞?她当然记得,这是自己的老情~人啊。只是有了张氏兄弟后,自己就渐渐地把他给忘了。甚至这次柴云瑞没有跟崔耕一起回来,自己也没问起。

    武则天问道:“朕当然记得柴爱卿,但这两颗骰子跟柴爱卿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初微臣驻守檀州城,十万契丹人大举进攻,随时都有城破之忧。关键时刻,柴侍郎率两百义军突然从契丹人背后杀出,解了檀州之危。庆功宴上,柴前辈一边盛赞微臣的运气好,一边拜托了微臣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他说自己答应陛下的事已经做完,就不回洛阳了,让微臣代为复命。”

    张昌宗虽然不知柴云瑞是哪位,却不妨碍他指责崔耕道:“所以,你就答应了?臣子当侍君以忠,那姓柴的直接挂印离去,已是大罪!你给他帮忙,也是同罪!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我当然知道柴侍郎此举不妥,好言相劝。但柴侍郎执意不听,还把这个锦盒和一封信,交给了我,让我转交给陛下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迫不及待地道:“那封信在哪?

    “就在锦盒底下,微臣不敢翻看。”

    唯有失去才知道珍惜,武则天此时柔肠百转,哆里哆嗦地从锦盒下面,抽出了一张纸,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蝇头小楷。

    “媚娘见信如晤:……忆昔当初月下小酌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一行行字迹映入眼帘,武则天的思绪回到了那个异常美好的夜晚。

    当时,自己和柴云瑞月下饮酒,自己提出下双陆棋。可那冤家执意不肯,他说自己实在是胜之不武。

    自己刚开始还不信呢,不断哀求撒娇,直似一个怀春少女。结果,柴云瑞受逼不过,同意和自己下一局。

    这一下上自己可傻眼了,柴云瑞的手法太高明了,就算是普通骰子,都能随手一掷就是两个六,自己简直毫无胜算。

    自己娇嗔不依,柴云瑞就答应自己,帮自己做一个可以随手掷出两个六的骰子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是一句戏言,万没想到,他竟然真的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云瑞啊,云瑞,你这可让朕难办了。”武则天望着柴云瑞最后的要求,不由得一阵喃喃低语。

    却原来,说到最后,柴云瑞请武则天照拂崔耕。

    一边是老情~人,一边是新欢,还真不好决断呢。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问崔耕道:“既然这信和骰子早就在崔著作的手中,为何你现在才想起来要转交给朕?”

    崔耕小心翼翼地道:“微臣这不是怕陛下生气吗?所以一直没敢主动提。后来您也一直没问柴侍郎的事儿,微臣就一直把这个锦盒带在身边,随时准备报知陛下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武则天仔细一想,说起来,这倒是自己辜负了柴云瑞的一片情意了。

    罢了,罢了,就让朕以此事稍做弥补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微微一笑,道:“好吧,那朕就允准崔著作用柴侍郎献给朕的这两枚骰子打双陆。现在朕宣布,此局开始,一局定胜负!”

    “遵旨!”

    崔耕和张昌宗齐齐应了一声,开始对局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