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60章 莫名树强敌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60章 莫名树强敌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带上来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郑愔并不是一个人来的,他身后还站着五十名甲士呢。随着他一声令下,就有二十名甲士快步跑向了旁边的小巷内。

    不消一会儿,一辆,两辆,三辆……总共是二十辆大车从小巷中鱼贯而出。这些大车都用黑色的幕布遮掩,也看不出里面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崔耕沉声道:“姓郑的,你究竟想捣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崔著作一看便知,来人,掀开来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呼啦啦,漆黑的幕布折开,大车上的物事出现在大家的面前。

    崔耕稍微一扫,就不由得睚眦欲裂,咬牙切齿地道:“郑愔,你怎么敢?!”

    却原来,每辆大车上都躺着十名五花大绑的男子,人人衣衫褴褛,甚至上面沾满了黑红的血迹,很显然是受尽了酷刑。

    第一辆大车上的人崔耕看得分明,有一个小伙面目英俊,一双眼睛咕噜噜乱转,透着那么机灵。不过可惜了,他的一双小腿已经不知去向!

    其人正是共济会秘谍统领的孟元常亲侄子孟小福,想当初,就是他假扮青云子,忽悠了苏宏晖的老婆郑四娘。万没想到,他竟然会遭此大难!

    在孟小福的身边还有一个个熟悉的面庞,张老三、王胖子、郭豁嘴,曹大牙……都是共济会的得力干将。这些人虽然没残废,却同样也也受创不轻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十辆大车上装载的,正是太子左监门率府的两百临时工!

    郑愔似乎很满意崔耕的表现,得意道:“本官怎么不敢?实不相瞒,如今我也是太子左监门率府的副率了。惩罚几个不听话的下属,岂不是理所应当?”

    “你是太子左监门率府的副率?”崔耕微微一愣,道:“那本官即将为太子左监门帅府的正率,岂不马上就是你的顶头上司了?”

    我的顶头上司?你想得美!”郑愔冷笑道:“本官今天来就是告诉你崔二郎,趁早赶紧把太子左监门率府的职司辞了!要不然,这些人就是你的前车之鉴!”

    随后,高昂着脖子,挥了挥手,道:“咱们走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郑愔带着甲士们施施然离去。

    崔耕仅带着封常清、宋根海、周兴和黄有为以及莫小星,总不能在光天化日下重重护卫中把郑愔怎么样吧,只得放狠话道:“姓郑的,你等着,咱们有账不破算!我就不信了,你比契丹孙万荣还厉害?”

    郑愔陡然驻足,头也不回地道:“那可不一定,崔著作有什么手段的话,尽管使出来!”

    吱扭扭~~

    直到此时,崔府才中门大开,在茂伯的带领下,崔府内的仆役们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恭迎崔大人回府!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崔耕一边亲手把茂伯扶起,一边低声道:“洛阳是不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变故?怎么郑愔这厮竟如此嚣张?”

    不怪崔耕如此疑问,就算他崔耕的名号不好使,难道拉达米珠的名号也不好使?如今突厥势大,就是武则天也得给予自己必要的尊重啊,怎么郑愔好像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似的?

    “唉,此事实在是一言难尽啊!”茂伯摆了摆手,下意识地往四下里看了一眼,回道:“郑愔这厮现在别说惹不得,就是连说也说不得,二郎快往里边请。”

    随后,茂伯招呼家里的仆役们,把那二十辆大车赶紧崔府,为共济会的二百余人安排住处,并延揽城中的名医诊治。

    崔耕则带着封常清等人进了府内,在二门处,嫂嫂、卢若兰、二娘等人早已等候多时了,就是王美芳都在其列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个大美人是谁啊?怎么不给我们介绍介绍?”

    刚刚见礼完毕,二娘冲着莫小星努了努嘴,不满之意,溢于言表。其余人等看向莫小星的目光中,也充满了敌意,甚至包括了一向大度的卢若兰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卢若兰和王美芳的姿色,都不在莫小星之下,但她们的风格差太多了。卢若兰既是大家闺秀,又清丽可人,无论男女一见都心生欢喜。王美芳温柔若水,楚楚动人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但莫小星呢?狐眼萌动,波涛汹涌,不用什么动作,往哪一站,就似乎在勾~引男人。

    所以,众女刚刚一搭眼,就觉得此女恐怕不是什么好来路。

    崔耕就知道得是这个结果,赶紧干笑一声,道:“她叫莫小星,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人啊,从小就父母双亡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他简要地将莫小星的来历介绍了一遍。最后着重声明,莫小星是崔秀芳派来保护自己的。

    待他讲完之后,莫小星更是非常乖巧地肃拜访道:“婢子拜见几位夫人。”

    人家莫小星的身世那么可怜,摆的姿态又如此之低,众人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卢若兰和众女面面相觑,拿出大妇的架子,摆了摆手,道:“罢了,起来吧,你以后可要好自为之。若是狐媚主人,弄得家宅不安,我自有手段治你!”

    “是,谢夫人教诲!”

    呼~~

    别管多么不情不愿吧,总算没一见面就把莫小星赶出去,崔耕这才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转移话题道:“别说莫小星了,咱们还是说说郑愔吧。今天这档子事儿,实在是太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发生在崔府门外的事儿,当然瞒不过卢若兰等人。只是贼子势大,她若是带着家人出来,只会成为崔耕的累赘,所以才闭门自守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见崔耕提起这事儿,人们顿时,面色微变,再也顾不上什么莫小星了。

    和崔耕等众人一起到了后宅的花厅之中,卢若兰微微叹了口气,将洛阳发生的变故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却原来,武三思自从把薛敖曹进献给武则天后得了彩头,越发用心,为武则天搜寻美少年了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,这么一找,还真被他找着可一朵奇葩——大唐已故宰相张成行的从孙张昌宗。

    此人长得不让古之潘安宋玉,床笫之间大有古之嫪毐之风,知情识趣最懂女人心思,出身高贵远非薛怀义和薛敖曹所比,简直是女皇陛下情~人的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果然,张昌宗被引荐给武则天后,只是一晚,女皇陛下就非常满意,对武三思大加赞赏。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女皇陛下就更满意了。却原来是张昌宗献上了一种丸药。女皇陛下吃了之后,自感年轻了许多,床笫之间大呼过瘾。这可太难得了,要知道,武则天今年都七十多了,就算再天赋异禀,也不可能象十年前多么放纵了。但吃下那丸药后,完全改观!

    到了第三天晚上,张昌宗又出幺蛾子了,把自己的亲哥哥张易之推荐给了武则天。在药物助兴之下,三人展开一场大战,直杀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什么薛敖曹、柴云瑞啊,女皇陛下一概忘却,专宠张昌宗、张易之二人,对他们俩是言听计从。没用十天半个月,这兄弟二人的权势就仅在武则天之下,甚至武三思为了讨好他们,都为他们牵马坠蹬,卑躬屈膝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武则天还是觉得对两个小冤家赏赐不够。

    除了赐给这二人大量财物之外,还下了一道特殊的圣旨——命令凤阁(中书省)侍郎李迥秀,与二张的亲生之母韦阿臧私通。

    韦阿臧今年都五十多了,人老心不老,看上了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李迥秀,但人家李迥秀没看上她啊。

    面对这么一个老太太投怀送抱,李炯秀苦不堪言,但摄于武则天的诏书,竟然不敢不从,实在是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他每日里喝的酩酊大醉,以此躲避韦阿臧上床的要求,成为了整个长安城的笑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实,对于张昌宗和张易之的那点破事儿,崔耕其实早就通过后世的记载了解的清清楚楚了,打断道:“等等,咱们说得是郑愔,关二张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正是二张的走狗。”卢若兰解释道:“其实二郎你出使突厥之前,张昌宗就已经入宫服侍陛下好几天了,也不知郑愔用了什么手段,竟投到了张昌宗的门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!”

    崔耕心中豁然开朗,道:“我出使突厥前,王助曾经提醒过我,郑愔这厮攀上高枝了,正在阴谋对付我。哦,敢情这个高枝就是张氏兄弟啊……咦?不对!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疑惑道:“我和二张远日无冤近日无仇,甚至连认识都不认识,他们为什么要对付我?”

    卢若兰叹了口气,道:“其实二张要对付你的原因,几乎已经在洛阳众所皆知了,因为你挡了他们的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挡路?什么挡路?”

    “陛下公私分明,虽然宠信张昌宗和张易之两兄弟,却只肯给他们福贵,不肯给他们过高的官职。最后,张易之灵机一动,发现太子左监门率府正率的职司空缺,就向陛下求这个位置。只是陛下属意于你,才一直犹豫不决。”

    小九儿在一边插话道:“张易之已经放出话来了,说他对这个职司志在必得!而且,只要当上了太子左监门率府的正率,就请陛下把这个衙门改名控鹤监,专门搜罗天下美少年,供陛下享乐,最后说得陛下都颇为动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听了这话,一口老血好悬没喷出来。不是因为张昌宗化秘谍机构为享乐机构,感到气愤,而是……控鹤监前身就是太子左监门率府,这在后世记载的明明白白,我当初怎么没想到这茬呢?

    早想到这个,我才不接这个太子左监门率府副率的职司呢?早想到这个,我又怎么可能把共济会的人安插进去,以至于他们经此大难?可以说,孟小福的残废,我难辞其咎啊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深吸了一口气,恨声道:“这张易之也太不懂规矩了,怎么一上来就废了我的人,难道是郑愔在捣鬼?”

    卢若兰苦笑一声,道:“不是郑愔,应该是张易之捣的鬼。若单单是太子左监门率府正率,他的确可能跟二郎你商量。不过……还有张昌宗看上你那两份报纸了,也想收归己有。如此一来,你不成了光杆司令了?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答应?”

    嫂嫂苏绣绣轻咳一声,插话解释道:“陛下为了让张昌宗有个好名声,让他做了秘书监的监正,专门主持《三教珠英》的编纂。他得陇望蜀,又看上你的两份报纸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崔耕现在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窘境,可以说,自己整好挡了二张的升官之路。

    如果说,武则天以大局为重,对自还己比较慎重的话,二张可就没那么多顾忌了。说得再诛心一点,他崔二郎再是能臣干吏如何,跟二张有一文钱的关系吗?默咄再厉害有如何,顶多在边境撒野,难不成还能打到洛阳来?

    所以,二张跟坑起他来,简直毫无顾忌。

    又简单地人说了几句闲话之后,崔耕让众人先去休息,自己则一个人去来到了安排两百共济会成员的院落内。

    仔细一清点,大部分人都是受了鞭打,虽然受伤颇重,倒是没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包括孟小福在内的七个人残废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从孟小福的口中,崔耕得知,共济会秘谍统领,孟元常,陆战统领方家元等十余名高层,已经全部遇难!

    说到最后,孟小福已经泣不成声,道:“郑愔那厮知道我们是您的人,收买了太子左监率府的人,给我们的饭食里下了药。他将我们一体擒拿,严刑拷打,要我们交代您的罪状。咱们共济会的人,没有一个人是孬种!主公,你可给得死去的兄弟们报仇雪恨啊!”

    “主公”沉甸甸的两个字,不仅代表了荣耀,更代表了沉重的责任。

    崔耕心中一凛,表态道:“二张势大,若是好言好语的跟本官商量,我也未必不能息事宁人。但是……出了人命了,那讲不了说不起,血债唯有血来偿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