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45章 今为及时雨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45章 今为及时雨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历时一年多的契丹之乱终于被平定,武则天甚为高兴,下诏大赦天下,改元神功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大周神功元年,四月初八。

    哒哒哒~

    随着一阵清脆的马蹄声响,有一骑飞驰而来,在檀州城外接官亭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道:“启禀诸位大人,河内王的队伍,已经离此不到五里了!”

    “五里?那用不了一刻钟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面色一紧,拍了拍崔耕的肩膀道:“崔著作,公门里面好修行。应付河内王的事儿,可就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倒也光棍,沉声道:“下官理会得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他现在还真是有些当仁不让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武懿宗来干什么的?明着是查勾结契丹之人,实际上却是查勾结庐陵王李显之人。

    现在檀州城里的各个官员,有一位算一位,真的完全没嫌疑的,也就得说是自己了。武懿宗要是干什么出格的事儿,自己不拦着谁来着?另外,从朝廷公文上来讲,武懿宗为正,自己为副,自己和武懿宗分庭抗礼,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比狄仁杰想象中更快,只过了不到半刻钟,武懿宗的车队,就到了接官亭外。

    狄仁杰带领清边道众官员,上前与这位大周河内王见礼。

    武懿宗也是真尿性,看都不看名满天下的狄仁杰一眼,直接把崔耕扶了起来,道:“二郎兄弟,别来无恙乎?”

    崔耕回道:“下官一切还好,有劳河内王挂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啊!”武懿宗突地面色一肃,道:“二郎,你看本王带的这些马车怎么样?”

    马车?这不就是从驿站里征调的普通马车吗?除了数量多一点之外,有什么不寻常的?

    崔耕迟疑道:“总共是两三百辆大车,河内王带的行李是不是多了一点?”

    “嗨,什么行李啊!”武懿宗摆了摆手,郎声道:“实不相瞒,这些马车全是空的。”

    空的?怪不得武懿宗的车队能走得比狄仁杰预计的要快呢。

    崔耕疑惑道:“您带这些空马车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想把它们都装满了,哈哈!”

    说着话,武懿宗又拍了拍崔耕的肩膀,道:“这个差事,本王为正,二郎你为副。别说我没提醒你,还是多准备几辆马车要紧。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明白,武懿宗这话明着是说给自己听的,实际上却是在向五州的官员们听的。换言之,这厮是在公然索贿啊!

    他面色微微一凛,道:“河内王一路辛苦,五州百姓自然应有一片心意奉上。不过五州经由契丹之乱,民间残破,这些大车……是不是多了一点?”

    “多吗?一点都不多。”武懿宗冷然一笑,道:“钱财再重要,还是性命重要?本王相信大家分得清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武懿宗下车伊始,就给了清边道诸官员一个下马威。当天的接风之宴,大家也吃的没滋没味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武懿宗雷厉风行,开始办案。

    他这办案也是真有章法,向狄仁杰要来官员的名册,挨个抓人,抓够了两百人就暂且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然后就开始审讯了。说,你是不是与契丹勾结了?没有?人是苦虫不打不行,人是木雕,不打不招,来人,给本王恨恨地打!

    这边官员进了大狱,家属就得赶紧想办法救人啊。人家武懿宗也真是童叟无欺,直接按照官员的大小明码标价。

    给了钱马上放人,不给钱就继续行刑,要么被打死,要么承认自己是与契丹勾结之人,绝没有第三条路可走。

    崔耕倒是积极为那些官员说话,但人家武懿宗也从善如流啊,直接打了个对折。原来要价一千贯的,现在要五百贯了,够给你崔二郎面子了吧?

    光棍不挡人财路,崔耕要是再不依不饶的,可就是自己不识进退了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武懿宗还非常大度地道:“二郎,你这么办就算对了。现在本王搂钱当黑脸,你跳出老当红脸,让那些人老老实实的交钱。;等本王把那些马车装满了,你就当黑脸,本王当红脸。咱们俩一唱一和,定能发上一笔大大的横财。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乱七八糟的,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好!”崔耕听了这话,他心中一口老血好悬没喷出来。

    但话说回来,人家武懿宗完全按照官场的潜规则来办,他也没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真的硬怼武懿宗?别开玩笑了,武则天给武懿宗的圣旨里,说不定有什么“宁可枉杀一千,不可放过一人”的指示呢。就是这官司打到洛阳,自己也是稳输之局啊!

    所以,崔耕也只得不情不愿的扮演这个“红脸”的绝色。

    还别说,无心插柳,因为官员们被抓了之后,要找崔耕帮着砍价,从那以后,他在五州边军的形象竟逐渐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义薄云天及时雨”、“赛专诸小孟尝”,“有事几就找崔二郎”……等等名号,迅速在人群中传开。

    要说事情就这样继续发展下去,虽然不算什么好事,但也不是不能接受,破财消灾嘛,大家之前也早有心理准备、

    不过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

    这一日,武懿宗把崔耕叫到了自己临时的府邸,将一张“二十万贯”的聚丰隆银号钱票,推到了崔耕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这些日子多亏了二郎你配合默契,本王我发了一笔横财,这钱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何德何能,收河内王的钱?这银票您快拿回去。”崔耕赶紧推脱。

    武懿宗摆了摆手,道:“这钱让你拿着你就拿着,是本王有愧二郎啊。原来我不是说,也给二郎你发财的机会吗?现在没了,这是本王食言给你的补偿?”

    “没了?可是陛下要调河内王回洛阳?”

    武懿宗摇了摇头,道:“哪啊,是陛下知道本王光顾着在这发财了,忘了正事儿,下旨申斥了。所以……这财我是发不了了,接下来的日子,,咱们俩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下手杀人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实话,若是有确切证据证明,有某个大周官员勾结了契丹,崔耕倒是不介意让武懿宗处置。

    五州百姓在这场契丹之乱中死了数十万,一半原因是因为契丹,另外一半却是这些反周复唐的“忠臣义士”。可以说,他们每个人身上,沾染着成百上千条无辜百姓的性命。他们不死,怎能对得起“天理昭彰报应不爽”这八个大字?

    但是,话又说回来了,孙万荣已死,到底哪些人勾结了契丹入寇五州,那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武懿宗要是还想往常一样,毫无技术含量的严刑逼供可怎么办?

    崔耕道:“严查勾结契丹之人,下官当然是举双手赞成。不过,此事关系重大,没有确切地证据不好办吧?”

    “证据?怎么会没证据?武懿宗微微一笑,胸有成竹地道“二郎你人称崔青天,破案之能名扬天下,这点事儿还能难得住你?另外,本王还给你找了个好帮手。只要你们二人精诚合作,定能让那帮乱臣贼子无所遁形!”

    “啊?但不知什么人?”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武懿宗轻拍了两下手道:“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屏风后面有人答应了一声,低眉顺眼地来到了崔耕的面前,道:“罪人参见崔著作!”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崔耕一见此人,直气了个三尸神暴跳,五陵豪气飞空!

    苍啷~~

    他把腰间的宝剑抽出了来了,牙关紧咬道:“你还敢来?本官今天就要你的命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