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23章 契丹的窘境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23章 契丹的窘境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事实上,崔耕也颇为纳闷。

    孙彦高和范光烈,不是契丹人的两条狗吗?没有孙万荣的命令,他们真敢咬人?再者,就算孙万荣出于某种原因不阻拦,这不还有李楷固呢,他怎么也不出手?

    但再想不明白也没用,形势已经急转直下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六名唐军打扮的军士上往,飞起一脚,将崔耕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两个人摁胳膊,两个人摁腿,两个人手拿大棒举过头顶,眼瞅着就要行刑。

    拉达米珠还想反抗,却被李楷固抽出的一把匕首,横在了脖子上,寒声道:“公主,得罪了,莫让末将难办啊。”

    范光烈得意道:“崔耕,你以为自己现在还是大周著作郎,而本官只是个小小的定州录事参军么?错了,完全错了!现在我为刀俎,你为鱼肉。来人啊,听本官的命令……”

    “动手!”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个是范光烈,另外一个却是奚王苏运!

    嗖嗖嗖~~

    还不待那两名军士的棒子落下,已有数十支快箭飞至,把他们扎成了刺猬。

    另外四名军士也没讨好,各中了八箭,皆是要害部位,“噗通”一声跌倒在地,显是不活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人影一闪,苏运来到了范光烈的近前,腰刀前指,道:“姓范的,动我奚族的朋友,我看你是活腻歪了!”

    形势变化太快,范光烈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怎么敢?”

    苏运耸了耸肩,满不在乎地道:“怎么不敢?现在,人,本王已经杀了,你想怎么着?是唐人要跟我们奚族开战,还是契丹要和我们奚人开战啊?悉听尊便!”

    “苏贤侄说笑了!”

    此时孙万荣的心里面是别提多高兴了,脸上却现出了不偏不倚地表情,道:“契丹和奚族同气连枝,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,怎么会兵戎相向呢。至于唐军……呃,也是咱们的盟友,亲近还来不及呢,就更不会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苏运斜向瞥向范光烈,道:“哦?唐军也是奚族的盟友?那这位范长史,为何要对本王的朋友动手呢?”

    范光烈心里这个气啊,我哪知道这么两天崔耕就跟你交上朋友了?再说了,就算你们真是朋友,也不至于未卜先知到,调奚军来给他成撑腰吧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他哪知道,孙叔雯的身份有些尴尬,苏运这是调军队提防着孙万荣呢。结果阴差阳错,没用到契丹人的身上,却用来招待他范光烈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吧,形势比人强,范光烈得罪不起奚王,只得深施一礼,道:“是下官鲁莽了,还请奚王海涵。”

    苏运鼻子里哼了一声,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随即,又指着崔耕道:“崔著作虽为你们契丹人的俘虏,却也是本王的朋友。谁要是伤了他半根汗毛,我就让他抵偿兑命!告辞了!”

    言毕,招呼一声,带着孙叔雯和奚军就走。

    孙万荣当然知道苏运心里边的小九九,也不相拦,再次笑吟吟地招呼崔耕等人入城。

    听说是大名鼎鼎地“崔青天”来了,契丹百姓们扶老携幼,在路旁相迎,甚至有人摆出了瓜果梨桃,珍馐佳肴等物,焚香祷告。

    李楷固趁机大肆宣扬,是崔耕杀了秦勇。这里面尽管有知道秦勇的,有不知道秦勇的,但是坠斤部的人嘛,那能是什么好东西了?百姓们又是一阵欢声雷动,“崔青天”之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孙万荣见此状况,越发暗中把范光烈这瘪犊子骂了千万遍。要是没他在城外搞的那一出,自己现在就能趁机劝崔耕投降了。现在可好,因为刚才自己的表现,人家崔耕能信契丹的诚意吗?

    而且,非但现在不能提让崔耕投降的事儿,今天的接风宴上也不能提。要不然,范光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,此事可就真的毫无希望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当天给崔耕和拉达米珠的接风宴上,孙万荣非但绝口不谈国事,还命两名美姬将孙彦高和范光烈稳住,勉强对付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崔耕被软禁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李楷固面色尴尬地深施一礼,道:“崔著作,今天白天的事儿,末将实在是对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崔耕知道这里边有事,也没埋怨他,疑惑道:“本官就不明白了,按说孙彦高和范光烈,在你们可汗面前,连个屁都算不上啊!怎么看今天这意思,是你们契丹人怕了他们俩呢?”

    “呃,倒是不是怕,只是现在吧,我们契丹还真的有求于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反正也不怕崔耕泄露消息,李楷固将契丹人的窘境直言相告。

    事实上,自从李尽忠死后,契丹人就开始走下坡路了。契丹分为八部,实力最强的,就是李尽忠的芬问部。往下依次为,孙万荣的突部以及何永常的坠斤部。

    李尽忠无子,死后把汗位传给了孙万荣。

    这芬问部实力最大,可汗却不是出自己部族,心里那口气能顺得了吗?所以,尽管有李尽忠的遗命,他们对孙万荣这个可汗绝谈不上多么拥护,只是不反对而已。

    突便部与坠斤部一向不和,双方的实力也差不多,再加上何永常自认为自己是汗位的竞争者,对孙万荣的命令更是阴奉阳违。

    有了他这个例子,其他五部有样学样,也不怎么把孙万荣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孙万荣虽然名为“可汗”,其实权却跟以前的“八部联盟长”差不多,根本无力约束诸部。

    周军和契丹的第二场大战,要不是李多祚放水,契丹军当时就得玩儿完。

    按说这种情况下,契丹最好的战略就是赶紧和大周何谈,求得喘.息之机。可李显那边等不了,五州的官员等不了,要求孙万荣立刻南下,在他们的配合下,五州定可传檄而定。

    双方打算的倒是挺好,但是契丹军的军纪实在太坏了,弄得百姓们苦不堪言,起义此起彼伏,契丹人的军需供应成了大问题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就该孙彦高等原来的地方官出力了,他们知道地方上哪家大户有存粮,以“大义相责”,勉强保证了契丹的军需供应。

    另外,契丹人口不多,占据这么大的地盘捉襟见肘,又不得不以那些投降的唐朝官员为基础,成立了傀儡政.权,收拢士卒,镇抚地方。

    渐渐地,唐军竟然有了不小的势力。

    虽然从总体上讲,契丹军肯定比唐军战力强得多。但孙万荣的掣肘太多了,此消彼长之下,面对范光烈等人,他还真的硬气不起来。连带着,李楷固怕影响契丹人和唐人之间的关系,也只能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至于奚王苏运?奚族出兵不多,进可攻退可守,完全不用看唐军的眼色。相反地,若范光烈把苏运得罪死了,奚族退出,在政治上,对联军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崔耕听了完了,忍不住戏谑道:“可怜啊,可怜,连范光烈都能欺到头上,孙万荣这还是闻名天的契丹可汗吗?完全是受气包一名啊。我说你们契丹人谋反个什么劲,这还不如在大周治下时候呢。”

    李楷固老脸一红,解释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,范光烈虽然现在名义上只是个定州长史,实际上却是唐军和我们契丹军的联络人,其地位比孙彦高要高出不少呢。”

    这个说法崔耕倒是并不奇怪,当初在卧虎山,范光烈还曾经忽悠过黄有为杀孙彦高呢。可见此人在唐军的地位相当不低,恐怕当初打的主意,就是能招揽孙彦高就招揽,招揽不成就直接干掉。

    崔耕眼中精光一闪,道:“哦?是吗?范光烈在唐军中竟有如此地位?那不知现在唐军主事之人谁呢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