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20章 定州乱离人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20章 定州乱离人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哒哒哒~~

    马蹄声声,定州唐县的官道上,有七骑飞驰而来。 为首一人,看年纪在四十岁左右,脸色蜡黄,五官端正,若不是两道浓眉呈正八字形,得算是美男子一名。

    其人正是契丹名将李楷固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则是孙伯兴、孙仲立、孙叔雯、奚王苏运,以及作为俘虏的崔耕和拉达米珠二人。

    半个月前,就是李楷固带着孙伯兴等人越狱,掳走了崔耕和拉达米珠,直奔定州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尽管壁龙带着手下紧紧追赶,尽管奚王苏运和孙叔雯都想暗地里放水,但李楷固太厉害了,一手搨索使得出神入化,崔耕和拉达米珠几次逃走,都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在壁龙的压力下,李楷固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定州如今已是契丹的治下,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,非常低调地一路疾行。

    吁~~

    崔耕陡然勒住了缰绳,道:“李将军,本官累了,要不咱们打个尖儿再走?”

    李楷固对崔耕还是相当尊重的,看了看路旁的那个鸡毛小店,道:“好,就依崔著作所言。不过咱们得把丑话说到前头,只能休息一刻钟,到了点咱们得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李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翻身下马,来到了小店内。

    其实崔耕之所以选在这里打尖儿,不是因为累了,而是这个小店他来过。

    当初,崔耕头一次出使突厥,被默咄扣下,逃回定州第一站,就是此地。小店的掌柜叫刘拱辰,自称圣人后裔,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崔耕心中暗想,定州现在是契丹人的地盘,壁龙再追上来就没那么容易了,得在这找机会,给他留点线索才好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一搭眼就愣住了,这没过多少日子啊,怎么刘拱辰大变样了呢?

    原来的刘拱辰白白胖胖,未语先笑,精气神十足。现在却是双目无神,愁眉苦脸,身形细了三圈儿,要不是脸上的轮廓没变,恐怕自己都要怀疑这小店换了老板了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你过来,我问你点事儿。”喝了几杯酒之后,崔耕冲着刘拱辰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刘拱辰也不挪步,无精打采地道:“什么事儿?反正店里也没其他的客人,您就在这问吧。”

    崔耕往四下里看了一眼,没话找话道:“按说你这小店的位置不错,怎么客人这么少啊,是你这饭菜不干净,还是卖得太贵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说话呢?”刘拱辰不悦道:“没客人能赖我吗?当初咱们定州崔青天当政的时候,我这小店里,什么时候不开个三五桌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人少了呢?”

    “他这……”

    刘拱辰往门外忘了一眼,见没什么行人,才走上前来,压低了声音道:“几位老客从哪来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特意从突厥来定州采买货物的。听说定州的瓷器华美无比,不在几大名窑之下,何明远家织的绫罗绸缎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您别往下说了。”

    刘拱辰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你们要是想要什么定州瓷、乃至绫罗绸缎,趁早回吧,没了,全没了!”

    “啥?没了?”崔耕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刘拱辰的声音更低了,恨恨地道:“还不是那帮子契丹畜生干的,他们攻破定州以后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为了筹饷,不知逼死了多少瓷窑的掌柜,现在哪还有瓷窑敢开工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何明远家的绫罗绸缎呢?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开邸店的何明远吧?他家原来有四百张织机,那财可是发大了。不过现在么……何家三百六十八口,都做了刀下之鬼。人都没了,您上哪去买瓷器呢?”

    何明远可以说是崔耕在定州最坚定的盟友了,闻听此言,崔耕真是心如刀绞,激动道:“什么?何明远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非要我再说一遍?四个字儿:家破人亡!”

    刘拱辰还以为崔耕是因为买不着货物而失态呢,也不以为意,继续道:“自从契丹攻入定州以来,这种事儿多了去了,不新鲜。我劝诸位啊,从哪来,回哪去,赶紧走。现在定州就不是人待的地方!”

    孙伯兴当然知道契丹的军纪非常不好,所以,刚才听了刘拱辰的话,也没什么表示。

    但听了最后这句他可不乐意了,道:“这就过分了啊,怎么定州就不是人待着的地方了?你现在不是过得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刘拱辰瞪大了眼睛,着急道:“我好?!原来我老婆孩子热炕头,店里的生意也算不错。但是现在,老婆孩子都死了,只剩下这个小店,还不知能不能维持下去,这也叫过得好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等等,你的老婆孩子也是被契丹人害死的?”

    “那能叫契丹人吗?那叫契丹畜生!天杀的畜生啊,可怜小女才七岁,就被他们给……禽.兽不如啊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,刘拱辰的面色变得狰狞无比,咬着牙道:“瞧着吧,哪天有契丹畜生来我的店里,我得给他们加点料,杀一个够本,杀俩赚一个。”

    要是没有崔耕在场,说不定孙伯兴就会抽出刀来,把刘拱辰给宰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他还是要脸的,干笑一声,道:“掌柜的莫冲动啊,当初是两国相争,些许契丹军不守军纪也是有的。但现在定州已在契丹治下,那些败类就不敢那么肆无忌惮了,这日子还得往前看不是?”

    “现在?现在他们也……”

    咚咚咚~~

    刘拱辰的话刚说到这,突然外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起,进来了十来名契丹军人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五短身材,身材壮硕,穿一身锁子甲,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。

    刘拱辰眼前一亮,赶紧迎上前去,道:“几位军爷,想来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酒好菜尽管上,咱们爷们不差钱!重要的是,要快!一刻钟内置办不齐,我要你的脑袋!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这鸡毛小店的菜都是凉菜,切好了就成,一刻钟也不算难办,刘拱辰赶紧到厨房里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他还想“加料”呢,不过有两个契丹人死死站在厨房门口,盯着他的一句一动,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孙伯兴感觉这伙契丹人还算给自己扳回了点面子,道:“崔著作,看见没有,我们契丹人也不像掌柜的说的那么不堪。这位将军虽然言语粗鲁了些,但是买卖公平,甚至不讲价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,殿下您就别说了,还不够丢人的。”李楷固苦笑道:“您知道那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李楷固道:“当初咱们契丹起事的时候,我和这小子有过一面之缘。不过,他现在应该不记得我了。此人叫秦勇,是坠斤部酋长的小舅子,手下有两千骑兵。普通小兵也就罢了,要是这等人物还吃饭都不给钱,那咱们契丹人可就真是一帮子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擦,怎么上菜这么慢呢?怎么做生意的?”

    话刚说到这,突然秦勇大呼小叫起来,道:“我数到三,再上不齐菜,今天你就别想要钱了!一二三!”

    好么,这一二三喊得可是真快,连点停顿都没有。

    李楷固和孙伯兴都羞愧得低下头去——这还不如刚才直接说吃饭不给钱呢,起码显得光棍啊,现在可好,堂堂的契丹大将,简直跟街头无赖一般无二了。

    其实崔耕和拉达米珠,在孙伯兴等人的眼中,并不完全是俘虏。

    崔耕就不用说了,在契丹人中名望甚高,真把这位万家生佛怎么样了,孙万荣就得声望大跌。别忘了,契丹分八部呢,孙万荣只是比较强大的一部之主而已。声望一降,他可汗的位置也就坐不稳了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孙氏兄弟最想的,还是劝崔耕投降契丹。

    拉达米珠呢?那更不得了,还指望她牵制默咄,甚至说服默咄帮契丹伐周呢。

    因此,孙伯兴等人都希望崔耕和拉达米看到契丹有前途的一面,而不是如此丢脸的场面。

    孙伯兴心思电转,,猛地一拍脑袋,尴尬的一笑,道:“这秦勇也实在是太小家子气了,是不是这个……原来受过什么刺激啊?”

    “嗯,对,对,对。”李楷固打圆场道:“我听说这家伙小时候家境不好,节俭惯了,所以爱占点小便宜。但他其他方面还是很不错的,呃……瑕不掩瑜,瑕不掩瑜嘛。”

    “哦?瑕不掩瑜?”拉达米珠伸手一指,道:“这瑕也太大了一点吧?”

    人们顺着拉达米珠手指的方向望去,但见这位秦勇秦将军,正直勾勾的盯着孙叔雯看呢。

    一边看,还不断得舔着嘴唇,流者哈喇子,表情猥琐至极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说实话,孙伯兴现在活劈了秦勇的心思都有,但事到如今,还得帮着他找理由,道:“男人嘛,哪有不好.色的?这对了,孔圣人说了,发乎情,止乎礼……”

    苍啷~~

    孙伯兴的话没说完呢,秦勇忽然把腰刀抽出来了,挥刀指着孙叔雯,道:“小娘子,长得挺俊得啊,来我这桌坐吧,让哥哥我好好地疼疼你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孙伯兴好悬没他这话给噎死。

    拉达米珠趁机起哄,道:“你们契丹人,管这个叫发乎止乎礼?按照这个标准,那我们突厥人各个都是圣人哩。”

    崔耕好悬没乐出声来,心中暗想,秦勇啊秦勇,不作死就不会死,这个道理,你咋就不明白呢?

    嘿嘿,如此也好,你不知欠了我定州多少条人命,今天就算恶贯满盈了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