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19章 佳人好贴心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19章 佳人好贴心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却原来,那双小黑手的主人,不是突厥公主拉达米珠,而是契丹可汗孙万荣的独女孙叔雯!

    霎时间,奚王苏运欣喜若狂,孙氏兄弟目瞪口呆,崔耕彻底懵圈儿,而大萨满莫楞察脱则是气得肝儿颤!

    他大怒道:“孙叔雯,你亵渎了天神选婚仪式,就是与全体突厥人为敌,孙万荣都护不住你!”

    “哦?孙万荣护不住她,那本公主呢?”随着一声娇喝,帘栊微挑,拉达米珠走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她看都没看莫楞察脱一眼,直接站到了崔耕的身边,笑嘻嘻地道:“二郎,怎么样?刚才吓坏了吧?”

    “真被你吓了个不轻。”崔耕挠了挠脑袋,道:“怎么回事儿?刚才还说这四个人里面肯定有你呢,怎么眨眼就变卦了呢?”

    拉达米珠挽着崔耕的手,痴痴地道:“还不是怕二郎你认错人吗?我呀,早就想清楚了,你喜不喜欢我不重要,只要我喜欢你就够了!”

    “拉达米珠……你……崔某人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?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两句话,却蕴含着如海地深情,崔耕一阵感动,将佳人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郎情妾意,莫楞察脱那边可是眼珠子都红了,道:“公主,咱们不是说好了要让天神证婚的吗?你如此肆意妄为,难道就不怕天神降罪?”

    拉达米珠嘴角微翘,轻笑一声道:“天神会降罪?本公主可不这么觉得。不怕告诉你,莫楞察脱,你说的那些什么天神选婚的鬼话,我是一个字儿就不信。”

    对于拉达米珠,莫楞察脱就不能扣什么“与全体突厥人为敌”的大帽子了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既然公主不信本萨满的话,为何又答应这场天神选婚的仪式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想问,为何本公主之前会同意用“墨染草”染手?第一,本公主想顺水推舟,和二郎开个小玩笑。第二,就是为了叔雯妹妹。这样一来,,她不就在天神面前,和意中人定亲了吗?”

    莫楞察脱气极反笑,道:“原来如此,敢情公主是一直耍着本萨满玩啊,莫非你从来没把我萨满教放在眼中?”

    “哪里,本公主对萨满教一向尊重,不过对大萨满你么……”

    突地,拉达米珠面色一肃,继续道:“父汗让本公主转告你一句话:萨满的职司就是把天神侍奉好,人间的事就莫搀和了。爱操心的人,一般都活不长呢。”

    敢情这不光是拉达米珠的主意,还有默咄的意思。最关键的是,关于自己和契丹人的事,默咄到底知道多少?

    莫楞察脱本来还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呢,听了这话,额头上顿时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。

    他面色惨淡,微微一躬身,道:“是,是,大汗教训地是。呃……不知这些契丹人,大汗准备如何处置呢?”

    “看在叔雯妹妹的份儿上,别难为他们,软禁起来吧。待此战分出了胜负,再放他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到了现在,莫楞察脱已经不敢再考虑什么“国师”的事儿了,赶紧把心腹叫来,命他们把孙氏兄妹和奚王苏远带下去,严加看管。

    至于对崔耕等人,他就唯恐招待不周了。一边请他们游览郁督军山,一边命人准备上等的饮食。

    搞定了拉达米珠,献上了锦囊妙计,突厥助周已成定局。崔耕心情放松,也不着急下山见默咄了,就按照莫楞察脱的安排,在郁督军山游玩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吃罢晚饭,伺候的人都知情识趣地退了下去,屋内顿时只剩下了崔耕和拉达米珠二人。

    说了一会情话之后,崔耕忽然想起一件事来,道:“孙叔雯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怎么听你话里话外的意思,好像你们俩关系不错呢。”

    拉达米珠道:“不是关系不错,是孙叔雯主动上郁督军山来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你不要选奚王苏远?最终你成全了他们?”

    崔耕还是有些疑惑,道:“苏远也就罢了,无论你嫁给谁,对奚人都不是什么坏事。但孙叔雯可是契丹人,难道她就不怕你选了我,给契丹人带来灭顶之灾?”

    “契丹人?”拉达米珠摇头道:“二郎,你这么想就完全错了,其实孙叔雯是纯粹地汉人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孙万荣的女儿不是契丹人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崔耕瞬间就脑补了不少隔壁老王的精彩故事。

    然而,事实跟他想得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在孙万荣、李尽忠起兵反周之前,契丹虽然大体上对中原王朝称得上恭顺,但年景不好的时候,劫掠汉人之事也再所多有。

    孙叔雯的母亲赵氏,就是被孙万荣强抢过来的一名汉族女子。

    当时她已经身怀有孕,生下一女就是孙叔雯。

    虽然孙万荣对赵氏非常宠爱,对孙叔雯也视同己出,但杀夫夺妻之事总是事实。

    就在孙叔雯临来突厥之前,赵氏已经把她的身世完全告诉了她。慈爱的父亲成了杀父仇人,生恩养恩何为重?孙叔雯心中纠结无比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好死不死的是,进入突厥境内后,又传来了杨我支是天阉的消息。现在的孙叔雯,虽然称不上视孙万荣如仇寇,但说一句形同陌路是完全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崔耕听完了拉达米珠的介绍后,叹了口气,道:“说起来,这孙叔雯也是个可怜人啊。好在奚王苏运对她情深意重,今天他们算是修成正果了。”

    拉达米珠眼波流转,道:“那我们呢?现在是不是也算修成正果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算!”

    说话的不是崔耕,而是窗外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嗖嗖~~

    就在拉达米珠凝神望向窗外的时候,突然房门无声无息地开了,两条漆黑的搨索如毒蛇一般飞来,直套在了崔耕和拉达米珠的脖子上,霎时间就把他们勒得连气都喘不过来。

    紧跟着,几条人影闪进了房内,将二人打晕之后,迅速吹灭了火烛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突厥王帐内。

    默咄脸上阴沉地仿佛能滴下水来,连连冷笑,道:“听说你们大周有一男一女两个绝顶高手,“北壁龙南隐娘”。那个所谓的“北壁龙”,是不是指的就是阁下啊?”

    柴云瑞咽了口吐沫,尴尬道:“是……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可奇怪了,在壁龙的眼皮子底下,朕的爱女拉达米珠,你们大周的著作郎崔耕,两个大活人被契丹人掳走了,直到天光大亮才有人发觉。壁龙大侠,不知你何以教我?”

    要是一般人,当然可以解释,这也不能赖我啊,崔耕和拉达米珠谈情说爱,我这么大岁数了怎么好往前凑合?

    但柴云瑞的名头太大,就不好拿这个客观理由搪塞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直羞得满面通红,抱拳拱手,道:“事到如今,老朽无话可说。不过,可汗但请放心,我这就带人追下去,务必把崔著作和公主救回来。但凡这二人出了半点差错,可汗尽管拿柴某人问罪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默咄豁然而起,道:“救人的事就交给柴老了,至于本汗么……嘿嘿,契丹人以为抓了拉达米珠,就能让我投鼠忌器,可是错打了如意算盘。众将士!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“且随本汗出征,东征契丹,破营州城,捉拿孙万荣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