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15章 同是有情人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15章 同是有情人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趸趸趸~~

    柴云瑞扎了个马步,如鲸吞似龙吸,眨眼间就将一坛木兰春一饮而尽,微微一招手,道:“再来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崔耕赶紧又将一坛木兰春递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也不知道是壁龙天生异禀,还是练了什么奇特的功夫,不到半刻钟,就喝完了十坛好酒,连点磕绊都没打。

    “好,老爷子真是好酒量啊!”

    “这还是人吗?简直是酒神啊!”

    “十坛酒就是四五十斤啊,今天我算是开了眼界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突厥人纷纷惊叹。

    柴云瑞也略有些自得,斜眼瞥向那俊脸贵人,道:“小娃娃,你服不服?”

    “服!我服了!”

    那俊脸贵人竖起了大拇哥,慨然道:“愿赌服输,这些金子全是老爷子您的。另外,您可以任提一个条件,在下但凡能做到的,绝不推辞!”

    他这么光棍,柴云瑞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,摆手道:“老夫拿你的金子干啥?和一个小娃娃计较,没的掉了身份。这样吧,你要是真想认输,就请我们喝酒,刚才那木兰春可真不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您还能喝?在下真是求之不得。来,老爷子您请坐,这位大哥也请。”

    当即,崔耕和柴云瑞坐下,与那俊脸公子开怀畅饮。

    那俊脸公子自称姓苏,崔耕和柴云瑞也都报了姓氏。至于名字乃至身份么……嘿嘿,双方各有心思,也就非常默契地不提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对啊!

    崔耕一边喝酒,一边敏锐地察觉到,这苏公子眼珠乱转,不断地左右偷瞄,似乎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苏老弟,你今天以酒量赌黄金,目的不是那么单纯吧?是不是遇着什么事儿了?我和柴老爷子都颇有手段,兴许能帮点小忙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不了!”苏公子满饮一杯,苦笑道:“小弟这事儿啊,天下就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帮得上忙……诶,那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崔耕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但见一堆篝火地映照下,两个突厥小伙儿正在推推搡搡,旁边一个小娘子眼瞅着都要哭出来了,焦急地相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有不少突厥百姓,围拢了过来。

    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崔耕等人也上前观瞧。

    这俩小伙,一个身穿羊皮袄,满头小辫飞舞,另外一个狐领貂皮,头缠彩绸,贫富之别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那个穿羊皮袄的小伙道:“多木韩,你就死了那条心吧,婉思丽真正喜欢的人是我!”

    多木韩轻“呸”了一声,道:“喜欢?喜欢有什么用?区路离,你出得起聘礼吗?八匹好马,四十头羊羔子,把你卖了都给不起。”

    一文钱难倒英雄汉,区路离嗫喏道:“我跟她家里好好说说,兴许能减点呢。”

    “哼,减点,凭啥啊?”多木韩不屑道:“退一万步说,就算婉思丽的爷娘减了聘礼,你费了吃奶的劲,也把聘礼凑齐了,但以后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区路离涨红了脸,道:“我……我有手有脚,能养活婉思丽!”

    “养活?这要求可真低啊。”多木韩扭头看向婉思丽,道:“小娘子,你大好的青春年华,为啥要跟着这穷小子受苦呢?就算不为自己想想,也得为自己的孩子想想不是?难不成让他一生下来,就缺衣少穿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婉思丽和区路离才认识了不到三天,要说有多么深厚的敢情,那就纯属扯淡了。被多木韩这么一搅合,当时就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区路离见状,心丧若死,面色无比难看。

    类似的事情在“葬礼结亲”上并不罕见,眼看着婉思丽的归属已定,人群就要散去,可正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哈哈,不就是聘礼吗?好说,好说。”苏公子忽然大笑一声,越众而出,道:“你叫区路离,是吧?本公子看你顺眼,送你黄金百两。怎么样,够迎娶这位小娘子了吧?”

    突厥物价低廉,百两黄金何止是够区路离的聘礼啊,简直是这辈子都不用愁了。

    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道:“真的?这位贵人,您真的给我百两黄金吗?不是拿小的寻开心吧?”

    “那哪能呢?”

    苏公子一使眼色,就有伴当将一个包袱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把那包袱打开,黄灿灿,亮澄澄,不是黄金又是什么?

    区路离这回连自己的眼睛都不肯信了,连揉了几下,道:“我没做梦吧?这些都是给我的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止呢!”

    柴云瑞突然插话,道:“听说那小娘子家的聘礼要求八匹好马,老夫也给你撑撑场子。”

    他稍微一示意,就有藏在人群中的护卫回去取马。不消一会儿,蹄声阵阵,八匹好马已然送到,俱都是赛修伦送的那批上等军马!

    如果认为突厥马多,好马不值钱,那就完全错了。事实上,突厥人以放牧为生,一匹上好的种马,简直能决定一个家族的兴衰。

    区路离一搭眼就明白,用啥黄金啊,单牵一匹宝马过去,思婉丽的爷娘就得答应自己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他用力掐了自己一把,确认不是做梦,连忙跪倒在地,连磕了几个响头,道:“小的多谢两位贵人!如此大恩,我无以为报,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柴云瑞满脸慈爱地将他搀了起来,道:“不用你报答,只要你和这位小娘子一辈子和和美美,老夫就满意了,去吧!去吧!”

    “我谢谢您!”

    区路离又给柴云瑞和苏公子磕了几个响头,才高高兴兴地挽着婉思丽离去。

    多木韩和围观的百姓们都看傻了,怎么回事?萍水相逢,又送金子,又送宝马的,这两位贵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?

    崔耕也不明白啊,要不是苏公子也送了金子,他都要怀疑,柴云瑞是不是区路离的野爹了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我说二位,你们帮区路离这么大的忙,到底是图啥呢?”

    柴云瑞手捻银髯,笑道:“老夫刚才不是说了吗?啥也不图,就想见区路离和婉思丽这对有情~人结亲。”

    苏公子也道:“我也是那个意思,钱财算什么,莫因为这阿堵物,坏了一场好姻缘呢。”

    崔耕瞬间就想起了后世一句现成的成语,道:“你们的意思……是想让天下有情~人皆成眷属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要让天下有情~人皆成眷属,崔小子(崔兄)说得好啊,哈哈!”

    二人都笑的极为欢畅,仿佛要将心中的郁结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崔耕微微皱眉,心中暗想,这有啥好笑的?柴云瑞心伤前妻之死,有点精神不正常,也就罢了。怎么你苏公子,也有点神经病的意思呢?

    “哼,有贼心,没贼胆!”正在崔耕腹诽之际,忽然人群中传来一声娇哼。

    苏公子循声望去,惊喜道:“小丫头,你果然在这,我找你找的好苦啊!”

    “别过来,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诶,小丫头,你别走!”

    倩影一闪,佳人远去,苏公子赶紧分开人群,紧紧追赶。

    壁龙笑道:“有意思了,这又是一对有情~人啊!”

    崔耕摸着自己的下巴,意味深长地道:“不只是有情~人,那个女子,似乎还是我的老熟人哩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