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12章 收下卫遂忠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12章 收下卫遂忠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府门前。

    男女老幼两三百人,拥拥簇簇,摩肩擦踵,把老崔家的大门堵了个严严实实,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最前面特意闪开的一片空地上,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此人头戴乌纱帽,身着深绿袍,浓眉毛大眼睛高鼻梁,两撇小黑胡,虽然称不上多么英俊,但也别有一番成熟男人的魅力,正是推事院院丞卫遂忠!

    卫遂忠一见崔耕就跪倒在地,朗声道:“七年前,卫某受崔大人之命,混入丽竞门搜寻来俊臣的罪状,今朝幸不辱命,特来缴令!”

    “好!大英雄,好汉子!”

    “忍辱负重,能屈能伸,俺张三郎佩服你!”

    “卫侍郎家有如此虎子,真是光耀门楣,祖宗脸上有光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姓们喜气洋洋,七嘴八舌议论不休。

    作为当事人的崔耕则有点懵圈儿,瞧卫遂忠这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难不成自己之前真和他有过约定?

    不能吧,七年前……别说七年前了,哪怕是六年前,自己最风光的时候,也不过是岭南道肃政使,怎么能指挥得动人家刑部侍郎家的三公子?

    崔耕不知卫遂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,只得模棱两可地道:“卫兄快快请起,有什么话,咱们到里面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,遵命。”

    卫遂忠低眉顺眼地站起来,冲着四下里抱拳拱手道:“关于来俊臣的案子,还有些紧要之处,卫某要单独向崔著作禀报。大伙都散了吧,改天再请大家喝酒!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瞧他这副架势,是要把这卧底这事儿做实了啊!

    崔耕本能地就意识到不对。

    来到堂屋,分宾主落座,略微寒暄了几句之后,崔耕一使眼色,伺候的丫鬟仆役就退了下下。

    崔耕面色一沉,冷声道:“姓卫的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,本官派你去来俊臣身边做卧底的事儿,纯属子虚乌有。说,你今天特意来见本官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请崔著作救命啊!”

    噗通~~

    卫遂忠又给崔耕跪下了,道:“您必须得承认这事儿,要不然在下可就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此言怎讲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不是明摆着的吗?来俊臣一倒,他那些仇家能不疯狂报复?小的跟了来俊臣那么久,哪件事儿我没参与过啊,他们能饶得了我吗?”

    崔耕当时就急眼了,连连摇头道:“所以你就想让本官替你分担?不行!坚决不行!你之前干的那些坏事,跟本官一点关系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崔著作您也别觉得太过吃亏。”卫遂忠赔笑道:“当初在应天门下,要不是小的我突然反水,来俊臣能倒台?另外,再告诉您一件事,当初您被关在推事院的时候,那颗毒丸被调换了。虽然这事儿主要是吉顼出手,但小的也在暗中帮了不少忙啊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卫遂忠坚定地道:“在下但有半句虚言,您尽可声明与我毫无瓜葛,大家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说起来,你还是本官的救命恩人了……咦?不对!”崔耕疑惑道:“当时来俊臣的形势一片大好,吉顼有些动摇,你直接站在来俊臣一边不就行了?为何要突然反水呢?”

    卫遂忠挠了挠脑袋,为难道:“这个……能不能不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必须说,要不然本官信不过你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说,其实我当时不背叛也不成了。在下生性好酒,有一天喝醉了,一没留神,就和来俊臣的一个小妾,那个……春风一度。怎么那么巧,她就怀上了。好死不死的是,最近几个月来,来俊臣一直没和她同房。眼看着她肚子越来越大,就要瞒不住了。没奈何,我也只能是先下手为强了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崔耕忽然想到,按照历史的正常发展,没有自己的出现,王美芳被逼着嫁给了来俊臣。

    某天,来俊臣招待王家人,卫遂忠求见。来俊臣觉得这是自己的家宴,卫遂忠来挺破坏气氛的,就命人挡了驾。

    结果,卫遂忠那天喝多了,大感不忿,闯进了客厅,大闹一番,将王家人和王美芳狠狠羞辱了一顿。

    来俊臣和王家人都深感面上无光,王美芳更是一时想不开,自尽身亡了。

    卫遂忠酒醒之后一寻思,坏了,这回跟来俊臣不死不休了。于是乎,他先下手为强,收集来俊臣的罪证,串联朝中大臣,最终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倒来行动。

    如今历史虽然改变,但怎么那么巧,卫遂忠还是成了来俊臣的掘墓人,世事真是奇妙啊。

    当然了,卫遂忠这番解释,还是有个问题解释不通。

    崔耕又问道:“不对,还是不对!当初本官被关进推事院的时候,你和来俊臣那个小妾的事儿还没发生吧?你为何要救我一命呢?”

    卫遂忠道:“实不相瞒,是褚云娘要在下照拂你,我们卫家和褚家是世交。”

    这就对上了,崔耕陡然想到,当初碧儿曾经跟自己说过,她们来洛阳,要投奔的世交是刑部侍郎卫盛和,他的三儿子在推事院很有权势,敢情那个卫三郎就是卫遂忠啊。

    当即,崔耕对卫遂忠的话再无怀疑,表示愿意帮他这个忙。

    本来这种派间谍的事儿很招人忌讳,但崔耕是谁啊?太子左监门率府副率,内卫的副统领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是间谍头子一名,虱子多了不咬,账多了不愁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仇家的报复?看在他搬到了来俊臣的份儿上,想必也就不好意思追究了。

    卫遂忠好了伤疤忘了疼,马上就得陇望蜀道:“崔著作,这来俊臣虽然倒台了,但丽竞门还在啊!您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?难不成你还想接来俊臣的班?”

    “那哪能呢?小的没那个福分。我是想让您给在下和新任的丽竞们大总管搭条线儿。”

    “新的丽竞门总管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陛下的意思是……壁龙柴云瑞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难道说这老爷子把武则天伺候舒坦了,所以,女皇陛下论功行赏?

    崔耕和卫遂忠对视一眼,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简直是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今天也真是邪性,崔耕刚把卫遂忠送走,壁龙柴云瑞就主动求见。

    他一听崔耕的问话,就连连摇头道:“你别听外面的人瞎传,什么丽竞门大总管啊?陛下根本就没重建丽竞门的意思,听说推事院也得裁撤。”

    崔耕奇怪道:“啊?那外面怎么会有这个风声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陛下是想让老夫主管内卫,当太子左监门率府的正率。不知道怎么传来传去,就传成丽竞门大总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,您老就成了小子的顶头上司了……诶?不对啊……您当了太子左监门率府的正率,那张鷟可咋办?”

    “张鷟?他早就不想干这个秘密差事了,一直在向陛下请辞。要不然,张鷟为啥得把你拉进内卫呢?就是一直把你当继承人培养的。现在来俊臣也倒了,你的才干也得到陛下的信任,他就顺理成章地辞了差事,安心当他的殿中侍御史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也确实感觉到,张鷟这个小黄文开山之祖和特务头子的风格不搭,叹了口气,道:“人各有志,张大人也算得偿所愿了。”

    柴云瑞挤了挤眼,戏谑道:“怎么样,崔小子,不会埋怨老夫挡了你的青云之路吧?”

    “那哪能呢?给您老打下手,小子服气地很哩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?”壁龙掏出腰间的小酒壶抿了一口,道:“你服气也没用,老夫没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啥?”

    壁龙撇了撇嘴,冷哼一声,道:“少装糊涂!老夫这个太子左监门率府正率是怎么来的,你会不知道?男子汉大丈夫,怎么能靠这个升官?我丢不起那个人!”

    丢不起那个人,你别干那个事儿啊!瞧这意思,你肯定是跟武则天有一腿了,这不是拔屌无情么?

    崔耕一边暗暗腹诽,一边转移话题道:“那老爷子今天来找小子,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儿呢?”

    柴云瑞突然起身,面色一肃,道:“崔耕听旨!”

    “微臣在!”

    “着太子左监门率府副率、著作郎崔耕,与春官(礼部)侍郎、太子左监门率府正率柴云瑞一起出使突厥,立即起行,不得有误。柴云瑞为正使,崔耕为副使,一切皆可便宜行事。务必说服突厥,与大周共击契丹。事成之后,二卿皆可得偿所愿。若是事败,有负皇恩……抄家灭族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崔耕听完了之后,疑惑道:“抄家灭族我明白,但是得偿所愿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柴云瑞道:“陛下答应,事成之后,老夫可回归江湖。至于二郎你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和拉达米珠的事儿,陛下有了个两全其美之法。能不能有两个正妻,可就看崔小子你的表现了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