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05章 迷案有隐情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05章 迷案有隐情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吉顼也真是个人才,决心一下,心思电转,一个恶毒无比的计划,就此诞生。

    他眼转一转,道:“来少卿,那个把李显等人都拉下水的案子,您安排好没有?”

    既然把话都挑明了,来俊臣也就不藏着掖着的了,道:“大体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,就是龙门温泉刺驾案。不怕告诉你们,这事儿是本官派暗影的人干的。武则天让本官查办此案,哼哼,可真是瞎了眼了。唯一没解决的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来俊臣叹了口气,道:“武则天这老太太精明着呢,往常本官办案,她不是不知道那些人可能是冤枉的,只是懒得计较罢了。但这么大的案子,最终的结果又是让她最看不上眼的魏王上位,就必须得安排的顺理成章天衣无缝,本官实在没什么把握啊。”

    吉顼还真怕卫遂忠和郑愔和自己争功。

    他看了二人一眼,附到来俊臣耳边低声道:“卑职倒是有个计较:您知道,我与监察御史王助交好。王助有个至交好友叫刘思礼,如今为箕州长史,甚是沉迷相人占卜之道……”

    来俊臣听完了他的计划之后,不紧连连点头,道:“这个计划好,非但毫无烟火气地引动了这场大案,还不动声色地赚了崔二郎。哈哈,本官不但要让他抄家灭族,还要让他身败名裂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思礼在箕州可是个名人,他虽然官居箕州长史之职,但整日里在家中研究占卜相面之术,箕州衙门里的事儿基本不管。

    别人问他为何如此,他还振振有词呢。

    “哼,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本官的处置政务处置得再好,若无天意垂青,也得是白白劳碌一场。相反地,若本官研究透了天机,稍微因势利导,就公侯可期。你说说,本官是应该研究占卜相面呢,还是处置政务呢?”

    当然了,他这么做,除了成为一个官场笑柄之外,也没什么实际的损失。

    历任箕州刺史乐得不和刘思礼这个长史分权,每年给他一个“中中”的考评,让他继续留任。

    就这样,刘思礼做了十五年的箕州长史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天,有一个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道,站到了他的府门口,非常嚣张地对门子道:“无量寿福,快去把你家主人叫出来,就说他的师父到了,还不快快大开中门,迎接我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主人的师父?

    那门子还真被他镇住了,赶紧紧跑几步入内禀报。

    刘思礼听了禀报之后就是一愣,本官没师父啊,这老道究竟是哪里来得招摇撞骗之徒?

    不过,他转念又一想,不对啊,这老道要是骗子,一见面不就被我拆穿了吗?天下哪有这么蠢的骗子?对了!我听说奇人必有奇事,莫非这个老道是什么世外高人,想要收我为徒?

    嗯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错过了仙缘啊!

    于是乎,他大开中门,把这个老道迎进了府内。一问之下,果不其然,那老道自称叫张憬藏,因为和刘思礼有缘,特来收他为徒。

    张憬藏可不得了,他乃是袁天罡和李淳风之后,名气最大的一个老道,相人之术天下闻名。

    传言当初大唐宰相刘仁轨没发迹的时候,曾经和同乡之人靖思贤带着财物拜访张憬藏,求他为二人批示命运。

    张憬藏对刘仁轨的批示是:“公居五品要官,虽暂解黜,终当位极人臣。”

    对靖思贤的批示是:“公当孤独客死。”

    后来,刘仁轨果然在做给事中的时候,因为犯了点小错,被暂时解除一切职务,发往辽东军前效力。结果整好赶上大唐征百济不利,正在犹豫是否退兵。刘老头也真有本事,屡立战功,力挽狂澜,在高宗李治那里大大刷了一把印象分。

    最后,他真的当上了大唐宰相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个跟刘仁轨一起算命的靖思贤就有话说了,道:“你张老道算刘仁轨倒是算得挺准,但算我算得不准啊!你说我应该是孤老而死,可我三个儿子都活蹦乱跳得呢。”

    张憬藏笑而不答。

    结果没过多久,靖思贤的三个儿子就出了各种意外死了,张憬藏的预测完全灵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思礼当然听过张憬藏的名号,高兴不已,对这老道好吃好喝好招待,以师礼待之。

    不过呢,他心里还是有些疑问:我又不认识张憬藏,这老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啊,别是个骗子吧?

    于是乎,某天他就问了,师父您法力高深,什么时候给弟子露一手啊?

    张憬藏稍微一沉吟,就轻笑道:“这有何难?徒弟,你可知逆天改命之术?”

    “啥?逆天改命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按说你这辈子最大的成就,不过是个箕州长史。但为师可以做法,让你当上箕州刺史。”

    长史和刺史可是天壤之别,刘思礼当时眼珠子都红了,道:“此言当真?不知需要弟子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也不用做,你安心坐在家中待富贵到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这老道还真没吹牛,十天不到,朝廷就有旨意到,把原来的箕州刺史调走,让刘思礼继任。

    这回刘思礼对张老道可是完全信任了,每日里把他当成老神仙一般供奉。

    可即便他对张老道如此之好,这老爷子还是提出了辞呈,说师徒缘分已经尽了。

    刘思礼可是真着急了,这啥本事都没学会呢,咋就没师徒缘了呢?当即跪倒在地,百般求恳。

    张老道被他求得没办法,叹了口气,道:“你我的师徒之缘确实尽了,不过,看在师徒一场的份上,老道可以给指给你一条富贵之路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指向洛阳的方向,道:“如今大周天子年事已高,很快就要龙驭宾天了。她死之后,,武氏李氏势同水火,必定大起兵戈。到了最后,就是群雄逐鹿之局!”

    这个判断倒是不稀奇,事实上,天下很多有识之士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刘思礼先是一惊,马上就颇为振奋地道:“弟子明白了!您老人家早就算出这场群雄逐鹿的结果了。呃……得天下的到底是李氏还是武氏啊?事不宜迟,弟子得赶快向真龙天子靠拢效忠啊!”

    张老道嘿嘿一笑,道:“什么李氏武氏的,秦失其鹿,天下共逐之!告诉你,真龙天子既不是李家人,也不是武家人,而是……洛州录事参军,綦连辉!”

    饶是刘思礼早就对张老道言听计从,但涉及这么大的事儿,还是不敢骤然决断。

    他迟疑道:“您老人家到底算得准不准啊?这綦连辉不仅名不见经传,官职也没我高啊!”

    张老道捋了捋颌下的三捋银髯,笃定道:“错不了,此人日角龙颜;奇骨贯顶,绝对乃帝王之象,最关键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他两个儿子的名字,一个叫大觉,一个叫小觉。你想想“觉”就是“角”啊,龙生了两角就是真龙,已经无人可制不可更改矣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推事院,正堂。

    吉顼微微一躬身,道:“来少卿,事儿办成了,如今是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”

    来俊臣也颇为兴奋,道:“那两个傻逼,果然那么好骗?”

    吉顼得意道:“刘思礼学问还是有的,倒是没那么好骗。不过,您把他从箕州长史提拔为箕州刺史,事实摆在眼前,他不信也不成啊!”

    “那綦连辉呢?

    “綦连辉就更好办了,此人的脑筋有点问题,就是个“人来疯”。刘思礼这个箕州刺史,对他这个小小的七品录事参军纳头便拜,当即就把他美得找不着北了,声称事成之后,就让刘思礼当内史令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现在俩人正四处拉拢同党呢。咱们随便一划拉,就是几十个证人,绝对称得上证据确凿!”

    来俊臣沉吟道:“他们俩的死活本官不管,关键是崔耕,那王助的府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安排好了!”

    来俊臣猛地一拍几案,道:“好,传本官的命令,收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以“养病”之名,每日里在家中和卢若兰卿卿我我,安心等待朝廷的决断。

    不想这一日,有个家仆模样的人被宋根海领了进来,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道:“崔著作,我家大人出事儿了。现在也只有您能救他了,您可不能袖手不管啊!”

    “你家大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监察御史王助。他不知怎么就被牵连到了刘思礼谋反案里,还请崔著作施以援手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行,本官愿尽绵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李思礼谋反案嘛,崔耕早就通过后世的记载了解的清清楚楚了,这就是两个傻逼整出来的荒唐事,跟王助没啥关系。

    以自己如今的身份,救出王助来不算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然而,他万万没想到,历史的记载并不完全可靠,其实,此案是由吉顼暗中推动。

    到了历史被改变的今天,又成了一个足以置他于死地的陷阱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