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01章 深夜会豪侠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01章 深夜会豪侠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毫无疑问,出现在崔耕面前的,正是壁龙柴云瑞!

    崔耕心里一惊,陡然间睡意全无,道:“柴前辈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为救你的命而来。 ”

    “啥,我的命?谁想杀我?”

    壁龙谱还挺大,转过身去,慢悠悠地道:“此事不着急,你先穿上衣服再说。”

    事关自己的小命,能不急吗?

    崔耕赶紧把衣服穿好,迫不及待地道:“柴前辈,到底怎么回事?是不是来俊臣那瘪犊子又什么出幺蛾子了?”

    壁龙冷哼一声,道:“你和来俊臣之间的破事儿,老夫才懒得管。我今天来,就是想提醒你,万不可做负心薄幸之事,否则老夫的剑可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负心薄幸?这都哪都哪啊,崔耕嗫喏道:“您老人家总不会还在怪我没给秦雨儿报仇吧?段简我估摸着是被逼无奈,罪不至死。至于来俊臣……”

    柴云瑞撇了撇嘴,打断道:“来俊臣防范严密,老夫都找不着机会下手,何况是你?”

    顿了顿,索性直接了当地道:“老夫已经打听清楚了,那什么吐蕃王子,其实是个西贝货,他真正的身份,是突厥公主拉达米珠。哼,万里寻夫,崔汤监,你的魅力可真不小呢。”

    什么?拉达米珠?

    可不是吗?有那如黑珍珠一般的亮眼的,不是拉达米珠又是何人?

    崔耕心中豁然开朗,喃喃道:“怪不得陛下莫名其妙地贬我为龙门汤监呢,怪不得这突厥王子整天面遮白纱呢,怪不得太平公主一来,就和她双宿双~飞了呢,……合着大伙都知道,就瞒着我一个人啊!”

    “也没那么严重。”柴云瑞道“拉达米珠的身份,也就是皇帝和几个重要大臣知道。另外,默咄的意思,也不是公主非嫁你不可,能跟李氏结亲也行。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有些酸意,道:“李氏?李显还是李旦?这二位的岁数都大了点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他们俩,而是他们的几个儿子。大唐太宗皇帝的嫡系血脉,足够配得上拉达米珠了。所以,崔汤监,你千万莫再抖机灵了,真把公主勾~引得情根深重……哼,你不杀伯仁,伯仁因你而死,老夫必定取你的性命!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明白柴云瑞口中的伯仁是谁——卢若兰!

    对于武则天来讲,当然是希望自己和拉达米珠成亲的。要不然,李氏得了突厥这么一个强援,对她的帝位可是一个大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但是,话又说回来了,自己已经娶了卢若兰了啊,堂堂的突厥公主总不会给人做妾吧?

    以武则天的性格,肯定是会直接下旨,赐死卢若兰!

    崔耕越想越是后怕,躬身一礼,道:“多谢柴前辈指点迷津,要不是您,小子险些酿成大错。”

    “成,你心里有数就行了,老夫去也。”

    柴云瑞起身,就要跳窗而出。

    崔耕心中一动,道:“等等!柴前辈,小子有几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柴前辈来龙门温泉监,发现吐蕃王子是拉达米珠,应该是个偶然吧?您到此地的真正目的,究竟是什么呢?小子现在为龙门汤监,有些小忙还是可以帮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有道理!”

    柴云瑞又重新坐了回来,道:“都说你崔耕崔二郎足智多谋,善解难题,说不定你真能帮得上这个忙。呃……你能不能相办法,让皇帝赦免了李昭德李相爷啊。”

    “啥,李昭德?”崔耕一口老血好悬没喷出来,道:“老爷子,您也太看得起我了吧?我一个小小的五品……啊,不,是六品官,能办的了这么大的事儿?”

    柴云瑞满脸地失望之色,叹了口气道:“不行吗?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苦笑道:“就算不谈谋反案,李昭德收受孙万荣贿赂乃是事实,现在契丹又成了朝廷的心腹大患,我实在想不出他不死的理由。呃……柴前辈,您能不能告诉我,为啥非要救李昭德啊?”

    柴云瑞从腰间拿出一把小酒壶一饮而尽,道:“此事也是说来话长。二十多年前,我一时失手,为洛阳令所擒,关进了大狱。幸好,当时高宗皇帝东巡……”

    待听柴云瑞讲完之后,崔耕才明白,当初他当初抛下碧儿入洛阳的目的,不是杀来俊臣和万国俊,而是曾经在广州和自己称兄道弟的殿中侍御史侯思止!

    原来,柴云瑞被高宗李治释放之后,游历江湖,偶然间和一个叫秦艳艳的美妓好上了。

    柴云瑞花费重金为她赎身,并且娶之为妻。

    一年后,秦艳艳生下一女,就是碧儿。

    可柴云瑞过惯了江湖生活,夫妻二人一直聚少离多。

    三年后,秦艳艳对他发出了最后通牒,说自己只想嫁一个普通人夫妻恩爱白头偕老,不想夫君终日打打杀杀的,为他提心吊胆。所以,给柴云瑞两个选择:要么夫妻合离,要么柴云瑞退隐江湖。

    柴云瑞当然不觉得自己有错,选择了前者。

    唯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,多少次午夜梦回,他又暗暗后悔。但是,此时后悔已经晚了,秦艳艳已经改嫁给洛阳城内的一个小吏,夫妻恩爱,举案齐眉。

    柴云瑞也只得把这份感情埋在心里,抚养碧儿长大成人。

    然而,四年前,从洛阳传来一个消息,彻底改变了柴云瑞的命运——秦艳艳死了,因为侯思止偶然间看到了她,垂涎他的姿色,先杀了那个小吏,再逼她改嫁,最后秦艳艳自尽而亡。

    于是乎,柴云瑞把碧儿托付给了褚云娘,亲自入洛阳,寻机刺杀侯思止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那以后,侯思止已经被李昭德杖毙了。

    柴云瑞就找了个机会,当面向李昭德道谢。

    李昭德能在武则天眼皮子底下独揽朝政四五年,还是很有人格魅力的。柴云瑞和他一番交谈之后,深深佩服,就决定留在李昭德身边为他效力,替他干了不少秘密差事。

    后来,李昭德谋反案发,柴云瑞想尽办法,也束手无策,心情郁闷之下,买醉度日,这才有了当初小酒馆内的一幕。

    说实话,当时他已经意志消沉至极,生无可恋,才任由小二如此折辱。

    也就是听说了秦雨儿的惨事之后,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前妻秦艳艳,才重新燃起了斗志,设计杀了万国俊。

    崔耕听到这里,好像模模糊糊抓着了点什么,道:“小子明白了,您杀苏宏晖,的的确确是因为他的外室郑瑶!”

    柴云瑞点头道:“不错,艳艳去世后,老夫多次回想,若是当初我愿意退隐江湖,艳艳也就不会死。说起来,老夫就是一个负心薄幸之人。该死!天下负心薄幸的男人尽皆该死!”

    擦!复心薄幸的男人都该死?您因为爱人死了,思想偏激也就罢了。咋不去自杀,却把苏宏晖宰了呢?

    崔耕一边暗暗腹诽,一边道:“那您这几天夜探龙门温泉,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救李昭德,老夫是没办法了。所以,我想暗中打探打探,朝中哪位大佬有救李相的心思。结果……一个也没有。不得不说,李相这几年得罪的人也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沉吟道:“如果非要救李昭德的话,朝中大臣不成,小子我更不成,不过……有一个人兴许能成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当初的大周宰相,如今被贬为彭泽令的狄仁杰。他深得陛下信重,如果能够复相,而且愿意为李昭德说话的话,还是有几分希望的。”

    柴云瑞为救李昭德殚精竭虑,当然知道此事的难度。

    他稍微一思量就明白,崔耕这个建议,虽然还是把握不大,但总算是一条可行之策了,道:“那咱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,帮助狄仁杰复相,不知二郎你计将安出?”

    好么,原来还是崔汤监呢,现在就改成二郎了,这老爷子也真够势力的。

    崔耕暗暗翻了几个白眼,道:“此事只能因势利导。咱们首选要做的,就是先勾勾陛下的心思。比如说,在温泉旁,您帮着题一首诗……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