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400章 一起分过赃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400章 一起分过赃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此造反非彼造反。

    崔耕被那小官拉着一路急行,功夫不大,就来到了一排没有窗户的房子前。

    这排房子叫暖房,里面种了菠菜、韭黄、黄瓜等菜蔬。

    香山多温泉,把温泉水引入其中,加以密闭,就可以使房间内温暖如春,便于这些菜蔬生长。

    冬天能吃到时新蔬菜,对于皇家来说,也不是件容易事,一般来讲,这些菜蔬是专供皇宫大内的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全被太平公主一锅端了。

    暖房外,太平公主换了身衣服,笑意吟吟背风而立,似乎在专门在等候崔耕的到来。

    她身穿裘袍,外罩鹤氅,脚蹬鹿皮靴,手捧小手炉,纤细的脖颈上缠了一条雪白的狐狸领,越发衬得佳人眉目如画,面赛桃花。

    “娘的,这太平公主长得是真漂亮啊!”尽管知道红颜祸水,崔耕还是不由得心中一震,暗暗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太平公主阅人无数,马上就看穿了他那点小心思,略显得意得一笑,道:“怎么?崔汤监可是对马车里的事后悔了?本宫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哦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后悔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面色有些尴尬,赶紧转移话题,道:“咱这温泉汤监的反季蔬菜,是专供陛下的。虽然说公主您不是不能享用,但来个一锅端,不合适吧?再说了,这么多菜蔬,您一个人也吃不完不是?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漫不经心地道:“专供皇家大内的菜蔬,也不是陛下一个人吃的,本公主想用这些菜蔬宴客,有何不妥?至于说合不合适的……本宫不是给你留了条子了吗?陛下怪罪下来,你让陛下找我问罪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苦笑道:“就算有那条子,我们温泉汤监也有看守之责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?看守之责?那二郎你就担了呗。”太平公主忽闪着大眼睛,腻声道:“二郎,在马车里,你可是答应过本宫,要在温泉汤监补偿我的,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?”

    我~日,敢情是在这等着我呢!

    崔耕简直欲哭无泪,道:“但这补偿也不能是慷他人之慨啊!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拍了拍崔耕的肩膀,安慰道:“好了,本宫不会害你的,你要是办好了那件差事,不仅能官复原职,再大的罪过陛下都能宽恕,本宫吃点反季蔬菜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嫣然一笑,眼波流转道:“本宫又怎么舍得欺瞒二郎呢?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突然伸手,扯着崔耕的袖子,道:“那些蔬菜本宫摘都摘了,难道还能种回去不成?一个羊也是赶着,俩样也是牵着,这温泉汤监的好东西可真不少,有钱都没处买去,咱们就再来次大扫荡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崔耕脸都绿了,盯着眼前堆积如山的物资道:“这……这些你都要拿走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本宫怎么会那么没眼色的。”

    崔耕这才长松了一口气,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不过,太平公主下一句话直接让他的希望完全破灭:“这些东西咱们三七分,我七你三。怎么样?本宫够对得起二郎吧?”

    随即,冲着身后的杨行云召了招手,道:“拿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杨行云也是一脑门子官司,哆里哆嗦将一沓子文书递了过来,上面写的无非是,太平公主于某年某月某日,取走了温泉汤监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李令月毫不迟疑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又递给了崔耕。

    都到这时候了,崔耕还能怎么办?也只得牙一咬心一横,把自己的名字也签上了。

    从表面上看,整个过程完全合理合法,不过实际上……合法个屁啊,这里面绝大多数东西都是皇帝专用好不好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崔耕这个汤监还参与分赃了。证据确凿,来俊臣稍微一查,他就得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崔耕苦着脸道:“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,公主您现在总该交代,,陛下到底让我啥差事了吧?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笑道:“二郎别着急,那个差事简单的很呢,你把一个人招待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吐蕃王子都松芒布。他奉了吐蕃赞普赤都松赞之命出使大周,偶感风寒,生了一场大病。所以,陛下让他在龙门温泉汤监暂住疗养。”

    崔耕奇怪道:“不对吧,吐蕃王子出使这么大的事儿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都松芒布在路上就生病了,没进洛阳城。”

    崔耕还是感到有些奇怪,道:“即便如此,伺候人这事儿下官也不擅长啊,陛下为啥非让我当这个龙门汤监?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对答如流,道:“因为二郎你素有急智。这都松芒布其实都好得不多了,但他就是不肯洛进阳。所以,二郎你的差事就是,满足他的一切要求,务必让他心甘情愿地觐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真挺符合逻辑的,如今大周接连败给契丹两次,王孝杰战死,正是最虚弱的时候,可不就得好好安抚吐蕃这个宿敌吗?

    崔耕点头,道:“好,那下官就勉力为之。不过,陛下不是安排咱们俩人干这个差事吗?那公主你呢?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舔了舔嘴唇,促狭道:“本公主的差事,当然是好好地陪陪这位吐蕃王子了,不知二郎你吃不吃醋呢?”

    崔耕心里还真有些微微的酸意,道:“公主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在崔耕的想法里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大周再怎么失败,也不至于要太平公主无名无份地陪土蕃王子的道理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是,这太平公主还真没开玩笑,当天晚上就宿于都松芒布的住处,和这位吐蕃王子双宿双~飞了。

    娘的,这到底真是武则天的意思,还是太平公主自己春心荡漾,想换换口味呢?

    于公于私,崔耕都感到非常郁闷。

    然而,形势比人强,第二天他还得以龙门温泉汤监监正的身份,去拜见这位吐蕃王子都松芒布。

    大殿中,太平公主和一个身形瘦弱的男子并排而坐。

    一件宽宽大大的袍子,把他的手脚完全遮盖。再往他的脸上看去,白纱半掩,唯露出一双亮如珍珠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看来这就是吐蕃王子都松芒布了。

    崔耕躬身行礼道:“龙门温泉汤监崔耕,参见太平公主殿下,参见吐蕃王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都松芒布的嗓子有些沙哑,道:“崔汤监快快请起,本王子大病初愈,见不得风,所以才带上了这白纱,还请崔汤监见谅啊。”

    “您实在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才不管这小白脸为啥遮着白纱呢,问道:“不知王子殿下在这住的可还习惯?”

    都松芒布道:“大周不愧是天朝上国,器物化美,饮食精致,本王子也没什么不习惯的。只是……此地除了我那几个随从之外,没什么吐蕃人能和我说话,本王子甚是思乡啊。”

    崔耕想了一下,道:“这个好办,洛阳城中,有不少吐蕃商人,不如外臣把他们招来陪伴殿下?”

    “不妥!本王子往日结交的都是些达官贵戚,跟一些普通商人有什么好聊的?”

    崔耕皱眉道:“那依殿下之见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办法,不如归去,不如归去啊!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站起身来,冲着太平公主微微一抱拳,道:“多谢公主热情款待,只是本王子出来一年多了,思乡甚切,这洛阳就不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介啊!”

    崔耕可是真着急了,吐蕃王子要是走了,自己在温泉汤监弄得那些亏空可咋办?还是那句话,这里面的东西,你就是再有钱,也没处买去啊。

    他赶紧道:“王子殿下若觉得没人说话,完全可以跟外臣我说啊。”

    都松芒布有些怀疑,道“你?本王子跟吐蕃商人都没什么好聊的,你就更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外臣虽然不是吐蕃人,但颇为健谈,想必足以慰藉王子殿下的思乡之情。”

    都松芒布又坐了回去,嘴角微翘,道:“好吧,本王就暂且信你一回。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不知王子殿下想聊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崔汤监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聊聊王子殿下的爱好,您平时喜欢啥?”

    “睡觉。”

    睡觉也能算爱好?崔耕被堵得直翻白眼,道:“呃……那除了睡觉呢?”

    都松芒布双手一摊,道: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那要不,咱们谈谈诗词歌赋?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!”

    “以史为鉴,可以知得失,您想不想听外臣讲讲史?”

    “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聊了几句,崔耕再傻也明白过来了,这位是故意不配合啊。

    这可咋办?

    嗯,看来不出绝招是不行了!

    崔耕干咳一声,道:“下官有个精彩的故事,不知王子想不想听?”

    直到现在,都松芒布才表现出了点兴趣,道:“什么故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《三国演义》,讲得是东汉末年,宦官当权,民不聊生。张角兄弟发动黄巾起义,官军闻风丧胆。为抵抗黄巾,幽州太守刘焉出榜招兵。榜文前,刘备、关羽、张飞三兄弟萍水相逢,志趣相投,于桃园结为异姓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刚说到这,都松芒布已经皱着眉打断道:“王侯将相勾心斗角,打打杀杀的,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行,那咱们再换个别的,却说,不知哪朝哪代,有以宋江为首的一百零八位好汉在梁山聚义,替天行道,除暴安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一帮子江湖草莽,没的污了本王子的耳朵。”

    崔耕心里一凉,暗想,这回可完了,四大名著里边《西游记》早已流传天下,人家都松芒布肯定听过。《三国演义》和《水浒传》他又不敢兴趣,难不成要讲《红楼梦》?情情~爱爱,哭哭啼啼的,人家吐蕃王子能感兴趣吗?

    唉,没奈何,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外臣这里还有一个故事:却说女娲炼石补天,剩余一块未用,弃在青埂峰下。这块补天石受了日月精华,渐生灵性,受封为神瑛侍者,负责灌溉灵河边上的一株绛珠仙草。后来,神瑛侍者下凡造历,绛珠仙草决定也下凡为人,用一生的眼泪偿还神瑛侍者的甘露之恩……”

    说来也怪,随着崔耕娓娓道来,那吐蕃王子的眼神越来越亮,似乎颇为受用。

    太平公主对《红楼梦》也很感兴趣,手托香腮仔细倾听。她忽而眉开眼笑,忽而眉头紧蹙,忽而眼圈泛红,竟然真的为故事中的人物悲春伤秋起来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崔耕从早上讲到中午,又从中午讲到了红日西坠,玉兔东升。

    崔耕喝了一口茶,道:“王子殿下,时候已然不早,咱们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吃完了饭,再听崔汤监讲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崔耕苦笑道:“吃完了饭,您就该歇息了啊。”

    都松芒布连连摆手,道:“不用,不用,本王不困。”

    日,这还没完了!

    最后,崔耕好说歹说,才让都松芒布同意今天暂且休息,明天接着听。

    时光似箭,眨眼就是三天过去了,崔耕的《红楼梦》已经讲完。

    按说现在吐蕃王子病好了,也不思乡了,就该前往洛阳,拜见武则天了吧?

    可人家一点挪窝的意思都没有,他表示龙门温泉甚好,就在这听崔耕讲故事了。

    什么?你说没新故事了?那本王子思乡心切啊,这就要回吐蕃去。

    谁让咱上了太平公主的贼船,弄了亏空了呢?

    没奈何,崔耕也只能是继续搜肠刮肚地讲故事。

    既然《红楼梦》有效,崔耕也算明白都松芒布的口味了。不就是偏爱情向吗?《白蛇传》、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、《天仙配》……一个一个经典故事挨个来呗。

    一眨眼,又是十来天过去,崔耕不用再被逼着讲故事了。因为武则天带领群臣,一起来龙门汤监度假了。

    都松芒布今儿个被某位大臣引着饮酒,明儿个被某个大臣请去欣赏歌舞,后天又被上官婉儿邀着和武则天一起打双陆,玩了个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崔耕对此倒是乐见其成,都松芒布在大周玩的满意了,想必武则天也就不好意思追究自己坚守自盗的事儿了。事实上,他甚至怀疑,这场“分赃”行动,是这对心机婊母女俩给自己挖的一个坑。

    然后,他没想到的是,其中的套路,比自己预想中要深得多。

    这一日,夜半三更时——

    “崔汤监,可还记得老夫否?”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,出现在了崔耕的床头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