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89章 再添夺妾仇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89章 再添夺妾仇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李尽忠是武则天的心腹之患,至于崔耕和陈子昂?一个著作郎一个殿中侍御史,在女皇陛下看来,秀才造反三年不成,简直连疥癣之疾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武则天瞬间就被转移了注意力,道:“哦?崔著作何出此言?

    来俊臣被崔耕在最后关头翻盘都翻怕了,赶紧道:“崔著作,你要是想说什么朝廷有十胜,契丹有十败之类的屁话,还请免开尊口。这种言语,本官用脚指头,都能想出十篇不重样的来!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笑,当然道:“当然。事实上,我认为李尽灭(李进忠)不足为虑的原因只有一条……他快要死了,死人能对我大周造成什么威胁?”

    “啥?死……死了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朝堂内可就炸了庙了。

    你崔耕就算要找理由,也找点像样的好不好,人家李尽忠一没病二没灾,还刚刚打了个打胜仗心情正好,凭啥你崔耕说死人家就得死啊!

    上官婉儿也不知崔耕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待人们的声音渐低,问道:“莫非崔著作在契丹内部有眼线,得知李尽灭一病不起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下官一个小小的著作郎,怎么可能在契丹安排什么眼线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要不就是,你想说,李尽灭杀戮甚重,必遭天谴?”

    崔耕看了一眼王孝杰,道:“王尚书杀的人绝不比李尽灭少,下官这么说,不是把王尚书也骂进去了吧?实不相瞒,李尽灭的确是遭了天谴。不过,此天非“上天”,而是“天子”!”

    “天子?”

    崔耕忽然跪倒在地,道:“不错,天子,就是陛下!两个多月前,陛下亲自下令,改李尽忠为李尽灭,孙万荣为孙万斩。陛下金口玉言,言出法随,李尽灭焉能不死?”

    众朝臣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没法说话啊,反驳崔耕?那不是等于承认武则天不是真命天子吗?

    但是赞同崔耕?这个理由也太无稽了。好么,武则天金口玉言,咒谁谁死,这是皇帝啊还是巫婆啊?她要是真有那么大本事,还要文武百官干啥,还要百万大军干啥?

    这时候就该武则天说话了,她有些迟疑道:“朕说得话真有那么管用?依崔爱卿看,李尽灭离死不远,那孙万斩该什么时候死呢?”

    崔耕通过后世的历史知道,李尽忠现在差不多该歇菜了。但是孙万荣?人家的身体好得很呢,只要不兵败被杀,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死?

    崔耕道:“陛下改李尽忠为李尽灭,那他当然就活不了多久了。但是,改孙万荣为孙万斩,这斩了未必死啊,到底什么时候死,微臣就说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这逻辑还真能自洽!

    来俊臣眼睁睁地看着胜利从手边飞走,气急败坏地道:“简直是岂有此理!崔著作,你说李尽灭快要死了。我来问你,他到底什么时候死?这个月,下个月?还是一年后?总得有个准日子吧?”

    崔耕清清楚地记得,李尽忠是在黄獐谷之战后,一个月内去世的,老神在在地道:“不在下个月,也不是在一年后,这个月内自见分晓。来少卿如果不信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咱们就赌上一赌?一个月内,若是没有李尽灭身死的消息传来,我崔耕就认下了这勾结契丹之罪。但若是一个月内,李尽灭死了,还请来少卿输给本官个小小的彩头——也就你抢来的那个小妾,秦雨儿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他说得如此笃定,来俊臣还真有些犹豫了。

    当初在大理寺正堂上,来俊臣亲耳听到,崔耕说阎知微必遭族灭结果怎么着?一语成谶!

    再想到崔耕那些传说,冤鬼托梦天降甘霖,祭祀蝗神平定蝗灾……这家伙还真有点神神叨叨的,说不定真能通过蛛丝马迹,判断李尽忠的死期呢。

    眼瞅着来俊就要跳出崔耕为他挖的小坑,然而,不怕没好事儿,就怕没好人。

    来俊臣的头号心腹兼智囊万国俊,眼珠一转,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朗声道:“崔著作这个赌约好没道理,你要是输了,即便自己认下了通敌之罪,若是没有其他的证据,来少卿也无法定案。但若是赢了,却白得一个俏佳人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那依万御史之见,这个赌约该如何呢?”

    “哼,你要是输了,就把自己的小妾王美芳输给来少卿,你要是赢了,来少卿就输给你秦雨儿!小妾换小妾,赌约公平,童叟无欺。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不会答应这个赌约,以自己为赌注没关系,但拿王美芳顶缸算什么回事?那不是等于把王美芳,当成了自己的一个附属物件了吗?这对于拥有后世记忆的崔耕来说,是万万不可容忍的。

    另外,他提出这个赌约的真正目的,是秦雨儿的身世太可怜了,想救她出苦海。要是实在救不了也就救不了呗,咱崔小哥是俗人一个,做好事只做力所能及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打了个哈哈道:“王美芳还没过门,这个赌约本官无权答应。如果来少卿不愿意地话,那就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不,不能这么算了!”

    来俊臣可不懂什么“男女平等”,还以为自己的狗头军师立功了,拆穿了崔耕的小心思呢。好不容易胜利在望了,他焉肯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?

    来俊臣道:“这个赌约本官接了,我输了就输秦雨儿。你崔耕输了呢?我既不要王美芳,也不要你认下通敌之罪。单单你崔耕辞官不做就行,这个条件够宽松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就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当即,在金銮殿上,武则天和群臣的众目睽睽之下,崔耕和来俊臣击掌为誓。

    按说这很不合规矩,但周军这一场失败太过惨重,简直把里子和面子都掉光了。大家都盼着真如崔耕所料,李尽忠身死,所以,竟然没有一个人开口阻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天后,明堂。

    武壮跌跌壮壮地跑了进来,道:“陛下,大喜,大喜啊!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?慌里慌张地,成何体统?”武则天强自按捺住激动地心情,将一篇奏章看完,才慢条斯理地道:“怎么了?可是契丹那儿有消息了!”

    武壮小心翼翼地将一份公文,放到了武则天的面前,就“没错,就在三天前,李尽灭得了一场大病,暴病而亡。如今契丹已经群龙无首,全军覆灭指日可待了。微臣为陛下贺!”

    这份公文没封面,任何人都可以看,这就是传说中的露布了。

    武则天心里边高兴无比,嘴里却开始吹毛求疵道:“哼,张九成这家伙也好意思露布飞捷,李尽灭之死,和咱们大周有关系吗?没的让那些藩国笑话了去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凑趣道:“谁敢笑话咱们大周啊,张总管只写了公文,没让传令之人打出大旗,已经够低调了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颇感兴趣地道:“哦?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解释道:“若是没有崔著作和来少卿打赌的事儿,还能说李尽灭之死和大周没关系。但是现在……那些藩国恐怕都在赞叹陛下金口玉言,洪福齐天呢!”

    武壮也插话道:“崔著作这个赌约的作用可真不小。当初契丹十万大军围攻檀州,形势非常危,张九节都督没办法,就把这个赌约说了出来。官兵们顿时士气大振,决定拼死也要撑过十天去。结果,五天不到,契丹就因为李尽灭之死退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还有这等事?”

    武则天拿起那份文书仔细观瞧,道:“没想到这个赌约,竟然救了朕数万赤子,崔爱卿的功劳不小啊。对了,赌约中那个女子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好像叫秦雨儿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妾而已,听说还是来俊臣抢来的。武壮,你传朕的旨意,让来俊臣把人赶紧送过去!”

    顿了顿,武则天又改了主意,道:“对了,你劝来俊臣以大局为重,送人的时候要客客气气,风风光光地。朕要让天下人都知道这个赌约!”

    武壮明白,武则天实际上,就是要宣扬自己君权神授——朕改个名字,敌人就死了,你们这些乱臣贼子怕不怕?

    别管崔耕是真的掐指一算,还是通过什某种手段确定了李尽忠的死期,反正女皇陛下就是认了这一条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司农少卿府,正堂屋。

    来俊臣强打笑容,道:“武中郎慢走,来某人今日身体不爽,就不送您了。来人,给武中郎拿五十两银子的茶水钱。”

    武壮知道他心里不痛快,微微一抱拳,道:“那杂家就却之不恭了。来少卿,你可得记住陛下的话,大局为重,大局为重啊!”

    来俊臣颇为洒脱地道:“武中郎且放宽心,下官都懂,我这名声早就臭了,也不差这一遭!”

    “那杂家就放心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武壮施施然转身离去,来俊臣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,最后竟然变得无比狰狞!

    “大局为重?大局为重你妹啊!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来俊臣猛地将几案上的公文器皿一扫而空,恶狠狠地道:“纵是来某人负了天下人,可对你却没有半分亏欠!我对你忠心耿耿,为了你的帝位殚精竭虑,你就是这么对我的?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,你……你这是要我把自己的老婆亲手送给别人啊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武则天此举,彻底把来俊臣惹毛了。

    对于别人来说,一个小妾而已,律比畜产,别说愿赌服输了,平时高兴了送给朋友也没啥。

    但是,来俊臣不同啊,他亲爹蔡就是亲手把身怀六甲的老婆,输给了赌徒来操。换言之,还是胎儿的来俊臣,就一没留神有了俩爹,从小长大不知受了多少冷语和白眼。

    现在,来俊臣自己又把秦雨儿输出去了,让他深深地感到了命运的嘲弄。

    更不能忍的是,他平生最大的靠山武则天,非但不帮他转圜,反而还要再落井下石!

    万国俊可不知来俊臣的阴暗心思,听他都骂到武则天的头上了,赶紧劝道:“来少卿还请慎言,那秦雨儿是小妾,连诰命都没有,谈不上夺妻之恨啊!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来俊臣恶狠狠地盯着万国俊的眼睛,道:“那你告诉本官,我的妻在哪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万国俊瞬间就没词儿了。

    来俊臣爱好古怪,不喜欢黄花大闺女,独独喜欢有夫之妇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虽然女人很多,却一直没成亲。好不容易看上王美芳了,不惜矫诏也要和她成亲吧。却被崔耕抢走了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崔耕是抢完了妻继续抢妾啊!仔细琢磨琢磨,来俊臣遇见了崔耕,也真是够倒霉的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勾起来俊臣的伤心事,咽了口吐沫,赶紧转移话题,弱弱地道:“不管怎么说,这个秦雨儿是您自个输的,也不能怪陛下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自个输的?我自个输的?要不是你小子,我能接这个赌约吗?”

    这话可把来俊臣惹毛了,劈头盖脸地就打了过去!

    万国俊不敢躲闪,很是挨了几下,偷眼观瞧,但见来俊臣的眼珠子都红了,知道今日之事不能善了。

    他心暗想,来俊臣心狠手辣,弄不好我今天就得交代在这!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诶,有了!

    忽然,一条毒计涌上了万国俊的心头,道:“来少卿,请听卑职一言!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局为重,说得可不仅仅是咱们。”然后,他附在来俊臣的耳边,嘀咕道:“咱们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。”

    来俊臣听完了眼前大亮,道““好,真不愧是毒秀士万国俊,咱们就这么办了,且看他崔二郎如何收场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