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87章 女皇索故人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87章 女皇索故人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知道后世的历史,当然明白,人家张鷟就是这么值得尊敬。

    张鷟,字文成,自号浮休子,深州陆泽人,唐高宗李治调露年登进士及第。当时著名文人蹇味道读了他的试卷,叹为"天下无双"。

    此后,张鷟又应"下笔成章"、"才高位下"、"词标文苑"等八科考试,每次都列人甲等。时人称他有如成色最好的青铜钱,万选万中, 赠号"青钱学士"。

    这个雅号后来成了一个典故,被用来称赞那些才学高超、屡试屡中的人。

    张鷟的文学水平达到了什么程度呢?这么说吧,新罗和日本的使节每次来到朝廷,都削尖了脑袋四处打听他有没有新的作品问世,一旦打听到有,就立刻不惜重金和珠宝买走,回国后广为传诵。

    到了后世更不得了,他写的《朝野佥载》,成为研究唐史的重要资料;《龙筋凤髓判》乃是有名的判例集,不知救了多少条人命。

    还有眼前这本《游仙窟》,开了一代小黄文之先河,后世……好吧,也有不少人非常喜欢。

    当然了,光是这些,还不值得崔耕如此激动,最关键的是,他和卢若兰的姻缘,就是因为卢景祚受的那场不白之冤。

    而解决这场不白之冤的法子,就是人家张鷟在《龙筋凤髓判》中提到的。某种意义上说,张鷟就是自己和卢若兰的大媒人啊。

    张鷟可不知道自己和崔耕还有这番渊源,迟疑道:“崔著作可是对在下的《游仙窟》非常满意,才行此大礼?不至于吧,当初魏王千岁见了,也只是引为知己而已啊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么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了,只得转移话题,道:“张御史找本官到底有什么事?咱先说好,您那些文章虽然精彩无比,却与我的《神都时报》风格不符,恐怕不能刊登啊。”

    “崔著作您想哪去了,我那些都是游戏之作而已,刊不刊登无关紧要。呃……今天本御史找崔著作是有正事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张鷟下意识地看了武承嗣一眼,武承嗣马上就知情识趣地道:“不好意思,本王失陪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请便。”

    这么厉害?连武承嗣都赶走了?看来张鷟这个侍御史,很不那么简单啊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敢问张御史,您找本官到底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鷟面色一肃,道:“实不相瞒,陛下有旨意,命本御史找寻壁龙的下落,可找来找去,都是毫无线索。崔著作有崔青天之名,不知何以教我?”

    “崔青天?”

    崔耕干笑一声,道:“张御史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,崔某人那点微末道行,哪能入得了您的法眼?如果我没料错的话,您是因为我和褚云娘有些瓜葛吧?这让我出卖朋友……恐怕……有些强人所难了。”

    张鷟连连摇头道:“诶,崔著作你这么想就完全错了。二十多年前,陛下和高宗皇帝被困在长安和洛阳之间,多靠了壁龙才得脱大难。说起来,壁龙对陛下有恩无仇,陛下又怎么会加害他呢?无非是年纪大了,想找个老朋友叙叙旧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崔耕想想也对,点头道:“好,那本官就勉力为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洛阳道德坊,褚宅,正堂屋。

    褚云娘秀眉微蹙,道:“崔著作要找壁龙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本官要找,是陛下要找,是这么回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简要地把事情的经过介绍了一遍,最后道:“我琢磨着吧,陛下要是想害壁龙,二十多年前就动手了,何必要拖到今天?恐怕她真的就是想和壁龙单纯地叙叙旧。壁龙总这么躲着,总不是办法吧?”

    褚云娘苦笑道:“这可麻烦了,不瞒崔著作说,妾身是实在不知道陛下要找的那个壁龙在哪啊。”

    崔耕早就经卢若兰提醒过,褚云娘和壁龙不是那种关系,倒也不疑心褚云娘是在骗自己,道:“你不是有壁龙令吗?难道没办法和他联系上?”

    “这壁龙令么……你瞧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崔耕顺着褚云娘的手指望去,只见褚云娘的丫鬟碧儿冲着自己咧嘴一笑,然后陡然向自己跃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崔耕眼前一花,但觉头上凉飕飕的,伸手一摸,头顶的乌纱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碧儿在不远处站定,笑嘻嘻地道:“崔著作,你觉得妾身这个当代壁龙身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崔耕恍然大悟,从始至终,褚云娘的倚靠,就是眼前这个小丫鬟,而不是二十多年前可以让饥民从命的壁龙!

    当初壁龙为什么不直接行刺武懿宗,而是趁着黑暗动手?非不为也,实不能也!

    说穿了,当时就是碧儿趁黑削落了武懿宗的头发,又回复原位。虽然这身本事也还算不错,但远称不上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褚云娘解释道:“妾身几年前,的确被壁龙救过,不过绝无男女之情。四年前,他说要干一件大事,生死未卜,就把女儿托付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壁龙的女儿也就是碧儿?”崔耕又问道:“那他说没说过,那件大事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褚云娘想了一下,道:“他倒是没说,不过妾身猜测,可能是和来俊臣或者万国俊有关,四年前,也就是长寿二年,万国俊被陛下派去岭南道查流人谋反的案子,一夜之间,就连杀了三百多人。妾身估摸着,这里边兴许有壁龙看重的人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嗯,这个猜测很靠谱。不过……以壁龙的本事,要刺杀万国俊真的很难?”

    褚云娘轻抿朱唇,含笑道:“崔著作是不是被那些传言吓住了?其实也就是初代壁龙天下无敌,他的后人就只能算技击高手了。不瞒崔著作,我们到长安来,一是投靠一个故交,二是找寻碧儿爹爹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诶,对了。”崔耕忽然想起来推事院的一幕,道:“你们那个故交,在丽竞门中很吃得开啊,连牢头都卖他三分面子,他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碧儿忽然插话道:“我们要投奔的人叫卫盛和,现在官居刑部侍郎之职,和褚家是世交,以前就对我家小姐多加照顾。不过,在推事院中吃得开的,却是他的三儿子,人称卫三郎,叫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和褚云娘又说了几句闲话,就告辞离去,找张鷟复命了。张鷟也是真着急,马上就拉着崔耕入宫面圣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天将二更,宵禁即将开始,崔耕本以为这么晚了,武则天不会召见呢,没想到,张鷟的牌子一递进去,武则天马上宣召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听了他们的介绍后,还赐下了金牌两面,正面写着“如朕亲临”,背面刻着繁复的花纹,精美异常。

    “查,你们两个给朕好好地查!对于壁龙,朕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    武则天的话不断在脑海中回荡,出了宫门,崔耕有些疑惑道:“我说张御史,你觉得,单是叙叙旧,值得陛下如此大动干戈吗?好么,半夜宣召,连如朕亲临的金牌都赐了。是不是这壁龙的身上,有什么天大的秘密啊?”

    张鷟往四下里看了一眼,颇为猥琐地道:“嗨!什么秘密啊?依我看啊,是陛下春心动了!”

    “春心动了?有道理!”

    崔耕稍微一琢磨,就被张鷟说服了。

    如今薛怀义已经被武则天派人暗杀了,御医沈南璆被武则天榨成了药渣,实在支撑不住,告老还乡了。张昌宗和张易之还没出现,女皇陛下现在可不正是空虚寂寞冷吗?

    某日,武则天午夜梦回,想到二十年前那个雄姿英发的男子汉,春心大动,命人穷搜天下……嗯,还真是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张鷟掂了掂手中的金牌,道:“崔著作,你说咱们该怎么查这个案子?我知道你和丽竞门有仇,要不……咱们现在就把来俊臣和万国俊抓起来,好好地炮制一番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