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86章 答案终揭晓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86章 答案终揭晓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皇宫,明堂第五层。 ()

    “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崔耕跪倒在地,偷眼一瞄,就开始心里打鼓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除了武则天之外,就是五位宰相:娄师德、苏味道、李峤、李元素、孙元亨,三位朝廷亲王:梁王武三思、魏王武承嗣、河内王武懿宗,以及夏官尚书王孝杰、司农少卿来俊臣和内舍人上官婉儿。

    上次遇到类似的阵势,是武则天招自己问对,那还在正常范围内。但是这次,小太监传得旨意明明白白,是议事啊!

    这里面随便拿出来一个,都比自己的身份高了不知多少倍,有什么事吩咐下来就行了,和自己议什么事啊?

    武则天似乎看出了他的所思所想,赐座之后,淡然一笑,道:“崔爱卿,朕今天招你来,主要是想让你在《大周皇家报》和《神都时报》上,报道一件大事呢。”

    来俊臣看不得崔耕如此得女皇看重,道:“那我丽竞门的《洛阳时报》上,是否也刊登此事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《洛阳时报》诲淫诲盗,着从今日起停办。”

    “啥?停办?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武则天轻拍了下几案,脸色微沉,道:“嗯?”

    来俊臣太了解武则天了,这位陛下等闲不会情绪外露,如今这番作态,无疑已经是心中愤怒达到了极点!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武则天那股子邪火到底是从哪来的,但已经不敢再炸刺了,恭敬地应道:“遵旨!”

    武则天这才微微颔首,开始了正题:“朕昨日接到飞鸽急报,契丹松漠都督李尽忠联合妻兄诚州刺史孙万荣,起兵反叛,杀营州刺史都督赵文翙,俘虏官兵数百人。李尽忠自称“无上可汗”,以孙万荣为先锋,纵兵掠地所向披靡。旬日之间,契丹已经聚众十万,如今正在猛攻檀州。朝廷到底该怎么办,大家议一议吧。”

    “旬日之间十万之众?”武承嗣当时就忍不住了,道:“这不可能啊!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朝廷不早就该知道了吗?有信鸽的又不是只有他檀州都督张九节。”

    来俊臣就比他聪明多了,阴阴地一笑,道:“那还用问吗?有些王八羔子不念陛下的天高地厚之恩,做了契丹的内应,其他的信鸽都已经被拦截了!”

    其实这个道理大部分人都能想得到,不过在来俊臣把话挑明之后,还是不少人脸上变了颜色——能同时拦截那么多信鸽,这股子反周势力的实力也太强大了一点,要想把契丹之乱平定下去,恐怕没那么容易啊!

    然后,以宰相娄师德打头,夏官尚书王孝杰收尾,众高~官依次发言,研究对策。

    最后决定,左鹰扬卫将军曹仁师、右金吾卫大将军张玄遇、左威卫大将军李多祚、司农少卿麻仁节等二十八将,率兵十万,征讨契丹。

    武则天点头同意,不过在下旨的时候,又加了一道旨意:改李尽忠的名字为李尽灭,孙万荣为孙万斩。

    最后,武则天又看了崔耕一眼,道:“崔著作,你虽在京城,但对契丹的事,也多费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,微臣一定在报纸上好好地骂骂他们!哼,前年契丹还向微臣学习蚯蚓养鸡的技术呢,现在竟敢起兵造反了,真是一帮子忘恩负义之徒!”

    武则天故作漫不经心地道:“除了让我大周百姓都明白契丹忘恩负义之外,也要让藩国们明白。崔著作名扬天下,在藩国中好友甚多,最好给他们写几封书信,对他们晓以大义。”

    你妹啊!

    崔耕瞬间就秒懂了武则天的意思,自己在藩国哪有什么“好友”啊,分明是只有一个“女友”——突厥公主拉达米珠!

    不用问,武则天昨天那么抬举自己,就是盼着自己努力干活,通过拉达米珠的关系,把默咄稳住。要不然,契丹和突厥同时发难,真够大周喝一壶的。

    不过,崔耕还是有个问题没考虑清楚。

    自己是通过后世的记载,知道这场叛乱非常难以平定。但如今怎么一开始,武则天就做了最坏的打算了呢?

    亲临崔府抬举自己,即便加上信鸽这件事,似乎也远远不够啊!

    难道说,她早就明白了,这事是李显在幕后主使,很多官员在和契丹暗通款取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随着众人拜别了武则天,出了明堂,一直神思不属。

    忽然,有人拽了拽他的袖子,道:“崔著作,崔著作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崔耕扭头一看,正是魏王武承嗣,迟疑道:“魏王千岁,您找下官有事?”

    “崔著作今晚有空没有?有人想通过本王,和你结交一番哩。”

    通过武承嗣认识我?

    崔耕顿时就有点懵圈儿,我和武承嗣也就是通过武延秀以及四海商会,有了那么点交情,根本就不算熟啊。这人想通过武承嗣认识我,圈子绕得也太大了一点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魏王府,花厅中,崔耕仔细打量着这位想和自己结交的人。

    这是个不到四十岁的中年人,身形微瘦,相貌清癯,三缕长髯飘洒胸前,一脸的书卷气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躬身,道:“崔著作,往昔多有得罪之处,万望恕罪啊!其实我和来俊臣也没什么交情,只是一时手痒,手痒……哈哈哈!”

    没见过道歉还大笑的,再说了,这有什么可笑的?这个逗逼到底是谁啊?

    武承嗣介绍道:“这位就是左肃政台侍御史张鷟,实不相瞒,当初在《洛阳时报》上登的那些文章,就是这位张兄的手笔哩。”

    敢情那些小黄文都是他写的啊!

    崔耕看向张鷟的目光顿时意味深长起来,暗忖道,你堂堂的侍御史写小黄文,自己偷摸写不就得了,别到处说去啊!

    孰料,张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,手捋着胸前的三缕长髯,得意道:“其实我也就是随便写了写,一没留神就把崔著作的《神都时报》打了个落花流水,实在惭愧啊,惭愧!”

    崔耕不服气地道:“什么落花流水?本官的《神都时报》不过是略占下风而已。哼,凭一些诲淫诲盗地文章冲起来的销量,有什么好得意的?告诉你,我崔飞将是不写,真写了不知比你高明到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张鷟听了眼前放光:“哦?果真如此?那崔飞将就写一个,也让本官开开眼界呗。”

    武承嗣也极感兴趣,道:“崔著作尽管写,本王绝不外传!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!

    既然话赶话都赶到这来了,崔耕也没办法,只得把当日献给太平公主的《十香词》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张鷟写的小黄文,也就是到这种程度了,只是用词比《十香词》粗俗一些。

    张鷟听了,不由得叹道:“崔著作此诗色而不淫,的确比我那些文章高明一些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服气了?”

    “哪啊,我是要出撒手锏了!”说着话,张鷟从袖兜中掏出了一本手抄书,递了过来,道:“请崔著作斧正!”

    崔耕接过来,一边翻着,一边喃喃道:“《游仙窟》?作者浮休子。”

    武承嗣在一旁解释道:“张鷟自号浮休子,崔著作,你知道,写这种书,总得用个化名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也对……咦,不对!”

    鷟(zhuo)是个生僻字,乃是凤凰的别称。崔耕刚听到这个名字时,只以为是“卓”或者“拙”呢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才恍然大悟道:“你就是一代文豪张鷟,《游仙窟》的作者?久仰大名,如雷贯耳,今日一见,崔某人真是三生有幸啊!”

    张鷟:“……”

    武承嗣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暗暗寻思,崔耕这是怎么了,一个写小黄文的,值得这么尊重吗?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