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85章 女皇隆恩重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85章 女皇隆恩重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众人以太子李旦为首,齐齐跪倒在地,山呼道:“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众卿平身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武则天虽然今年都七十多了,但善于修饰容貌,除了头发花白之外,直似五十许人。

    她往四下里扫视了一眼,很快就注意到了崔耕身旁那个紫衣少女,慈爱道:“你就是今天的新娘子卢若兰?来,站到朕的身边来,让朕好好地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卢若兰乖巧地答应一声,来到武则天的近前。

    武则天拉着她的手,叹道:“嗯,不错,天生丽质,我见犹怜,配得上朕的股肱之臣!”

    这下好,一夸夸俩,最关键的是,这可是皇帝金口玉言啊!

    卢若兰激动得小脸通红,躬身道: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没想到,人家武则天还没夸完呢,继续道:“崔爱卿可不简单啊,在做折冲府长史的时候,就为朕擒拿过倭皇;在当岭南道肃政使的时候,破过武三忠谋反案……”

    也真难为武老太太了,一桩桩一件件竟然记得清清楚楚,宛若亲历。

    四周的宾客们都听傻了,大周五品以上的官员能有上千人,女皇陛下别说记不记得他们的过往了,能不能认全都得两说。崔耕现在这状态叫什么?简在帝心啊!日后青云直上,那简直是一定的!

    然而,更令他们惊讶地还在后边。

    武则天最后道:“朕来得匆忙,也没带什么贺礼。这样吧,朕就赐下一副字,以贺崔著作的新婚之喜。来人,取纸笔来!”

    “啊?赐字?”

    这回终于有人惊呼出声了。

    武则天赐人东西不算什么稀罕事,比如封崔耕为江都县令的时候,武则天就赐了他宫衣一件。

    但赐字可就太难得了。

    武则天本身就是一名大书法家,她写的“飞白体”自成一派,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“钟繇竭力而难比,伯英绝筋而不逮。”

    她自重身份,很少赐字,就是有时候心情好了赐字给重臣,也只是书写该大臣的名字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给新人送贺礼,女皇陛下总不能只写名字了吧?

    娘的,崔耕何德何能,得陛下如此荣宠,他这简直是要上天啊!

    高兴、艳羡乃至嫉妒地情绪,开始在有些人的情绪中滋生。正在这时,给他们出气的人来了——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太监武壮快步进了大厅,跪倒在地道:“启禀陛下,外面来了很多人,说是来给崔著作道喜的,不知让不让他们进来?”

    武则天看了崔耕一眼,道:“看来崔著作的人缘好得很呢,都是些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“呃,太多了。打头的有梁王武三思,魏王武承嗣,河内王武懿宗,淮阳王武延秀,内史(中书令)娄师德,凤阁鸾台平章事(宰相)苏味道、李峤……还有洛阳令、司农少卿来俊臣。”

    “来俊臣?”武则天面色微微一沉,意味深长地道:“看来崔著作的人缘好得很呢,宣他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不消一会儿,这帮子达官贵戚都来了,能有两三百号。大厅内肯定是摆不开了,就在外面排列整齐,山呼万岁。

    然后,武三思、来俊臣等几个朝廷重臣进了大厅,至于其他人,也只能在其他庭院中吃吃喝喝了。

    其时武壮已经把笔墨纸砚在几案上摆好,道:“陛下,请!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趁着刚才的空档儿,来俊臣早已把事情的经过打听清楚了,赶紧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武则天停笔,眉头微蹙道:“来爱卿,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微臣以为,陛下赐字之举不妥啊。三十多年前,朝廷曾经下诏,禁止五姓七望互相通婚。如今虽说已经没人追究这事儿了,但事关朝廷的脸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十多年前?”

    武则天一使眼色,上官婉儿就接过了话茬,似笑非笑地道:“来少卿,本舍人来问你,咱大周朝哪年建的啊?”

    来俊臣瞬间就意识到自己的漏洞了,道“虽然大周是七年前天授元年建的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秀眉一挑,打断道:“没什么可是的,三十年的诏令,乃大唐颁布的。我大周革命万物惟新,你来俊臣却念念不忘前朝旧诏,到底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拥周还是拥唐可是原则性的问题,即便来俊臣也不敢在这个这个问题上含糊,赶紧跪倒道:“微臣死罪,还请陛下责罚!”

    武则天当然不会信来俊臣有什么“拥唐”的心思,摆了摆手,道:“来爱卿,你这不学无术口无遮拦的毛病得改一改,以后万不可如此鲁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其实,大周继续实行的大唐诏令多了去了,上官婉儿刚才那番话完全算是上纲上线,强词夺理。

    但是,有武则天背书,这就是世上最大的道理。换言之,从今往后,《禁婚令》就算是被正式废除了。

    没人追究和完全合法可是两个概念,来俊臣此时心里都在滴血,暗念道,奶奶的,我多废这么一句话干啥?这下可好,崔耕成了五姓七望的大功臣了,以后想要动他,更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当然了,废除《禁婚令》对五姓七望就是大大的好事的一件。在场的宾客中崔氏和卢氏最多,顿时齐齐跪倒,欢声雷动。

    五姓七望一跪,其他人也得跪啊,一时间“吾皇万岁”的声音响彻云霄。

    武则天似乎很满意大家的表现,站起身来,高声道:“众卿平身!如此太平盛世,朕当与众卿共享之。来人,斟酒,咱们君臣共饮一杯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一杯酒饮罢,武则天又拿起了狼毫笔,刷刷点点,笔走龙蛇,写下了四个大字:“佳偶天成”。

    笔划中丝丝露白,如流星飞空,似悬崖飞瀑,像织线穿梭,若秀发飘动,即便崔耕这个不怎么懂书法的人,都感到了至美的享受。

    这就是咱崔家的传家宝了,你别人家再有钱啊,也没地买去啊!

    他高兴地跪倒在地,道:“谢陛下厚赐,愿为陛下效死!”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起来吧,大喜的日子,说什么死啊死的。呃……现在是什么时候了,朕可曾耽误崔爱卿拜天地了?”

    崔耕赶紧小拍了一个马屁,道:“天子所在,群邪退避,百无禁忌,时时都是吉时。”

    随即,在武则天的见证下,和卢若兰拜了天地。

    这里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,二娘是妾侍摆不上台面,于是乎,“拜父母”改成了“拜嫂嫂”。

    武则天一高兴,封苏绣绣为五品诰命夫人“莆田县君”。

    只听说过“封妻荫子”,哪听说过“荫嫂子”的?要是往常,来俊臣肯定得好好地给崔耕上点眼药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武则天亲临给崔耕贺婚,赐字,乃至废除“禁婚令”,都把他震傻了,竟然没敢出言反驳。

    该赏的都赏了,不该赏的也赏了,武则天善解人意地起驾回宫。其他人等开始饮宴,崔耕和卢若兰这对新人,则被送入了“青庐”之中。

    “青庐”又名“百子帐”,就是在住宅的西南角“吉地”,露天搭建一个帐~篷。自汉至唐,新人成亲的第一夜,都是在青庐中,而不是房屋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系本从心系,心真系亦真。巧将心上系,付以系心人。”

    喝完交杯酒,有丫鬟唱着歌儿,将崔耕和卢若兰的脚用五彩丝线连在了一起,这场盛大的婚礼就算完满完成。

    “阿郎,娘子,奴家告退。”

    丫鬟们轻笑一声,缓缓退了出去,青庐内顿时只剩下了崔耕和卢若兰二人。

    卢若兰忽然抿嘴一乐,道:“二郎,你现在可得意了?”

    卢若兰本就是绝色,灯光照耀下,更显得俏丽无双,崔耕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道:“能娶若兰为妻,为夫真是不知几辈子修来的福分,当然得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瞎想什么呢?”卢若兰白了他一眼,道:“妾身说的不是这个,而是今天这场婚礼的盛大场面。恐怕也只有当初太平公主成亲,才能与妾身相提并论哩。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明白,武则天给自己的待遇,简直是太太太超规格了,心中一沉,道:“恐怕陛下的目的,不是那么简单啊!”

    “妾身却不那么觉得。”卢若兰以手拄腮,眼中冒着小星星道:“夫君先为陛下救了几十万百姓的性命,又替她出了个“报纸”的主意笼络天下人心,难道还不值得她亲临祝贺?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简单?”

    崔耕还想再说,但看着佳人的无双娇颜,瞬间就改变了主意——春宵一刻值千金,我争执这个干啥?多破坏气氛啊!

    随即,他站起身来,猛地把卢若兰抱起,往床边走去,道:“莫说别人了,娘子,时候不早了,咱们早点安歇了吧!”

    “别!别!夫君慢来!”

    事到临头,卢若兰有些慌乱,推拒道:“当初夫君一首《二十四桥明月夜》,成就了咱们的姻缘。今晚洞房之夜了,你是不是也得做诗一首,来个有始有终?”

    你妹啊,今天都做了这么多首诗了,现在还要?

    崔耕呼吸粗重,迫不及待地道:“好,为夫有一诗送与若兰:十里平湖霜满天,寸寸青丝愁华年。对月形单望相护,只羡鸳鸯不羡仙。”

    “只羡鸳鸯不羡仙?说得真好。”想到这两年来韶华虚度,空虚寂寞冷,卢若兰深受感动。

    不过,她马上就明白过味儿来,道:“这句好像是化用,是本朝卢照邻……嗯,夫君你轻点啊,疼!”

    一阵阵裂帛声起,卢若兰再也顾不得崔耕抄诗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咚咚咚~~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崔耕被一阵沉重的敲门声惊醒,不耐烦地道:“谁啊?这么早,找本官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宋根海在门外小心翼翼地道:“小人也不想的,不过陛下有旨,宣您入宫议事啊!”

    娘的,我就知道昨天的事儿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崔耕暗骂一声,赶紧在若兰的伺候下穿好衣服,随着传旨的太监入宫去也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