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84章 宾客节节高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84章 宾客节节高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身材魁梧,国字脸黑脸膛,络腮胡子又浓又密,不是王孝杰又是何人?

    娘的,背后说人,还被人家听着了!

    郭恪就是为了给崔耕撑腰来的,总不能露怯啊,也只得胸脯一拔,道:“不错,别人怕你王孝杰,本侯可不怕你!有什么手段,你尽管使出来,我姓郭的接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王孝杰黑脸一沉,虽然声调不高,却是冷意森森,道:“伏远侯,你敢再说一遍?”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王孝杰是真正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主儿,这一发怒,别说在场的众人了,就是郭恪都有些气为之夺,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,他马上就清醒过来,咬着牙,道:“再说十遍也是那样,不怕,不怕,本侯就是不怕!”

    “好,有胆色!既然如此,那咱们今天可要……”

    郭恪紧张地道: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好好地喝上几杯酒,哈哈!”

    突地,王孝杰展颜一笑,自己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,道:“好样的,对本将军的脾胃,来,伏远侯,咱们共饮此杯!”

    郭恪虽然一身傲骨,可他不是二愣子啊,有可能的话也不愿意跟王孝杰对着干。于是乎,他赶紧举起了一盏酒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然后,王孝杰再端起一杯酒道:“好,痛快,再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王孝杰和郭恪连饮了三杯酒。

    不过,第四杯酒,他却不是跟郭恪喝了,而是来到了崔耕的面前,道:“崔著作,这杯酒是本将军向你赔罪的,我先干为敬哈!”

    这家伙没病吧?怎么原来对我有一股莫名其妙地敌意,现在又莫名其妙地道歉了呢?

    崔耕满腹狐疑,也跟着喝了一杯,道:“王将军,你今天这是?”

    “嗯,有些话,是时候说个明白了!”王孝杰往四下里看了一眼,道:“有人说,本将军对崔著作有意见?那是以前。还有人说,本将军出言构陷崔著作?那纯属乱嚼舌根子。实话实话,本将军只向陛下上了两份奏章,一份是分崔著作之权,一份是请停《神都时报》!”

    卢若兰有些不高兴地道:“就是光凭这两条,你对我们家二郎也算不上多么友善吧?”

    王孝杰解释道:“本将军承认,以前不了解崔著作,对他不怎么看好。但这两份奏章,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,完全是出于公心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今天为何又要给夫君道歉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些日子以来,崔著作的表现,值得本将军道歉。”王孝杰道:“原来本将军担心崔著作控制舆论,但这几个月来,他从未在《神都时报》上说本将军的坏话。原来本将军担心他心怀叵测,但他从未对本官使过小绊子!嘿嘿,崔著作是能和来俊臣掰腕子的人,难道没有对付本将军的手段?非不能也,实不为也!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忽地微微一鞠躬,道:“以前本将军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崔著作,对不住了!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条光明磊落汉子!

    崔耕赶紧以手虚扶,道:“什么对得住对不住地,王将军言重了。呃……过去的事莫提了,来,下官敬王将军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崔著作请。”

    一杯酒饮罢,一天的云彩满散,紧跟着王孝杰又拿出了一份贺礼,却是一匹金马。

    他嘿嘿笑道:“这是本将军从吐蕃那抢来的,能有四五金重。这分量倒在其次,关键是此马乃天然形成,未经任何人工雕琢,算是个稀罕物,就送给二郎了,祝你日后鹏程万里!”

    “谢王将军吉言!”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王孝杰的道歉之语可能是场面话的话,这匹珍贵异常的金马,可就说明他是真看好崔耕了。

    崔耕去一强敌,得一强助,这日后的前途……

    顿时,就有一些宾客偷偷往外走,吩咐带来的从人,把这消息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。

    然而,这还没完呢。

    崔耕刚刚安排王孝杰坐了主位,宋根海就跑了进来,道:“崔著作,快点出去迎接贵客吧!”

    “贵客?什么贵客?”

    “太子爷和唐昌郡王!”

    “唐昌君王?”崔耕还真不知道是谁,看向了身旁的郭恪。

    郭恪低声道:“就是庐陵王的庶长子李重福!”

    怕崔耕不明他的分量,又加了一句:“庐陵王的嫡子李重润已经被废为庶人,现在他已经没有嫡子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瞬间就秒懂了,这李重福就是李显当然的继承人了啊!

    这可不得了,李家硕果仅存的两支,一个是李旦这一支,老大亲自来了。另外一个,无令不得返京,就派来了自己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简直太给自己面子了!

    他赶紧带着众位宾客,出府相迎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没见过面,但李旦和李重润都对崔耕非常热情,毫无架子。

    另外,他们也各带了一份不菲的贺礼,李旦是两个玉如意,晶莹剔透,一看就是皇家珍物。

    李重福更不得了,乃是一串珍珠,俱皆一般大小,径达十分。这可不得了,俗话说得好,七分为珠,八分为宝啊!

    这样的珠子一颗就极为难得了,何况是几十颗,更关键的是,还个个一样!

    你就是有再多的钱,上哪买去?

    崔耕推脱道:“虽然说长者赐,不敢辞。但这份礼太重了,微臣愧不敢收啊,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崔著作不必担心。”李重福道:“这串珠子,是父王和本王对你的谢礼,没什么惭愧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礼,什么谢礼?”

    “就在几个月前,本王生了一场重病,高烧不止,多亏了“崔药”才捡回了一条小命,难道本王的命还抵不住一串珠子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既不知道这所谓的救命之恩是真是假,也确实不想和李显的关系太过密切,想了一下,道:“王爷这话就过了,救您命的是治病的大夫,下官纵是有些微功,也不值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人一个非要给,一个坚决不要,正在推脱之际看,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,道:“唐昌郡王既然这么有诚意,二郎你就收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这声音怎么这么熟呢?

    崔耕循声望去,但见门口俏生生地站着两个俏佳人,正是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此时庭院之中站满了甲士,人人面色严肃,一片肃杀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道因为李旦给我送了份贺礼,武则天就动了杀心不成?要不然,为啥上官婉儿早不来晚不来,一来就带这么多兵马?

    崔耕直吓了个心惊肉跳,硬着头皮上前见礼,道:“小婿参见姨母,您带这么多人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郎你不必担心。”上官婉儿抿嘴一笑,道:“这些御林军不是为了你,而是为了保住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?陛下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一刻钟后,陛下就会亲自前来,贺二郎你的新婚之喜!”

    武则天亲自来?

    崔耕瞬间就懵圈了,别说我一个小小的著作郎了,就算是亲王成亲,女皇陛下都未必会纡尊降贵,亲自到场吧?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