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82章 崔耕讲故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82章 崔耕讲故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突厥盐”和“族盐”的典故早已流传天下,崔耕身上很是罩了几分神秘色彩。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,苏宏晖马上就被转移了主意力,道:“早……早已注定?莫非这个案子还扯连到天意不成?”

    崔耕往四下里看了一眼,故作神秘道:“那是自然。您还记不记得,两年前,李相曾经发出过一项政令:自今已后,公坐徒,私坐流,经恩百日不首,依法科罪。”

    苏宏晖当然明白,这条政令主要说得是,从今以后,公罪徒刑以上,私罪流刑以上,犯罪后百天之内不自守,无论任何原因都不得减罚。

    说实话,苏宏晖才不管李昭德是死是活呢,他主要担心的还是“天意”事关李显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个啊……”苏宏晖长松了口气,道:“不是本将军说,李相着实太刚愎了些。因为他这条政令,不知多少可死可不死之人,受了那一刀之苦哩。”

    崔耕附和道:“可不是吗?依照李相这条政令,他就必死无疑,谁求情也没用。嘿嘿,死在自己所定的政令下……仔细想来,这其实就是那些人对他的冤报啊,实非人力所能挽回,咱们还是别白费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陈子昂本能地就感觉到今天的气氛很不对劲,赶紧岔开话题道:“一饮一琢莫非前定,李相也是自作自受。好了,多说无益,来,咱们吃菜饮酒,莫辜负了膳仙子的好手艺哩。”

    崔耕端起酒杯道:“子昂兄,小弟敬你!”

    苏宏晖也道:“来,咱们共饮此杯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正在一片其乐融融之际,忽然,王孝杰轻拍几案,豁然而起!

    他斜眼瞥向崔耕道:“崔著作,你装神弄鬼,骗得了别人,可骗不了本将军!”

    苏宏晖赶紧道:“崔著作可不是装神弄鬼,想当初在大理寺的大堂上,他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那我不管!本将军只知道,我大周的舆论,决不能落到一个装神弄鬼之徒的手里!崔耕,你等着听参吧!”

    说话话,冲着苏宏晖抱拳拱手,道:“苏将军,多谢款待,告辞了!”

    言毕,毫不给面子的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诶,王将军别走啊!”

    苏宏晖高举右手,面色阴沉不定,最终“呸”了一声,道:“什么玩意儿啊,早晚有你倒霉的一天!”

    眼看气氛不对,崔耕和陈子昂也客客气气地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苏宏晖之所以今天叫上陈子昂,主要是想冲淡这次宴请的政治意味,略微挽留了几句也就允了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崔耕,他就极力挽留了,拽住崔耕的袖子道:“崔著作慢走,本将军还有几句心里话,想对崔著作说哩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不知苏将军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们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苏宏晖一挥手,伺候的丫鬟仆役乃至孙万荣的二子一女纷纷离去,大厅内顿时只剩下他和崔耕二人。

    然后,苏宏晖就扯起了闲篇,比如说,王孝杰的军事才能其实也就那样,胜仗打的多,败仗也打的也不少,甚至被吐蕃人俘虏过。要不是他长得像吐蕃赞普的老爹,早就被砍了脑袋了。奶奶的,凭长相活命,这种人也配做夏官(兵部)尚书?

    比如说,庐陵王李显的声望很高,当初要是派李显坐镇前线,默咄未必敢进犯中原,也就没王孝杰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比如说,若是李显受了李昭德的牵连,恐怕天下不安,契丹、吐蕃乃至突厥的反应皆未可知,李唐的忠臣孽子们也会挑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听着听着,额头上冒出了一阵细密的冷汗。他明白,苏宏晖这是在对自己旁敲侧击呢,若是自己一直装糊涂的话,恐怕就会被视为武氏一党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展颜笑道:“苏将军,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本官给你讲两个故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故事?什么故事?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故事叫做夺门之变,发生在万里之外的大明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夺门之变,说得就是明英宗朱祁镇被俘,其弟朱祁钰继承皇位,遥遵朱祁镇为太上皇。

    后来朱祁镇被放回来了,但是朱祁钰非但不让位,还把他软禁了。

    一个手握天下权柄出口成宪,一个为阶下囚连身边的人都保不住,双方实力的对比非常明显,朱祁镇表面上绝无翻盘的希望。

    可事情的发展,几乎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。四年后,朱祁钰的亲生儿子死了。七年后,朱祁钰身染重病,卧病在床。

    结果,朱祁镇在几个大臣的护卫下,非常容易就闯过东华门,成功复辟。

    崔耕虽然说得是史实,但听在苏宏晖的耳中,这其实就是个寓言!

    朱祁镇是皇帝,李显是皇帝。朱祁镇因为被俘,失去皇位;李显被武则天赶下台,赶下皇位。朱祁钰没有儿子,武则天的儿子都姓李有等于无。后来,一个临朝称制,一个被软禁,更是与武则天和李显的关系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朱祁镇能重新复辟,李显凭什么不能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崔耕的这个主意太符合苏宏晖代表心思了——大家啥都不用干,等着武则天病重不起就行了,简直毫无风险啊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这样做,真的就万无一失?

    苏宏晖有些迟疑道:“崔著作,因为朱祁镇和朱祁钰并无其他兄弟,所以夺门之变有惊无险,但是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苏宏晖没继续说下去,但崔耕也明白他的意思:武承嗣请立自己为太子,被武则天当场否了,他是没什么希望了。但还有武三思呢?就算不谈武三思,当今太子李旦也不可小觑啊!

    崔耕他眼珠一转,道:“这就牵扯到本官要讲的第二个故事了:在万里之外,有一国为清。其时,康熙大帝在位,九子夺嫡……”

    九龙夺嫡的故事,精彩无比,苏宏晖听了个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待听到从不结党的四阿哥胤禛继承了皇位后,他已经是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苏宏晖道:“前面夺门之变的故事简略了些,本将军还以为是崔著作是现编出来的呢!但这九龙夺嫡的故事极尽曲折又合情合理,莫非……果有其事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崔耕点头道:“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苏将军现在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吧?”

    苏宏晖激动地道:“崔著作今日一席话,颇有诸葛亮未出茅庐已定三分天下的风采啊!有朝一日……崔著作当记首功!”

    呼~~

    崔耕这才长松了一口气,有没有大功咱不管,只要你李显老老实实待在房州,别把咱拖下水就成。

    然而,世事岂能尽如人意,就因为他这一番话,已经被人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州,庐陵王府,书房中。

    “嘻嘻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娇笑,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从书桌下钻了出来,扯着李显的胡子道:“父王,你看什么呢,那么入神?女儿躲在书桌下那么久,你都没发现!”

    “裹儿?”

    李显先是一惊,见是自己爱女李裹儿才放下心来,道:“父王在看一封信。呃……这个崔耕崔二郎,实在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李裹儿忽闪着美丽的大眼睛,兴奋地道:“崔耕?女儿听说过他哩。据说此人不知从哪学了一身神通道法,奇门遁甲占卜算命无所不通。最出名的,还是他擅长点金术,伸手一点,什么都可以变成黄金。人送绰号,点金圣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哪听的这些奇谈怪论?”李显哭笑不得地道:“说崔耕是点金圣手,那是说他擅长做买卖,一本万利,跟什么点石成金术不挨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奇谈怪论啊?”

    帘栊一挑,一个美妇走进了书房内,正是李显的正妻韦氏。

    李显对自己的这个老婆是相当信赖的,随手就把那封信递了过去,道:“我们正谈崔耕崔二郎呢。”

    “崔耕?这个人最近搞出了两份报纸,风头正盛呢。”

    韦氏接过信来仔细看了一遍,沉吟道:“不管这两个故事是真是假,崔耕能有这番见识,已经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了。王爷的夹袋里,恐怕没人能与之相提并论哩!”

    李显高兴地道:“可不是吗?最关键的是,他为什么对苏宏晖讲这两个故事?那不正好说明心向本王吗?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那王爷准备如何对待此人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尽力拉拢,封官许愿。”

    “哼,妾身可不这么认为。”说着话,韦后拿起一个火折子,将那封信点燃了,慢条斯理地道:“崔耕若是有意效忠王爷,早就对苏宏晖挑明此事了,哪还用得着搞什么暗示?依妾身看,他主要还是想首鼠两端啊,您的拉拢,恐怕没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韦后冷笑一声,道:“锦上添花哪及得上雪中送炭?不如……让咱们的人给他找点麻烦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