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80章 舆论握手中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80章 舆论握手中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那少年口舌便给,很快就把事情的经过交代得清清楚楚、宛若亲历。

    三个月前,上官婉儿和太平公主,联袂入宫,请办报纸。武则天非常重视,马上就在通天宫(明堂)召集朝廷重臣议事。

    这其中包括五位新鲜出炉的宰相:娄师德、苏味道、李峤、李元素、孙元亨,以及几位当红的朝廷亲王:梁王武三思、魏王武承嗣、河内王武懿宗,另外还有司农少卿来俊臣、内舍人上官婉儿。

    一听“报纸”这个主意是崔耕想出来的,来俊臣马上就表示反对,理由有三。

    其一,孔圣人不是说了吗?民可使知之,不可使由之。朝廷大事由诸位大臣决定就行了,交给百姓们议论干啥?恐怕这报纸就是祸乱之源啊。

    其二,报纸发行的少了,就跟邸报差不多,用处不大。发行多了,其费用就是一个天文数字,朝廷连年对吐蕃和突厥用兵,支撑得住吗?

    其三,也是最重要的,百姓愚氓,谁关心朝局有什么变动啊。至于诗词歌赋,对于那些下里巴人更是毫无意义。所以,即便报纸印出来了,恐怕也只是白白浪费朝廷的钱财而已。

    这三条理由一出,还真把大家伙难住了。没奈何,只能把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崔耕招来,当庭问对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其实来少卿的三条疑议,完全不知一驳。咱们先说第一条,莫非没有报纸,百姓们就不会议论国政了?不见得吧。当初徐敬业起兵之时,为什么有几十万百姓官吏附逆?还不是听了一些心怀叵测之徒的挑唆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崔耕特意加重了语气,继续道:“舆论的阵地,我们不去占领,敌人就会去占领。万万不可轻忽啊!”

    “舆论的阵地,我们不去占领,敌人就会占领?”

    这句千年之后的名言甫一出现,就打动了对政治极为敏感武则天。她轻拍着几案,微微颔首道:“崔著作此言甚是,看来这报纸是非办不可了。”

    来俊臣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跟女皇陛下对着干啊,只得道:“报纸虽好,但朝廷没钱怎么办?崔著作有点金圣手之名,不知何以教我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当然就更难不倒崔耕了,他马上就提出了订阅加广告的概念。

    广告就不用说了,如何让百姓们肯花钱订报纸呢?和尚们的俗讲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参照。

    把民间故事、稗官野史、奇闻异事,乃至种种才子佳人的故事登上去,百姓们肯定大感兴趣。

    最后,崔耕甚至提出了一个思路,和尚们的俗讲深受欢迎,俗家人完全可以讲报纸啊!

    这报纸上的故事都是新的,那些读了点书却没有功名的人,完全可以靠着在茶楼酒肆中给不识字的人读报,换取一天的嚼裹。

    这些人本来是社会上最不稳定的力量,通过一份小小的报纸,就把他们和朝廷联系在了一起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武则天听了崔耕这些理论之后,直乐得脸上的核桃纹都裂开了,赞叹道:“三十岁不到,就制崔药、做糖霜、平蝗灾,现在又发明了报纸,崔爱卿实在是上天赐予朕的股肱之臣啊!”

    女皇陛下话音刚落,来俊臣就急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崔耕当五品官的时候,本官就奈何他不得。他要是真成了什么“股肱之臣”,我还有个好吗?侯思止被李昭德杖毙的前车之鉴,可就在眼见。

    他眼转一转,跪倒在地道:“陛下,微臣以为,崔耕是奸臣,理应立即正法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“嗯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朝廷发布的官报上,既有香艳故事,又为们商人们做“广告”。陛下请想,后世会如何看待我大周?是霪荡无耻还是铜臭味实足?崔耕这是要拿您的名声换钱花啊,实在是居心叵测之至极!”

    这还的确是个问题,武则天今天都七十多了,既要考虑眼前的利益,也得考虑身后名啊。

    她看向崔耕道:“崔爱卿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崔耕胸有成竹地道:“微臣只说四个字,陛下就会明白,来少卿的担忧完全是杞人忧天。”

    “哪四个字?”

    “捉钱令史。”

    “妙啊!”

    武则天瞬间就秒懂了,大唐开国之际财政困难,贞观十五年,李二陛下下令朝廷发放高利贷。

    钱是得了不少,但反对的声浪也很多,这其中以宰相褚遂良为首,劝说道,陛下乃万民表率,怎么能干这么毁人品的事儿呢?

    李二陛下从善如流,说,那朕以后就收手?

    褚遂良说,您收手了,那国库没钱给百官发俸禄咋办?微臣的意思是,这事儿啊,得招一些名声比较臭的人来干,咱们朝廷等着收钱就行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大唐朝廷的御用黑手套——捉钱令史就此诞生。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崔爱卿的意思是,这份报纸就不由朝廷发行了?”

    崔耕摇头道:“报纸不由朝廷发行,一来是不够权威;二来,如此利器不为朝廷控制,恐怕太阿倒持。所以,微臣以为,可以办两份报纸,一份由著作局主管,是为《大周皇家报》;另外一份由朝廷特许商家经营,是为《神都时刊》。然后,用《神都时刊》得的钱贴补《大周皇家报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个自称将军的壮汉听到这里,一阵摇头道:“崔耕真是盛名之下,其实难副啊!两份报纸,肯定是《神都时报》影响大。他只为著作局划拉了一个《大周皇家报》,那不是得了芝麻丢了西瓜吗?”

    那少年可是崔耕的忠实粉丝,道:“您这么想就完全错了,事实上,这《神都时报》也在崔著作的掌握之中哩。”

    “哦?此言怎讲?”

    “崔著作人称点金圣手,他说《神都时报》能赚钱,达官贵戚们顿时趋之若鹜,最后争竞来争竞去,还是四海商会罢了头筹。您知道四海商会的大董事是谁吗?崔著作啊。怎么办《神都时报》,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儿?”

    那壮汉将军屡屡被少年驳倒,深感面上无光,质疑道:“我说小孩儿,你一个卖报的,怎么知道这么多事儿?该不会这些都是你编的吧?”

    “小的哪敢骗您呢?”说着话,少年从背后的报囊中最里面,抽出来一份报纸,道:“您看看这就全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壮汉接过来一看,不由得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原来,这是《神都时报》发行的第一期报纸,里面用一个非常大的版面,将这场廷争的过程描述了一遍。每个人说了什么话,什么动作表情,乃至他们的所思所想,都刻画的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中,武则天英明神武,上官婉儿沉稳干练,各位宰相为国为民,几位王爷忠君爱国,唯一的小丑,就是大周司农少卿洛阳令来俊臣。

    他卑鄙无耻,嫉贤妒能,简直就是人渣的典范!

    不过……《神都时报》又不是来俊臣肚子里的蛔虫,怎么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?不用问,这是在故意编排来俊臣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那少年走后,壮汉旁边的一个伴当疑惑道:“来俊臣倒霉,王将军您不是应该高兴吗?怎么现在好像……”

    没错,这壮汉就是有大周战神之称的王孝杰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没错,当初害死黑齿将军的人里面,就有来俊臣,某真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。不过……恐怕去了来俊臣,又来了一个比他更卑鄙无耻的小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……著作郎崔耕?”

    王孝杰道:“不错,就是他!如今大周两份报纸,都掌握在崔耕手里。今日他能用这招对付来俊臣,来日就未必不能用这招对付朝中的忠直之士,本将军深以为忧啊。”

    那伴当挠了挠脑袋,道:“不能吧,俺可是听说,那崔耕的名声好得很,人称崔青天哩。”

    “崔青天?”王孝杰轻哼一声,道:“掌握了这两份报纸,就几乎等于掌握了天下舆论。有了如此权柄,他能否还坚持本心,那可就不好说得很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朝堂上都是人精,王孝杰能得看出来崔耕如今的分量,其他人自然也能看得出来。这些日子,崔耕真可谓是炙手可热,邀请他赴宴的请帖纷至沓来。

    这一日,崔耕又得到了一份请帖,上面言辞恳切谦卑至极,邀请他务必今晚赏光赴宴,万勿推脱。落款是:左羽林将军苏宏晖。

    苏宏晖?不认识!

    崔耕暗暗寻思,我再怎么牛逼,也不值得三品将军如此巴结吧?恐怕这场宴会大有蹊跷啊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