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74章 洛阳逢故人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74章 洛阳逢故人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解决经费?

    崔耕“砸吧”了一下嘴,道:“著作局的经费朝廷已经发下来了,只是被刘自立挪用。再次向朝廷请拨经费,那肯定是不行的。要不……本官去和刘自立打打擂台?”

    彭春摇头道:“多半是没用的。《三教珠英》就是个无底洞,这经费花都花了,刘自用上哪找钱还给咱们著作局啊?再者,秘书省是咱们著作局的正管,您要是和刘自用撕破脸了,这个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他没说,但崔耕马上就会意了。这年头讲究个上下尊卑,刘自用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真和他弄僵了,自己有理也变成没理了。

    他皱眉道:“那可怎么办?不错,本官是有点金圣手之名,但咱们堂堂的大周著作局,总不能去做生意吧?”

    “卑职不是说做生意,而是……卖文!”

    “卖文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彭春道:“朝廷有规定,著作郎可以为死去的重臣做传。这您知道吧?”

    崔耕“嗯”了一声,点头道:“本官还知道,因为做传的权柄太大,所以,每任著作郎,只允许给一个大臣做传。”

    “这发财的路子不就来了吗?”彭春上前一步,低声道:“您就选一个大臣做传,再通知他的后人。那人为了自家先祖的名声,还不是任咱们予取予求?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这不是相当于拿着死人的名声绑票吗?也太没品了吧?

    崔耕的脸“唰”地沉下来了,厉声道:“哼,怪不得恭维本官是点金圣手呢,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!前朝许敬宗修《国史》的时候,大肆收受尉迟敬德后人的贿赂。最后被人揭发,名声臭了大街。你难道想让本官步他的后尘?”

    “卑职不敢!”彭春赶紧解释道:“许敬宗是私下收受贿赂,您这这是让人拿钱给咱们著作局,这不一样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其差别无非是一个私罪,一个公罪而已。哪样被来俊臣抓住了把柄,本官都得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的。”崔耕不耐烦地一挥手,道:“此事再也休提。至于著作局的经费嘛……呃……三天之内,本官一定解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实,崔耕最后想出来的法子也简单,那就是找上官婉儿求援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住在皇宫内,崔耕当然不能直接去见她,只能是先去找内侍省的刘老四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崔耕刚出著作局,没走多远,就见刘老四急匆匆地赶来。

    “二郎,快跟杂家走,上官舍人有请。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愣,道:“上官舍人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此事天机不可泄露。”刘老四眨了眨眼睛,道:“二郎也不用太过担心,是好事儿,天大的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他在前边走,崔耕在后面跟着,不过却不是往皇城的方向,而是出了端门,过黄道桥、天津桥和星津桥,直奔尚善坊而来。

    进了坊内,略走几步路,来到一个大宅门前,刘老四微微一躬身,道:“二郎,里面请吧!”

    崔耕抬头往门匾上看,疑惑道:“四郎大兄,这是谁的府邸啊?怎么门匾是空的?”

    刘老四道:“嘿嘿,这可是位大人物,人家是新搬来的,把旧的匾额去掉,还没来得及换新匾呢。”

    能被刘老四称为大人物,还和上官婉儿关系匪浅,恐怕这位的身份大不简单啊!崔耕心中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果然,宅院内,飞檐斗拱,徊廊缠绕,雕梁画栋,精致异常,还有小桥流水点缀其间,足以说明此地主人身份不凡。

    刘老四道:“二郎看这宅子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呃,小弟实话实说,若是在其他地方有这么一所宅子也就罢了,无非是拿钱堆呗。但尚善坊内非富即贵,谁会卖宅子啊?此宅的价值着实无法估量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嘴角微翘,道:“怎么?二郎你心动了?”

    “说不动心那是假的。”崔耕叹了口气,道:“小弟现在还在积善坊内的客栈里住着呢,一直想找个宅子搬走,就是没啥合适的。不是钱的事儿,而是皇城附近的几个坊里,根本就没有宅子出售。”

    “那二郎你今天可来着了,待会儿见了上官舍人,你让她帮你说几句话,说不定那个大人物会把这个宅子让给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四郎大兄莫宽我的心了,这么好的宅子,人家肯割爱?”

    刘老四意味深长地一笑,道:“那可不一定……诶,到了!”

    说着话,二人已经到了一个一个小院前,刘老四道:“上官舍人就在里面,杂家就不进去了,二郎请吧。”

    崔耕来到院内,见外面没人守着,高声道;“上官舍人在吗?著作郎崔耕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一个女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吱扭扭~~

    门开了,崔耕定睛一看,不由得心神巨震!

    里面不是一个人,而是四个。

    中间是两个女子,一个四十多岁,满头珠翠,绫罗满身,富有余而贵不足。一个看年纪不到三十岁,端庄典雅,温柔大方。

    一左一右是两个男子,左边那个年过七十,眉如秋霜,颤颤巍巍。右边是个二十啷当岁的大小伙子,青衣小帽,目光灵动,眼神略显羞涩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崔耕简直太熟悉了,正是二娘、嫂嫂苏绣绣,茂伯以及小九儿。

    他眼圈有点泛红,深施一礼,略带哽咽道:“二郎拜见二娘,拜见嫂嫂!呃……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上官舍人把他们接来的!”刘老四的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
    他一边往屋里走,一边解释道:“二郎你到处找宅子,准备安置家眷的事儿,上官舍人早就听说了。可她刚帮你把宅子物色好,你就去天枢下面跪着了。于是乎,上官舍人干脆就直接派人去泉州把他们接过来,想给二郎你一个大大的惊喜哩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上官舍人想得真是周到,四郎大兄,回到宫里面,你一定得帮我好好地谢谢……啊,不,小弟想当面谢谢上官舍人,还请四郎大兄代为通禀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,上官舍人也很想见一见名满天下的崔青天哩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二娘忍不住插话了,道:“这位公公,你说上官舍人给我们家二郎物色了宅子,这宅子到底在哪呢?快带我们去看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似笑非笑地道:“怎么?您对这里不满意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满意……”二娘往四下里看了一眼,道:“说实话,我们崔家现在也算有钱了,但我做梦也没梦到世上还有这么好的宅子啊。这宅子的主人肯定不简单,不怕您笑话,我在这还真有点拘束得慌……”

    “拘束?不必,大可不必!”刘老四笑吟吟地道:“实不相瞒,这个宅子就是上官舍人送给二郎的礼物哩。换言之,这里就是您自己的家,有啥可拘束的?”

    “自……自……自己家?”二娘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了,看向四周的目光顿时不同,道:“都说二郎富贵了,看到这个宅子,我才知道真正的富贵到底是什么样哩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有些不稳心道:“这位公公,你不会是在拿老婆子我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杂家和二郎可是八拜之交,怎么敢骗二娘您呢?”

    其实刘老四和崔耕哪有那么深的交情啊,无非是互相利用,兄弟相称而已。不过,随着崔耕和上官婉儿的联系越来越紧密,刘老四已经有点要巴结他的趋势了。现在,甚至愿意随着崔耕叫二娘。

    他指着外面道:“不光是这所宅子,还有里面六十个男仆,四十个丫鬟,二十个婆子,马夫、花匠、厨子等杂役一应俱全,上官舍人都送给二郎了。”

    二娘乐得嘴都合不拢了,道:““好!好,好!那这宅子里,可就什么都不缺了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突地把脸一板,正色道:“那可不对!这个宅子如今还缺一个至关重要的人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女主人!”刘老四冲着崔耕一挤眼,道:“二郎啊,如今你当上京官了,宅子有了,家眷接来了,未婚妻更是等了你两年多了。万事俱备,啥时候请老哥哥我喝杯喜酒啊?”

    二娘眼前一亮,道:“对哩,对哩,二郎,你都二十五六了,准备什么时候成亲呀?”

    崔茂更是激动得道: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这事儿可耽搁不得!老奴在崔家待了大半辈子,如果能再抱上小主人,那真是死了也甘愿啊!”

    “茂伯你这是说得什么话?”苏绣绣道:“那才哪到哪啊,大家都盼着你长命百岁哩……不过,二郎的亲事也真的要抓紧了,莫要辜负了人家小娘子的大好年华呢。”

    小九儿虽然没说话,却是连连点头,显然是站在大伙的这一边。

    崔耕迎上大家热切的目光,暗暗寻思道,刘老四说的没错,万事俱备,貌似我崔二郎真的要成亲了啊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