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67章 形势忽然转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67章 形势忽然转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阎知微微微一侧脸,没敢跟崔耕对视,道:“我死都要死了,攀诬你有什么好处?哼,崔长史此言,不值一驳!”

    “好处么……当然是有的。”崔耕笃定道:“你受来俊臣之命,攀诬本官,就可以避免抄家灭族之局,这难道不是天大的好处?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忽然叹了口气,道:“阎知微,告诉你,没用的,一切皆已注定,万难更改。”

    阎知微的胆子本来就不大,被他这么神神叨叨地一说,顿时脊梁沟里有点发凉,道: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崔耕朗声道:“自大唐龙朔年以来,天下就有一首歌谣流传,其名曰突厥盐。今朝你阎知微背叛我大周,投靠突厥,正是突厥盐之应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有理啊!”说话的不是旁人,正是河内王武懿宗。

    此人内战内行,可不是单纯的草包。甚至可以说,当今天下,比他更懂武则天心思的,还真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这次大周派武延秀给默咄做上门女婿,结果人家不但把聘礼收了把亲王扣了,还带兵打大周,真可以称得上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这个锅该谁背呢?女皇陛下自然是不肯背的。但是,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,人家田归道可是激烈反对了啊,你武则天说自己没责任,交代的过去吗?

    崔耕这话,就提供了一个完美的解决之道——错全是老天爷的,跟女皇陛下无关。

    当即,武懿宗也顾不得来俊臣的面子了,马上决定接受这个说法,上奏朝廷。

    来俊臣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道:“就算阎知微投敌乃是注定之事,那也说明不了,他一定得被抄家灭族吧?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单凭这首歌谣,当然说明不了。不过,来少卿别忘了一句话——族盐。”

    “妙,妙啊!”武懿宗当即就会意了,道:“自从麟德年间以来,百姓们喝酒的时候,经常唱歌,歌唱完了而酒还未喝光之人,就被人称为“族盐”。没想到啊,这个称号就是一句谶语!”

    “啊?果然是上天注定之事?来少卿,这可怎么办啊?你可是答应过我的,只要我指证崔耕,就可以保全阎氏宗族!”

    阎知微的胆子本来就不大,要不然也不会被默咄一吓唬,就屈膝投降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他先投突厥被封为汉可汗,又被突厥抛弃成为周军的俘虏,紧接着又被武则天亲自下令凌迟处死,最后还和来俊臣达成了一笔肮脏的交易。

    简直每时每刻,都在往无底深渊处滑去,现在经崔耕一阵恐吓,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娘的!

    你怎么把实话都说出来了?真是赖泥糊不上墙去!

    来俊臣赶紧撇清道:“阎知微,你的所为,按我大周律例,不过是自己身死而已,连夷三族都够不上!又何须本官答应你什么条件?真是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崔耕笑吟吟地道:“本来阎知微的确够不上抄家灭族之罪,但别忘了,诬告反坐啊!他诬告本官奉默咄之名,回来祸乱大周江山,这不就够得上了吗?”

    郭恪眼前一亮,道:“所以,从这个谶言来反推的话,阎知微必是诬告无疑?”

    “然也!”

    按说话说到这,崔耕的目的,就已经达到。在历史上,武则天正是为了挽回面子,令人编造了这两个政治谣言,在民间传播。

    如今,他提前把这两件事说出来,女皇陛下很可能就顺水推舟了。不过,他很快就有了个意外之喜——

    “哈哈,诬告反坐,抄家灭族!”

    “来俊臣,都是你害了我们盐家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对,我阎知微是个大大的忠良,被来俊臣陷害了!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投降过突厥啊!都是来俊臣胡编乱造的。苍天啊,大地啊,忠臣蒙冤,这还有天理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?

    人们面面相觑,齐齐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:阎知微受的刺激太大,疯了!

    来俊臣怕他再胡言乱语出什么秘密来,大手一挥,道:“带下去!把这个疯子带下去!”

    待阎知微走后,郭恪得意道:“三人证实,两人证虚。如今阎知微已疯,只剩下了两个证人。来少卿,现在咱们是不是该宣判崔长史无罪了?”

    “哼!那有那么便宜的事儿?”

    来俊臣连连吃瘪,恼羞成怒道:“人是苦虫不打不行,人是木雕不打不招!崔耕,你既然冥顽不灵,就莫怪本官动大刑了!来人,给本官打他八十大板!”

    啪哒~~

    两支签子被扔到了堂下!

    等等,怎么是两根签子?

    大理寺的衙役们看得清楚,齐齐望向了另一根签子的主人——大理寺少卿徐有功。

    但见徐老头豁然而起,指着来俊臣的鼻子骂道:“来人,给老夫把来俊臣拉下去,打六十板子!”

    来俊臣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道:“徐有功,你特么的老糊涂了吧?你凭什么打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凭大周律例!”徐有功掷地有声地道:“大周律有言,讯问罪囚,必先以情,审其辞理,反复参验,犹未能决,事须讯问者,立案,取见在长官同判,然后拷讯,违者,杖六十!来俊臣,事实不清,你就妄自动刑,老夫打你何错之有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论起对律条的熟悉来,来俊臣拍马也及不上徐有功啊,只得道:“就算本官犯法,也不是你小小的大理寺少卿能审的!”

    “对,来少卿和徐少卿都是四品官,他没资格审你。”郭恪突然接话道:“不过……他代表的可是本侯,你说有没有资格?”

    来俊臣吃亏就吃亏在现在品级太低了,只得道:“呃……虽然有资格,但无陛下诏书,你无权审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等着陛下的诏书吧!至于此案么……容后再议!”

    郭恪当然也不可能真的打来俊臣,刚才不过是以进为退罢了。他一使眼色,就有大理寺的衙役过来,把崔耕领走。

    来俊臣知道事不可为,也不相拦,带着万国俊和丽竞门的人,回了推事院。

    把伺候的丫鬟仆役摒去,万国俊道:“来大人,这样不行啊?!有徐无仗在,咱们一般的诬陷手段都没用,再加上阎知微这么一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哼,万兄弟,你还是没看到根子上啊!”来俊臣道:“没有郭恪,徐无仗凭什么参与审案?此事甚至也不在郭恪的身上,没有李昭德的面子,徐无仗无论如何也不会主动趟这滩浑水。”

    “那照您的意思,咱们是先对付郭恪,还是先对付李昭德?”

    来俊臣沉吟了半响,猛地一拍几案,道:“要搞就搞个大的,本官要把他们一网打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,早朝。

    来俊臣突然出班跪倒,道:“李昭德意图谋反,证据确凿,还请陛下依律治罪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当真是石破天惊!

    要知道,来俊臣以前也不是没搬到过宰相,不过,那都是通过向武则天偷偷告密。这里面的猫腻可就大了,来俊臣完全可以捏造证据,栽赃陷害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他在早朝上提出来,这是要和李昭德硬肛的节奏啊!难道他真有什么确切的证据?

    李昭德的头号心腹秋官尚书豆卢钦望,马上就站出来,指责道:“大胆的来俊臣,休得信口雌黄!李相对陛下忠心耿耿,可昭日月,又怎么可能谋反?”

    来俊臣冷笑一声,道:“你豆卢钦望和李昭德是一党,当然有意为他开脱了。不过,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。你还记不记得,三年前,李昭德曾经为契丹酋长孙万荣请旨为右玉钤卫将军、诚州刺史,永乐县公?”

    “确有此事,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哼,还如何?右玉钤卫将军乃是三品上的职司,孙万荣一个契丹人,何德何能,配居如此高位?明白说了吧,他是受了孙万荣的贿赂:宝马八匹,黄金五十两,东珠二十颗……

    说着话,他从袖兜中取出了一张礼单,高高举起,道:“请陛下过目!”

    有太监过来,把那份礼单接过,呈给武则天观瞧。

    说实话,李昭德堂堂宰相,难道真的只靠不到每年不到五千贯的俸禄过活?武则天也不大在乎他到底真受贿还是假受贿了,漫不经心地道:“此言当真?此事又和谋反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“微臣说三件事,陛下就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来俊臣的声音,在朝堂上阴阴地响起,朝臣们听了,顿时浑身冰冷,寒彻骨髓。

    头一件事,就是李昭德一直主张立庐陵王李显为太子,并写了一份《请建皇嗣书》上呈武则天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,孙万荣不仅贿赂了李昭德,还和李显过从甚密。现在问题来了,他巴结李昭德能加官进爵,巴结李显又能得到什么好处?其心可诛啊!

    第三件事,就是三天前的夜里,李昭德带领一百多官员,强闯推事院。这里面有当朝宰相崔元综、韦巨源、杜景俭,秋官尚书豆卢钦望,冬官尚书陆元方,梁王武三思、魏王武承嗣,伏远侯郭恪……个顶个都是实权人物!

    单独一件事还没什么,但这三件事联合起来,可就太难人寻味了!很可能,是李昭德打算借助契丹的力量,帮李显夺回皇位!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不但有这个想法,还有这个能力!道理很简单,李昭德既然能带着这么多人强闯推事院,难道就不能带这么多人强闯大内,对武则天进行逼宫?

    尤其是郭恪,才被武则天封为伏远侯、检校左羽林军,手下掌握着两万精兵,一旦他支持李显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很显然,来俊臣提出这三件事,是马上就兴起一场大狱的节奏,不知如今这朝中的同僚们,还能剩下几个?

    更是有人想到,李昭德召集这么多人,为的就是救定州长史崔耕啊,如今李昭德和郭恪都要倒霉,恐怕他崔耕更是在劫难逃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