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54章 默咄要招婿(两章合一)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54章 默咄要招婿(两章合一)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不就是刀阵么,莫怕!好妹夫,俺来帮你!”

    正在崔耕为难之际,突然有一个粗豪的声音,从崔耕背后骤然传来。

    妹夫?这是跟我说话?

    崔耕起疑,循声望去,但见一个身形魁梧、上半身没穿衣服的突厥男子,大踏步地朝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现在才是初春,黑沙城的气温比数九寒天的时候也暖和不了多少,相反还是有些偏寒。

    但这位突厥男子却裸着上半身,也不知是天生不怕冷,还是脑子秀逗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作甚?”

    封常清可不能让一个疑似疯癫的人靠近崔耕,赶紧侧跨一步,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敢挡我道?滚开!”

    突厥壮汉虎啸一声,将封常清往旁边一扒拉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按说封常清已经是力气惊人,而且有所准备,但是没想到,被这位突厥壮汉这么一拨拉。还是一时不慎,被扒拉的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卧槽,这是个天生神力的主儿啊!

    “我擦!”

    封常清不服,牛眼一瞪,抽出刀子来就要拼命。

    谁知那浑憨的壮汉,居然身形敏捷至极,微微一晃身,已经给崔耕来了个熊抱,叫道:“好妹夫,跟俺走吧!”

    崔耕被这个疯子熊抱着,就跟拎小鸡似的轻松自如,他不迭叫道:“喂喂喂,你认错人了啊,本官不是你妹夫,你谁啊?放手,快快放手!”

    “好妹夫,现在过刀阵危险的很,俺待会儿再放你下来。”

    那壮汉足足比崔耕高了一头多。说着话,已经毫不费力地将他挟了起来,大步流星地穿过刀阵!

    突厥军士们知道他的身份,无人敢做小动作。

    赛修伦眼中冒火,深吸了一口气,强作镇定道:“大公子,老夫和崔耕之间的恩怨,你搀和进来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赛修伦,你傻啊!”

    突厥壮汉瓮声瓮气地斥道:“这不是崔耕,是武延秀,我妹妹未来的夫君,怎么能说跟俺无关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赛修伦真想骂一句你是傻子吗?但他碍于对方的身份,还是忍下下来,耐心解释道:“大公子啊,老夫出使大唐多次,被这姓崔的屡次羞辱,还被逼着……逼着吃了那啥。就这,我还能认错人?化成灰我都认得他啊!”

    “诶,说得也是哈!”壮汉好像开窍了,缓缓将把崔耕放下,挠了挠脑袋,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在下乃大周和亲副使,定州长史崔耕崔二郎!敢问阁下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俺是阿珠的哥哥同俄特勤。”壮汉问道,“你真不是淮阳王武延秀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完喽!完蛋喽!”同俄特勤冲着自己的脑袋狠来了两拳,道:“你怎么能真是崔耕呢?枉俺妹子对你一片痴心,这可咋办哦!”

    赛修伦看出了便宜,赶紧进言道:“大公子,崔耕欺骗公主,罪不可赦!要不,就让老夫把他一刀两断,为公主出气?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真当我傻啊!”同俄特勤怒道,“杀了他,俺妹子还不得哭死?你要让俺妹子恨我一辈子,挑拨我兄妹的关系?”

    赛修伦无语。

    倒是崔耕听到这个壮汉的名字之后,脑海中瞬间划过一道闪电,惊叫道:“同俄特勤?你是默咄可汗的大公子同俄特勤?突厥第一高手同俄特勤?”

    “可汗的大公子不假,但这突厥第一高手的名号……俺倒是第一次听说啊!这谁封的?你咋知道的哩?”

    崔耕心说我何止知道你是突厥第一高手啊,还知道你是自己蠢死的。二十年后,你自恃勇武,让十万突厥大军在后边观战,自己单人独骑进攻庭州城,结果被大唐官兵射成了刺猬。天下像你这么蠢的高手,真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重点不是这个,崔耕迫不及待地追问道:“那你口中的阿珠是……萨达米珠?”

    “俺妹子的真名叫拉达米珠,萨达米珠是个化名。她今天让俺在这看着,别让你受了委屈,谁成想你真是崔耕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崔耕的脑海中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为什么在青沙镇,萨达米珠的钱袋没被小猫撕咬?不是因为她真的偷了托莫古登的钱财,而是这本身就是一场戏!人家姑娘的目的,是考验未来的夫君武延秀,结果阴差阳错,变成了考验自己。

    为什么在土古城,刘彦道要逼着自己做诗?这同样是人家姑娘在考验未来夫婿的才华啊。至于后来的赠送美婢,无论自己怎么选,最后等在房内的都会是拉达米珠。还有,刘彦道二更天出来捉贼,应该是怕孤男寡女情不自禁做出什么事来,没法对默咄交代。

    为什么拉达米珠会被契丹人捉住?恐怕是因为她偷偷跟在使团的后面,和契丹人对上了。还有她的痛哭……堂堂的公主身边岂能没人保护?那些护卫为了保护她,应该都被契丹人杀了,姑娘那是被吓哭的。

    另外,契丹人假扮的马贼为何如此重视她,要将她掳走了。怕是知道她是突厥公主的身份,已经骑虎难下了,只得把装她在了麻袋里面,随身携带了。

    越想下去,越是逻辑通畅,一切都合乎情理。但崔耕却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,喃喃道:“娘的,这回可真是乱了套了,她是真把我当武延秀了,这可怎么收场啊?”

    “你问俺啊,俺问谁去啊?算了,俺不管了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同俄特勤伸手一指那毡帐,道:“父汗和俺妹子都在里边,你们自己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赛修伦也知道事不可违,便命人收起刀阵,恶狠狠地说道:“老夫也与尔等一块去,倒要看看你这个欺骗我们公主芳心之徒,能有什么好下场!”

    阎知微算是捡了个便宜,既不用钻胯,也不用过刀阵,安全过关,屁颠屁颠地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可汗有令,宣大周使节一行、大公子、还有赛将军觐见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突厥语的高喝,武延秀、阎知微、田归道、崔耕、同俄特勤、赛修伦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崔耕举目望去,但见大帐正中,有一中年男子居中而坐,面目与同俄特勤有些相似,不用问,这就是默咄可汗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还站着一个俏丽的少女,皮肤白皙双目灵动,正是拉达米珠!

    小丫头今天盛装出席,倒是又娇美了几分。她和崔耕对视了一眼之后,脸颊绯红,吐了吐舌头,可爱之极。

    两厢里则是突厥的文武官员,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比较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微臣臣赛修伦参见大汗!”

    “父汗,儿子给您见礼拉。”

    赛修伦和同俄特勤一齐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田归道的膝盖硬,出使这么多次都是微微一躬身,这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和亲事成,武延秀就是默咄的女婿,面对老丈人杆子跪一下,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淮阳王武延秀都跪了,崔耕觉着自己如果不跟着跪,恐怕是不大合适吧?

    但让他对一个外番的酋长下跪,总觉得别扭。

    他稍稍迟疑了一下,就被一个极其尖利的声音给吓了一跳,“参见大汗啊!”

    只见大周和亲使团正使,豹韬卫大将军阎知微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陡然往前一跃。

    众人恍惚间,阎知微已经抱住了默咄的大腿,然后,毫不犹豫地低下头去,冲着默咄的臭脚乱嗅,讪笑道:“香,真香,大汗的贵足真香啊。外臣今日能得捧靴,实在是荣幸之至!”

    “去尼玛的吧!”

    默咄虽然知道这货在刻意讨好自己,但这动作也实在太恶心了,当即飞起一脚,把他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显然,阎知微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。

    默咄可汗沉声问道:“请问大周这次是派谁来迎娶本汗的掌上明珠啊?”

    武延秀暗里撇撇嘴,心说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本王这个大活人站在你面前,你瞎啊?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很谦逊地微微一躬身,道:“正是在下,大周淮阳王武延秀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谎!”

    突厥公主拉达米珠急的都快哭了,娇声道:“你不是武延秀,你是定州长史崔耕,他才是武延秀呢!”

    “唉,妹子,你闹糊涂了,他真是武延秀!”同俄特勤叫道,“他真是武延秀,你一直念念不忘的心上人才是崔耕呢!不信的话,你问赛修伦!”

    赛修伦正色道:“老夫可以保证,这位真的是大周淮阳王。您想想,若是大周让崔耕冒名顶替,又何必派武延秀同行?那不是多此一举吗?”

    赛休伦被崔耕逼着吃了大便的事儿人尽皆知,这在突厥国内也不是新鲜事儿,所以众人都肯定,赛修伦不会认错人的。

    拉达米珠一听之下,小脸惨白,喃喃道:“那……那可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乖女儿,依为父看,这事儿好办的紧呐!”

    默咄豁然起身,指着武延秀,道:“本突厥可汗之女,理应嫁给中原天子之子。你武门小姓,焉敢前来骗婚?来人,给我把他押下去,看管起来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马上就有突厥勇士闯过来,抹肩头拢二臂,将武延秀给捆了。

    田归道见状,面色骤变,勃然喝问道:“当初你们突厥与我大周商议的时候,可没说非要天子之子,而是大周亲王,默咄你收了我们大周的聘礼却不嫁女,这是要耍无赖吗?”

    默咄可汗白眼一翻,道:“本汗只知中原有太子李旦,庐陵王李显,却不知武姓亲王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说着话,他猛地一拍面前的几案,道:“我突厥世受李氏皇恩,如今听说李氏被灭,只有两位亲王尚在!本汗决定,不日将起兵伐周,扶保李氏重复江山社稷!”

    同俄特勤大喜道:“父汗的法子好,把这门亲事搅黄了,俺妹子就能嫁给心上人啦。”

    默咄可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其余突厥官员可没同俄特勤那么缺心眼,谁都知道此事默咄可汗早就蓄谋已久了,今天不过是由头罢了!

    当即,突厥文武众臣齐齐跪倒在地,山呼道:“愿从大汗反周复唐!”

    “众卿平身。”默咄哈哈大笑,道:“大伙为了这场亲事,把所部精兵都带了过来,这次咱们可要去中原的花花世界大闹一场!”

    旁边的突厥宰相暾欲谷拾遗补缺道:“想当初徐敬业起兵反周复唐,曾经让骆宾王写檄文一封,天下震动应者云集。大汗何不效唐人故智,也找文采出众之士写上一封檄文?”

    “太麻烦了!”默咄大手一挥,道:“本汗只要给大周皇帝回书一封,此信到了中原,自然就会有人为本汗宣扬!”

    随后,他命人取纸笔来,刷刷点点笔走龙蛇,一封书信顷刻写就,随后高声念道:“突厥可汗致大唐太后武氏:孤闻帝位循环,乃五德交替天命循环也,未闻有妻代夫或有母代子者……”

    这封信全部用汉文写就,虽然文采不算出众,但在突厥人中也算得上鹤立鸡群了。

    崔耕听在耳中,已然猜出这就是是史上著名的《默咄致武后书》,上面主要举了五条起兵伐周的理由。

    其一,聘礼中的谷种都是蒸熟的,意在使突厥颗粒无收。

    其二。金银器多系伪劣品,并非真物。

    其三,突厥可汗曾赏给中土使者贵重的服饰,俱被武氏剥夺。

    其四,聘礼中彩帛等丝制品质量低劣。

    其五,突厥可汗的女儿,当嫁天子的儿子,武氏小姓,门户不配,这是骗婚。

    五条下来,每一条都是强词夺理至极。

    说白了,所谓反周复唐只是默咄的一个借口,他真正目的,还是去中原抢掠一番,发一笔横财。

    念完之后,突厥群臣齐声叫好。

    默咄又命人把和亲使团其他成员绑来,问他们愿意不愿意投降。

    阎知微的膝盖最软,马上就跪倒在地,表示愿意弃暗投明。在他的带领下,又有十来名大周官员投降,包括礼部侍郎杨齐庄。

    默咄甚是高兴,虽然觉得阎知微恶心了一点,但还是封他为汉可汗,统带这些投降的官员,为自己南侵带路。

    田归道等人宁死不降,被默咄下令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监察御史裴怀古最幸运,虽然也不愿意投降,却被默咄打发去给武则天回信,算是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只剩下崔耕和他手下四大金刚没着落。

    同俄特勤大叫道:“我说妹夫,你就投降得了。俺妹子和俺都看你挺顺眼的,以后你就是咱们突厥的驸马了。”

    赛修伦跟崔耕可是死仇啊,他如果当了突厥驸马,他就没机会报仇雪恨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急眼反对道:“大公子此言不妥,可汗刚才说了,公主只能嫁李氏之子,焉能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“嗨,俺父汗就是随便找个理由悔婚,你怎么还当真了?”同俄特勤道:“李显今年都四十了,李旦也三十好几,妻妾成群子嗣多有,俺妹子能嫁给他们?”

    赛修伦道:“三十多岁也不算太大,有妻便让他休妻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轻巧,哪那么容易?再说了……”同俄特勤道:“你想想,父王就俩儿子,一个是俺,一个是俺弟弟杨我支。你自己说说,哪个是当可汗的料啊?依我看,有这么个上门女婿挺好。要不然父汗百年之后,这突厥到底是不是我们兄弟俩的,那还真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默咄本来觉得崔耕身份低了一点,配不上自己女儿。不过,这傻儿子愚者千虑必有一得,还真把他说服了!

    对啊,自己的大儿子同俄特勤脑子缺根弦,说傻子有点冤枉他,但绝对称不上正常人。次子杨我支倒是不傻,但不知怎么回事,性情懦弱无能至极,根本就不能服众。

    自己百年之后,别说汗位了,弄不好连命都保不住啊,必须给他们找个托孤重臣。

    这托孤重臣选谁?突厥人?别傻了,突厥一向讲究的是强者为尊,自己篡了侄子的汗位,也不见谁吭声了!

    还是崔耕好,有能力,官居定州长史就能逼着赛秀伦吃屎。有文才,崔飞将之名享誉海外。善治政,崔青天的名号自己远在突厥都听说过。军事才能也不错,平过僚乱捉过扶桑倭皇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是汉人啊!没有大义名分,突厥人就不会服他,绝不可能篡位。只要自己慢慢把突厥的兵权交给他,自己儿子的位置不就稳了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眉开眼笑地诱~惑道:“崔二郎啊,你只要肯投降我突厥,不但能娶拉达米珠,本汗还会封你为左贤王,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同俄特勤提醒道:“妹夫,左贤王可不常设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你还不快快谢恩!”

    崔耕怎么可能置家人于不故,在突厥当什么左贤王?再说了,他也不可能放在好好的汉人不当,跑去当突厥人的走狗。

    他躬身道“崔某生为大周之臣,死为大周之鬼,恐怕要辜负大汗的美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辜负?谈不上?”默咄嘿嘿一笑,道:“本王心意已决,当不当这个左贤王,就由不得你了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