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53章 刀阵来迎客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53章 刀阵来迎客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呜呜呜~~

    麻袋打开,里面露出了一个五花大绑的突厥美少女,嘴里还塞着一块麻布。

    崔耕一见到这个女人,顿时一愣,这娘们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啊?

    他赶紧上前把麻布从少女的口中扯下,问道:“怎么又是你?”

    少女一见崔耕,也是大喜过望,激动道:“是你!延秀,我就知道,你会来救我的!”

    在突厥,能把崔耕当成武延秀的,也只有她了,突厥美少女小贼——萨达米珠!

    崔耕哭笑不得地将她的绳子解开,再次解释道:“本官说了多少次了,我乃定州长史崔耕,并非淮阳王武延秀!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我都这样了,你还骗我?”萨达米珠一脱了绑缚,就抱着崔耕哇哇大哭起来,“这些匪人欺负我,你怎么才来啊?”

    崔耕不由得心中一紧,妹的,这么鲜嫩的美少女,不会是那帮契丹狗给嚯嚯了吧?

    但他看这丫头身上的衣衫都整整齐齐的,也不见有撕扯的痕迹啊,问道:“他们怎么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萨达米珠道:“本姑娘都报出身份了,他们还把我绑成个大粽子,还将臭烘烘的破布塞我口中,这难道还不算欺负?”

    “好吧,这也算欺负。”崔耕轻松了一口气,慢慢将萨达米珠推开,奇怪道:“对了,你的身份有什么特殊的,凭什么一报身份,这些马贼就不敢绑你?”

    萨达米珠道:“我跟他们说,我是淮阳王武延秀的朋友!”

    崔耕真不知道这姑娘是真不知道,还是天然呆,苦笑道:“妹子啊,这帮马匪就是为了杀武延秀而来的,你还自报是他的朋友,啧啧,你这心可真够大的,你能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,绝对是个奇迹!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,他们把我绑了这么久,让我遭了这么大的罪,你得给我出气。”萨达米珠气鼓鼓道。

    “出气?没问题!”崔耕道,“就在你进来之前,我已经下令让人将这些马匪俘虏统统全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萨达米珠先是一愣,然后又冲过来抱着崔耕的胳膊,高兴道,“我就知道,延秀你对我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好什么啊,灭这帮契丹人的口,完全就是个顺水人情好吗?

    崔耕又问道:“你不是在土古城吗?怎么又被马贼给抓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萨达米珠的目光明显有些闪烁,低声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刚从土古城跑出来,就被那些马贼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又和她扯了几句没有营养的闲话之后,崔耕才命方家元给萨达米珠一匹快马,任其远去。毕竟相交一场,总不能把一个姑娘家家的,扔在这一望无垠的沙漠上吧?

    方家元望着美少女策马奔驰远去的飒爽背影,道:“大人,您就这么让人家小娘子走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不然呢?”崔耕问。

    “嗨,我看这丫头对您含情脉脉啊,您这不是负了美人恩吗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不过几面之缘,谈不上含情脉脉啊,再说了,她是真把我当淮阳王武延秀了,这种风流债,还是少惹为妙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良久,崔耕又回到和亲使团队伍。

    他见到武延秀和阎知微等人,说自己费了一番唇舌,好说歹说之下,那帮沙匪终于同意,给和亲使团留下两成的聘礼。

    也算是幸不辱命了!

    这一次,武则天准备的聘礼是相当丰厚的,即便就剩下两成,也是非常拿的出手了,武延秀表示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双方交割完毕,使节团继续起行。

    又行了十余日后,众人抵达了突厥的南庭黑沙城。

    所谓南庭,就是突厥南厢的首都。

    抵达南庭之后,崔耕才知道,自己那个死对头赛修伦,正是突厥南厢的“杀”。赛修伦手握整个突厥两成的兵马,就驻扎在黑沙城。

    妈的,崔耕真是无语,怎么什么事儿都赶到一块儿了。

    不过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,在突厥官员的引领下进了黑沙城,往默咄可汗的王帐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“崔耕崔二郎,想不到你也有落在我手上的一天啊,哈哈哈哈……!”随着一声暴喝,有一队骑兵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最前面那位看年纪在五十岁上下,身形高大,目露凶光,正是赛修伦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赛修伦一扬右手握着的马鞭,整支队伍嘎然而停,众骑士翻身下马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迅速飞奔,排成了面对面的两列。非但如,每人还手持钢刀一把,高高举起,形成一个刀阵。

    赛修伦曾经奉命出使长安,阎知微当然认得他。

    此时时刻,阎知威又被吓得尿意浓浓,有种尿裤子的战战兢兢,他期期艾艾地喊道:“两……两国交兵,不斩来使,赛修伦,你可别乱来。”

    但赛修伦压根儿就不鸟他,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,就是盯着崔耕不放。

    崔耕就知道今日之事不能善了,沉声道:“我等带着种子农具以及彩缎珠玉而来,尔等却以刀阵相迎。赛修伦,难道这就是你们突厥的待客之道?难道就不怕天下人笑你们突厥人茹毛饮血,半点礼数都不懂吗?”

    “哪里?嘿嘿,你们是不懂我们突厥人的待客知道啊!”

    赛修伦轻轻把玩着手中的皮鞭,冷笑道:“实不相瞒,这刀阵乃我突厥最隆重的迎客礼仪哩。几位大周使节真是没见过世面啊!”

    田归道多次奉武则天之命出使突厥,对突厥的风俗了如指掌,但是这种用刀阵来迎客的礼仪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他质疑道:“果真有这种礼仪?本官怎么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赛修伦知道忽悠不了田归道,但还是很无耻地说道:“此乃我家大汗亲定的迎客之礼,今天是第一次使用,田舍人你没听过,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这摆明了就是不讲道理啊!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武延秀沉声道:“本王且来试试你家可汗新定的迎客之礼!”

    武延秀走南闯北这么多年,虽然喜欢拈花惹草惹风流债,但贪生怕死这四个字倒是安不到他的头上!

    而且他知道今天他不能认怂,今日一旦认怂,那他以后这个突厥驸马爷的日子,就苦逼了。

    当即,他冷哼一声,面不改色心不跳,大踏步地步入了刀阵。

    一步,两步,三步……十五步……一百步!

    武延秀终于站到了王账之前,冲赛修伦鄙夷道:“什么刀阵,也不过如此嘛!”

    赛修伦还是玩着马鞭,摇头晒笑道:“那可不一定,淮阳王是淮阳王,别人是别人,这刀阵也是分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分人?那本官来试试!本官屡次触怒默咄可汗,倒要看看尔等的刀敢不敢落下来。”

    田归道身正道直,面无惧色,昂首阔步,在刀阵中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阎知微小脸吓得煞白,想冲英雄又挪不动步子,道:“赛……赛大人,是不是非要通过这个刀阵,才能见到可汗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一定。”赛修伦微微一笑,“这个刀阵是迎接英雄的,若是自认为是狗熊一名,也可以不通过刀阵。”

    “狗熊?怎么认?”阎知微问道。

    赛修伦道:“这就简单了,老夫让手下的儿郎们排成一排,只要从他们的胯~下爬过去就成!”

    “胯~下?”阎知微楞了一下,斜眼瞥向崔耕道:“韩信曾受胯~下之辱,也不影响千载美名。本官觉得,此事也不是不能商量啊……”

    赛修伦纠正道:“阎将军,这个法子只有你才能用。至于这位崔长史么,他想要自认狗熊,就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得如何啊?”阎知微问道。

    赛修伦一挥手,道:“来人,带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马上就有个突厥小卒端着个托盘跑了过来,里面正是一坨臭气熏天的大便!

    “这玩意,崔长史应该不陌生吧?你在定州之时,可没少款待过我啊,呵呵呵~~”

    赛修伦狞笑道:“接下来的话,就不用我再说了吧,崔长史应该明白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崔耕不由得暗叫一声苦也!

    他明白,赛修伦设这个刀阵,就是专门为了对付自己。只要自己经过刀阵之时,有突厥士兵故意说“累得手酸”,不小心将手中钢刀剁下,就能砍下自己的脑袋,要了自己的小命。

    但自认狗熊吃屎?

    那是他万万做不到的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