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44章 定州褚云娘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44章 定州褚云娘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阎知微被崔耕当场这么甩脸子,面色顿时大窘,道:“和亲副使之职,乃朝廷公议,陛下亲封。 岂是你不想干就不想干,说不去就不去的?你置我大周朝廷于何地?置陛下于何地?”

    “陛下?朝廷?”崔耕冷哼道:“陛下和朝廷是让崔某人当和亲副使的,而不是给突厥人当哈巴狗的!某挂冠而去,不是因为陛下,不是因为大周朝廷,而是你阉知微!因为——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他高声道:“吾虽出身粗鄙,却也知晓大丈夫生于世,应顶天立地,既不能为五斗米折腰,更不能拳拳事乡里小人邪!”

    这话乃是引用,出自晋朝陶渊明之口。

    阉知微明白,以如今崔耕“崔飞将”现在在诗坛的地位,今天要是真被自己欺侮得拂袖离去,那这个“乡里小人”的名号,自己就算是背定了。

    当即,他大怒道:“崔二郎,你给本将军说清楚,到底谁是乡里小人?”

    “谁是小人?”

    崔耕故作惊诧地上下打量了阎知微一眼,悠悠念道:“朱前疑着绿,逯仁杰着朱。阎知微骑马,马吉甫骑驴。将名作姓李千里,将姓作名吴栖梧。左台胡御史,右台御史胡……阎大将军,谁是小人,还用下官说得再清楚些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~~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不少官员会意的大笑起来,当中就属阎知微的老对头,通事舍人左卫郎将田归道笑得最是大声和肆无忌惮

    崔耕念得这几句话可是有出处的,正是朝廷几年前的一个官场典故。

    据说又一日,武则天问礼部郎中张元一,张爱卿啊,整日呆在宫里闷得很,在外面有什么好笑之事吗?

    礼部郎中张元一就以崔耕刚才念得那段话作答。因为这番对答机智幽默,针砭时弊,很快就在大周官场流传开来。

    其中“阎知微骑马”一句,乃是一语双关。意思是说,阎知微其人既名为“微”,又身材矮小,却骑在高头大马上,显得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既然阉知微是众所周知的“矮小之人”了,崔耕偷换一下概念,称他为“小人”,又有何不可?

    打人不打脸,骂人不揭短啊!

    阉知微一直以身材为憾,当面被崔耕当面揭了这个一个大“短”,顿时气的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心思阴毒,并没有继续和崔耕死磕斗嘴,因为他据他所知崔二郎能言善辩出了名的,于是他看向了武懿宗,道:“王爷,看来崔长史是看不起咱们这身材矮小之人啊,委实是欺人太甚啊!”

    阎知微想得挺好,武懿宗那身材还不如自己呢,受了这番挑拨,还不得和崔耕死磕啊?

    谁知人武懿宗压根儿就不买他的账。

    只见武懿宗白眼一翻,沙哑着嗓子道:“去尼玛的吧!人家崔长史说的是你阉知微,关本王什么事?”

    随后,又来到崔耕的近前,滋着满口的大黄牙,道:“崔长史好志气,这做人嘛。就该不为五斗米而折腰,本王支持你!气死阎知微这个驴日的!”

    紧接着,武延秀也走上前来,抚掌称好道:“崔长史果真是我大周血性男儿,本王看好你!”

    刚才笑得肆无忌惮的田归道也走上前来,也微微颔首道:“崔长史说得好,伺候突厥人这差事,咱们中原人是真干不来!想当初本官出使突厥时,见了了他们那个前任可汗骨咄禄,也就微微一躬身,磕头这种事儿留给软骨头干吧!”

    崔耕竖起了大拇哥,赞道:“田舍人,真汉子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阎知微彻底傻眼了,很显然,这些人都是跟崔耕一伙的!但很快他就明白为什么这些人都愿意力挺崔耕,这不明摆着的么?田归道是反对和亲的,武懿宗是不愿意担这份差事跑突厥去的,而作为突厥人倒插门女婿的武延秀,压根儿就是不想去和亲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里,只有自己是主张和亲的,无形中自己已经成为这些人的公敌了。

    但他心里很清楚,人家突厥人说得很明白,这次和亲要想成功,必须得定州长史崔耕做副使。

    崔耕撂了挑子,和亲的事儿完蛋了,那三位是乐见其成啊。

    唯一坑苦了的,就是自己这个主和派。最关键的是,他们兴许还会倒打一耙,把责任完全推到自己的身上!

    这尼玛可怎么办?

    唉,形势比人强,事到如今,也只能牙掉了和血吞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这个堂堂的三品豹韬卫大将军,居然满脸堆笑道:“崔长史,崔长史诶,本官就是开个玩笑嘛,你怎么还当真了呢?我一直以为,咱们出使突厥,虽为和亲,但也不能堕了我大周的威风,崔长史和本将军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崔耕继续揶揄道:“那您刚才还说什么话糙理不糙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这……我那是……本官是在讽刺范光烈的!不信的话,你且看!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说着话,阎知微飞起一脚,狠狠地踹在了范光烈的后膝盖上。

    哎呦~~

    范光烈立足不稳,跌倒在地,抱着膝盖连声呼疼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呢,阎知微痛骂起来:“食我大周的俸禄,却对突厥卑躬屈膝,简直是吃里扒外的典范,本官怎么可能跟你这小人为伍?范光烈,你的膝盖骨软,本将军的膝盖骨可硬着呢!”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堂堂大周三品大员,这阎知微也太没节操了吧?出尔反尔,简直是把自己的脸打得啪啪响啊!

    就是崔耕都不得暗叹一声牛逼,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!居然把哥们的计划都给破坏了!

    他刚才拂袖而去可不是一时冲动,而是他早早便计划好的。他想着,如果自己能借着这个由头辞官不做,当然是再好不过,反正上官婉儿重新的宠之后,再帮自己复职也不是啥难事儿。现在可好,阎知微这厮居然如此不要脸,出尔反尔,还跟自己委屈求全起来,如果自己再坚持不去突厥出任副使的话,理亏的可就是自己了!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也只得表示,同意领受和亲副使之职。

    阎知微嘴里小心地拍着崔耕的马屁,心里却是充满了怨毒之气,哼哼,崔耕,且让你得意一时。真到了黑沙城,赛修伦的地盘,我看你怎么死!

    显然,经过这档子事儿,阎知微虽然面上一团和气,但心里已经扎下了一根刺。他与崔耕之间,已然是树下了解不开的私怨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场小小的插曲过去,众人起行定州城。

    入了城,孙彦高先让和亲使团休息一番,到了晚上,再隆重为他们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约莫到了晚间,定州刺史府,一个巨大的院落中。

    整个场地全部用彩绫环绕,四周点燃数十根牛油巨蜡,又有缕缕檀香飘来,让人如坠仙境。

    不但环境好,这酒席也好啊,瓜果食蔬尽皆上等,山珍海味应有尽有,各色名酒尽皆齐备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定州官妓数十名,或者主持行令妙语如珠,或者在官人身旁小意逢迎,或者在堂前起舞荡人心魄……

    孙彦高也真舍得下本钱,大有一番酒池肉林之风啊!

    但是如此美妙的夜宴,却丝毫不见武懿宗展现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去尼玛的吧!”

    蓦地,武懿宗将身旁的两名美姬往旁边一推,恨声道:“孙彦高,你就让这些庸脂俗粉招待本王?你当本王是山沟沟里的土鳖?还是觉着本王没见过女人?”

    “王爷息怒,王爷息怒啊!”孙彦高赶紧解释道,“您身边这两个小美人儿,一个叫唐薇薇,一个叫周冰儿,已经是咱们定州官妓的头牌和二牌了。再要好的,偌大的定州城中,下官也委实寻不到了!”

    “孙刺史,咱们定州官妓里,可不一定是唐薇薇和周冰儿这两女最为出色哩。”

    忽然,狗头军师范光烈出了声儿,似是拆孙彦高的台,其实却是在向武懿宗进馋道,“不过县官不如现管,不过是我家刺史大人指挥不动妓乐司,所以实难为河内王寻到绝佳的美色了!”

    孙彦高也被范光烈最后一句点透了,第一时间甩锅道:“对啊,启禀河内王,定州妓乐司,崔长史才是正管,有什么事儿,您最好是找他哈!”

    崔耕顿时脸颊一抽抽,自己虽然是妓乐司的正管,但自从上任以来,先是忙着赈灾,后是忙着学习突厥语,哪有时间跟那帮莺莺燕燕打交道?

    他只得站起身来,硬着头皮说道:“启禀王爷,妓乐司的事儿,下官还真不大清楚。您要是不满意唐薇薇和周冰儿的话,我这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崔长史你这么说就不厚道了不是?”范光烈道,“谁不知道定州官妓里边,最出色的是褚云娘啊!此女非但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容,还琴棋书画样样皆通,你为何不把她叫出来服侍河内王呢?”

    孙彦高也附和道:“对,为什么不让褚云娘叫来服饰王爷?是不是因为他是你的相好?崔长史,不是本官说你,这官妓是大家的,吃独食是要不得滴!”

    吃独食?

    独食你妹啊!

    褚云娘别说老子没见过,就连这个名字,老子都是头一次听到好不好?

    崔耕道:“什么褚云娘褚雨娘的,河内王若是有意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咳咳~~

    正在这时,安静的大堂内,突地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。

    崔耕循声望去,见刘启前正对自己挤眉弄眼呢!

    刘启前这家伙是妓乐司的司正。当初崔耕初来定州履新任职的时候,孙彦高为了羞辱崔耕,便是派刘启前和妓乐司副司正张万成一起,去城门处迎接的崔耕。

    范光烈使坏在前,刘启前提醒在后,崔耕顿时明白,恐怕褚云娘的身份非常不简单。

    他脑子一激灵,赶紧改口道:“王爷恕罪,下官失陪一下。”

    武懿宗内斗内行,察言观色,就知道这里面边肯定有事儿,不为己甚地请道:“崔长史请便。”

    崔长史冲刘启前使了使眼色,后者离席与他一起来到了外头。

    崔耕沉声问道:“刘司正,这褚云娘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刘启前叹了一口气,道:“妓乐司里面的官妓有买来的,有自己贪图安逸主动来投的,有犯官之女被罚没进来的……唯独这个褚云娘,她生下来就是妓乐司的人。”

    崔耕转头看了眼里边,然后又道:“时间紧迫,你长话短说,快些道来这褚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还得从五十年前说起啊,话说……”刘启前今天小酌了两杯,摇头晃脑满嘴酒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得五十年前说起?你妈的……”崔耕急眼了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