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42章 祸从天上来(两张合一章)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42章 祸从天上来(两张合一章)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这位富态中年人,并非别人,正是崔耕口中的四郎大兄,上官婉儿的心腹刘老四。

    谁知他此言一出,险些没被瓷器店的伙计们打死。

    店中伙计姑且念在他乃外地客人初来定州,不知崔青天在百姓心目中的地位,这才让道个歉,然后花重金买下了“云龙呈祥”的瓷瓶,方肯作罢了事。

    刘老四也不与这帮平民计较,他身负重任,更不敢再做耽搁,快马加鞭,离了恒阳县,直奔定州城而来。

    次日,他入了城打听到崔耕在定州城中的府邸,然后向崔府门房递上了自己的名刺。

    听说是刘老四来了,崔耕赶紧亲自相迎,人未至,爽朗的笑声便传至了门口刘老四耳中:“哈哈哈,四郎大兄,稀客啊!每次见了你准有好事儿,这次来又给弟弟我带来什么好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嗨!什么好消息啊,这次的消息是坏的不能再坏了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往四下里看了一眼,急道:“二郎啊,这次杂家是偷偷来的,有什么话咱们进了府再说。”

    崔耕也注意到刘老四此番来定州,嘴边好像特意贴了两撇小黑胡子,应该是避人耳目吧?

    再听他说带来了坏消息,心中更是一紧,赶紧将他让进了府,请进了自家的堂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堂屋中,分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刘老四顾不得寒暄,开门见山问道:“二郎,突厥人那边又出幺蛾子了!”

    崔耕问道:“突厥人?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刘老四道:“经过这么一年多的内政整顿,默咄的汗位已经做稳了。上次他不是说要将突厥公主嫁与我们大周的亲王作为和亲么?”

    崔耕嗯了一声,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这事儿他知道啊。

    刘老四道:“前些日子关于和亲之事他又变了主意,说和亲不是将他们的公主嫁到我们大周来,而是要咱们朝廷把大周的亲王嫁到他们突厥去!”

    崔耕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奉茶上来的宋根海恰巧也听到了这一茬儿,吓得差点没站稳,险些跪在地上!

    宋根海又好气又好笑地插了一嘴:“那不成倒插门了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嗨,二郎你没在长安,是不知道这事儿闹腾得有多大啊!”

    刘老四摇头叹了口气,道:“就这事儿吧,朝堂之上还分城了两派,一派以通事舍人左卫郎将田归道为首,一派以豹韬卫大将军阉知微为首……”

    刘老四细细讲起了因为突厥人这个幺蛾子,朝堂之上发生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那个通事舍人左卫郎将田归道,他曾经出使过突厥,一直认为突厥新可汗默咄心怀大志,很难坚持与大周长久和平。所谓让大周亲王倒插门云云,不过是挑起战争的借口罢了。所以,田归道建议朝廷应该严词拒绝他这个无礼的要求,然后整军备战。

    而豹韬卫大将军阎知威这家伙呢,虽然官居豹韬卫大将军,其实是文官出身,胆子就比较小了。

    他坚持认为,和亲历来就是中原王朝安抚北方异族,维护边境安宁的有效办法之一,历史上也有过成功的先例。比如“昭君出塞”,就千古传诵嘛。所以,只要满足突厥要求,大周北方的问题就可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二人吵了个面红耳赤,顺带着各自支持的官员都纷纷站看出来,在朝堂上对喷!

    最后武则天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了裁决,决定听取豹韬卫大将军阉知微的意见,让大周淮阳王武延秀去突厥和亲…呃…让武延秀去突厥倒插门!

    所以,这次送和亲的队伍,就以河内王武懿宗为正使,田归道和阎知微为副使。一个长黑脸一个唱红脸,既要满足突厥的要求,又不能堕了大周的国威。

    宋根海听罢,已然惊得合不拢嘴,啧啧诧异道:“乖乖,真同意倒插门了啊?咱这位女皇陛下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根海,莫要乱嚼舌头!”

    崔耕及时制止了宋根海的出言不逊,毕竟刘老四可是宫里的人,即便跟自己关系再好,那也听不得有人在诋毁和质疑女皇陛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看向刘老四,问道:“四郎大兄,你这说了大半天,貌似这里边也没我啥事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你的事儿?”刘老四道,“这次送亲仪仗队伍,不过是咱们大周的意思,最后不还得人家突厥同意?”

    “突厥能不同意?”崔耕问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涩然道:“同意倒是同意了,但他们要求再加一个人做副使。”

    突然,崔跟有一股不祥的预感瞬间涌上了心头,他指着自己的鼻子,心虚地问道:“四郎大兄,突厥人要求增加的那个送亲副使,不会就是小弟我吧?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你嘛!”

    刘老四道:“其实突厥人要求增添你为副使这事儿吧,里头的弯弯绕绕,陛下如此圣明,岂会不清楚?在定州的时候,你把突厥特使赛修伦得罪死了,以致突厥人颜面尽失,扬我大周国威,这些事儿陛下他老人家心里都有数着呢。诶,要说这赛修伦这老家伙,也不知是走了什么运道。自打上次在定州丢了脸面回突厥之后,也不知怎的,职司不降反升,现为突厥四杀之一。提议让你为送亲副使,便是他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崔耕明白,“杀”是突厥语,翻译成汉文大概是“某行军道总管”。突厥幅员辽阔,人口稀少。为了施行有效的统治,将全国分为东南西北中五片地域,可汗统领中厢,四杀分领东南西北厢。赛修伦身为突厥四杀之一,掌握了突厥将近两成的兵权,真可谓是位高权重了。

    如今赛修伦特意让自己为送亲的三副使之一,到底打得什么主意,那还用问吗?

    不用别的法子,等到了突厥,就像对待当年那个大周使节朱拾遗一样,钢刀悬于脖颈之上,逼着自己吃屎,自己到底是吃还是不吃?

    崔耕越想越觉得这个所谓的送亲副使就是个坑啊,一去突厥轻则受辱,重则丧命啊!

    他不禁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问道:“那谁,上官舍人怎么说?她有什么话,要提点小弟我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上官舍人?”

    刘老四的脸色就更加黯淡了,“二郎贤弟啊,这次不是上官舍人不愿帮你,而是舍人她如今已有性命之忧,分~身不暇,哪里还顾得上为你斡旋啊!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有性命之忧?

    崔耕面色一怔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还得从那谁薛怀义说起,想当初薛怀义……”

    刘老四徐徐述了起来。

    事情起于武则天的老情~人薛怀义,自从有了新情~人御医沈南璆之后,武则天就对他越发冷淡了。

    薛坏义发迹之前就是个走街串巷卖大力丸的,不知道自己到底几斤几两,竟然跟武则天闹起了脾气。

    等他明白过味儿来的时候,已经晚了,武则天对他一直不冷不热的。

    该怎么重夺女皇陛下的“芳心”呢?薛怀义灵机一动,计上心来。

    今年正月十五上元佳节,朝廷取消宵禁,张灯结彩,天下狂欢。

    薛怀义为讨武则天欢心,重回圣眷,于是指挥自己的手下,在明堂内挖了一个五丈深的大坑,坑里面预先埋上佛像,装上机关。然后,用丝绸在坑上搭了一座宫殿。

    武则天来到明堂之后,薛怀义就指挥手下将佛像从坑底徐徐拉起,一直拉到彩绸搭建的宫殿之中。从旁边看起来,好像那佛像是从地底踊出佛像。

    同时,薛怀义命人杀了一头牛,用牛血画了一个二百尺高大佛,把这张佛像张挂在洛阳的天津桥上。

    他对对武则天说,陛下啊,亲爱的,这是我割破膝盖,用自己的血画成的。我知道陛下崇佛,今日我用自己的血来为陛下画上这么一大副佛像,足见我对陛下的一片痴情与真心了!

    武则天又不傻,淡然一笑,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谁知薛怀义这次献殷勤不仅没有讨得武则天欢心,还弄巧成拙了,也是啊,武则天再是皇帝,再是老女人,说到底还是个女人,不是?薛怀义这个傻叉,尼玛你弄那么血刺呼啦的,哪个女人能高兴得了啊?

    武则天绷着脸回到皇宫后,便放下脸来,痛骂了薛怀义几句,恰巧被上官婉儿听见了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作为女皇陛下的贴心小秘书,当然是想女皇陛下之所想,急女皇陛下之所急。

    第二天,薛怀义再次求见武则天的时候,上官婉儿就挡了他的驾。

    薛怀义本来就因为女皇对自己的冷淡态度而感到烦躁异常,今天被上官婉儿这么一挡驾,就知道自己再也难以重新回到女皇的怀抱里,再也不能得宠了。这是失宠打入冷宫的前奏啊!

    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他火烧“天堂”(皇宫内一座极其雄伟的建筑物)。大火又继续蔓延,把明堂也给点着了。

    烈火熊熊,把神都洛阳照耀得如同白昼,一直烧至天明,明堂和天堂一起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薛怀义火烧明堂!

    当初建天堂和明堂的时候,花的银子海了去了,弄得天下通货紧缩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宰相李昭德甚至禁止民间蓄锦,怨声载道。

    现在众目睽睽之下,明堂被烧了,可怎么解释?饶是武则天也压不住这滔天的民愤啊,

    武则天气得两天下不了床,真想将这个已经让她厌烦厌弃的薛怀义千刀万剐。但是她又不敢现在就治薛怀义的罪。因为这家伙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,浑浊蒙楞的愣头青,要是真把他惹急了,来个鱼死网破怎么办?薛怀义是贱命一条,可以破瓜破摔的,但女皇陛下可是万乘之君,还是要名声的。

    “和女皇陛下爱爱的几个姿势”,“年过花甲的女皇是如何欲求不满的”“皇宫秘事三百件”……这些风言风语一旦被薛怀义这个男宠传出去,让女皇大大的脸可往哪搁?

    于是乎,女皇陛下一咬牙狠心,主动为薛怀义背锅,声称这事从小的方面上讲,是宫人不小心失火。从大的方面上看,是朕的德行不足所致。所以,朕要下一个“罪己诏”晓谕天下臣民。

    女皇陛下勉强下了罪己诏,心里那口气能顺得了吗?薛怀义她不敢罚,就只得把气撒在了当初将薛怀义挡驾在宫外的上官婉儿身上。

    当初不是你上官婉儿不帮薛怀义通禀,他能出这事儿来吗?你这是隔绝内外懂不懂?

    最后,下了一道旨意,将上官婉儿暂行关押,择日处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便是刘老四刚才所得,上官婉儿自己都有了性命之忧,哪里还能替你崔耕平事儿啊?

    “等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听到这里,道:“火烧明堂这么大的事儿,小弟我在定州这边,也是知道的。但是这都过去了大半年了,现在再来找上官舍人的不是?这不对啊!”

    “嗨,你当然不知了!”

    刘老四道:“陛下是前几天才随便找了个错处,将上官舍人暂行关押择日处斩的,火烧明堂的事情虽然过去这么久了,但根子还是在这事儿上。”

    崔耕暗忖,奶奶的,事情都过去大半年了,武则天才动手,若不是刘老四这种深悉内情的人,普通人绝对不会把这两桩事儿联想不到一块儿。啧啧,咱们这位女皇陛下还真是一个心机婊…她现在年纪挺大了,应该是心机老婊!

    如今上官婉儿坐了冷板凳,连性命都堪忧,那作为他的心腹刘老四……崔耕有些同情地看着刘老四,问道:“如今上官舍人一倒霉,四郎大兄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一天不如一天了,诶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啊!”刘老四也是一脸的沮丧,道:“二郎,这次杂家来找你呢,一是给你通风报信这和亲副使之事,另外一个呢,是想请贤弟你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崔耕愕然道:“帮忙?我还能帮上啥忙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你弟弟我都要被赶鸭子上架去当那个送亲副使了,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从突厥回中原来,我的境况比你还不如,我能帮你刘老四啥?

    刘老四讪笑一声,道:“那啥,哥哥我知道四海商会跟二郎的关系。四海商会不是事关诸多当朝权贵的利益吗?这样,贤弟你能不能看在你我相交一场的份儿上,修书一封,把哥哥我推荐给武三思或武承嗣两位王爷啊?”

    “敢情四郎大兄是想另攀高枝儿了?”崔耕一听,多少有点鄙夷,尼玛,上官婉儿这还没怎么着呢,你丫就开始铺后路了。

    刘老四无奈道:“唉,这可不赖我,上官舍人都那样了,我总得为自己的后路想想不是?”

    崔耕暗暗摇了摇头,显然对刘老四的话并不赞同,因为他知道的上官婉儿,可不会就这么稀里糊涂丢了性命,相反,上官婉儿今后所企及的高度和权力,是令人仰望的!

    当即,他语重心长地劝道:“四郎大兄,我劝你一句,锦上添花固然易,但哪有雪中送炭来得好?巴结武三思武承嗣的人多了去了,你就算投奔过去,人也不一定能正眼瞧你,更别说重用栽培你。但现在你若能帮助上官舍人得脱大难,一旦她重归圣眷,你也就离荣华富贵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能跟刘老四说这些话,也足见崔耕是真心对待他们俩这份交情的!

    刘老四耷拉着脑袋,道;“贤弟啊,你当哥哥我不想啊?哥哥也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人啊!但眼下的问题是,上官舍人得罪的是陛下,我能帮她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突地,刘老眼前一亮,一把攥住崔耕的手腕,仿如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把救命稻草般,眼中透着希翼的曙光,急问道:“二郎,你连扬州大旱和定州蝗灾都搞得定,上官舍人的案子,莫不是也有法子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