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35章 好官与坏官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35章 好官与坏官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范光烈被崔耕突然绕回来的话,给呛得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他一边抚额低头假装咳嗽,一边心思电转,很快他便振振有词地说道:“那啥,崔长史啊,神仙也有打盹儿的时候,更何况我等凡人。所以我等一时疏忽,错怪了何明远,也实属正常嘛!不过看到这封信,倒是提醒了范某,我记得那何大发所戴的发簪,精美异常,很像女子之物。这恰恰说明一个问题,很可能是何大发和秋红背主私通,为了长相厮守,才诬告何明远。”

    难得孙彦高这回没有扮演猪队友的角色,瞬间就秒懂了范光烈的用意,帮腔附会道:“对啊,何大发这个小人头上所戴的发簪,本官也看见了。显然,何大发是想诬告何明远,这样不仅能永绝后患,与秋红长相厮守,还能检举有功,换几个赏钱花花,啧啧,这贼子的心思毒得很啊!”

    崔耕知道这俩货已经开始有入局的迹象了,继续执拗摇头道:“不然不然,依崔某来看,单凭一个发簪做证据,同理,也实在太牵强了一点。这无法就证明了何大发是诬告何明远。为保险起见,我要亲审何大发!”

    “就依崔长史所言。”范光烈答应完之后,便悄然拉走孙彦高,在一个角落里低声耳语了几句,听得孙彦高连连点头称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范光烈率着亲信,与崔耕一起到了举报人何大发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,发现了秋红的身影。

    当这两人一现身,还不等崔耕说捉拿,便听范光烈冲果毅校尉孙忠一使眼色,咳咳两声。

    果毅校尉孙忠是孙彦高的族弟,当然和范光烈都是一丘之貉。

    他立马秒懂了范光烈的眼神,当即大喝一声:“众军士听令,何大发诬陷忠良,当诛!杀了这对奸夫淫妇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哗啦一下,近百府兵直接冲上前去,挥舞长刀,嗷嗷叫着“杀死奸夫淫妇”。

    还不等何大发和秋红反应过来,便已经乱刀砍成了稀巴烂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们这是要干嘛?何大发可是重要的认证,不得伤其性命!”

    崔耕口中叫的火急火燎,但双足却愣是没有移动半步,“你们真是莽撞啊,何大发不能死啊,混蛋,他是何明远里通外番的唯一人证!何大发一死,你让本官上哪儿找人证明何明远之罪?孙校尉,你怎么如此冲动啊?”

    范光烈斜眼余光瞟了崔耕一眼,嘴角噙笑,尽是得意。

    果毅校尉孙忠收刀归鞘,大步走到崔耕面前,跪下请罪道:“回长史大人,卑职一见着这对厚颜无耻的狗男女,便气不打一处来。弟兄们一小小心错杀了人证,卑职愿领罪!”

    范光烈插了一嘴,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责难道::“孙校尉啊,你这暴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啊?你看吧,何大发一死,死无对证了,何明远就更无嫌疑了,你啊你,你若不是孙刺史的族弟,本参军都要好好骂上你一顿!”

    范光烈这话明里是指责孙忠,暗里是提醒崔耕,孙忠可是孙刺史的族弟啊,你不能动他。同时也在提醒他,何大发这个人证死了,死无对证了,你拿什么再来查何明远里通外番的罪名?

    崔耕故作妥协地叹息一口气,摆摆手,道:“罢了罢了,孙校尉起来吧,只当是便宜了何明远这厮!”

    孙忠闻言起来,与范光烈对视了一眼,两人眼中尽是奸计得逞的暗笑之色。

    如今人证已死,证据又不足以定何明远的罪,崔耕自然不好再执着下去。

    再加上孙彦高和范光烈不愿再纠缠此案,免得开罪了何明远背后的默咄可汗。

    于是乎,一桩兴师动众的何明远里通外番案,就这样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何明远就被无罪释放,由孙彦高和范光烈亲自陪同,送他出了府衙。

    等着何明远回了府,崔耕早已在他家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他那个心腹手下何贵一边奉着茶,一边将整桩事情的来龙去脉,崔耕的出谋划策说与了主人听。

    何明远听得目瞪口呆,怔怔失神道:“我说孙彦高和范光烈这两条老狗为何对我如此客气呢,敢情儿是崔长史替何某编了默咄这么一尊大靠山。哈哈哈,崔长史您是没看到,孙彦高昔日视我如草芥,范光烈欺我如犬豚,今日却一再客气,还再三解释此次之误会!还让我向我身后的主人美言几句,听的我云山雾绕,但却是爽哉快哉啊!”

    崔耕摆了摆手,道:“我估计他们二人是知道你我之前的关系,所以想从你入手,找我的痛脚。以至于让你在府衙中受那酷刑拷打,连累了何掌柜受这么大的苦,倒是让崔某过意不去的很啊!”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!”何明远连连摇头道,“何某早已与崔长史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早前若非崔长史从中斡旋帮衬,恐怕何某人的家业馆驿早被孙彦高吞得一干二净了!不过有一点,在下甚是不解,还望崔长史能为在下释疑解惑!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何掌柜,请说!”

    何明远道:“崔长史怎么就知道,编造我与突厥可汗默咄暗中勾结,让他们以为我秘密在中原为默咄办事,会让他们知难而退?万一突厥可汗默咄吓不走他们,反而让孙彦高起了向朝廷邀功之心,将我扭送洛阳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何明远没说,但崔耕已然听懂。

    何明远的心腹何贵也点头说道:“是啊,当时崔长史密令我在府中故布疑云,制造我家主人与突厥可汗勾结的假象。小的真是吓出了一身汗。这万一孙彦高和范光烈当了真,误以为识破了突厥图谋我朝的奸计,直接将我家主人扭送洛阳,向朝廷邀功的话。那我家主人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呀!幸好幸好,没想到还真将他们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笑道:“其实吧,一开始我也觉得冒险,甚至是有死无生。后来我琢磨了一下孙彦高和范光烈这两个货色,便释然了!这么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缓缓站起,在厅中踱步一番,意味深长道:“这个事情放在朝廷任何一个官员身上,我都不敢去试!但这两货,我觉得成功的机率至少在八成以上!”

    何明远闻之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何贵却更是听得一脸迷糊,说道:“崔长史,小的还是不懂!”

    崔耕没有回他,而是看着若有所思的何明远,笑道:“你家主人已经懂了!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懂了!”

    何明远道:“崔长史的意思是,但凡是朝廷的忠臣,大周的好官,这事儿都成不了。偏偏孙彦高和范光烈,这俩人一个贪婪无厌,一个贪生怕死,在定州境内是出了名的贪官赃官和庸官!再加上,定州地处与突厥交界处,一旦真的惹恼了突厥可汗默咄,那突厥骑兵不到两个时辰就能攻破定州城!所以,崔长史掐准了孙、范二人的脉门,将他们吃得死死的,谅他们也不敢拿我去邀功,最后得罪了默咄,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和前程!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崔耕竖起拇指,赞道:“何掌柜分析的很精准,难怪买卖做得这么大,不错!”

    何明远谦虚道:“不敢当,是崔长史已经将揣摩人心练到了极致啊,在下当真是佩服之至!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何忠这回才明白,总结了一句话:“意思就是说,好官面前行不通,坏官面前肯定行呗!”

    崔耕和何明远闻之,皆是一笑!

    “不过,通过这件事情,我倒是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!”崔耕说道。

    何明远问道:“什么奇怪之处?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皱眉,说道:“我发现孙彦高和范光烈畏惧突厥可汗默咄的程度,出乎我的意料之外。我在想,这两个老东西是不是还暗中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,故对突厥人畏惧的如此离谱?”

    “孙彦高和范光烈暗中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?”

    何明远微微沉吟了一番,最后摇头道:“这个我在定州这么些年,倒是没有听说过。会不会是崔长史您想多了?”

    连何明远这个定州土著都没听说过,崔耕耸耸肩,也觉得自己应该是想多了,随后笑道:“不管了,反正留个心眼,多多堤防着这两货指定没坏处!”

    何明远也道:“崔长史放心,我也会派手下人多留心,多打听,如果真有什么风吹草动的,肯定瞒不过咱的眼睛!”

    崔耕嗯了一声,道:“也只能如此了!”

    随后,何明远让何贵安排何府后厨,准备了酒菜,邀请了崔耕在府中吃晚饭,答谢崔长史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二人喝至夜半三更,这才散了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何明远这件事后,孙彦高和范光烈居然出奇地消停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两个货一下子踏实安静下来,倒是让崔耕清静了许多。他忙时,就在府衙里行使长史职权,处理一下定州的政务。闲时呢,则带着封常清和宋根海等人下去定州辖下的各个县转悠,一来熟悉风土人情,二来也算是考察下地方民生,顺便笼络一下地方县衙官员的人心。

    日子过得很充实,也很平静。

    光阴辗转,时光流逝,他在定州长史任上,顺风顺水地又过去了五个月……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