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22章 光烈有主张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22章 光烈有主张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此行前往黄城村的,除了两百府兵,还有定州刺史孙彦高为首的定州官员,以及定州十余名地方耆老,更有二十多个突厥人组成的使团。

    如此庞大的一支队伍,自然还没到黄城村,就早早引起了博陵崔氏的注意。

    轰隆隆~~

    一支五十余人的骑兵陡然从黄城村的城门中冲出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,面相凶恶体赛蛮牛,头顶金翅盔身着明光铠,威风凛凛杀气腾腾,真似楚霸王再世,不亚于张翼德复生!

    来人正是封常清!

    他一边挥鞭纵马一边声似虎啸,大喝一声:“对面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吁~~

    李夏勒住了缰绳,高声回道:“本官乃定州司马李夏是也,这位是定州刺史孙大人,快快通知崔二郎及博陵崔氏众人,速速前来相迎!”

    封常清一听对方自报家门,嘴角泛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,道:“原来是一直卧病在床,迟迟不肯见我家大人的定州刺史呐?终于来了哈!”

    孙彦高当然听出了这浑汉的话里有话和冷嘲热讽,心中顿时不爽,一个厮杀汉也敢挖苦本刺史?真是好胆!

    当即,他面色微沉,摆手喝道:“罗嗦什么,快点让崔耕出来迎接本刺史!”

    封常清也不下马拜见孙彦高,就在马上呆着,一边把玩着马鞭,一边摇头道:“这个么……在下恕难从命!”

    孙彦高面色顿变,奇道:“放肆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封常清不慌不忙道:“孙刺史今天如此声势浩大地来黄城村,不是来请我家崔长史上任的吗?既如此,当然就得您自己主动拜见,哪有我家大人出门相迎的道理?想当年刘备三顾茅庐请得诸葛亮出山,今日孙刺史率定州文武官员来黄城村,请我家大人上任履新,也方显刺史大人您礼贤下士嘛!”

    “放屁,他崔二郎何德何能,也敢配跟诸葛孔明相提并论?你还真给你家主子脸上贴金啊!”

    孙彦高勃然大怒道:“什么本官来请崔耕上任履新?今日,本官是带突厥的赛修伦特使来见崔二郎,本官不过是相陪同行而已。你别搞混了!”

    刘老四是崔耕安排的,王助身旁那个之前提醒吱声儿的小厮,则是被吉顼收买的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劳什子突厥使节赛休伦,完全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封常清还真不知道这事儿。

    他先是微微一愣,随即摇头道:“哦,那不好意思,在下更是不能通禀我家长史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孙彦高被眼前这个浑人给气得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倒是范光烈出来问道:“为何不能通禀?”

    封常清道:“你想啊,我家大人既然还没上任,那就是一名五品闲置散官而已。散官私自结交外邦使节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不妥,大大不妥啊!”

    孙范光烈看出了崔耕这是有意刁难,嘴角微微噙起,冷笑道:“这有何难?孙刺史可以给崔耕一道手令,允许他见突厥使节,不就可以避了私自结交外邦使节的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手令?”封常清不屑地耸耸肩,笑道:“孙刺史有什么资格给我家大人发手令?莫忘了,我家人如今还没上任定州长史一职,不过一闲散官员而已。莫非孙刺史自以为,普天下五品以下的散官,都得听您的调遣不成?啧啧,一州刺史却要行吏部尚书之权,真是好大的一张狗脸!”

    “你…混账…”

    孙彦高又气又恼,可又发不出火来。因为对面这个厮杀汉讲得都是实情啊,崔耕只要没上任,就不算自己的佐官,自己是无权调令他的。

    他也算是听明白过来了,这个浑汉是非逼着自己给崔二郎低头不可啊!

    他素来就没啥急智,被人呛住了,斜眼瞥向了自己的狗头军师范光烈,抱以求助的眼神。

    范光烈给了他一个稳心的眼神,道:“呵呵,这位将军真是好辩才,敢问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某家不敢称将军二字,我乃封常清!”

    “哦,封常清?既然不是行伍将校,又非博陵崔氏的人了?”说着话,他突然面色一沉,厉声道:“封常清,依大周律,民间私藏私藏铠甲达三领者,绞。不足三领者,杖五十!你一介平民百姓,竟敢身穿全套的明光铠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孙彦高顿时对范光烈服得五体投地,恍然大悟道,“封常清,你若回去乖乖劝崔耕出迎,本刺史还可以既往不咎。如果不然,这五十板子下去……你再皮糙肉厚也恐有性命之忧啊!”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封常清这厮就是崔二郎的家奴,一个还没履任的定州长史,居然给家奴淘换一身铠甲,可算是抓住了把柄。

    谁知封常清不急不慌,龇牙笑道:“恐怕又要让孙刺史失望了,不错,朝廷是不允许民间蓄甲。但谁告诉您,某家是平民百姓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某家秩七品宣义郎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不光是孙彦高,连范光烈都傻眼了!

    冒充官员乃是的重罪,在在这么多人面前,封常清总不至于撒谎。他范光烈为孙彦高鞍前马后效力这么多年,也不过是定州录事参军而已,秩七品。崔耕随随便便一个家奴就是七品,这尼玛还有天理吗?

    他心思电转,又找了个由头质问道:“宣义郎又怎样?不过是七品文散官!你穿明光铠还不是逾制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尽然。”封常清对答如流,道:“某在扬州时曾立下大功,此铠甲乃扬州张潜刺史亲手所赐,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范光烈再次语塞,封常清还真是滑不溜手啊,这可咋办?难道真要让孙彦高亲自相请崔二郎,低头认错?

    诶,有办法了!

    当即,范光烈微微叹了口气,一副服软认输的模样,道:“那还请封大人头前带路,就由范某代我家孙刺史,入村去请崔长史吧!”

    “唔,那也成,不过你这小小录事参军去请我家大人,某家可不好保证他愿不愿意出来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有劳了。”范光烈听得肺都快气炸了,尼玛,我这堂堂定州刺史的心腹幕僚,堂堂的七品录事参军,你这厮杀汉居然口出狂言,还小小录事参军?你不也才是个七品宣义郎吗?

    范光烈压着火,随着封常清进了黄城村,功夫不大,就被引入了一个颇为素雅的大厅内。

    但见正中央一老一少相对而坐,旁边还有十数人侧坐相陪。

    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两个人。一个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,风度翩翩,满身儒雅之气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面若厉鬼,渊渟岳峙,气势迫人。

    范光烈是定州的地头蛇,他当然认得那位老者就是博陵崔氏的族长,从户部尚书任上退下来的崔挹。

    对于崔挹,无论是昔日的老尚书,还是如今的博陵崔氏族长,他都得罪不起。于是躬身上前,下拜道:“下官参见崔大夫。”

    崔挹虽然是致仕退休了,但散官金紫光禄大夫的品秩还在,所以有此称呼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范参军啊,倒是稀客,哈哈,快快请起。”崔挹笑吟吟地道,“范参军一向公务繁忙,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呢?”

    范光烈开门见山道:“实不相瞒,下官是受孙刺史所托,请崔长史上任的。”

    崔耕嘴角微翘,脸上似笑非笑地道:“本官就是崔耕。哦?莫非孙刺史的病好了?”

    范光烈道:“好了,完全好了,还请崔长史把吏部公文交给在下,由孙刺史用印。用完印,便算履完新。崔大人随时都可以走马上任了!”

    崔耕摇了摇头,轻笑道:“说病就病,说好就好,这位孙刺史的病,还真是随心所欲啊!”

    范光烈当然知崔耕哪里会这么轻易答应?于是牙一咬,心一横,道:“往昔崔长史和孙刺史多有误会,千错万错,都是下官从中挑拨之错。在这,我向崔大人陪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跪倒在地,连磕几个响头。

    他也真卖力气,很快就额头上鲜血淋漓。看那意思,崔耕要是不松口,那就真能磕死在当场!

    范光烈尽管肉体疼痛难忍,心中却不由得一阵得意。他心中暗忖道,崔二郎啊崔二郎,正所谓软的怕硬的,硬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脸的!今天范某人就这么不要脸了,你还能不就范?若真当场逼死了一州参军,你崔二郎恐怕也很难独善其身吧?我今天就这么不要脸了,我看你答应不答应!

    而且,范光烈心里还有小心思,因为今天邀请崔耕上任的事儿只有他范光烈一人,而不是孙彦高。只要过了今天这一关,他完全可以让孙彦高来个翻脸不认账。到时候,崔二郎还是打哪儿来滚回哪儿去。

    咚咚咚~

    范光烈这头还继续磕着。

    眼见这家伙磕得差不多了,崔耕突然笑道:“啊?原来我与孙刺史是误会啊?敢情儿都是范参军在暗中挑拨啊?行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本官也就不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范光烈闻言大喜,道:“那崔大人上任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。但是……”崔耕突然抚额,口气有些慵懒地说道,“但是本官身染足疾,不良于行,恐怕还要向孙刺史请几天假哩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范光烈好悬没气死,心说合着老子这么多头白磕了啊,他怒道:“足疾?崔长史如此虚言狡辩,莫非是把天下人当傻子么?”

    “范参军慎言。”崔挹突地脸色一沉,道:“崔贤侄的病,乃老夫亲眼所见。老夫这个金紫光禄大夫,堂堂的博陵崔氏族长,还能替他扯谎作假不成?”

    范光烈:“不敢,不敢……崔大夫言重了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旁边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范光烈奇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范阳卢氏……卢沐月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又有一声清亮:“还有我,荥阳郑氏……郑巧莲。”

    “太原王氏……王美凤。”

    范光烈听完这些人的自报家门,后背的汗已经滚滚而下!

    五姓七望中来了四姓五望!

    任何一家,都不是他范光烈可以捋其虎须的。

    别说他们作证崔耕有足疾,就算他们说崔耕的腿这两天瘸了,他也得信啊,也不得不信啊!

    不然和五姓七望死磕?为了孙彦高这蠢货,肯定划不来啊!

    好吧,这个哑巴亏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咽了。他站起身来,拱拱手冷笑道:“呵呵,崔大人也别太得意,范某请不动你,自有人能请得了你!告辞!”

    范光烈自讨没趣,拂袖离去!

    他气呼呼地出了黄城村,冲孙彦高摇了摇头,言下之意,事儿没办成!

    随后,他对赛修伦说道:“赛特使,崔二郎架子太大,说不想见您啊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中原人的待客之道吗?”赛修伦勃然大怒,“我乃堂堂突厥使节,他一个五品官员焉敢如此放肆?”

    赛修伦本来就来黄城村为儿子报仇的,打得就来闹事的主意,现在一听范光烈这话,可算是找到闹事儿的由头了。

    倏地,他猛然一挥手,高喝道:“崔耕藐视本使节,就是侮辱我们的默咄大汗!是可忍孰不可忍?儿郎们,给我杀!”

    范光烈见状,心里大爽,故作大声地提醒孙彦高道:“刺史大人,突厥使节来我们定州受此大辱,全都是崔二郎一人之过!而且突厥使节的安危,事关两国邦交,万万不能让赛修伦使节在咱们定州出了纰漏啊!”

    孙彦高立马会意,连连称对,下令道:“呃……众定州府兵听令,保护突厥使节!”

    领兵的司马李夏尽管心里们郁闷无比,但也只得硬着头皮回道:“谨遵刺史大人号令!”

    范光烈见此情形,不由暗暗得意起来,如果博陵崔氏伤了突厥使节赛修伦,就可以找个借口治他们一个破坏两国邦交之罪。如果崔家息事宁人只挨打不还手的话,说不定得搭上数条崔氏族人的性命。无论怎样应对,崔二郎啊崔二郎,这个大亏你都算是吃定了!

    眼见着就要在博陵崔氏的祖地黄城村,展开一场厮杀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