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21章 猎人再上山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21章 猎人再上山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当着突厥使节一行人的面,礼部主事张兴让总不能解释得太清楚,这样会很尴尬嘛。

    但好歹大伙都是混迹官场多年的官油子,多多少少在心里猜出了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当初突厥可汗默咄求娶大唐公主和亲,被武则天拒绝了。按照大周朝廷的预判,边境应该会很快迎来突厥人的报复。

    但大周朝廷还是高估了默咄可汗!

    因为默咄刚刚登上汗位不久,立足未稳,所以他其实内心里也不想打仗,也害怕打仗。但和亲被拒,自然是折了面子的,他又不能就此缩卵了,不然会被手下的臣工和突厥的子民看不起,对他这个新任可汗来说是大大不利的。

    既然与大周开仗不现实,默咄可汗又要维护自己的面子,没办法,他只能一条道走到黑——向大周朝廷再求和亲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再求和亲,他别出心裁地不要求娶大唐公主了,而是希望将突厥的公主嫁给大周朝廷的亲王。

    默咄很机灵地偷换了一下和亲的概念。

    甭管是娶大唐公主还是嫁突厥公主了,总归是叫和亲,不是?这样也算勉强能自己的对臣民们有个交代了。

    大周朝廷这边仔细一琢磨,嗯,只要不把咱们的公主嫁到突厥去,那就不损害天朝威名了,而且还能平息了突厥扰边的危机,这事儿干得过!于是就派了礼部主事张兴让,负责迎接突厥使团。

    这次率领这次突厥使团的正使叫赛修伦。这个赛修伦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正是上次来大唐求娶公主,和亲被拒的赛沐超之父。

    算起来,赛沐超可是崔耕的老冤家。

    上次赛沐超在崔耕手里吃了亏,回去之后被治了一个有辱国威的罪名,被默咄下令打五十板子。

    本来打五十板子也不过是以儆效尤,默咄也就是出出气,给自己找回一点颜面的事儿。可谁曾想到,赛修伦在突厥朝廷里的一个政敌,暗中给负责行刑之人使了钱,几十板子下来,赛沐超虽然保住了一条命,但两条腿彻底废了!

    好好的一个儿子,去了一趟中原,回来就成了残废,赛修伦这个当爹的自然不敢怨恨默咄,只得把这股恨意全放到了崔耕的身上。

    赶巧了,这次默咄从娶女变成嫁女,,于是乎又给了赛休伦一个扬突厥国威的任务。

    他此番出使大周,故意绕了个大远,从定州方向进了大唐境内。以再比一次为由,要找崔耕的麻烦。

    张兴让手持礼部的公文,再加上突厥的使节团不过二十余人没什么威胁,所以沿途关隘既未拦截,也没有通知孙彦高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到了定州境内,才开始知会定州府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听这些人又是礼部主事,又是突厥使团的,都是来找崔耕麻烦的,孙彦高这边顿时长松了一口气,祸水东引道:“不巧了,眼下崔耕并不在定州城中,而是在安平县黄城村。张主事若是知道路的话,尽可以带突厥使团去便是。若是不识路,本刺史倒是可以派两个向导带你们前往啊。”

    礼部主事张兴让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,张兴让也看出了孙彦高与崔耕不对付,这是要把突厥使团往崔二郎那儿引啊。

    倒是赛修伦的小眼一眯缝,看向孙彦高道:“嗯?你这位大周官员身着紫服金玉带,定州境内的官员中只有刺史方有此殊荣。莫非你就是定州刺史孙彦高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。”孙彦高有点骄傲。

    “那好,既是两国大比,怎么能没有观众?既然孙刺史也在,不如就请孙刺史和在场的诸位,与本使者一起去黄城村吧。”

    孙彦高一见突厥骑兵就吓得心惊胆战,哪敢答应这个要求?再说了,只要一见崔耕,他就没法子再拦着崔耕走马上任了,那可怎么成?

    自己领着这么一票定州文武官员去黄城村,说到底还不是应了崔二郎当日放出来的狠话?

    于是,他又故技重施道:“呃……本官偶感风寒,难以支撑,这就少陪了。”

    但这招对赛修伦可不好使!

    只见他冷然一笑,道:“偶感风寒?告诉你,姓孙的,别管是真的还是假的,今天你是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!”

    言毕,赛休伦猛然前探,就往孙彦高的脖领子上薅去!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孙彦高窝囊,但大周的官兵可不窝囊!

    定州司马李夏一使眼色,就有两名府兵一左一右,抽出腰刀,往赛修伦的身上砍去。

    但赛休伦毕竟是突厥使节,他们可不敢真杀番邦使节,这尼玛真杀了对方,是要掀起两国战事的。所以这招是虚招。

    这种虚张声势的招,只要赛休伦往后一退,基本就无碍了。

    但是赛修伦却没有退,他眼见两名府兵出刀,不进反退,身子一扭,于间不容发之间让过了双刀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就在两名府兵一愣神一恍惚的刹那,他右手一翻,现出一把漆黑的匕首。

    噗噗~~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两名府兵咽喉中刀,当场死于非命!

    赛休伦哈哈大笑,“都说你们中原人文弱不堪,我突厥勇士足能以一敌十,今日一见,果然不假啊!”

    “好胆!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定州司马李夏这人虽和范光烈等人同流合污,却是个爱兵如子之辈,见着自己的手下转瞬被屠,当真气了个一佛出世,二佛升天。

    他一挥手,随行而来的二百府兵马上就弓上弦刀出鞘,将突厥使团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但赛修伦毫无惧色,冷哼一声,道:“你杀啊!你杀啊!破坏两国邦交,掀起两国战事的罪名,你一个小小的……唔,看你的样子,不过是个五六品的官员吧?呵呵,你担待得起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显然,李夏这个定州司马真的担不起。

    但孙彦高身为定州刺史,乃是正儿八经的封疆大吏,完全可以试着担一担了。

    随即,他将目光转向孙彦高,道:“孙刺史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孙彦高面对突厥人的时候,那胆子比老鼠也强不了多少,弱弱道:“有道是两国相争不斩来使,李司马还请大局为重啊。”

    李夏一听之下心凉了半截儿,对孙彦高真是怒其不争,恨其怂逼!

    他失望地看着孙彦高,道:“那咱们的人总不能白死了吧?”

    “咱们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孙彦高的话还没说完呢,这边赛休伦便非常强势地打断道:“呵呵,当然是白死了!”

    言毕,他身形一晃,又向一名府兵扑去。

    这家伙也绝对是突厥人里擅长厮杀的猛人,三招两式之间,又取了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眼睁睁地,一名府兵又当场毙命!

    哗~

    当场二百来号府兵,愤意凶凶,大有只要主将发令,便将赛修伦当场撕碎的架势!

    谁知孙彦高却振臂大呼:“冷静,冷静,尔等这是要造反吗?”

    旁边范光烈也是见着孙彦高,立马会意大呼:“谁敢妄动干戈,挑起两国战事,便是我大周的罪人!定州府衙决计饶不了他!”

    李夏悲愤低头,心已死。

    “实在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监察御史王助书生意气,他可受不了这个鸟气,大怒道:“杀了他!杀了他!杀了这个突厥老狗!朝廷怪罪下来,自有本御史担着。”

    八品监察御史,位卑而权重,府兵们听他的话杀人也不是交代不过去。

    众府兵当即跃跃欲试!

    可是,正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孙彦高又高喝一声,这回胆子的确是大了,只见他挡在了赛修伦的身前,道:“不得伤害突厥使节,所有府兵听本刺史的命令,后退十步!”

    “可是大人啊,死的可是咱们的……”李夏的眼珠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但孙彦高却不理会他,他绝不能让突厥使团在自己辖境内出什么意外,因为他和范光烈的那件事情,比死几个府兵要重要的多。

    只见他又沉声大喝道:“本刺史喊三个数字,再不后退,便军法从事!三……二……一!”

    “唉~~”

    李夏猛然一跺脚,带着府兵们往后撤。

    众府兵脸上遍现愤恨之色,往后退了十步,对着赛休伦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赛休伦见状,越发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,更是跋扈地拍了拍孙彦高的脸颊,乐道:“嗯,不错,你这个定州刺史不错,好了,这就带本特使去黄城村吧。”

    “诶,好,好的。”

    孙彦高带着众人和赛休伦一起,往黄城村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王助和刘老四反正都要见崔耕,也跟着大队伍一起前进。

    约莫赶了几个时辰,终于快抵达黄城村了。

    路上,王助在刘老四身边恨恨地说道:“就算两国邦交不斩来使,但赛休伦残害我大周士卒,杀人偿命,将他索拿进长安,总没问题吧?孙彦高如此奴颜婢膝,实在是有辱国体,本御史回长安之后,一定要狠狠的弹劾他一本!”

    刘老四的胖脸上却露出了莫名的笑意,道:“索拿进京?然后呢?王御史以为朝中的大臣们会因为几名府兵,将赛休伦怎么样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王助当然明白,要让朝中那帮软蛋冒着两国开战的风险,把赛修伦宰了为府兵偿命,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儿。

    他恨恨地气道:“哪怕不能偿命,就算让这个飞扬跋扈的家伙吃点苦头,也能出口恶气啊!在我大周境内,在我大周官员面前堂而皇之地杀人,简直…简直是丧权辱国啊!”

    刘老四老神在在地道:“让他点吃苦头?那倒是好办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怎讲?刘内侍。”王助急问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顾左右而言他,道:“当初二郎……也就是崔长史,给某家讲过一个笑话哩,不知王御史想不想听?”

    “还请刘给事快快道来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故意抬高了声音,道:“话说有个猎人去和朋友打赌,自己比狗熊厉害。于是上山和狗熊较量,不敌。被熊摁到在地,扒下裤子捅了他的后门。那人不服,再去,又被狗熊爽了一次。等他第三次再去的时侯,那狗熊说,我算是服了,你他妈的到底是挑战来了,还是找操来了?”

    崔耕的原版可不是这个,刘老四乃是化用,精华全在最后一句。突厥人赛沐超第一次与崔耕比试失败,如今第二次他爹赛修伦又来找场子,整好与这个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与他们随行的府兵们顿时会意,霎时,同仇敌忾地齐声高喊道:“哈哈,刘给事说得好,你是挑战来了啊,还是找操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赛修伦当然知道他娘在指桑骂槐,说得就是自己。当即拨转马头,手持弯刀,冲着刘老四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那些府兵早有准备,登时有五骑飞出,刀光闪闪,直袭赛休伦的面门!

    “好胆,够刺杀我们大周钦差?”

    “混蛋突厥人,刘大人可是陛下近侍,安敢胡来?”

    “弟兄们一起保护刘内侍!”

    双拳难敌四腿,好汉架不住人多。

    饶是赛修伦再怎么骁勇,单枪匹马又哪里是几百府兵的对手?

    要不是孙彦高努力弹压,赛休伦说不定就得吃一个大亏。

    赛修伦不愿吃这眼前亏,摁住心头的忿忿,恨恨说道:“你们这些中原人就是会惩口舌之利,等见了姓崔的,有你们哭的时候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尽然。”刘老四往前面一指,道:“看见没有,前面城门上几个大字写的清清楚楚——黄城村!”

    “不过就是一个破城小村,有何好炫耀的?”赛修伦不屑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笑眯眯道:“赛修伦,你现在要是掉头就走,算你的运气。如若不然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赛修伦道:“我今日就要进村会一会崔二郎,我偏不不掉头走,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非见我家二郎兄弟不可?”

    刘老四沉吟了一下,随后和王助对视一眼,不迭大笑道:“哈哈,那到时候就要让你也尝尝那个猎人的滋味!”

    “妈的,你是说本使节是来找操的?”

    赛修伦一想起刚才刘老四讲得笑话,瞬间气爆了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