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17章 送上一美妾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17章 送上一美妾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挹的宅子占地颇广,亭台楼阁应有尽有,雕梁画栋气派异常。

    穿房绕屋,差不多走了将近一刻的时间,前头领路的崔涤才在一个小凉亭前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崔耕望向凉亭,发现这场接风之宴还挺私人的。除了族长崔挹外,还有白天与崔涤一起站在崔挹身后的那个少年郎崔莅、以及太原王氏之女王美凤。

    在刚才来的路上,崔涤说过,他和崔莅都是族长崔挹的干儿子。他俩参加崔挹的私人宴席倒也合情合理,但这个王美凤既非崔氏族人,更非崔挹的什么人,她出现在这儿算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崔耕心里好奇,不过也不好多问。

    他入得凉亭与崔挹寒暄了几句之后,几人便分宾主落座,开始了饮宴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崔挹也缓缓放下手中杯盏,说道:“二郎呐,你说今天这事一开始闹得,险些让崔猛这帮混账折辱了你,二郎莫要在意才是!”

    崔耕淡淡地“唔”了一声,给了个台阶道:“都是年轻人,有个争强好胜之心,也实属正常。再说了,不盛气那还叫年轻人吗?”

    “诶,正所谓树大有枯枝,二郎你别看老夫乃响当当的博陵崔氏族长,但有时候啊,老夫这个族长说话和做事,也被人掣肘着,颇为无奈啊!不然白天崔猛焉能如此冒犯老夫?”崔挹砸吧了一下嘴,诉苦道。

    崔耕试探道:“莫非您这个族长还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不成?”

    崔挹微微点头道:“是的,就因为老夫这个博陵崔氏的族长,并非出自嫡脉,而是出身崔氏旁支!”

    旁支?

    原来崔挹并非是出自崔氏嫡脉!

    不过崔耕还是大觉奇怪,说道:“据小子所知,但凡世家大族都有‘立长不立幼。立嫡不立庶’的规矩。博陵崔氏的族长之位,却不是由长房继承,还真是有些…呵呵,有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些另类,是吧?”崔挹接过话来,解释道,“咱们博陵崔氏的规矩是,一旦老族长过世,便从族人们中挑选出一个在朝中官秩最高的族人,无论嫡庶,只要谁的官秩高,谁便是族长。但族长却不代表掌控整个博陵崔氏,相反的,族中的财权和兵权一向是嫡系四房直辖,族长会做最后定夺。我这个族长嘛,诶,反而难以做到一言九鼎,言出法随!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!这么说,老族长还出过仕?”崔耕问道。

    崔挹一听这个,手捻着颌下的三缕短墨髯,大有几分傲色,“二郎莫要小觑了老夫,当年老夫也曾官至户部尚书,只差一步,就能入宰相政事堂了。”

    我擦,六部尚书之一啊?还是管理国家钱袋子的户部尚书!

    没想到老**丝族长还有过如此牛逼的辉煌?

    崔耕一看崔挹现如今也就五十来岁,那么当初他辞官不做,应该正值盛年啊。看来之前还是小瞧了他,恐怕这其中应该有别的故事。

    正在他暗里琢磨之际,一旁的崔涤替他斟了一杯酒,插话道:“哈哈,崔长史恐怕有所不知,要不是我们家出身旁支,恐怕我义父当年也做不到户部尚书哩!”

    “哦,这是咋回事儿?九郎且说来听听!”崔耕有点小八卦了。

    崔涤说了一声好,小小年纪颇为豪气干云地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,擦了擦嘴角的酒渍,说道:“这事儿吧,还得从我爷爷那辈儿说起……”

    崔涤的爷爷,也就是崔挹的父亲,乃大唐名相崔仁师。

    崔仁师,高祖武德年间入仕,又历经太宗、高宗两朝。其人忠正廉名甚有才干,文章也写得花团锦簇,在大唐官场中如鱼得水,步步高升。

    可就在即将要拜相之时,出幺蛾子了!

    当时李二陛下一琢磨,这崔仁师出身五姓七望,而朕正在打压五姓七望的势力呢。把他提拔上来了,会不会给外面一个错误的信号?

    正在这关键时刻,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,时任尚书右仆射的申国公高士廉为崔仁师说了一句话:“陛下多虑了,仁师乃博陵破落户也。”

    李二陛下闻之,便命人去仔细考察了一番,的确还真是那么回事儿。崔仁师不仅是庶出的庶出,而且几辈子之前已经跟博陵崔氏颇为疏远,甚至家境困顿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令李二陛下很是欣喜,当场叫好,更是跟心腹左右说,很好,他们博陵崔氏看不上的破落户,朕偏偏要任命他为宰相。

    于是乎,李二陛下大笔一挥,盖上玉玺,崔仁师便拜了相,进入宰相政事堂班子。

    后来,崔仁师的儿子崔挹能当上户部尚书,主要也是靠崔仁师的余荫,不然以他的年纪和才干,要想当六部尚书,还早着呢。

    再后来,随着武则天篡位的步伐越来越密,崔挹颇有自知之明,干脆辞官不做,回安平养老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完这前因后果,崔耕这才有些回过味儿来,我说崔挹这个当爹的也好,他那俩儿子崔湜崔泌也罢,这一支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子**丝气呢,原来人家这一支的祖上根本就是博陵崔氏的破落户,属于**丝中的战斗机啊!

    他笑道:“老族长激流勇退,人情练达,乃我辈官场后进的楷模啊!”

    崔挹摆了摆手,道:“哈哈,二郎无需给我戴高帽。我崔挹这辈子啊,年轻之时靠老子,如今老了又靠儿子,没啥值得你效仿的。倒是二郎你,升官发财两不误,老夫很是看好你哩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小子那两下子,实在算不得什么。您老能当机立断辞官不做,才能难能可贵哩。舍得舍得,舍可在得之先啊。”

    “二郎你过谦了,我们虽年纪相差甚远,却都是识英雄重英雄之辈啊,哈哈!”

    咳咳~~

    两声清咳,打断了俩货毫无意义的互相吹捧,正是王美凤。

    她冲着崔涤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崔涤马上会意,提醒道:“爹,你看酒也喝得差不多了,咱是不是该和二郎哥哥说一下正事儿了啊?”

    “嗯,对,说正事儿。”崔挹点头道,“二郎啊,咳咳,有这么一桩事儿,需要二郎施以援手!这可不是单单我们博陵崔氏的意思,而是整个五姓七望的意思!”

    这话却把崔耕吓了一跳,我了个去,整个五姓七望集体求哥们帮忙?太看得起我崔二郎了吧?

    这尼玛是补天啊,还是造人啊?

    当即,他问道:“什么事儿?小子尽力而为!”

    他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小事儿,不然也不至于出动五姓七望,这事儿绝对小不了,也轻不了!所以他绝对不能把话说死。

    一旁王美凤说道:“白天的时候,妾身不是说了吗?二郎可以娶一个太原王氏之女为妾,你又忘了?”

    崔耕一愣,正事儿还没说,就来使美人计,这本下得这么重,崔耕越来越感觉他们接下来要说的事儿,绝对要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没有理会王美凤的美人计,而是直接问崔挹:“老组长,咱不要玩忽悠人的戏码,说吧,到底是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咳咳~”

    崔挹老脸一红,心虚地将事情逐一说了出来:“呃,就是二郎你那个大对头来俊臣,如今已经官复原职,回到洛阳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一个月之前,来俊臣被武则天重新召回,任命为洛阳令、司农少卿,秩五品。

    不过来俊臣却没有着急报复坑了自己的崔耕,而是先办了几个案子,想试探一下武则天如今对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诬告了曾经得罪过他的大将军张虔勖、大将军给使范云仙,罪名是谋反,结果将他们二人抄家灭族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看上西番酋长大将军阿史那斛瑟罗家里的婢女了,老套路,他又诬陷阿史那斛瑟罗谋反。最后,多亏了阿史那斛瑟罗部下各酋长来到朝廷,个个割耳破面,为其申冤,才让武则天打消了疑虑,阿史那斛瑟才得以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美貌的小婢,自然早就被来俊臣抢入了府中,淫虐了一番。

    来俊臣诬告的张虔勖是什么人?

    那是武则天的铁杆心腹金牌打手啊。当初武则天废除李显的皇位,就是由裴炎、刘祎之、羽林将军程务挺、张虔勖入宫宣旨,扶李显下殿。

    阿史那斛瑟罗又是谁?

    突厥继往绝可汗之子,大周招降纳叛最典型的一面旗帜啊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尚且不能在来俊臣的淫威下自保,何况是旁人呢?

    一时间,朝廷人人震怖。

    足以可见,来俊臣如今又圣眷再顾,简在帝心了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,来俊臣又马不停蹄地看上了尚书都事段简的夫人——王美芳。

    尚书都事是个七品官,来俊臣毫不顾忌地直接假传了一道圣旨给段简,命他将老婆让给自己。

    段简虽然明知那圣旨是假的,也不敢抗命,马上就写了一纸休书。

    他怂了,王美芳的娘家人可不干了。

    因为王美芳的娘家,正是五姓七望中的太原王氏。

    王美芳的妹妹,正是崔耕眼前这个王美凤。她的老爹则是太原王氏的族长王庆诜。

    五姓七望的婚姻最重门第,老王头一听这事儿差点没气死,赶紧联络其他四姓六望商量对策。

    五姓七望,守望相助,同气连枝。

    其他几位族长听说了之后,顿感唇亡齿寒,一时也是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没办法啊,五姓七望绝对不能丢这个人啊!

    来俊臣是啥家世呢?他亲爹叫蔡本,职业赌徒,某天输红眼了,把已经身怀六甲的媳妇儿,输给了另外一个职业赌徒来操。

    来俊臣出生以后,就跟着这个后爹姓“来”了。

    大唐门第划分粗略为士农工商奴妓乞,这赌徒的身份,连妓~女都不如,也就比乞丐强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五姓七望之女,怎么能嫁给这么个玩意儿?

    但来俊臣如今是当红炸子鸡,如此气势凌人,五姓七望又在朝中无人与他抗衡。

    显然凭他们在朝中的实力,干不过姓来的啊!

    最后,几个族长一琢磨,就想到了当初让来俊臣吃了大亏的崔二郎!

    于是乎,几位族长一致决定,与其让王美芳嫁给来俊臣,徒惹五姓七望的笑话,不如直接将王美芳嫁给崔耕为妾算了!

    一来,崔耕好歹是博陵崔氏第五房的掌事,不仅不会成为世人笑柄,反而不失为一桩美谈。

    二来,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,不是?

    至于三来嘛,要得罪来俊臣也是崔耕,反正你小子已经和来俊臣是死敌了,也不在乎多一桩,是不?

    说罢来龙去脉之后,崔挹一脸好人模样笑道:“二郎,能让来俊臣如此心动,这王美芳的姿色,可想而知了哈?算你小子艳福不浅啊,居然能娶太原王氏的美女为妾,啧啧,一旦成真,真是羡煞世人了哟!”

    崔耕:“我羡煞你个鬼啊,让我抢来俊臣相中的女人,这是要我跟他不死不休啊!啧啧,你们这哪是成人之美?简直就是专业挖坑一百年啊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