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08章 祭拜崔氏宗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08章 祭拜崔氏宗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范光烈微微一笑,道:“刺史大人可是担心崔耕放出来的那句大话?”

    “唉,要说不担心那是假的。 ”孙彦高叹了一息,道,“崔耕绝非等闲之辈,说不定真有什么后招呢。到时候,我堂堂的定州刺史三品大员,却要去捧一个五品官儿的臭脚,这脸可往哪搁啊?”

    “后招?呵呵,刺史大人过虑了!”

    范光烈满不在乎地道:“他一个外来户,我们定州还能有什么事求到他崔耕的头上?”

    “呃,范参军啊,眼下我们定州最大的敌人是突厥人,不宜分心内斗啊!”孙彦高说道。

    范光烈道:“下官当然知道眼下我们要防的是突厥人进犯,但多了他崔耕出任定州长史,定州就高枕无忧?这厮除了走狗屎运擒过倭皇外,还立过什么战功?”

    一旁的定州司马李夏一心都在搞定州的军事,倒是不擅长内斗,听了范光烈的话后忍不住插嘴道:“范参军还请慎言,据说崔二郎曾经三百破九百,一战擒倭皇,这端得厉害了得啊!”

    “三百破九百,那也得分敌人是谁,对吧?”范光烈依旧一副鄙视的口吻,说道:“就倭寇那德性,咱们大周悍卒一个能打八个,他崔二郎以一敌三有什么了不起的?不过是沾了我们大周官军威武悍战的功劳罢了!”

    李夏不再言语,刺史孙彦高还是有些不放心,摇头道: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要是这崔二郎真是有本事的人,恐是……”

    范光烈笃定道:“刺史大人尽管把心放到肚子里,崔二郎放出那番狠话也不过是强撑面子罢了!另外,大人莫要忘了一件事儿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孙彦高皱眉。

    范光烈道:“姓崔的一旦履任长史一职,那咱们干的那件事儿今后可就很不方便了。刺史大人,您是舍得了这么一大笔横财,还是想故技重施?”

    这话算是点到了孙彦高的死穴上,只见他面色变幻一番后,咬了咬牙,重重点头道:“那就继续将崔耕晾在迎宾馆里吧,诶,本刺史也是为他好。当不了定州长史,总比把命丢了好,不是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眨眼间就到了七月初九,崔耕一直没能入府衙报备,故而一直无法履任。

    这一日,宋根海来报,有个叫崔文礼的人求见,说是博陵崔氏的人。

    崔耕答了一声“请”字,让宋根海把他领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这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人,长得倒是不比博陵崔氏的族正崔日用差,也是玉树临风,英挺不凡。不过,那满脸的倨傲之气,让他一见就心生不爽。

    他一开口,崔耕就更不爽了。

    “崔耕崔二郎,你可知罪?”崔文礼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知罪?知你姥姥的罪,本官何罪之有?”崔耕可不惯着他。

    崔文礼鄙夷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果然是出身乡野,不识礼数!你崔耕到定州这么久了,既无公务缠身,又不是身染重疾,为何不来崔氏祠堂祭拜列祖列宗?有道是万恶淫为首,百善孝当先,这难道不是大罪一桩?”

    崔耕:“我尼玛……你是没事儿来找茬儿的吧?”

    不过又一想,自己能和卢若兰结为秦晋之好,缺了博陵崔氏的名头可不行。就算不考虑卢若兰,这不是还有崔秀芳吗?给崔秀芳的祖宗磕头,也不算委屈了自己。

    随后,他克制了一番,点头道:“倒是本官疏忽了。这样吧,明日一早,本官就启程,拜见博陵崔氏的列祖列宗。”

    崔文礼一听,暗忖,咦,果然是土包子,先扣个大帽子,然后三言两语就被本公子拿捏住了。谁说崔二郎不好对付的?危言耸听嘛!

    他嘴角微翘,露出了莫名的笑意,道:“善!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那明日你与我一道,一同回安平县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定州下辖十二县,分别为:安喜、义丰、北平、深泽 、无极、唐昌、新乐、恒阳、唐县、望都、鼓城和安平。

    博陵崔氏一族最开始的聚居地,就是在安平县。

    后来,崔氏之人不断在各地开枝散叶,这里就渐渐就只剩下嫡系血脉了,被称为“博陵安平房”。

    安平房对其他各房是有很强的心理优势的,就更别提崔耕这个所谓的“崔挺后人”了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崔文礼不断宣扬博陵崔氏的牛逼之处。

    比如,李世民曾想与博陵崔氏联姻,却被婉言拒绝,以至于民间有谚:“崔家丑女不愁嫁,皇家公主嫁却愁”。

    又说,自汉以来,博陵崔氏崔氏为相者有十一人,获得爵位者二十六人。定州府有三成的土地是博陵崔氏的公田,至于安平县,崔氏族产圈地便达七成。

    又说,博陵崔氏藏书甚多,就是比起朝廷秘书监来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显摆完一件事,崔文礼都会暂停一下,看看崔耕的反应。

    可令他着恼的是,崔耕这土包子不过是淡淡地“唔”了几声,并没有表现出多么艳羡和神往之色。

    最后,崔文礼实在受不了崔耕的风轻云淡,恼怒道:“听了这么多,难道崔耕你就没什么想说的?”

    “有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崔文礼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男不吃分家饭,好女不穿陪嫁衣。”崔耕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崔文礼被噎得直翻白眼儿,冷笑道,“听你这话的意思,是想讽刺我只知依靠祖宗余荫?”

    崔耕依然风轻云淡:“呵呵,你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
    崔文礼嘁了一声,“就算是又怎样?你崔耕能当上五品定州长史,也还不是全凭了运气?又比我靠祖先余荫强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“什么?老子全靠运气的?谁忽悠你的?”崔耕简直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崔文礼道:“这还用谁欺瞒我?你当然是靠着一时运气,本公子专门研究过你这些年的履历,就是凭的运气!”

    崔耕目瞪口呆:“你还专门研究过我?那你说说,我怎么就全凭运气了?”

    崔文礼道:“好,本公子就让你心服口服,就从你由商入仕开始说吧。想当年,你在清源县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崔耕入仕那年,要是没有武则天和李唐的老臣们较力,若非武则天想故意恶心恶心那批顽固的李唐老臣,别说他崔二郎献上木兰春酒了,就算献上神仙佳酿也不成啊。因为大唐自立国以来,根本就没有这个献酒建功而入仕的途径。

    接着,他说崔耕从九品县尉升为从七品折冲都尉府长史,那是因为朝廷新成立了武荣都尉府,崔二郎纯属运气好捡了漏。

    接着是都尉府长史再到岭南道肃政使呢?那就更是运气的缘故了。要不是整好赶上倭皇脑袋发晕,以一千倭寇袭刺桐港,崔耕哪来的立功的机会?

    还有之所以能升为江都县令,主政一县民生,那纯粹是因为崔耕走狗屎运发明了崔药。你崔二郎又不懂岐黄之术,能发明崔药不是运气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至于从六品江都县令升为五品定州长史?

    崔文礼直言,说到底还是靠了运气——因为,整好赶上定州边境,突厥近来屡屡生事。

    “我擦,还能这么解释?”

    崔耕也被这个活宝给气乐了,“一次运气也就罢了,次次都是运气,这解释得通吗?”

    崔文礼这回突然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这么说,的确是有些牵强。所以,我和族里的兄弟又研究了一番,发现里头还有更深层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崔耕好奇了,居然还不止崔文礼专门研究他,而是一群人,一群自诩高高在上的贵族子弟。

    崔文礼道:“你的先人崔挺,这一支流落在外,如今就只剩下你一人了。崔氏列祖列宗怜惜于你,多加保佑,因此才能让你的运气一直这么好。所以,你以后可要多多为博陵崔氏出力,报答列祖列宗的恩德啊!”

    “妈的,你真是二货不解释!”

    崔耕见对方图穷匕见,反倒不生气了。

    他嘴角微翘,似笑非笑道:“绕了半天圈子,敢情是在这等着本官呢!子不语怪力鬼神,你觉得这话,我能相信吗?”

    崔文礼道:“你不信也不成。我们族里的几个兄弟已经商量好了五道题目,要考校考校你崔二郎,也好让你明白自己的斤两,莫要狂傲自大目中无人,也好让你知晓博陵崔氏的世家底蕴,并不是你这种乡野小子出身的人所能掂量的!”

    “癞蛤蟆打哈欠,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崔耕发现无论是起初刚认识的崔日用,还是现在的崔文礼,这些博陵崔氏子弟骨子里都有股自以为是的臭毛病,真是大家族大世家惯出来的。

    话不投机半句多,接下来的时间里,众人便一言不发,专心赶路。

    大约未时二刻,抵达博陵崔氏的祖地,安平县黄城村。

    此地虽然名曰为村,却是护城河、城墙、垛口俱全,无论从哪方面来讲,都不在一般的县城之下。

    城门口处,几十名身着华服的年轻人高谈阔论,逗得几名女子娇笑不止,将城门口堵了个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吁~~

    几人勒住缰绳,翻身下马。

    崔文礼高声打招呼道:“诸位族中兄弟,幸不辱命,我把崔二郎带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干得好!辛苦十二郎你了!”

    一众年轻人中走出来一个身形高挑儿的年轻人,对崔文礼道:“接下来的事儿,就看我们的了,我等一定会好好的招待这位崔大长史的!”

    众崔氏年轻子弟纷纷附和,轰笑。

    妈的,又来一群自以为是的神经病!

    崔耕已经无力吐槽了,只得撇撇嘴道:“你们也别整那些假模假式的了,不是五道题目吗?赶紧划下道来,本官接着便是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