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306章 吉顼逸事多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06章 吉顼逸事多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吉顼顿时驻足,奇怪道:“崔县令知道了在下的身份,还愿意结交?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身份怎么了?”崔耕大感奇怪。

    吉顼的面色微微一红,讪讪道:“在下倒是没什么,关键是家父,他名声不大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你说这个啊?”崔耕这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要说吉顼他爹,那名声何止是不大好啊,简直是臭不可闻。

    吉顼的父亲叫吉哲,也不是普通人物,更不是什么青史留名的好官儿,相反他自从进入仕途以来,贪污受贿,颠倒黑白,敲诈勒索,简直没什么坏事儿是他没干过的。

    然而越是像吉哲这种人,越懂得逢迎上司,升官的速度自然一点也不慢,最后竟做到了易州刺史,秩从三品上。

    易州和定州一样属于边州,刺史军政一把抓,跟土皇帝相仿。成为堂堂一州刺史之后,吉哲可得意了,刮地三尺,百姓们怨声载道。

    如此民怨沸腾下,自然而然就惊动了一个叫王助的监察御史,亲自来易州查案,将他绳之以法。

    最终朝廷的处置下来了——秋后问斩。

    当爹的倒了霉,自然就牵连了儿子。吉顼几年前就中了进士,在长安任职,这回跟他爹吃了瓜落儿,被贬为九品太史局司辰。

    不过吉顼觉得贬官没关系,重要的是要保住老爹的命啊。

    吉顼把多年的积蓄拿出来,在长安上下打点一圈,把自己变成了穷光蛋,不过最终也没有改变朝廷的决断。无奈之下,他只能是带着妻眷崔丽儿快马加鞭,回易州和老爹见最后一面,也算是尽上一番孝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风霜扑面的赶路,他的妻子崔丽儿吃不好睡不好,偶感风寒,导致高烧不止。

    要不是在土门驿遇到崔耕,还真可能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他之前对崔耕不冷不热,甚至不以真名相报,不是吉顼他不敢报真名,而是因为他爹吉哲以前曾在冀州、定州和易州都任过职。

    人们只要听说他是吉哲的儿子,就没有不厌恶的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白天那跋扈的伙计也不会对他如此羞辱了。伙计不让他入住馆驿,固然有想给主家省钱的意思,但也还是借此机会给吉顼这个大贪官之子吃些苦头。

    如今崔耕救了崔丽儿一命,吉顼要是还不以真名实姓相告,那也太不是东西了。所以,他这才迫不及待地前来致谢。

    崔耕听完之后,却浑然没有吉顼所担心的顾虑,相反,眼前这位长史大人更是一脸的满不在乎,挥了挥手,道:“你是你,令尊令尊。吉大人放心,本官又非坊间百姓,岂会将令尊的错处记在你的身上?”

    崔长史真是个明白人啊!

    吉顼顿时放松了不少,不过还是有少许疑惑,问道:“崔大人好像对我们吉家颇为相熟,既知道下官之名,更知道我那不显声名的吉温侄儿,不知崔大人是从何得知的?”

    这下可把崔耕问住了,要知道如今的酷吏吉温可是啥也不是啊。这位酷吏吉温可是唐玄宗时期的风云人物,先傍上唐玄宗时期的宰相李林甫,李林甫倒霉之后他接着又傍上杨贵妃的兄弟杨国忠,最后又跟安禄山穿一条裤子,好的不要不要的。好到什么程度?好到安禄山入朝帮吉温向唐玄宗讨要官职,要到了御史中丞的位置。不过吉温也没啥好下场,连番被贬,最后也是死在狱中。

    后来野史还在流传,安禄山之所以叛乱,是为了好基友吉温报仇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吉温,狗屁不是,崔耕居然能知道他,不怪吉顼大为费解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呃,吉温之名也是道听途说。不过本官听说吉大人你的名字,倒是不奇怪。因为我之前曾听闻一桩关于你吉大人的趣事。”

    果然,吉顼的注意力被转移过去,问道:“关于下官的?什么趣事?”

    这事儿倒不是崔耕瞎扯,是确有此事,话说吉顼他爹吉哲在担任冀州长史的时候,想给儿子吉顼说一门亲事。这门亲事的对象,就是南宫县丞崔敬的大女儿。

    但崔敬虽然不过是小小县丞,但可是五姓七望博陵崔氏的族人,怎么肯与一个声名狼藉的贪官结亲?自然是坚决不允。

    但吉哲是铁了心要拿下这门亲事,于是他千方百计找到了崔敬的一个把柄,威胁崔敬说,要是不同意这桩婚事,就让他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崔敬没办法,也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不过崔敬办事也委实不靠谱。直到吉家迎亲的花轿来了,他老婆和女儿才得知了此事。

    崔敬的老婆坚决不同意,大哭大闹,说我们家没有姓吉的女婿。

    至于崔敬的女儿呢?躺在床上,坚决不肯梳妆,死也不肯嫁给名声狼藉的贪官之子。

    崔家上上下下,一阵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崔敬的小女儿站了出来,道:“父亲如今着急为难,做女儿的理应舍身解救。哪怕是去做奴婢,都不能不去。如果姐姐不同意这门亲事,我愿意代替她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吉顼和崔敬的小女儿成了亲。

    这个小女儿是谁?

    正是如今在吉顼身边的崔丽儿。

    虽然开局不好,但这桩婚事的结局还是非常圆满的。吉顼也真有出息,二十岁不到就得中进士,堪称前途无量。夫妻二人琴瑟和谐,举案齐眉,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堪称大唐版的姐妹易嫁,因为一波三折曲折离奇,渐渐轰传天下。

    崔丽儿是崔敬的女儿,出自博陵崔氏。而崔耕呢,是被强摁着认祖归宗到博陵崔氏。所以论起来,他与吉顼还能扯上一点关系,也算是同族之人了。

    现在崔耕拿这桩美谈说事儿,吉顼还真挑不出毛病来,道:“原来如此,呃……在下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崔县令能否答应?”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听说崔大人在上官舍人面前说得上话。您能不能想想法子,让上官舍人在陛下面前为家父美言几句,免了他的死罪啊。”

    崔耕一听吓了一跳,尼玛的,你爹是天下臭名昭著的大贪官,朝廷要法办的典型,你让哥们替你说情,这不是让哥们背骂名吗?不干不干,这事儿坚决不干!

    再者说他愿意帮忙,人上官婉儿也不见愿意啊!

    崔耕当场就想婉言拒绝。

    不过他记得大贪官吉哲的下场,貌似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因为后世有那么一段评书广为流传,讲得是,吉顼献妹攀权贵,背下骂名救贪父……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